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我和张震寰将军去广东
朱树松
 
\
左为张震寰将军,右为作者1992年春摄于汕头

  1992年的初春,我与张震寰将军一同被邀去广东参加有关传统文化的学术交流活动。我们约好,北京同行。
  新春的首都依然处在冬寒之中。在钓鱼台我见到了张老——他统文朴实无华的仪表给我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披着一件退色的军大衣,没有官气,犹若亲和的长者,满面笑容地把我让进了他家的客厅,让人真感觉不出他已是77岁高龄的,驰骋疆场而后又为领导祖国国防高科技发展献出毕生精力的将军。  我坐张老的车一同前往机场。途中,张老不无幽默地对我说:“你的名字我知道,搞《周易》你不怕吗?是会受到批判的。”我听后,心中一紧,却一下子又放松了,顺口应道:“就怕批判的规模小、级别低。”“为什么?”张老紧追一句,从前排车坐上回过头来笑了笑。“受到的批判规模越大,级别越高,证明我的‘能量’大,起码是举足轻重了。”我顿了一下接着说:“潜心搞学问,就不怕受攻击。任何的新生事物,在初萌阶段,都会受到不同的抑制和反对的。也正是这反对,才确立了新生事物的位置,这也正是新生事物的生命力所在。”“好,有胆气。”张老坚定的口气,让我就像是吃了定心丸。
  到了汕头,尚未安稳,张老便兴致勃勃地把我邀到了他的房间。一进门张老便单刀直入地问我:“你能讲一下什么是迷信吗?”望着将军那端庄的面孔,深邃犀利的目光,让我无法回避,略加思索后答道:“对任何事物的盲目崇拜和反对都是迷信。包括对现代科学和其他所谓先进事物的盲目崇拜和反对。迷信是不分时间地点的,随时都可能产生。”说完,我如释重负地望着张老。“好!有见地。”张老边说边起身递给我一个已经剥好的广东蜜桔……
  就在这一瞬间,我与张老的目光交融在一起,一股强大的热流充满了我的全身。我微微一震,自忖到:多么伟大的将军啊!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组织和指挥者”之一、“我国首次氢弹试验的总指挥”就在我的身边,并且是那样的慈祥、和善和循循善诱……
  张老话锋一转,便扯到了《周易》上,看样子,张老是要考考我的“学习成绩”了,张老对学问一向严谨的态度我是早有所闻的:“《周易》博大精深,是东方传统文化乃至世界文明的根基。”张老眯着双眼,半仰在沙发上,好似在自言自语。这一句话,像一把钥匙打开了我的“话匣子”。我毫无顾忌地说了起来,“我认为‘易’就是宇宙。《易》学就是宇宙学。《周易》这本书不过是宇宙整体基本内核的文字体现,是人类意识与宇宙统一的结果,应该说是最普通、最朴实的。”我顿了一下,顺手往嘴里填了一瓣蜜桔,顿觉一股惬意的清凉,顺着这股清凉的漫延,我继续着我的话题,“研究《周易》如不以实事求是,返朴归真的态度,硬性地往西方科学的架构里套,用现代观念去苛求先哲,那将是南辕北辙一无所获。”我下意识地看了一下张老,只见他依然如故:微闭双目,半仰沙发,但从面容的神态我看得出他正在用心地听呢。可能是他老人家发现我断了话头的缘故吧,不动声色且又有点严厉地说:“怎么不讲了?”我伸了伸脖子看了一下套间的落地钟,不好意思地说道:“已经深夜了,还是休息吧。”“讲,请讲完,我正听得上瘾呢。”张老坚决的语气,不容我分辩,我只好又兴冲冲地讲了起来。我憋着一口气,如小学生向老师汇报学习成绩一样,一下子又讲了40多分钟,而张老依然是仔细倾听着,毫无倦容。我油然升起的敬仰之心,使我这一泻千里的语声都感到有些羞涩了,不得不促使我断然停止了话头。“好,新颖独到。”我见张老还想说什么,只好“不礼貌”地抢先站了起来说:“已是凌晨1点多了”,我内疚地嘟哝着告别张老回房去了。
  第二天,是汕头禅定艺术交流的日子。在会议上,我的座次有幸又与张老挨着。我看着他那精神矍铄的面孔,我暗自为他老人家健康而高兴。祝将军健康长寿!这是我们“传统文化”界一致的心声。张老是一位集文韬武略于一身的将军,在就读于北京大学时,参加了“一二·九”学生运动。后投笔从戎,转战抗日战场,又为解放全中国建立了不朽功勋,是我党、我军高级知识分子出身的少数高级干部之一。新中国建立后,他投身于国防科技战线,参与组织和领导了我国历次原子弹试验、导弹定型试验、两弹结合试验和氢弹试验,为发展我国的“两弹一星”事业做出了重大贡献,成为杰出的领导者、组织者和指挥者。
  汕头书画界的朋友们,非常诚挚地邀我为禅定艺术活动题词。我本无思想准备,虽然口头没有回绝,但已用“表情”做出了暗示。可是,主持人执意不改,正在僵持之中,我感到了一种强电流般的刺激,使我不由自主地将目光转向张老。可巧,这时的张老正在用“责备”的目光看着我,我的脸一下子灼热起来。我的心自责了,有什么架子可摆呢?我笑了笑,快步走到了画案前,挥笔写下了“宇宙融通,天人合一,哪有东西南北”的条幅。在一片掌声中我搁下了毛笔,我从来以“引之不动,招之不来”为准绳的心开始激动起来。我深深地向大家举了一个躬后,转身回到了座前,握住了张老伸出的左手。“词很好,字也很好”,张老晃动着手对我笑着鼓励道。我抽回手顺势坐在了我的位子上。突然,闪光灯亮了一下,记者们为我与张老拍下了这张永久的纪念照。过后,我才知道,题词时,张老是第一个为我鼓掌的人。
  第三天去潮州。可能是缘份密切的缘故吧,我当时下楼晚些了,张老没有上车,在车下等着我,看我从大厅里出来,便急忙招呼我上了他的车。
  车在“开元镇国寺”门前停下,我昨天的歉意仍然在心中徘徊着,我伸手欲搀张老下车,可张老一侧身使我伸出的手落了空。张老点了点头,诙谐地说:“我老了吗?”我一下子意会到了他那“志在千里”的心境。
 
\
作者为开元寺题字,1992年春摄于潮州。正面端坐的三人:左为张震寰将军,中为定然法师,右为罗涵先(全国政协常委、民盟中央副主席)

  寺前驻足,我们随着张老的目光仰望着开元寺那雄伟的匾额。一声佛号,从寺院深处传来,把我带入了一个飘渺欲仙的境界,我的心一下子空寂起来……。“什么是‘佛’?”张老的声音突然在我耳边响起来,打断了我的遐思,“人间智慧者即是佛,佛在自心,觉悟为佛。‘我’是佛。”我看着张老点头赞赏的面孔,心里安定了许多。在研究学问上,张老一直是乐于求同存异,对未知领域的事物从不轻率地肯定,也不随便地否定,坚持遵循“百花齐放,推陈出新”的原则,而且最喜欢对未知领域的探究、体验与实践,让事实说话。他敏锐地关注着新学科、边缘学科的进展,以极大的热情支持对人类未知科学领域的积极探索。他当时的一句话,至今让我记忆犹新——“不懂,不要装懂,不要一棍子打死。不懂的东西,不一定不是真理,科学也是有‘空白’的。你说,树松同志,是不是这个理?”伟大的人物,总具有伟大的胸怀、高远的见识,我默默地体会着张老的话语,深深地感到海再深,地再广,天再阔,都不如张老的胸怀深广阔大。
  我们边走边谈进入了寺院,寺院的“二把手”觉明和尚匆匆地走来。原来是开元寺住持定然法师要会见我们。定然法师是全国名僧之一,岭东佛学院院长。
  我以虔敬的心情整了整衣服,拉了拉领带,随着张老来到了方丈。只见定然法师有70开外年纪,面目沉静而肃穆,迎到院中,双手合十,口念陀佛,略躬着身子把我们让进方丈。室内布置得简单而洁净,四壁悬着大幅书画,多是禅的内容。室中置放着一个大台案,案上有秩序地摆着文房四宝,宣纸早已铺好,镇纸压角,看来是只等落笔了。这时,我隐约听到了张老在向定然法师说着我的情况,我循声望去,只见张老与法师已经端坐在案首了。人贵自知,我便缓步来到了案侧,濡墨挥毫写下了“随诸佛缘,顺天下心”八字。
  去广东参加活动,已经是第四天了。本来是上午飞广州的机票,但因泰国著名侨胞谢慧如等人到来,欲与我们在汕头会见,我们不得不换乘下午的飞机。
 
\
张震寰将军生前写给作者的部分信件

  上午10时,我随张老等4人在汕头金海湾大酒店总统客房内会见了谢慧如先生及其他泰国名流。他们特别敬重张老,有好多人久慕张老的大名了,并且还有几人是老相识。会见时,张老把我介绍给泰国朋友,谢慧如先生注视我良久,笑了笑便双手将他的名片赠送给我。我们的会见一直是在自由轻松的气氛之中,人无定座,座无定人。一会儿谈《易》,一会儿说“禅”,随意拍照,好不自在。一则因我们急于飞广州,二则因我国主要领导人要在北京会见谢慧如,我们恋恋不舍地握手道别了。这是一次高层次的会见活动,当时的情景,现在回想起来仍如昨日历历在目。羊城广州,夜景斑斓绚丽,出机场时,我们没有打伞,在淅淅沥沥的雨雾笼罩中,任雨珠洒洗着我们这几天游荡的劳尘。北方的旅人处在南国的春天,心旷神怡。
  次日上午,我们来到了科学会堂,禅定大会就在这里举行。依次坐定,我仍与张老同坐在主席台的第一排,这次只是我们间隔了3人。我们对视地笑了笑便都专心于会场了。
  这次大会,规模宏大。广东省人大、顾委,军区及广州市的有关领导,以及在广州的各界名人到了许多。仅主席台上就满满地坐了30余人,台下却已千人之多了。张老在讲话中,还引用了我“异常气候预测”的情况,并在会上介绍了我,说什么“给大家留下点信息”,我还真有些不好意思了。张老偌大年纪,身居高位,从不居功自傲却谦虚向下,提携后学。对我这人微言轻的布衣晚辈,还总惦记在心头,油然升起的感激之情,如滔滔江水在我的心中奔腾不息。
  无奈,天年不测,人生有限。1994年3月23日,张震寰将军因心脏旧疾突发,抢救无效,在北京逝世,享年79岁。
  “德美人际近,清风衣洁身,相知共事久,拾泪祭知心。”这是和张震寰将军一起为国防事业共事多年的张蕴钰将军,在八宝山含泪向张震寰遗体告别时的挽诗,情真意切,恸人心扉。今录于此,借以纪念张震寰将军。
  张震寰将军永远活在我的心中!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