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老资格开国少将袁也烈在山东的战斗岁月
叶介甫
 
  袁也烈(1899-1976),湖南洞口人,1925年6月参加革命,同年7月由聂荣臻等介绍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参加举世闻名的八一南昌起义。历任红八军第一纵队参谋长兼一营营长,红七军团长,八路军山东纵队军政干部学校副校长,清河军区及渤海军区参谋长、司令员,山东军区第二副司令员,华东军区海军司令员、政治委员,海军党委常委、海军副参谋长等职。他有过驰骋沙场的豪迈、战功显赫的辉煌,也有过退步转职的无奈、坐牢挨斗的厄运。袁也烈戎马一生,功勋卓著。他的性格如同他的名字一样,刚烈如火。这里向读者介绍他在山东的一段革命战斗岁月。
 
坚持平原抗日游击战争取得三战三捷

  1939年7月,袁也烈被任命为八路军山东纵队军政干校副校长。同年12月,抗大一分校从晋东南迁到山东,山东纵队军政干校并入抗大一分校,袁也烈任抗大一分校训练部部长。从此,袁也烈在山东一待就是10个年头,期间经历了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写下了他在山东辉煌的人生一页。
  当时,抗大一分校经常处在对日寇的反“扫荡”与对国民党顽固派的反“摩擦”斗争中。1941年11月,日寇对鲁南地区进行残酷大“扫荡”,袁也烈在沂蒙山区指挥学校二、三、五大队的学员兵,阻击对我围攻之敌,掩护党政机关和伤病员转移,坚持游击战,袭扰敌人,取得了反“扫荡”的胜利。
  1942年2月,袁也烈由抗大一分校调任山东清河军区参谋长。日寇为了把华北变成“大东亚圣战”的兵站基地,对山东抗日根据地进行疯狂的轮番“扫荡”和“蚕食”。8月14日,日寇在惠民、滨县、蒲台等县集中日伪军6000余人,分东、西两路进犯,妄图“蚕食”我垦区(后称垦利县),隔断清河区与冀鲁边区的联系。袁也烈协助司令员杨国夫指挥部队,先发制人,乘敌合围前予以各个击破。首战徐家坝,击溃伪武定道剿共军副总司令刘佩臣部;再战罗家庄,歼伪军第三旅一部;三战于五庄,迫使敌伪溃散逃走。三战三捷,共毙伤俘日伪军500余人,胜利地保卫了垦区根据地。
  1943年是清河区抗日战争最艰苦的一年。这一年,日伪采用“分进合击”“铁壁合围”的战术,出动千人以上的“扫荡”达50多次,万人以上的“扫荡”也有3次,还有历时3个多月的万人以上的“蚕食”。5月中旬,日寇集中1.2万余兵力,胁迫民夫4万多人,分南北两路对我根据地进行大规模的“蚕食”。袁也烈协助杨国夫集中兵力,依靠人民,首先在北隋、牛家庄重创突入我根据地的敌人两个营。5月29日攻克国民党保安十六旅成建基部盘踞的重要据点三里庄,歼灭伪军一个团,拔除了日寇插入我根据地的一把刀子。6月7日晚,我军又乘敌第五旅团调防、第七旅团尚未接防、伪军恐慌之际,奔袭斜里巴据点,重创伪军两个营。7月27日,杨国夫、袁也烈指挥我军包围了伪军王文部,8月3日,运用土工作业和爆破战术,一举攻克王文的据点。以后又接连打了几仗,使反“蚕食”战役胜利结束。
  1943年11月,日本华北派遣军总司令冈村宁次以步骑2.6万余人的兵力,在飞机的配合下,对清河区进行规模最大、时间最长的“扫荡”。11月10日,日寇在胶济路的益都、张店集结,使用一部分兵力“扫荡”鲁中。袁也烈组织参谋人员分析研究认为,“扫荡”鲁中是佯攻,敌人的重点是在清河区。这时,山东军区来电,指出日寇“扫荡”意图,与袁也烈等的分析一致。于是袁也烈协助杨国夫抓紧从各方面做好反“扫荡”的准备。17日晚,日寇分两路向清河区进犯。袁也烈向杨国夫建议:日本第一个合击圈是我军机关驻地木李、皮李,如果深夜转移,会使日寇改变计划,不如今夜原地不动,明早视情况适时跳出圈外,使日军扑空。18日早上,各路日军合围上来,我军留下少数分队阻击敌人,党政军机关和部队于中午均按指定路线向东北方向的辛镇、沙营、六户一带转移,利用“抗日沟”隐蔽行进。
  当敌人对我辛镇、沙营、六户构成第二个合击圈时,另一路日寇3000多人从羊角沟出发,企图袭击我军侧后,阻击我军突围,但被带路的老乡故意带至海边,转了一夜,第二天赶到辛镇、沙营、六户时,已疲惫不堪。而我军却抢先构筑了工事,以逸待劳,痛击敌人。
  日寇骑兵第四混成旅团先以第一梯队500余人向我辛镇、六户发起冲击,被杨国夫、袁也烈指挥部队打退。不久,日寇第二梯队又发起了冲击,又被击退。日寇第三梯队不敢妄动。
  天黑时,我军乘日寇收兵野营,迅速分散转移到敌后。就这样,持续20多天的日军特大“扫荡”,以我军的胜利而告终。
 
开展对日战役反攻受到通令嘉奖

  1944年1月,经中央批准,清河军区和冀鲁边军区合并为渤海军区,杨国夫任司令员,景晓村任政委,袁也烈任参谋长。
  渤海区西起津浦铁路,东临渤海,北靠天津,南接济南至潍县的胶济铁路西段,共42县,1200多万人口,连接胶东、鲁南和冀鲁豫三个地区,地理位置十分重要。这时,日寇经我抗日军民的沉重打击,在太平洋战争中又遭失利,因此,在解放区战场被迫采取重点守备,实行攻势防御。我军经过了抗战的相持阶段,开始反攻的准备。面对这一新的形势,袁也烈协助杨国夫抓紧对部队进行春季整训,提高军政素质。
  1944年夏,军区利用青纱帐的掩护,果断地发起了夏季战役。7月21日黄昏,袁也烈等指挥直属团与清东军分区主力,在地方武装及民兵配合下,突然包围了丰城、辛家桥、高庄等11个伪军据点。驻寿光丰城的“灭共建国军”暂编第一师王道部在我敌工工作争取下率部反正,伪广饶警备第六中队被我包围后也反正投诚。至7月25日,我军共拔除日伪军据点56个,歼敌4500余人,从而切断了广(饶)寿(光)公路,扩大了益(都)寿(光)临(淄)广(饶)四边根据地,夺取了夏季战役第一阶段作战的胜利。
  接着,袁也烈协助杨国夫乘势发起以利津县城为作战目标,以伪治安军二十七团为作战对象的夏季战役第二阶段作战。伪二十七团大部分兵力守备在利津周围的张许、北辛店、盐窝等据点。袁也烈同杨国夫等研究后,决定先扫除利津城外围据点,力争歼敌于利津城外。8月12日夜,我军包围了张许,利津城内伪军两个连来援,被我设伏部队全歼,活捉伪副团长庞洪兴,立即将他带往北辛店据点喊话,使该地伪军放下武器全部投降。这时,利津守敌所剩兵力无几,经我10多分钟战斗,即全歼利津守敌,收复县城。
  1945年春,为了迎接大反攻,渤海部队开展大练兵运动。袁也烈支持并推广军区特务营营长宋志明创造的迫击炮直瞄平射法和炸药包抛射法,培养了大批爆破能手。与此同时,党政军机关进行整风学习,广大农村开展减租减息运动,镇压了一批民愤极大的恶霸地主,掀起了一个轰轰烈烈的参军、参战热潮。根据山东军区的作战部署,渤海军区以开辟胶济路东段广大地区为主要目标,扩大和巩固根据地,使胶东、渤海、鲁中三大区连接起来。
  4月15日,袁也烈协助杨国夫指挥军区主力和第二、第五军分区部队,发起对伪军张景月部的讨伐。张景月部盘踞在寿光最富庶的弥河两岸,设据点40多个,是渤海区与胶东区联系的最大障碍。张景月无恶不作,人民恨之入骨,迫切要求除掉他。经过一个月奋战,我军攻克其据点34处,平毁碉堡300多个,歼敌4200余人。
  7月30日,我军再次发起讨伐张景月的战役,首先集中兵力围歼田柳庄之敌。袁也烈等发动组织万余民兵、民夫及自卫队员,在田柳庄敌人原有防御壕沟外沿的50米处,挖了一道三米多宽、两米多深的封锁沟,并作为我军进攻的前沿阵地。
  8月3日,我军开始炮击,经过紧张的争夺战,扫清了外围。5日和6日夜,敌军两次出击,均被我军挫败。张景月急调4000余兵力增援,亦被我军歼灭大部。田柳庄伪军见待援无望,便突围逃窜,亦悉数被歼。我军冲进庄内,与残敌展开巷战,敌纷纷投降,张景月率余部逃往潍县,伪副师长孟祝山、旅长马成龙均被生俘。
  在讨张战役大获全胜之时,传来了日本投降的喜讯。袁也烈升任渤海军区副司令员。不久,渤海军区被山东军区编为山东第四前线指挥部,杨国夫任司令员,景晓村任政委,袁也烈仍任参谋长。山东军区命令第四前线指挥部与兄弟部队协同作战,展开大反攻。袁也烈与刘其人、李曼村指挥中路部队,在小清河以北,黄河以南,由东向西挺进。从8月17日至30日,相继解放了博兴、齐东、青城等城镇据点,进逼济南城郊。
  根据党中央首先攻克小城市,消灭内地敌伪,巩固后方,再进攻大城市的指示,杨国夫、袁也烈等挥师北上惠(民)滨(县)青(城)阳(信)边区,相继收复了邹平、青城、惠民、齐东、济阳、盐山、宁津等地,将“皇协护民军”成建基部4000余人大部歼灭后,又对无棣守敌发起总攻,全歼“武定道皇协军”张子良部6000余人,击毙伪军司令张子良,生俘伪副司令冯立刚,解放了无棣城。接着,我军解放商河县城,全歼守敌1万余人,活捉伪顽田敬堂、李光明等5个“司令”。至此,渤海区除铁路沿线城镇外,内地日伪军被我全部扫清。
  商河战斗刚结束,杨国夫奉命率山东解放军第七师和一个独立旅星夜进军东北,袁也烈任渤海军区代司令员,景晓村任政委。这时,蒋介石为抢夺胜利果实,百般阻挠我军受降,实行蒋日伪合流,向解放区进攻。袁也烈等带领军区司、政机关进驻津浦路济南至德州一段,展开自卫还击,先后攻克徐官屯、李家桥等车站,配合冀鲁豫地方武装攻克恩县城,并两次攻占平原县城。国民党反动派将驻济南的日寇渡边师团131联队1000余人调到禹城、晏城车站,禹、晏一带的伪军也被编为保安师,公开向我解放区袭扰。袁也烈率部先发制人,对禹、晏之敌发起进攻,经半个月外围作战,伪军基本被肃清。据守车站的日军拒不投降,经过一场激战,将晏、禹之敌1000余人全部歼灭,受到山东军区司令员陈毅的通令嘉奖。
 
同美蒋代表谈判过招

  1946年初,袁也烈指挥部队北移德州附近,准备解除德州伪军武装。这时,蒋介石被迫同我方签署了停战协定,规定双方军队在原地不动。北平军事调处执行部派执行小组到德州监督停战,进行调停。渤海军区派出联络部部长符浩参加执行小组。
  2月5日,执行小组由北平来到土桥镇,符浩领着小组人员进入军区司令部。在三方代表自我介绍后,袁也烈严肃地问道:“你们是不是来谈德州伪军的受降问题?”美方代表怀特中校以小组主席的身分说明小组的任务和希望后,中共代表宋绍德少校接着说:“德州城内全是伪军,应当迅速解散,这就是我们来德州的任务。这个任务完成了,交通就会迅速得到恢复。”
  国民党代表刘金明强词夺理,说德州城内不是伪军,是由国民党政府从南京派来的将领指挥下的国军。
  袁也烈听后,当即站起来反驳道:日本投降时,我军占领着除县城以外的整个广大农村,并控制着包括羊角沟在内的整个海岸线和广阔的海域。日本投降以后,我军横扫40余县,大部伪军、少部日军向我投降。有一部分伪军,在日寇保护下逃到济南、天津、青州、德州和沧州等城镇。最近,国民党军官来到以后,他们便有恃无恐,经常袭击解放区的和平居民,抢劫烧杀,无所不为。……这能令人容忍吗?如果他们继续挑衅,我们的回答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怀特中校把脸一沉,瞪大眼睛,伸出三个指头,说:“怎么,你们要惩处国军?我断定你们3个月也解决不了他们。”
  袁也烈也伸出三个指头笑着说:“尊敬的美国中校先生,你是来为和平谈判呢,还是来向中国人民挑战的?如果我们用武力解散城内伪军,请记住,不需要3个月,3天就够了。”
  经过三次会晤,三次斗争,双方终于在2月8日就如何执行停战命令达成临时协议。9日,举行签字仪式,在协议书上签字的国民党代表为德州驻军指挥官王继祥,我方代表是袁也烈。协议签字之后,伪军一再违反协议,一周内,即杀害解放区群众50余人。30日上午,袁也烈向德州执行小组送了一份措词强硬的抗议书。下午,执行小组到发生过激烈战斗的刘家集进行调查。在铁的事实面前,美蒋代表不得不承认这是城内国民党军队的违约行为。
  4月4日下午,德州执行小组举行会谈。袁也烈在发言中说明,德州城内国民党军队违约进犯解放区是国民党方面有组织有计划的统一部署。因此,他向国民党方面提出严惩主要犯罪分子,赔偿损失,抚恤被害军民家属,解散城内伪军,向我方道歉,并保证不发生类似事件等要求。国民党代表王继祥等在大量罪证面前,一方面承认事实,另一方面又进行狡辩。
  4月下旬,在我方代表的坚持斗争下,达成了以下协议;(一)国民党方面承认错误,并向八路军及解放区人民道歉。(二)将违约进犯解放区的主犯、伪军头子张光弟撤职查办。(三)政府方面驻德州官员保证今后不再发生此类事件。(四)缴获之武器作为和平有功部队的胜利品。(五)战斗中被八路军生俘之伪军士兵交执行小组,根据俘虏自愿分别遣送回家或返回德州城。
  5月中下旬,蒋介石撕毁停战协定,下令国民党军队先后占领了东北的四平、长春。这时,德州城内伪军的出扰也变得十分猖撅。6月4日,渤海军区召开党委会,研究解放德州问题。会上,袁也烈布置8个县的独立营配合进攻,军区主力选在德州南门做突击点,重点夺取机场。他强调指出:自七师进入东北后,我新组建的旅团,经百日练兵,能否过得硬,这次德州战役是个考验。战斗发起前,袁也烈布置侦察人员又仔细核实了敌情。
  6月7日,渤海前线指挥部移至七里铺。袁也烈同景晓村等指挥部队向德州外围进行扫荡,在冀南区兄弟部队配合下,当晚占领了飞机场和辛庄等地。经过三昼夜战斗,外围据点都已扫清,10日晚9时发起总攻。袁也烈在指挥部听到我军先后从南门、西门、北门攻入城内,伪军全部缴械投降的报告,高兴地说:“德州算是解决问题了,看王继祥往哪里跑!”
  此时,王继祥和他的几名亲信,惊惶失措、狼狈地逃到执行小组驻地,请求怀特出面“调处”,声称只要能保护他的生命安全,他愿意放下武器投降。
  怀特无可奈何,只得找人出来传话。袁也烈同景晓村派人传达了我军优待俘虏的政策。这样,怀特交出了躲在他床底下的王继祥。这是我军在解放战争中俘虏的国民党第一个中将级军官。
 
粉碎蒋介石的猖狂进攻

  1946年6月内战全面爆发后,驻山东的国民党军王耀武部,从济南、潍西两地同时向我大举进犯,妄图打通胶济路,切断我南北联系,消灭山东我军。7月上旬,袁也烈率领渤海部队在益都李官庄阻击济南东进之敌,又指挥部队在津浦线上的晏城地区与敌激战,5天连打4仗,歼敌600余人。
  8月,渤海军区奉命于胶济前线组成山东解放军第七师,袁也烈兼任师长,李曼村任政委,肖锋任副师长。七师组成后,袁也烈率部发起了三打邹平城的战斗,计毙伤俘敌2600余人,打死敌少将师长李凯荣,击退了敌193、77师的猖狂进攻。对此,1946年10月9日《解放日报》发表了《山东我军光复邹平》《半月三捷》的消息和评论,赞扬我渤海部队坚决执行毛泽东的作战方针,取得了自卫战争的辉煌胜利。
  三打邹平城的胜利,大大增强了渤海部队对蒋军作战的勇气与信心。11月8日,七师奔袭临淄城。15日,部队又分成两路,西路部队发起齐东战斗,东路部队攻击寿光,接连重创敌人,使蒋介石“双十”节前打通胶济线的阴谋完全破产。
  从1947年3月起,蒋介石被迫放弃全面进攻,以24个整编师、60个旅共40万人的兵力,对山东解放区发动重点进攻。袁也烈指挥渤海部队转战黄河以南,先后解放了青城、博兴、广饶及小清河以北广大地区,逼使敌人龟缩在胶济线上。紧接着,七师配合华东野战军东线兵团,发动胶(县)高(密)阻击战,一举解放寿光城,并打退了敌45师等来援之敌。
  1948年2月,渤海军区主力组建渤海纵队,袁也烈兼任纵队司令员。4月2日起,他率领渤海纵队策应山东兵团在津浦路中段作战,完成了对潍县外围敌人的分割和由西面、南面配合攻城的任务,迅速解放了潍县城。这年9月,他奉命率领渤海纵队参加济南战役。在山东兵团指挥下,渤海纵队和兄弟部队一起,经8昼夜激战,全歼守敌10万余人,解放了济南城。袁也烈任济南警备区副司令员。
  同年11月,袁也烈奉华东野战军指挥部命令,率领渤海纵队参加淮海战役。渤海纵队到达徐东阻击阵地时,徐州敌人仓惶败逃,徐州得到解放。袁也烈任徐州警备司令。随即奉命参加淮海战役第三阶段作战。
  1949年3月,袁也烈被调任山东军区第二副司令员兼参谋长,协助司令员张云逸,迅速组建山东军区领导机关,将原属的5个军区调整为渤海、胶东、鲁中南3个军区,还整顿了11个军分区、100多个县大队及5个警备旅和独立团,并组织10万地方部队补充野战军,组织10万民工,支援野战军渡江作战。这期间,他参与指挥部队,为解放青岛和长山列岛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