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克虏伯公司与胶济铁路
于建勇

  在位于济南经一纬三路的胶济铁路博物馆,陈列着一根馆藏年代最早的钢轨,上面铸有“KRUP.1900”字样。“KRUP”,指的是克虏伯公司;“1900”,指的是生产年代。克虏伯公司是欧洲军火大王。许多人不得其解:军火大王何以与铁路扯上关系?这背后有着一段传奇故事。这个故事不仅与晚清重臣李鸿章有关,还与山东第一条铁路——胶济铁路有关。
 
\
1900年克虏伯公司生产的钢轨,现存胶济铁路博物馆


  1876年的一天,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李鸿章收到一份特殊礼物:一个大且贵重的铁路模型和一些机车模型。这份礼物来自遥远的德国,馈赠之人名叫克虏伯(AlfredKrup1812-1887),欧洲军火大王,克虏伯家族企业——克虏伯公司的奠基人。
  克虏伯公司赠送李鸿章机车模型这件事儿,出自德国学者施丢克尔的著作《十九世纪的德国与中国》一书。可见,为打动李鸿章,进而打开中国市场,克虏伯公司下了相当一番功夫。
  李鸿章1898年成为中德《胶澳租借条约》中方签署人之一。借此条约,德国攫取了胶济、胶沂济和由济南到山东西部边境的铁路修筑权,以及铁路两旁30里内的矿山开采权。
  在胶济铁路建设期间(1899—1904),克虏伯公司是铁路材料供应商之一。据《近代铁路技术向中国的转移》(王文武著)一书记载:“全部轨道材料由以下德国企业提供:克虏伯公司、波鸿集团、好希望钢铁厂、赫尔德矿业与钢铁集团、多特蒙德联合企业、国王与劳拉联合钢铁厂和王家钢铁厂。”克虏伯公司位居第一。
  克虏伯公司与李鸿章关系很好。李鸿章与克虏伯结缘,还要追溯到该公司给他赠送机车模型的5年前。1871年,李鸿章“一口气向克虏伯家族买下328门各种口径的克虏伯大炮,布防在大沽口、北塘、山海关等炮台”。(《李鸿章与克虏伯的历史情缘》韩栽茂)
 
\
克虏伯(1812-1887)

  李鸿章之所以青睐克虏伯大炮,是因为在上年的普法战争中,普鲁士军队用它轰平了拿破仑三世的色当行宫,迫使这位自命不凡的法国皇帝乖乖投降,德国宣告统一。历史学家认为,普法战争的胜负“在克虏伯大炮的轰鸣声中决定了”。
  在李鸿章的推动下,1877—1896年,克虏伯公司得到清政府约2000门大炮的订单。但李鸿章有个前提:要想让中国买你的大炮,必须给中国留学生免费培训火炮技术。在李鸿章送去受训的人中,就有后来成为皖系军阀首领的段祺瑞(1890年回国)。段祺瑞后来带出中国第一支装备正规的炮兵部队,被誉为“中国近代第一炮兵司令”。
  其实,克虏伯公司不只生产军火,也生产铁路器材,如机车、钢轨等等,特别希望获得中国铁路的供货权。之所以有此愿望,还与构划胶济铁路第一人、德国地理学家李希霍芬有关。
  李希霍芬1872年从中国考察完回国后,曾向克虏伯“提出修建横穿中国大陆的铁路计划,引起了克虏伯对中国铁路建设的长期关注。”(《近代铁路技术向中国的转移》)
  1885年6月,克虏伯公司应邀参加一个由德国贴现公司和德意志银行组织的秘密会议,主题是“关于在海外国家建设铁路”。会后决定派三个人到中国考察,克虏伯公司工程师白特概(KarlBethge)是其中之一。他们1886年的考察结果是:投资铁路,有利可图。
 
\
德国发行的李鸿章明信片,介绍李访问欧美8国(将其出生年1823错写成1821)

  就在这三个人考察中国期间,德国政府邀请中国驻伦敦公使曾纪泽(曾国藩之子)访德。克虏伯抓住机会,陪同曾纪泽参观了自己的公司。那时曾纪泽即将卸任回国,领导新成立的海军衙门。值得一提的是,这年在李鸿章的奏请下,中国铁路事务划归海军衙门管理。
 
\
1896年,李鸿章访问克虏伯公司

\
1896年6月13日李鸿章访问德国纪念章

  就在克虏伯公司获悉“投资铁路,有利可图”的1886年,中国自办的第一个铁路公司——开平铁路公司成立。该公司收购唐胥铁路,独立经营铁路业务。克虏伯公司抓住商机,让其代理商舒密特公司“同开平铁路公司订立了一份供应1500吨克虏伯钢轨的合同”。(《近代铁路技术向中国的转移》)
  两年后(1888年),唐胥铁路筑至天津。10月9日,李鸿章等大臣自天津乘车至唐山,对全线进行巡视。可以肯定的是,在李鸿章脚下这条新铺的线路上,钢轨上一定有他的老朋友“KRUPP”的名字。
  对于克虏伯,李鸿章始终念念不忘。在两个月后北洋水师成立(1888年12月17日)大会上,他对前来祝贺的克虏伯特使说:“结识克虏伯先生是我一生莫大的荣幸,12年前他赠送我多个火车模型。”(《李鸿章与克虏伯的历史情缘》)
  李鸿章是中国近代铁路建设事业的开创者,被曾鲲化称为“中国铁路元勋”,被张之洞称为“铁路总裁”。
  1896年,李鸿章访问德国,在拜访了德皇威廉二世和前首相俾斯麦之后,专程拜访了克虏伯公司。就在李鸿章到达德国之时(6月13日),德国新任驻华公使海靖已经起程(6月4日)。尽管他们两人没有碰面,但回到中国却“打”了不少交道,相互之间没有多少好感。两年后,他们二人成为《胶澳租借条约》中德双方的签署人。
  而在由这个条约确定的胶济铁路建设中,克虏伯公司幸运地成为轨道材料供应商之一。不过,这不是李鸿章的功劳,而是德国政府的行为。因为德国政府出台的《铁路许可权》规定:“山东铁路建设要尽量购用德国材料。”1899年6月,轨道材料分派给5家工厂;同年9月,分派了全线所需的机车车辆。
  直到20世纪30年代中期,克虏伯公司又陆续向中国提供了百余台机车。而克虏伯公司出售给中国的军火则更多。“在德国火炮制造业中,埃森克虏伯股份公司自(19世纪)80年代起就几乎占据了垄断地位。”(《在“模范殖民地”胶州湾的统治与抵抗》【德】余凯思著)
  军火大王与中国铁路,看似扯不上边的两者,就这样联系在一起。■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