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济南人受骗当汉奸
晋葆纯

  1981年的一天,山东省技术资料翻译复制公司的两位代表从位于山东省济宁地区的“大马力推土机厂”请来了一位日文专家,大家都称呼他夏老师。在翻译石臼港的建港技术资料的过程中,年轻的译员们向他请教过无数的技术性问题,他又得了一个雅号“百科全书”。
  毕业于“日本国铁路研究所”的这位夏老师曾用名“夏丰”,后用名“夏洪秋”。他是一名既懂技术又懂翻译的译审,而他常说的一句话是:年轻人应该多读历史书。
 
\
86岁高龄的夏洪秋老先生

  笔者向他请教过几个关于翻译方面的历史性问题,均得到了满意的回答。如:“大哉!圣人乎!太祖高皇帝,命子弟近臣,肄唐古忒文诵蒙古记载,遂以抚蒙古。”他的解释是:努尔哈赤早在关外的时候就让他的部下臣子们学习并翻译藏文,掌握蒙古历史,最终努尔哈赤制定了安抚蒙古的策略。
  笔者的工作之处与夏老师的日文室一墙之隔,在工作的同时,笔者需要向夏老师请教的问题很多,因此认为应请请客。时逢北京实验京剧团来济演出,笔者买了两张戏票送到夏老师家中。当夏老师看到折子戏中有“岳母刺字”之戏后,对笔者说:“小晋啊,这出戏很好,你知道岳母在岳飞的背上刺的什么字吗?”答:“精忠报国。”夏说:“对,我小的时候就听家中的老人讲过这个故事……”笔者没加任何思索就说了一句闲话:“中国人都受过爱国主义教育,可是为什么出了这么多的汉奸呢?”万没想到!此言一出,夏老师立刻严肃起来,问笔者:“小晋,你也知道我当过汉奸,对吗?!”笔者一时不知道作何回答!忙说:“不知道,不知道。”夏说:“我当过汉奸,大汉奸,坐过25年的监牢,日后你少和我接触为好,免得受到连累……”
  经过再三解释,总算消除了误会。此时室外下着大雨,戏票又是第二天晚上的,笔者想走也走不了,想了解一点他当汉奸的历史,又怕老先生发脾气,考虑来考虑去,终于想出了办法,问:“想当初您是不是被日本人抓了去才干的伪事呢?”这句话引开了夏老先生的话匣子。他长叹一声说道:“我家住在济南华山脚下的某一个村庄,全家人节衣缩食供着我念书。我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山东大学堂机器专门。考上留学生后,听说孙中山先生曾要当中国的铁道部长,我才报的铁路专业。在日本国铁路研究所求学期间,因受革命思潮的影响,几个同学共同拜读过马克思的著作(日文本)。后来才听说有人把马克思的书籍译成了中文,是根据英文本和日文本进行翻译的。”
  “我没在日本开过火车,实习时却回到了山东来,从青岛开往济南,再从济南返回青岛。那时胶济铁路以北没有高大建筑,因此总能看到华山及附近的村庄,但是不能回家。”
  “毕业回国之前,要好的同学们多次商讨就业问题。我选择了回山东找工作。因为弟兄们多,父母为我上大学欠下的债总是要还的,又听说在中国开火车挣钱较多……人各有志,一些同学去了南京,一些同学投奔了延安。”
  “民国时期一名火车司机的薪水养全家是没问题的,经朋友推荐找到的这份工作和实习时的工作几乎完全一样,从济南开火车到青岛,然后回返。”
  随着时光的推移,眨眼之间就到了1937年,卢沟桥的炮声响起后,日军步步逼进,10万国军撤退,日本人进了济南城。
  1938年的某一天,当时的夏丰先生正在午休,忽然听到有人敲门,来者身穿蓝布长衫,头戴礼帽,讲日语,好像是日本关西口音。从外观上就能看出这是一位日本的文职官员。他的来意是请夏到泺源公馆走一趟。夏吃了一惊,心想泺源公馆是日本人的特务机关,进了该公馆的中国人很少能活着出来。
  进了泺源公馆后,在一间闲屋里干等着,没有任何人前来。夏丰心想一定是那些投奔延安或投奔南京的同学出了事,或被捕入狱,出卖了自己。因为早在日本的时候大家就讨论过三民主义和共产主义理想之类的问题。夏丰还曾当众表态:“如果不是家庭负担太重,我也会投奔延安,等我把家庭的欠债还清后一定会去找你们,共同为中国创出一条新路……”天黑后,一位身穿和服的日本妇女送来了晚餐,其后又是干等着。约10点左右,那位文职官员来请夏,并乘汽车到达济南火车站,换乘火车,到达北京。下车后,又乘汽车穿行在北京的小街巷之中。进了恭王府,在一间经过改造的小屋内落座。稍等片刻后,桌上摆满了酒菜。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日本舞女开始跳舞,伴奏音乐是“樱花谣”。
  酒罢之后,从屏风后面走出来一位全身中国打扮的老者,操着山东口音说道:“你就是夏丰同学吧?”夏答:“是。”问:“你认识我吗?你们毕业的时候我参加过你们的毕业典礼。”他没等夏说话,就把毕业时的集体合影拿了出来,指着照片上的自己让夏丰看。他又问:“你知道我叫什么名字吗?我就是臭名远扬的土肥原啊。”闻听“土肥原”三字,夏倒退了一步,吓出了一身冷汗,夏丰早就听说过炸死张作霖的土肥原是何等样人。土肥原笑着说道:“一听到我的名字,你怎么就害怕啊?我没有什么可怕的,我们到中国来是为了帮助中国。北京事件(八国联军进中国)之后俄国人占领着中国的北方数省,是我们日本政府发兵把他们打跑的。曾占领着胶州湾(青岛)的德国人也是被我们日本军队打跑的。近些年来总是欧洲人欺负亚洲人。过去美国人也欺负过日本,现在我们强大起来了,不但不怕美国人,还来帮助中国对付各国列强……”说到这里他又问:“夏丰同学,你明白不明白我说的话啊?”夏不知该怎样回答!
  当年的夏丰是一个专心于业务,专心于技术的青年人,他不懂历史。土肥原又说:“我们不仅要帮助中国,还要解放亚洲,建设大东亚新秩序。亚洲人要团结,要强大,将来也能打到欧洲去……”最后土肥原拿出了一本书,名叫《土与冰》,要求夏丰翻译,还说翻译费不会少给。
  回到济南后,夏丰被安排到济南泺源公馆的一间地下室里,楼上图书室内的字典应有尽有。仍旧是那位日本的文职官员负责夏丰的一切工作,后来夏丰才知道,这位文职官员的中文翻译水平很高,他在中国求学多年,和中国多所大学中的高级知识分子都有联系。
  在翻译《土与冰》一书的过程中,夏丰没有发现什么理论性的东西。此书是一个日本的战地记者写的,主要内容是关于日本兵在各个战场上怎样吃苦。其实不然,老鼠拉木锨,大头还在后面呢。
  夏丰在泺源公馆为翻译该书住了很长时间。一日,那位日本的文职官员来找他,先是表扬了夏丰一番,又说译稿已审校过了,并已进行过多次校改。他让夏到铁路局的某一个部门去领工资,还让夏回家看看,三天后再回来,继续从事翻译工作。译完此书后,还有一些材料需要夏帮助。
  夏丰回到铁路局领工资时,万没想到的事出现了:路局的局长亲自给夏发工资,局长站着,让夏坐着,还有人给夏敬烟、敬茶……工资放在桌子上,下面是一叠钞票,上面是十几块大洋。夏丰不敢相信,这么多钱是给自己的,忙说:“这么长时间我没上班,也没请假,怎么能得这么多钱呢?我不能要!”那位局长千方百计地说夏丰干的工作多,又说夏应得奖金,应得车马费,来路局后干得非常好,这回应把以往该发的钱都补上。
  夏丰回到家后,自己的母亲问他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当汉奸了,对吗?”又把夏的叔叔叫来,他的叔叔手里拿着日本人办的中文报纸给夏看,并说:“这一篇篇的文章下面的夏丰就是你,对吗?”说完后回头就走了。夏丰提着礼物去看老同学的老人,他想了解一下同学们对日本报纸上的文章是什么看法。难道说登了几篇文章就成了汉奸了吗?他没想到的是吃了个闭门羹。老同学一看是他又把门关上了,并说:“对不起,我们家有坐月子的,不能见生人。”夏丰先生从门缝里向同学说明了来意:“过去在学校时,得到过你的帮助,今天我是来看家里的老人的……”老同学光说谢谢,就是不开门!
  回家的路上夏丰心想:坏了,这就算是当上汉奸了!路过胶济铁路时真想卧轨自杀,又一想,不能!我要给同学和朋友们写信,解释明白,我不是汉奸。
  第三天早晨日本人的汽车又把夏丰接到泺源公馆,在继续翻译《土与冰》的同时又加了很多材料,这些材料尽是宣传大东亚共存共荣的理论性文章。背上汉奸的骂名后,日本人再让他翻译文章就是下命令了!如果不干,那是自找倒霉。
  想不到的是,在日本时有过一面之交的一位同学从日本回来路过济南,到家里来看望夏丰,夏赶回家时,只看到了同学的礼物,没看到同学,同学赶车去了。礼物是一个日本漆的黑盒子,打开一看,原来是日本点心,夏的几个弟弟你一块,我一块,一会儿就吃光了。下面出现了一本书,此书是中国著名军事理论家蒋百里(字方震)先生所著的《国防论》,此书主要是讲中国必胜,日本必败的道理。又过了几天后,夏听说济南的一位大汉奸收到一份礼物,此礼是来自日本的中国留学生所赠,开盒时爆炸,炸伤一臂。后来才知道这位留学生是孙中山先生成立的铁血丈夫团(抗战期间改为“铁血锄奸团”)的骨干。
  抗战胜利后夏丰先进了国民党的监牢,解放后又转入了共产党的监牢。在北京的监狱关押期间,1950年春,负责改造政治犯的主任,有一天召集开会,让所有的政治犯整理个人卫生,而后改善生活。政治犯们都知道重刑犯人不要盼着吃好的,因为中国人有一个不成规矩的规矩,即是判死刑的人在行刑之前可以吃一顿好饭。
  那些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大汉奸们一个个交头接耳,传递信息,告诉对方:“你要是死不了,给我家的亲人送个信……”夏考虑了一夜,他认为自己不可能被枪毙。因为自己干的是文职汉奸,没有杀过人,相信曲线救国,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日寇的命令下干的。翻译和编辑的很多文章确实起到了毒害人民的作用,到底危害性有多么大呢?自己也不知晓。黎明破晓之时,一声集合号划破了夜空的宁静,起床、站队、报数都如往常无二,不同的是没去工地,而进了大礼堂。政治部主任严肃而郑重地宣布:“今天我党的高级领导来向你们训话,只准起立鼓掌,不准说话。”10分钟后,只听得室外传来“立正”之声,四位警卫人员进门后分两边站立,穿着一身旧军装的一位高级领导走到了讲话台前,向汉奸们训话。主要讲了两件事:第一,共产党不会枪毙你们。第二,共产党要改造你们。为什么不枪毙你们并且宽大处理呢?因为你们也是中国人。为什么要改造你们呢?是让你们脱骨换胎重新做人,但是也决不能宽大无边……在座的汉奸们都落下泪来。
  服刑期间,夏主动要求学习《论持久战》,要求学习“日俄战争史”,要求学习“日、英、德青岛争夺战历史”以及“甲午战争”等相关历史,得出的结论是:东方列强欲取西方列强而代之,西方列强伤中国之血肉,东方列强伤中国之筋骨,学习了中国文化的日寇,手段之狡诈罪恶,超过了烧杀之暴行。
  因为夏在长期的服刑期内,同那些顽固不化的国民党被俘军官们进行斗争等积极表现,最终得到了人民政府的宽大处理,出狱返济后更名为夏洪秋。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