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马保三与《学习》创刊号
李强

  2017年2月15日是八路军鲁东抗日游击八支队创始人、原山东省政协副主席、中共山东省委统战部部长马保三同志逝世纪念日,今年也是马保三同志诞辰130周年。在这个非常值得纪念和缅怀的日子里,笔者特意将自己在民间收藏品市场上偶然得到的、79年前在马保三领导下八路军鲁东游击队主编的《学习》创刊号介绍于下,以示纪念。
  《学习》(周刊)第一期,八路军鲁东游击队政宣科主编,1938年9月18日于“九一八”七周年纪念日创刊。封面下方三人手戴镣铐,似在呐喊、抗争。一枚红色印章为“林耀乡印”,另两枚难以辨认。它系用整张蜡纸刻写,蓝、黑两色油墨油印,毛纸,三面未裁边,对折纸绳装订,正文16页、竖排,外形尺寸15×20.5厘米。封二为署名“编辑股”的发刊词,全文如下:
  《学习》在我们队伍的行进中产生了。它的任务是阐扬革命理论、激发斗争情绪与报告抗战行动。现在不是玩弄词句的时代,我们没有风花雪月的闲情,我们承认:抗日游击队是政治的武装,抗日游击队的罗盘乃是文化与政治。这一问题不但由八路军的抗战胜利的事实给解答了;我们的导师列宁不也说过么:“革命即是艺术”。《学习》在队伍中不该是点缀品,应该是营养品。所以我们要求同志们给它有力的内容和新的形式。《学习》不是编辑股少数同志的,本军全体同志都有给它写文章的义务。只要同志们能够实践《学习》的口号,根据《学习》的旨趣,那么,就可保证《学习》周刊健全起来、发生力量!
  目录页印有:《“九一八”七周年纪念大会各同志讲演词》(依次为马保三、马耀南、杨国夫、张振一、王贯怡);《第七个“九一八”》(李泰);《这样的“九一八”》(亦京);《德国进攻捷克》(胡洛夫);《一周大事记》(编辑股)。
  马保三(1887——1964)原名鉴堂,山东省寿光县牛头镇人。11岁入学读书,18岁辍学务农,从事耕田、赶车、看洼、割草等体力劳动。时值辛亥革命前夕,他阅读各种进步书籍、结交进步朋友,学到了不少新知识,受到了民主革命的启蒙教育。1922年秋马保三与刚从济南一师毕业回乡的中共党员张玉山(1924年8月担任寿光县委书记)相识,1924年经张玉山、王云生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6年担任牛头镇村党支部书记。1933年秋省委组织部长宋明时投敌叛变,出卖了全省的组织,马保三与王云生因此被捕入狱,后经党组织多方营救获释。七七事变后,日寇大举入侵、国民党弃地而逃,寿光县委决定建立由党直接领导的抗日武装。1937年12月29日牛头镇抗日武装起义爆发,“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鲁东抗日游击第八支队”成立,马保三被推举为支队指挥。1938年3月30日,根据鲁东工委决定,七、八支队合并,组成八路军鲁东游击队指挥部,马保三任指挥(司令员)。1939年春,八路军山东纵队建立,张经武任指挥,黎玉任政委,马保三担任一支队队长,解放战争时这支部队归属“四野”。
 
\
《学习》创刊号封面

  整顿合并后的鲁东游击队如虎添翼、频频出击,马保三根据鲁东工委指示率部前往胶东的掖县、黄县,帮助当地的“三军”解除了黄县县长王景宋掌握的武装,壮大了“三军”的力量,使我党领导下的鲁东与胶东抗日根据地连成一片,抗日烽火渐成燎原之势。
  1938年7月中旬,马保三遵照省委指示率部队去邹平、长山(1956年该县撤销,划归邹平县),此时部队已发展到4000多人,共有10个大队,并在途中不断重创敌伪军队,在苇子河打垮了傅家园子的顽固分子傅象坤,击溃了大小韩庄土顽周胜芳,帮助当地抗日武装扩展了根据地。到达长山县苑城后,奔袭焦桥,全歼守敌,扫清了邹平、长山一带小清河南岸的敌伪顽固势力。11月,马保三率八支队南下沂蒙山区,加强鲁中南地区的对敌斗争。1939年敌伪疯狂“扫荡”沂蒙山区,他英勇地带领八支队打退了日寇的多次猖狂进攻,其事迹至今在当地百姓中传为佳话。
 
\
《学习》创刊号封二

  1940年7月,山东省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在临朐县南部的青驼寺召开,53岁的马保三在会上当选为山东省临时参议会副议长。他积极协助党外民主人士、年老多病的范明枢议长主持议会工作。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为扩大人民的民主权利,团结更多的人参加抗日斗争,制定了山东解放区选举法、减租减息法、婚姻法和财经法等多部战时临时法律。1945年他兼任解放区救济总会山东分会主任,在分配盟国援华抗战物资时与国民党反动派据理力争,并亲自到山东解放区沿海港口组织人力、调度运输工具,及时圆满地把各种救济物资发送到各根据地军民手中。
  1949年6月2日我军解放了被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长期统治下的青岛,马保三奉命出任该市首任市长。主持青岛市政府工作期间,他以极大的工作热情、旺盛的革命斗志投入到恢复生产、重建人民家园的工作中。他牢记党的教导,艰苦朴素,廉洁奉公,严于律己,常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讲:“进了城,不要忘了工农群众,不要像李闯王进京那样,弄得飘飘然,昏昏然。”生活上细节之处也显示出自己的高尚品质:他的铺盖极其简陋,秘书多次要给他买床“太平洋”名牌被单都被他坚决拒绝。一些借私人关系找他安排工作的人,他既热情招待又婉言谢绝。离开青岛调省里工作时,市委送给他两个皮箱、两个木箱,他坚决让秘书退回去,说:“咱进青岛时带来的什么,走时还带走什么,多一件也不能要!把箱子全部退还市委。”
  1950年,马保三被选为山东省各界人民代表会议副主席、省人民政府委员。1954年当选山东省省委委员,1955年当选省政协副主席,1956年任省委统战部部长、中共八大候补代表,1958年当选全国政协委员。1964年2月15日在济南因病逝世,17日全省各界人士公祭,后安葬于济南英雄山革命烈士陵园内。
  1938年八九月间,马保三率领鲁东游击队西击邹平县、长山县战斗途中,创办了《学习》。在长山苑城召开大会上他沉痛地回忆道:“七年前的今天,让我们不胜今昔之感。七年前的今日兄弟(兄弟指他自己——笔者注)正在东北洮南路驻防的军队中工作,东北军人眼见这幕血剧的展开莫不捶胸顿足盼待上级的反攻命令;谁想到的命令竟是让我们‘不抵抗’!在这样的‘命令’下我们终于放下了枪,对着大好河山落下热泪……我们当前的任务是:(一)军民团结一致、共同血拼到底!(二)所有武装团体执行统一战线,打消个人企图与封建思想、共同抗日。(三)各尽所能各出其力、拥护抗战、参加抗战!(四)现在青纱帐已倒、抗日部队更进入艰苦阶段,肃清汉奸、巩固后方是民众当前的急务……”
  该刊附录的“征稿启事”云:“《学习》最近将出两种专号——‘我怎样入八路的?’‘鲁迅先生逝世两周年纪念特辑’。同志们!把你们参加本军的经过写下来;把你们纪念鲁迅先生的话写下来,投寄本刊。好,我们在热烈的期待着。”最末附有“编辑室放送”:“本刊特约撰稿的同志们,专函想早收到,大作尚未赐下。请于最近将文债偿清,为盼。”
  1938年至1941年是我党领导下的山东各抗日根据地期刊初创阶段,各级党组织虽然非常重视利用杂志作为宣传群众、组织群众投入抗战工作的有力武器,但由于当年战争环境极端险恶、炮火硝烟连绵不断,保留至今,完整无缺的实物资料十分罕见。最新版的《山东省志·出版志》亦仅刊载几十种,如《血花》1938年7月1日创刊等,且多系油印本、创刊停刊时间不甚准确,刊期、印量等多语焉不详——而《学习》(周刊)未见提及。因此笔者有理由认为《学习》的发现与披露可以填补山东抗日根据地的一段史料“空白”。它的珍贵之处还体现在既属创刊号、又是特意赶在“九一八”七周年之际问世,告诫民众勿忘国耻,激励将士奋勇杀敌,具有双重纪念意义,非同凡响。油印本系手工刻版,人工印刷、装订,数量至多一二百册,79年后的今天其存世量已相当稀少——或许此本已是孤本。
  笔者能得到这本79年前的《学习》创刊号,纯属偶然。在济南举办的某次民间收藏品交流会上,一位寿光的小伙子因来较迟,只好胡乱地把藏品置于一楼梯拐弯处,尽管人来人往有不少藏友都曾见到它,却又错把它当成“文革”印刷品中的大路货而未加理睬。笔者也是在无意中发现,躬身细看,才知其珍贵,购置囊中后细加品味,兴奋不已。这亦是笔者痴情红色文献收藏多年来一次仅见的“捡漏”经历。■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