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不待扬鞭自奋蹄
戴永夏
 
\
赵钟云先生参加市政协图书编审会

  2016年1月15日晚,88岁高龄的赵钟云先生在把珍藏的数千册图书捐赠给图书馆后,溘然驾鹤西去。消息传来,我感到十分悲痛。抚摸着他花费巨大心血整理出来的一本本珍贵典籍,翻阅着他亲笔编改的书稿,我的心潮起伏难平,跟他共处多年的一幕幕往事,复又涌上心头……
  我跟赵老共事,已经30多年。最早,他是济南出版办公室(济南出版社的前身)副主任,我是他领导下的一个普通编辑;退休后,我们又先后被返聘,一起审读书稿。当领导,他的廉洁自律、公道正派作风已有口皆碑;做编辑,他的认真负责、一丝不苟精神也为人称道。尤其他对济南文化事业所做的贡献,更是有目共睹,令人难忘。
 
宣传济南劳苦功高

  济南出版办公室从成立那天起,就把弘扬济南历史文化当作出书的重点。在这方面,赵老既是领导者,又是具体实施者,工作中取得很大成绩。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新成立的济南出版办公室(后又改为济南出版分社)尽管编辑少,条件差,但仍编辑出版了一批为地方服务的图书。如宣传济南革命斗争历史的《攻克济南》《历下火种》;介绍济南风景名胜、民俗风情的《泉城纪游》《济南风情》;较全面地展示济南历史文化和自然景观的《潇洒济南丛书》等,都具有较重要的使用和参考价值。在这些书的编写过程中,赵老作为分管业务的领导,不但积极组织策划,疏通关系,拟定选题;而且还亲自联络作者,组约稿件,做了大量具体工作。如《攻克济南》《历下火种》是两本革命回忆录,当事人分布在祖国的四面八方,许多人年逾古稀甚至已届耄耋,有的曾担任较高领导职务,他们多数已无力写稿。在困难重重的情况下,赵老亲自带领编辑,风尘仆仆地跑遍大江南北,向一些曾在济南做地下工作和参加过济南战役的老同志采访或约稿,回来又亲自编稿、审稿,从而较好地完成了这两本书的编写任务。再如编写《泉城纪游》一书,许多景点都分布在南部山区,作者去实地考察有一定难度。为此,赵老曾多次组织作者,亲自带领他们到南部山区采风,帮助作者解决了许多实际困难。
  为了进一步提高书稿质量,深入挖掘济南的历史文化遗产,赵老还特别重视发挥老专家、老学者的作用,让我们多向这些人求教和约稿。就是在他的倡导下,我提出约著名文史专家严薇青教授写书的建议。严先生是著名的“济南通”,对济南的历史掌故颇为熟悉。赵老对我的建议非常支持,立即拍板,约严先生撰写《济南掌故》一书。选题定下后,他又带着我来到盛唐巷的严先生家,虚心向这位老教授请教和约稿。记得那是一个寒冷的冬日,严先生住在一处老式平房里,虽然点着煤炉,但屋里仍冻得伸不出手。见社领导如此诚恳地登门造访,严先生很高兴,愉快地接受了撰写《济南掌故》的任务。在书稿撰写过程中,严先生曾遇到老伴去世、自己因病住院等许多困难,赵老又多次前去探望,这更让严先生感动,他在《济南掌故·后记》中,曾这样写道:
  “大约1980年秋天,经过戴永夏同志的介绍,济南市出版分社的有关领导和编辑同志,交给我撰写《济南掌故》的任务。
  ……
  1983年春,承出版分社领导来家看望,并看了我两个暑假中所写的几十篇草稿,一再鼓励我一定继续写下去,希望能在1983年10月间交稿。”
  经过三年多的精心编写,《济南掌故》终于完稿。对这部书稿,赵老非常重视,进行了仔细校阅,而且写出了50多页的审读意见。其实,严先生的《济南掌故》写得很严谨。而赵老提的这些意见,许多是他的一些考证、见闻,可供修改参考;有的也并不完全正确。但他对编辑工作的认真负责精神,从中却可见一斑。
 
整理典籍不遗余力

  济南是一座有着四千多年历史的文化古城,历代留下许多文化典籍。但由于这些典籍存量很少,文字繁难,一般人难以见到和读懂。因此,保存、整理和出版一些比较重要的古籍图书,显得十分必要。在这方面,赵老也做了大量工作。
  早在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社会上“书荒”还比较严重时,赵老就注意搜求古籍,为出版办进行基本建设。那时的出版办跟新华书店是两个单位合署办公,购书比较方便。赵老见古旧书店内存有不少古籍,便常去光顾,遇到有价值的古籍就给出版社买下来。有一次,他让我跟他一起,到古旧书店一次就挑了700多元的地方志书。平时难以见到的《历城县志》《济南府志》《长清县志》《章丘县志》等珍本志书,都是那次买的。这些珍贵史料,对了解济南的历史文化,编写有关济南的书籍,都着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发挥了很大作用。
  赵老注意搜求、保存古书,更重视整理、出版古代典籍。即使离休后,他也没有放弃这一工作,并积极建议,有计划地校勘和出版一些重要志书。正是在他的多方努力下,出版社领导接受了他的建议,决定校点、出版《历城县志正续合编》一书(将乾隆年间的《历城县志》和民国年间的《续修历城县志》合编)。
  在这部书的编辑过程中,赵老可谓重任在肩,承担了许多繁重的任务。他先将乾隆版《历城县志》进行了校点。这本70多万字的线装古书,木版繁体印刷,文字繁难,错讹较多,以前从未有人校点过。为保护原书,赵老先将全书一一抄写下来。然后在手抄稿上校点文字,订正错误。其工作量之大,任务之艰巨,可想而知。在此基础上,他又与济南社科院张华松副院长一起主持了全书的校点和通稿工作。可以说,《历城县志正续合编》这部大书的出版,赵老付出的心血最多,贡献也最大!
  此外,赵老还主编和参编了《曲山艺海话济南》《济南民间歌舞》等书。这些书为人们研究济南的戏剧、曲艺、民间歌舞,认识建国前济南的文艺流派,进行多方面的专题研究,提供了有价值的、生动的资料,同时也为人们全面深入地研究济南文艺史开辟了渠道,被誉为“成绩斐然的拓荒之作”。
 
审读书稿废寝忘食

  赵主任是1985年从领导岗位上退下来的。离休20多年来,他离而不休,继续留在社里做审读书稿工作。他每天凌晨3点就起床看书稿,白天继续上班。除了吃饭睡觉,他几乎把全部精力都用在审读书稿上。就是生病住院,他也把书稿带到身边。一旦病情好转,病房就成了他的临时审读室,惹得值班护士常埋怨他不配合治疗。其实她们哪里知道,对赵老来说,审读书稿已成为他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他的一种治疗方式。为了审读书稿,他可以忘记一切——家中的事经常不管不问,甚至老伴生病住院,他都顾不上照料。有人曾说:“谁跟老赵过不去,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让他看稿。离了书稿,他就没法活。”这虽是玩笑话,但也近乎事实。
  其实,赵老的学历并不高,小学五年级时,他就参加了革命。但他靠勤奋好学,博览群书,取得了很高的“学历”,积累了渊博的知识。他校看稿子,从字词语句到标点符号,从文字规范到知识典故,他都仔细推敲,一丝不苟,认真得近乎苛刻。在质量上他的要求如此严格,在审读书稿的数量上也十分惊人:每年除了给出版社审读七八百万字书稿外,还给济南市政协的文史图书、刊物编校稿件上百万字。他的突出业绩,深得群众的好评和领导机关的赞赏,他曾被树为济南市离退休干部的学习榜样。在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中,他还被评为济南出版社的先进典型。但对这些荣誉,他总是淡然视之。他一不为名,二不为利,始终把勤奋工作当作自己的本分,把为人类的进步事业多做贡献当作终生的追求。这,就是一个老共产党员的胸怀。
  回忆赵老这些闪光的往事,我忽然想起大诗人臧克家的《老黄牛》诗来:“块块荒田水和泥,深翻细作走东西。老牛亦解韶光贵,不待扬鞭自奋蹄。”我们敬爱的赵老,一生勤恳做事,辛勤笔耕,美德多多,贡献多多。他,不就是这样一头“不待扬鞭自奋蹄”的革命老黄牛吗?■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