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鲍青文社
——民国时期济南东部地区的文学团体

岳淑茗

  鲍青文社,是上个世纪30年代初,由济南历城县的文化名人醵资创办的一个民间文学组织,旨在弘扬桑梓文化,奖掖后进,对当时济南东部地区的文化发展有一定的影响。其存在时间不长,大约五六个年头,抗战之前就停办了,距离现在已有八十几个年头。往事如烟,当年的创办者和亲历者大都作古,只能根据他们留下很少的文字、亲属点滴回忆及道听途说,粗略地写点零星花絮,以记其胜。
  鲍山,是历城县境内一座小山,位于春秋时代齐国大夫鲍叔牙的食邑,故名鲍山。其附近有一座石城,名叫“鲍城”。曾巩有“云中一点鲍山青”诗句,故取名鲍青文社。社名即蕴含了以中华传统文化精神为依归,薪火相传,寄青年才俊以期望。
  鲍青文社社址就在离鲍山不远处的韩仓村的李振唐家,近几年因村庄合并和拆迁,已无任何遗迹可寻。韩仓地处济南城区以东,人来商往,是重要的交通要冲。李振唐,字桐藩,行三,优廪生,创办鲍青文社,充修县志采访员。他是一名私塾先生,在自家大院里举办私塾,教授十几名学生。
  历城名士谢瀛震先生和他的父亲也是“鲍青文社”重要出资倡办者。其子,就是历城著名学者田遨先生,十五六岁时,就参与过鲍青文社的活动。据他回忆,他那时曾见过“醵资簿”。簿上第一名就写着他祖父名字和捐款数目:“谢笃训捐银洋贰佰元。”那时,民间不信任纸币,只流通银元、铜元。至于共醵资多少,他记不得了,因为那时都是小孩,不太理会这些,估计有一千元至数千元。资金集中由李桐藩管理,可放债生息,供文社所用。
  文社按期请科举有功名头衔的人士出题目,大概五六人,有谢瀛震(岁贡,亦称岁进士),宋按远(举人),张幼坪(举人),李桐藩(廪生)、李芙宸(岁贡)等。据田遨先生回忆,模糊记得的作文题目有“士先器识而后文艺论”、“古今变法成败论”(似是针对清末康梁变法出的题目)、“方望溪书史可法探狱叩见左光斗事读后感”等。有时题目出的也非常与时俱进,当蒋介石提出“新生活运动”的口号时,就做过一篇“谈新生活运动”的文章。为此,他还闹了笑话,因为那时对时政消息了解甚少,不明白“新生活运动”为何物,只是望文生义,误认为是说大自然与所有动物的生活关系,据此写了一篇文章。现在看来,就是作文写跑题了,想想挺好笑的。
  参与文社的有五六十至七八十人,大部分是年轻人,来自附近各个村庄的私塾。当时在历城县乡村,私塾这种教育形式与学校并存,有些村子小,受条件所限,还办不成学校,孩子上学以私塾为主,因而这种传统的私塾,在行将退出历史舞台前继续完成着它的使命。每个私塾一般也就有五六个孩子,十几个的算是多的。
  上个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有位叫董希周的先生,时任山头小学校长,他家是郭店李家庄的,曾就读于韩仓李振唐的私塾,他小时候也参加过鲍青文社,跟田遨先生是一时的学子。虽然他与田遨未曾谋面,但读过他的文章,甚至清晰记得他的文字笔体——端方秀劲,初见柳筋颜骨的风采。这位董先生书法也颇有根基,当他近60岁时看到田遨手书的《草诀歌》,还曾摩写了好几天。这种对传统文化的热爱,可以反映鲍青文社对一代学子学风的形成所产生的影响。
  阅卷老师是上面提到那五六个出题人,其实他们也是文社的发起人。他们都是济南的文化名流,都有科举功名头衔,常常在一起聚会,自然就会想到需要成立一个文人学士交流学术思想,展现他们才华论著的平台,同时发现下一辈人中的可塑之才。于是,鲍青文社在这种情形下应运而生。文社成立之初,制定严格的组织程序。比如,文社成立后,他们每年都会为文社的事情聚会一次,就当年文社的工作安排交流一下意见。其中,最重要的就是严格阅卷程序和章程。阅卷程序是严格按照前清考秀才、举人的八股考试的方法来执行的,考卷上的考生信息都是密封的。至于其他,因为年代太久远,具体详情无从知晓,只知每次阅卷都定一个人来做主审,由他来确定考试的名次。做主审的人每次都不同,是由上面提到那五六个文化名流轮流来做的。
  尽管主审常换,可考生冠军却是一成不变的。说起来也是鲍青文社的一段佳话,那就是几次提到的田遨先生,在鲍青文社的考试中,屡夺桂冠,年少成名,这是非常不容易的。他的考卷被带到周边各村的私塾传抄,每次卷子上还都有阅卷老师对文章的评语,因此,他的少年才名一时被乡野城市文人所熟知。
  当时文社影响所及地域主要在历城东部一带,北至滩头村、坝子村,东北至董家、遥墙,方圆数十里形成了一个文化圈。一时涌现不少各方面的人才,像董先生那样后来从事教育的人更不在少数。
  文社成立以后,雇用一人专做交通员,负责送试题、送答卷、送奖品等。为方便他工作,还给他配备了自行车。每次开考之时,他骑车穿梭于各乡各村传送考题,几天后再一一收回,送到济南交给阅卷老师。等老师审阅以后,他再把阅卷后的结果带回鲍青文社张榜公布。不仅于此,他还有一样十分重要的工作,就是要把当期评选出的优秀试卷带到各村,以供学子们传抄学习。那个时代受条件制约,传抄起来非常慢,交通员就采用灵活的方式,先把它放到一个点,让学子们有足够的时间传抄学习,等他再来这个点办其他事一起带走。交通员工作繁忙,各种事情等他去做,包括评定后的奖品,也是靠他传送到分散在各乡村的获奖人手中。答卷审阅后,评定出甲乙等,答卷一、二、三名有奖品,奖品是纸、笔、墨三种。
  田遨先生晚年时,曾这样评价鲍青文社,认为它对乡土文化是有促进作用的,虽也有过笑话、闹剧。写作者都是年轻人,既不搞土八股,也不搞洋八股,虽是小打小闹,却也显示了锐气和活力。出题目的人,躯壳里是老观念,却“规范”不了年轻人的活泼思维。但也不能不看到,它也有落后于时代的负面因素。他作为参与者和亲历者,对鲍青文社这一组织的评价既全面又客观,值得一记。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