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清代康雍乾时期小清河治理简述
李东平

  作为一条发源于济南、东西走向的河流,小清河蜿蜒辗转于济南、淄博、滨州、东营、潍坊5个地市,接纳漯河、绣江河、孝妇河、淄河等众多的支流河水,于寿光羊角沟入海。小清河是一条已有900余年历史的人工河流,自开挖完成后,长期以来,在主要肩负海盐西输任务的同时,在交流调剂流域沿线土特产品、日用百货,以及农业灌溉、防洪除涝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一度被誉为“黄金水道”。然而,从明代以后,小清河却以淤塞决溢为常,给沿岸百姓带来严重水患。进入清代,小清河特别是中上游流域水患严重依旧,每至雨季,但凡流域内雨量较大,定会泛滥成灾。针对严峻的形势,山东地方统治者为维持流域内社会稳定,自康熙前期至乾隆年间,即历史上所谓的“康乾盛世”期间,不断组织治理小清河。
 
\
清初小清河流域示意图(济南市档案馆馆藏图片)

  康熙二十五年(1686年),山东巡抚张鹏组织治河,是清代首次大规模小清河治理行为。在对全河段详细查勘的基础上,张鹏认为,其“治本之法,在治小清河之上流,疏小清河之下流”(清·张鹏《重浚小清水议》)。上游地区,主要是修建水闸、疏浚故道。首先是邹平浒山泊(今章丘、邹平之间芽庄湖)一带水患治理。顺治四年(1647年),小清河上游的漯河于万家口(今属章丘)处决堤,河水向东流入浒山泊,使其在充当南部长白山区众水汇归之所的同时,新受漯河之水,致使该泊附近水患连连,附近村民深受其害。为免除水灾,张鹏主张于万家口处建一石闸,同时疏浚万家口以下至对门口30余里的小清河故道,以使漯河之水不入泊内而重行故道,减轻浒山泊蓄水的压力。其次是长山县(今属邹平县)白云湖一带水患治理。白云湖位于小清河北岸,由南来沙河经对门口入小清河后,因宣泄不及冲决北堤,长期汇水而形成。鉴于此原因,张鹏认为应在对门口建一石闸,“使水不北行趋白云湖”(张鹏《重浚小清水议》),则白云湖附近之水患可除。再次是将对门口至郭家口段30里,仍疏浚为深阔之河,使上流之水得以畅通下泄。最后是青沙泊一带水患治理。青沙泊临近白云湖,湖水下灌至此后因难以及时宣泄,又从新城(今桓台)、高苑(今属高青)交界的军张道口处回归小清河。军张道口黑水湾以下原有明代为治理水患所开的支脉沟一道,分流部分河水由博兴、乐安(今广饶)两县入海。但至清时,因支脉沟久被淤塞,致使青沙泊附近的新城百姓久遭水患。针对上述情形,张鹏主张应在或黑水湾或军张道口建一石闸,同时“疏浚深阔”支脉沟旧道,以便在遇到洪水时“徐徐启闸宣泄”,充分发挥支脉沟分泄上游之水的作用。对于河道下游的治理方法,张鹏认为,主要应通过疏浚使小清河河身俱皆深通,有足够的能力宣泄汛期上游来水,“伊家园以下,地久淤垫,必多阻塞,遂云河身俱高。若使深通,俾湾头不致湍激,便可顺趋入海,又何有不行之患乎?此疏下流之法也”(张鹏《重浚小清水议》)。此外,关于小清河支流孝妇河的水害治理。这条河流原经岔河汇入小清河,但在顺治年间,此河自吕家庄决口,不由旧河,反由邹平毛张等庄,经新城入麻大泊,致使该泊周边遭受祸患,为害甚大。对此,张鹏亦主张于吕家庄口建石闸一座,使孝妇河等水仍归岔河,最终汇入小清河。张鹏的小清河治理方案,疏堵结合、以疏为主,尤其重视上游及河干附近湖泊的治理,得到了康熙的支持。然而,治理工程开始之后,济南、青州两道以小清河河身既广、水势可以畅通为名,停浚支脉沟,毁塞军张口闸,而在吕家庄建闸的设想也没有实现,致使青沙泊、孝妇河一带水患依旧。
 
\
康雍乾时期经治理后的小清河中段图(济南市档案馆馆藏图片)

  由于张鹏的治河主张并未有效实施,小清河流域特别是新城县的水患依旧严重。康熙三十三年(1694年),山东巡抚桑格在亲赴新城、高苑小清河段加以查勘后,提出了治理青沙泊、孝妇河的方案。桑格认为:位于小清河南岸的青沙泊岸身单薄,每遇大水,常遭冲决,对新城的13个村庄造成威胁。可以在青沙泊南岸建筑堤坝,使这里免于溃决。由于小清河支流——孝妇河旧河淤塞,而新河道浅阻,致使沿河百姓屡遭水患。为免除河患,须将新河道疏通,同时开引河一道,分流河水流向小清河。桑格的主张得到批允,工程很快开工。在青沙泊南岸筑起堤坝,西起长山县韩家套,东至新城县黑水湾,共长18里,人称“桑公堤”,使青沙泊之水对新城13庄百姓生命财产的威胁大大减轻。同时,以或疏浚、或筑堤的方式,对孝妇河下游进行了有效治理,使河道保持稳定达80年之久。
 
\
康雍乾时期经治理后的小清河下游图(济南市档案馆馆藏图片)

  康熙五十五年(1716年),李树德擢授山东巡抚。主政次年,召集各地官员商议治理小清河。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李树德在查勘小清河全流域的基础上,开始对小清河干道及沿河主要湖泊进行综合治理。康熙五十七年(1718年)疏通支脉沟,起于高苑军张口,经博兴、乐安,归于小清河;次年,开通预备河,位于小清河之南,起于麻大湖(今淄博马踏湖),辗转于乐安(今广饶)入海。由此,小清河中下游一带形成了小清河、支脉沟、预备河三河共同行洪的格局。对于沿河湖泊,主张“遇异常大水,仍于浒山、青沙二泊暂为蓄注,使其缓入支脉河”,充分发挥浒山、青沙二泊的蓄水作用,减缓洪水对支脉沟的冲击。同时,严禁私自在泊内开垦种田,盗决闸坝。在治理工作中,地方官制定了严格的管理规定,涉及河道宽、深要求,开河民夫的日常作息及管理、工食银两、河堤防护等,保证了治河工程的质量。如“河身必开挑裁尺三丈,河底必深浚裁尺一丈”,“人夫五百名,每名应给腰牌一面,上书姓名,就委本县典史为分管名色,每日催上工程随便点卯,以察短少”(道光《重修博兴县志》卷二《河渠志》)。每名上工人员均须佩戴腰牌,上书姓名,由县里的典史负责监督其工作等。治理完成后,制定“工程善后事宜六则”,内容包括勤修葺之功、严盗决之害、清蓄水之地、定蓄泄之制、固新河之防、慎闸口之守等,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工程效益的持久发挥。李树德领导的小清河治理工程,对防范小清河水患起到了重要作用。史载,支脉沟开通后,当年七月雨量较大,致使孝妇河、大清河等洪水泛滥,而小清河未发生大的灾害。但好景难持,治理后不久,小清河中段军张口至博兴县界一段出现淤塞,形成长约46里的“干河”,小清河身由此分为两截。至雍正年间,小清河流域各县再次面临“今年而成一湖,明年而又多一泊,始而洼者为湖,继而高者亦渐次成泊”(清·李方膺《小清河议》),洪水难消不退,水患连连的严峻局面。
  李树德治河之后,历任地方官对小清河进行了多次治理,如雍正年间乐安县令李方膺于县境新开福民河,以分泄小清河上游及麻大、会城二泊之水;乾隆五年(1740年)山东巡抚硕色上疏请求重治小清河,并得到批允等。但因种种原因,这些治理最终成效不大。为免除水患,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山东巡抚徐绩上疏请求治理小清河,得到清廷批准。徐绩认为,“总缘(小清河)地势西南高而东北低,数百里汇流之水并以乐安为尾闾之途,固宜停蓄以缓其势,尤宜疏引以畅其流”(徐绩《奏勘小清诸水情形疏》)。小清河流域西南高、东北低,河水流经数百里而皆归于乐安,考虑到河流流经地势的特点,固然应该对水流进行停蓄以杀其势,但更为合适的措施是疏通河身通畅水流。徐绩的对策可归纳为以下几点:其一,章丘境内的小清河,多年由万家口入浒山泊,复经对门口还河,万家口至对门口段小清河干道常年淤塞。徐绩主张疏通万家口至对门口正河、引河,达到“二渠”分流小清河水,迅速消退水流,使民田免于水患的目的。其二,小清河中上游,自还河口以下至军张坝,凡河身淤浅、堤岸卑矮残缺之处,均加以浚筑;自军张坝以下46里河段成为干河,其原先承受水量转至支脉沟,因此对这段河道不加挑浚。其三,对位于小清河上游的浒山、青沙二泊,招募民夫,筹备船只、器具,除水草,挖淤泥,使其一律深通,以停蓄小清河干、支流的水流。其四,支脉沟段自博兴马家桥以东,以面宽6丈、深7尺为标准,对河身窄浅之处进行展宽、拓深。民间桥座、土埂全部拆除,开挖近海河段以使河水通畅入海。1772年春,工程开工。此次工程体量之大,投入民夫之多,地方官参加之众均大大超过以往。除浒山、青沙二泊不计,治理长度达31762丈,土方62万方以上,动用小清河两岸民夫接近5万人,参与治理的地方官吏来自济南、东昌、青州、武定四府22州县,工期超过一月。为使工程保质保量、顺利完工,要求各方严明责任、同舟共济,济南、青州两府往来督察,以记功过。工程完工后,小清河“节节深通”,堤岸牢固,经过挖浚整治后的浒山泊、青沙泊,足以保证雨季行洪安全。徐绩治河之后至光绪中期,小清河再无大的修浚工程,下流逐渐淤塞,特别是咸丰五年(1855年)黄河北徙由大清河入海后,流域内再次出现水患连连的局面。
  清代“康乾盛世”时期,山东主政者以大规模的人力物力投入小清河治理,大的治理不下四次,局部治理更为频繁,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小清河水患的威胁,取得一定成效。但每次治理之后,数年之内小清河复又堤决水溢,其原因可归结为:其一,行政管理低效乃至失效。小清河途经济南、青州两府境内数个县级行政单位,充当了沿途数县的行政边界。尤其是位于中游的相当一部分河段长期作为高苑与新城两县的县界。同时,作为小清河水汇归之所的青沙泊亦为新城、高苑、长山三县共有。不同政区的官民为消除各自水患,往往以邻为壑,肆意盗决河堤、拆毁河闸,致使小清河的治理成效大打折扣。其二,康雍乾时期,山东小清河流域人口大量增加,人均耕地面积持续下降。小清河沿岸百姓在河堤、河身和沿岸湖泊之中开垦耕种现象屡禁不止,严重破坏沿岸生态环境,对小清河行洪、治理造成严重影响。其三,小清河干流南侧汇水面积占全部流域面积的绝大多数,这里多属山地丘陵,地势陡峻,致使“每遇秋霖,盖以南山七十余川之水奔灌此河”,极易冲决河堤,酿成灾害。最后,清嘉庆以后,内忧外患连连,统治者左支右绌,难以组织有效的人力、财力和物力治理小清河。以上这些导致清代小清河河患和治河效果欠佳的部分因素,可以从反面对后来的治河与水利工程建设提供些许教训。■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