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我国近现代水利学家李仪祉、张含英小清河治理的建议及实践
李东平

  民国时期,我国著名水利学家李仪祉、张含英分别与小清河有过一段时期的接触,并以或提出建议、或亲身实践的方式,为这条河流的治理及水利建设贡献了聪明才智。
  李仪祉(1882~1938年),原名协,字宜之,陕西蒲城人,我国现代水利建设的先驱,著名水利学家和教育家,被誉为“一代水圣”。1906年,深怀救国之志的李仪祉加入同盟会。1911年武昌起义后,尚在德国留学的李仪祉毅然回国,参加辛亥革命。民国成立后,致力于水利教育和水利工程技术研究,走上了水利救国、科技报国的人生之路。1915年,参与创办我国第一所高等水利学府——南京河海工程专门学校,执教7年,培养出200多名现代水利科技人才。此外,参与创办三秦公学、陕西水利道路工程专门学校(后改为西北大学工科)、陕西水利专修班(后改为西北农学院水利系),并曾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同济大学等多所高校执教。1930年,主持的引泾工程计划——泾惠渠修建工程,成为中国当时现代化水利工程的典范,在我国水利史上写下光辉的一页。之后,继续实施其主持的“关中八惠渠”,成为中国北方水利工程之冠,百姓至今受惠。在数十年的治水生涯中,李仪祉精心钻研黄河治理,把我国治黄理论和方略向前推进了一大步。全面抗战爆发后,李仪祉抱病投入抗日运动,终于积劳成疾,于1938年病逝。
  李仪祉终生以治水救国为志,足迹遍布祖国江河湖海。1931年,在山东考察期间,李仪祉乘小船,对小清河进行了全河段考察,在航道治理等方面提出许多富有价值的意见。主要包括:一、设海船港于桓台闸以上、金桥闸以下。二、在小清河沿线自入海口至济南设四级船闸——金桥闸、安庄闸、孟庄闸、黄台桥闸。三、治理小清河支流及沿线湖泊。首先是沟通绣江河、清河沟和孝妇河,以利于雨季排洪;其次是充分发挥白云湖、麻大湖、清水泊滞留山洪、储蓄水流和“冲洗港槽”的作用;最后是小清河沿线“各湖河皆备有进水闸与小清河相通,上级水段与下级水段亦另有调节水量之渠闸相连”(李仪祉《小清河航道整理管见》),以调节小清河水量。四、解决小清河航运用水问题。在水量相对不足的上渠段“以绣江河之水蓄于白云湖”,以补充航道用水,至黄台桥以上,则通过“控制开闸”的方式,保证河段运输水量。此外,对于小清河各段船闸尺寸,通航船只种类、吨位等,在兼顾目前与长远的前提下,作出适当规划。在李仪祉看来,小清河各船闸皆应悬降6米,以能够航行较大吨位的船只,并节省过闸时间。综合李仪祉的意见,水利专家张瑨认为在设置四级船闸的条件下,“各闸悬降颇大,闸下挖土甚多,且各处闸坝当时需款都在四五十万元以上,一时难得巨款”(宋文田《小清河的回顾》,下同),于是“乃按照全河形势、支流情况、农田排水灌溉、全河整理工费及施工难易、船只航行”等情况,作出在五柳闸以下再设鸭旺口闸、张家林闸、韩家闸、安庄闸、王桥闸、金桥闸和羊角沟闸7处船闸的规划。各船闸悬降从1.9至3.8米不等,减少了全河挖土数量和施工时间、经费,同时兼顾到支流排水通航以及农田水利灌溉等。这是对李仪祉先生规划的进一步优化,虽因多种原因,这一设想在当时并未付诸实施,但对以后的小清河河道治理提供了富有价值的参考意见。解放后1969年至1970年,山东省有关部门以通行300吨位的航船为标准,建设了柴庄闸、水牛韩闸、金家汇闸和金家桥闸共4处船闸,其悬降自3.2至6米不等,更好地发挥了小清河航船运输、灌溉排洪等多方面的作用。
 
\
小清河上的帆船(济南市档案馆馆藏图片)

  张含英(1900~2002年),字华甫,祖籍山东菏泽。青少年时期,正值清末民初,目睹政治腐败,国势衰微,萌发救国救民之志,并抱定决心要走“科学救国”之路。1925年,在取得美国康奈尔大学土木工程硕士学位后,张含英回国。这一年,黄河在河南濮阳决口,祸及山东。山东省河务局请张含英同往调查水灾,这是他第一次参加黄河治理。经过调查,张含英认为黄河决口是由于堤防不固,必须改埽工为石头护岸。1928至1930年,在山东省建设厅任职。1931年发表《论治黄》的文章,认为李仪祉提出治黄要注重上游的意见,无疑是治河策略上的新发展,但就整体而言,上中下游应并重。文章发表后,张含英一度担心可能会得罪久负盛名的李仪祉。但在不久之后的一次聚会中,李仪祉笑容满面地与张含英握手,表示了对他论点的赞许。1933年9月,黄河水利委员会成立,李仪祉出任第一届委员长,张含英被任命为委员兼秘书长。两位专家的相识与共事过程,成为水利界的一段佳话。全国解放后,张含英长期担任水利部和水利电力部副部长,兼任技术委员会主任,是中国水利学会创始人之一。
  秉承科技救国的理想和人生志趣,在山东省建设厅任职时,张含英提出了引黄灌溉和发展省内水电等建议。在张含英的努力下,1929年春,开始对小清河上源——济南护城河上的响闸磨坊进行改建,主要是建造闸坝、水道、电站,并购进水轮机、发电机等设备,利用坝上坝下1.3米的水位差和每秒1.4立方米的河水流量,建成发电量10千瓦的水力发电站。工程花费大洋8000余元,在小清河水源之一的黑虎泉泉群之水的推动下发电。当时,水电站主要供应山东省政府设立的无线电台通讯和省教育厅、建设厅电灯照明,白天则用于驱动电力磨面机磨制面粉。水电站的建成并投入使用,开山东省水力发电之先河。20世纪30年代初,水电站改称第一水电厂。对于这段往事,1934年出版的《济南大观》这样记载:“历水、泺水之流域,即小清河之上源,沿河附近居民多数通渠种植园艺,借资灌溉,颇形便利。建设厅为试验水源,特在新东门外旧名水磨原址建设水电厂。今之建设厅内所需用之电灯即由此水电厂所供给。”
 
\
20世纪30年代济南护城河上的响闸(孔志飞提供)

  李仪祉与张含英,这两位著名的水利科技专家,以其技术专长与小清河结下了不解之缘,其中蕴涵的志士仁人的强国心、救国梦,对于当代人仍然具有重要的教育、激励作用。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