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杨得志上将称颂的一段救“仇敌”战日寇佳话
王贞勤

  抗日战争打响后,许许多多有爱国之心的中华儿女,面对共同的敌人,纷纷抛却个人恩怨,携手共同抗日,彰显出中华民族强大的凝聚力和向心力。鲁西南亦有一位这样的人物——张明堂,他率部同八路军作战被消灭了一半弟兄,次日准备寻机报复之时,却发现八路军正同日寇胶着苦战,是趁此天赐良机同鬼子前后夹击消灭“仇敌”,还是帮八路军一把,打击中华民族的共同敌人?关键时刻,他交出了一份合格答卷,谱写了抗战史上的一段传奇佳话。30多年后,开国上将、济南军区司令员杨得志重回战地,仍对这段往事念念不忘……
 
作战惨败,张明堂誓与“八路”不共戴天

  1939年3月,八路军冀鲁豫支队司令员杨得志、政治部主任崔田民,率3000余名指战员挺进鲁西南,开辟新的抗日根据地。
  此时的鲁西南,日、伪、顽、匪等多种武装力量并存,不仅日伪军“扫荡”频繁,而且国民党顽固派的力量也非常强大,斗争环境十分困难。国民党顽固派不仅诬蔑八路军“游而不击”,离间他们与群众的关系,而且唆使地方封建势力不许他们进村,不供给他们粮食,甚至挑起武装磨擦。
  为了回击国民党顽固派的挑衅,发动群众,壮大抗日力量,杨得志决定在政治上严格执行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做好群众工作和统一战线工作,广泛宣传我党的抗日主张,争取广大群众和开明士绅的拥护和支持;在军事上积极行动,主动寻找战机与日伪军作战,多打胜仗,扩大我党我军的影响,对特别坏的顽军、土匪和封建武装坚决予以打击,以争取中立者。
  4月,冀鲁豫支队在曹县一举歼灭国民党山东省党部书记李文斋控制的反动武装1000余人。6月初,国民党顽军张子刚部300余人进驻定陶张湾村,欺压百姓,四处抢掠,无恶不作。杨得志亲自指挥冀鲁豫支队一大队攻打该敌,张子刚部大部被歼。此后,杨得志又先后在曹县、定陶、成武等县拔除多处日伪据点。冀鲁豫支队以辉煌的战绩,戳穿了八路军“游而不击”的谣言,迅速获得了人民群众的支持和信任,队伍也不断得以发展壮大。
  眼看冀鲁豫支队在鲁西南特别是定陶县“一天天坐大”,引起一个人深深的惶恐不安,这个人就是国民党顽固派定陶县县长兼保安团长姚崇礼。抗战以来,姚崇礼一贯消极抗日,积极反共,污蔑八路军“共产”、“共妻”,不断制造摩擦,多次骚扰路过定陶的冀鲁豫支队。八路军虽多次与其交涉,但他依然如故,丝毫不知收敛。冀鲁豫支队为了争取他参加抗日统一战线,一忍再忍。没想到,姚崇礼更加变本加厉,并于1939年6月下旬公然杀害八路军的多名干部。
  姚崇礼之所以这么干,一方面是害怕八路军争取走定陶民众的人心,抢走他的地盘,另一方面是自认为手下兵强马壮,他又占据定陶县城,城池坚固,缺少重武器的冀鲁豫支队奈何他不得,并且手中还握有一个“王牌”——他的骑兵队队长张明堂。张明堂是定陶县本地人,曾在国民党68军当过骑兵连连长,姚崇礼将两个骑兵队的共300多名骑兵都交给他统领。张明堂深得练兵作战之法,又颇具江湖义气,将两个骑兵队训练得彪悍异常,曾率领手下百余名骑兵,将一支2000多人枪的杂牌武装冲击得溃不成军。因此,姚崇礼曾夸下大口:“就凭我这三百铁骑,就可以对付杨得志的三千大军。”
  面对姚崇礼的一再挑衅,杨得志忍无可忍了,决心狠狠教训他一下。1939年6月29日一早,杨得志率部从曹县东南挥师北上,当天下午就将定陶城包围了起来。当日黄昏,八路军向城内顽军喊话,展开政治攻势。30日上午,在劝降无果的情况下,杨得志命令攻城。
  经过激烈的战斗,冀鲁豫支队第1大队战士首先从城西门攻入城内。在强大火力掩护下,第1大队1连连长张世魁带领突击队,占领了西门城内的几座民房,击退了敌人的多次反扑,迅速向纵深发展。
  姚崇礼发现形势危急,急忙使出“杀手锏”,命令张明堂率两个骑兵队扑向西门,企图将八路军压出城外。张明堂喊了一声“冲!”300多名骑兵一起朝西门杀来。张世魁发现来者不善,一边安排人出城请求后续部队赶快登城增援,一边布置战士们抢占有利地形,将骑兵放近瞄准了再打。
  骑兵冲上来了,张世魁猛喊一声“打!”紧接着一阵排枪,前面的骑兵纷纷中弹落马。张明堂稍作调整,接着率部再冲,八路军又是一阵排枪,骑兵又落马不少。张明堂和剩下的骑兵都红了眼,发疯般地朝八路军的阵地冲来。张世魁他们渐渐不支,阵地前沿的十几个战士或被骑兵队砍杀,或被枪击中负伤。危急时刻,八路军后续部队携带机枪赶来增援,机枪一阵吼叫,骑兵又倒下一大片。张明堂发现再战下去将会全军覆没,就大喊一声:“土八路,今天伤了我这么多弟兄,我与你们不共戴天!”随后,他带着剩余的150多名骑兵从东门突围逃走了。
  当日傍晩,八路军占领了整个定陶城。此次战斗,除姚崇礼化妆成老百姓脱身逃窜外,八路军共消灭顽军1200余人,缴枪800余支、战马200余匹,还有其它许多战利品。自此,姚崇礼等国民党顽固分子老实多了。
 
骑兵飞来,八路军担心受到前后夹击

  7月1日上午,冀鲁豫支队在定陶城内召开连以上干部会议,庆祝建党18周年和攻克定陶,研究部署下一步的抗战工作,杨得志司令员主持会议并讲话。9时许,城南方向突然隐约传来激烈的枪声和爆炸声,不大会儿,侦察人员就飞马来报:“大批日军乘坐汽车从河南商丘方向赶来,我军布置在曹县北的警戒部队已同敌人交上火……”
  “小鬼子的鼻子挺尖,腿也挺快啊!”杨得志看了一眼政治部主任崔田民,幽默地说。原来,日军为摧毁鲁西南抗日根据地,1939年6月底在河南商丘集结了重兵,他们发现冀鲁豫支队的主力正在定陶后,就出动千余兵力,分乘30多辆汽车,向定陶发起突然袭击,妄图打八路军一个措手不及。他们没有料到,冀鲁豫支队已经获悉了这一情报,这两日一直在曹县北的程河、普连集一线和定陶城南丰庄悄悄布置了两批警戒部队,即使昨天定陶攻坚战打得异常激烈的时候,杨得志也没有舍得抽回来一兵一卒。因此,日军刚过曹县县城,就遇上了八路军的第一批阻击部队。
  杨得志心想,我军已连续作战多日,特别是昨天刚刚打了一场硬仗,指战员们都十分疲乏,尤其是弹药消耗很大,还没有来得及补充。这股日军虽然不是很多,但这只是敌人的先头部队,如果坚守定陶来个硬碰硬,吃亏的肯定是自己,最好发挥我军的长处,出城跟敌人进行游击战和运动战。因此,首长们经过短暂商议,决定立刻放弃定陶城,向西南方向集结,同时命令第1、2大队各抽出一部分兵力,在距离县城西南七八里处的牛王寺一带设伏。军令一下,部队立刻掩护城内群众向城外转移,然后迅速向西南方向撤退。
  日军好不容易摆脱八路军的两批阻击部队,终于来到定陶西门时,杨得志、崔田民等早已率大部队撤出县城,唯有第1大队的少量后勤人员尚未完全撤出,因为他们已经换上便衣,和群众一起向西转移,日军以为是外逃群众,并未追赶,而是急急忙忙地冲进县城。令日军气急败坏的是,定陶此时已是一座空城,他们恼羞成怒,大开杀戒,仅在西门外的赵庄村附近就一连残害了十几名无辜群众,其中不乏老弱妇幼。
  日军发现不少群众逃往西南,就有6辆汽车掉转车头,沿定(陶)马(集)公路进行追击。上午11时左右,日军经过牛王寺附近时,一阵密集的手榴弹突然从右边的树林中飞过来,即刻就将前头的两辆汽车炸毁,一场激烈的伏击战打响了。
  牛王寺其实名叫河滨寺,因寺前有座牛王庙,当地群众习惯称之为牛王寺。该寺庙处于县城至马集公路的右边,寺西有三片大树林,东边的树林是刘家林,其余两个是邵家林、李家林,树林内都有三四十个大坟头,并有柏树、杨树遮掩。除了这三个较大林地外,公路两边还有些小林地,再加之周围大片的“青纱帐”,是个理想的设伏战场。冀鲁豫支队第1、2大队各有一个连埋伏在树林中,1大队担任这次伏击任务的,还是昨日攻克定陶时担任突击队任务的1连,他们埋伏在刘家林,第2大队的那个连分别埋伏在邵家林和李家林。他们都在林中紧急构筑了工事,形成犄角之势,单等日军追来。
  日军发现受到伏击,赶快跳下汽车,朝这三片大树林扑来。刚才甩出手榴弹的八路军战士,已经撤到树林深处坟头的掩体内,双方就在树林内展开了激战。日军共有120人左右,刚才的一顿手榴弹“大餐”,已被“报销”了二三十人,八路军虽说有两个连,但经过连续作战,都不满员,合起来也不过约180人。八路军虽说在武器及训练上不及日军,但占有明显的地利和人数优势。就这样,双方在树林中激战了两个多小时,伤亡都在不断增加,一时难分胜负,战斗陷入了胶着状态。
  就在这时,东北县城方向传来一阵紧似一阵的马蹄声。张世魁忙安排通讯员刘忠去侦察情况,刘忠不大会儿就跑回来报告说:“不好了,我看像是昨天被咱打败的张明堂带着几十个骑兵冲过来了。”张世魁担心的是,张明堂如果此时同日军来个前后夹击,那他们的处境就非常危险了。
 
迷途知返,重新做咱堂堂正正中国人

  张世魁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昨天八路军给了张明堂一个很大的教训,让他的骑兵队伤亡过半,张明堂临脱离战场时,那种咬牙切齿发誓要报“一箭之仇”的样子,他怎么能会忘记呢?何况,他也早就听说姚崇礼和日军“勾勾搭搭”,他们不仅互不进攻,而且还互享有关八路军的情报。看来,张明堂这次来“落井下石”、借机寻仇的可能性非常大。于是,张世魁连忙从本连和友连中各抽出一部分兵力,准备对付张明堂的骑兵队。
  张世魁刚完成部署,日军的背后却突然一阵大乱,日军纷纷向后调转枪口。张世魁透过树木的缝隙发现,张明堂他们将马匹丢在大路上,各持马刀或长短枪向树林冲来,张明堂冲在最前面,手中“盒子炮”朝日军连连射击,几乎一枪就“报销”一个。面对这一幕,八路军指战员几乎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张世魁顾不上多想,一下跃出坟头后的掩体,高呼一声:“同志们,冲啊!”带领一连的战士们杀向日军。随后,2大队的战友们也高喊着杀了过来。此时此刻,日军就是三头六臂,也难以招架这生龙活虎似的两支队伍的前后夹击,他们见汽车已被张明堂的人点燃,只好夺路往定陶县城方向拼命奔逃。八路军和骑兵队在后边猛追,又打死了一些日军。追出一里多远后,日军的接应部队赶来了,八路军和骑兵队就停止追击,各自撤出战斗。
  分手的时候,张世魁向张明堂表示感谢,张明堂嘴一撇:“你以为俺愿意帮你们啊?要不是还得留着你们打鬼子,不然……”张世魁没想到张明堂还颇有爱国之心,十分感动,便借机说道:“昨天的那一仗,是姚崇礼先举起的屠刀,你不应将战死的弟兄记到我们头上。今后,我们中国人不应该再自相残杀了,要团结起来一致对外,把鬼子赶出中国去!”张明堂长长叹了一口气,说:“我们要再像昨天那样打下去,得便宜的只能是日本鬼子。过去俺不明白这个理儿,今天看到无辜老百姓的血淋淋尸首,总算开了窍。今后,俺们再不上姚崇礼这个老龟孙的当了。兄弟,你们今后若能多杀几个鬼子,咱们之间的账就可以一笔勾销了!”说完,他一挥手,七八十名骑兵很快就消失在一片烟尘之中。
  原来,张明堂昔日对日军的侵略暴行也曾异常愤怒,姚崇礼欺他是一介武夫,哄骗他说,“攘外必先安内”,等打跑了共产党和八路军,一定会让他大显身手的。昨日县城一战,张明堂的弟兄折损过半,他率余下的弟兄冲出包围圈后,跑到距离县城45里左右的孟海一带集结。面对这从未有过的惨败,他羞愤难当,决心同八路军来个鱼死网破。
  7月1日上午,他带领七八十名弟兄赶到定陶县城附近,准备袭击八路军出城的小股部队。没想到,日军从商丘也来奔袭定陶,八路军全部撤出了县城,听说往西南方向转移了。张明堂他们绕过西门准备往西南方向追赶时,在赵庄村东发现了被日军杀害的群众尸首,有几个家属正在抚尸痛哭,凄厉的哀嚎之声就是铁石听了也会动容。张明堂他们都是本地人,和县城附近的群众差不多都认识,有的还是亲戚或世交。一见到他们过来了,几个群众就破口大骂:“你们这些挨千刀的,放着杀害咱中国人的鬼子不打,却老是帮着鬼子打咱中国人。呸!呸!呸……”
  张明堂他们一个个被骂得面红耳赤,正想溜走时,西南牛王寺方向忽然传来一阵激烈的手榴弹爆炸声和枪声。紧接着,就有人跑过来说:“八路军跟鬼子又干上了。”群众一听,纷纷赞扬说:“八路军就是好样的!哪像有些人早忘了老祖宗!”群众正在激愤之中,吐出的每一句话都胜似钢刀,扎得张明堂他们难受异常。
  张明堂赶紧带着弟兄们躲开人群,然后长叹一声,留下了热泪:“我张明堂一生追求忠义,没想到会落到这步田地,连祖宗都跟着咱受辱。弟兄们,老乡们骂得对!咱光想着给昨天战死的弟兄报仇了,却忘了咱还是一个中国人。现在咱如果不帮八路军却帮着鬼子,真他妈不是人养的了。”
  弟兄们都已经咂摸出他话中的味道来了,大都喊道:“队长,你说怎么干吧,弟兄们听你的!”张明堂望了望这些弟兄,又瞅了瞅那几个面露犹疑和胆怯之色的,反而犹豫了起来,毕竟这是一个十分重大的决定。踌躇间,牛王寺方向的枪声时而紧密时而稀疏起来,一个队员小声说道:“如果再晚会,八路军说不定就顶不住了。”
  突然,张明堂从腰间“嗖”地掏出“盒子炮”,大喊一声:“弟兄们,让咱做一回堂堂正正的中国人吧!愿意跟我干的,走!不愿干的,我也不勉强!”然后,跃上战马,朝西南方向疾驰而去。他的后面,大多数弟兄都紧随而来,有几个稍有迟疑的,最后也都拨马飞速追来。
  牛王寺伏击战,八路军取得了击毙日军75人、烧毁日军汽车6辆的重大胜利,八路军也有32名指战员壮烈牺牲,烈士们在战后被安葬在牛王寺后。这次战斗是日军侵入鲁西南后遭受的第一次重创,极大地鼓舞了鲁西南军民的抗敌斗志,鲁西南人民特别是定陶的进步青年,纷纷要求参加八路军,冀鲁豫支队的主力很快发展到7000人。
  张明堂骑兵队经过牛王寺战斗的洗礼,终于赢回他们的声誉,并彻底同姚崇礼分道扬镳。后来,张明堂以自己的骑兵队为基础,拉起了抗日队伍。1940年春,他在菏泽与一支土顽武装发生磨擦时,不幸被杀害。
  一晃30多年过去了。1970年5月25日,中共中央委员、开国上将、济南军区司令员杨得志来定陶视察工作。战地重游,杨得志感慨万千,他不仅辨认出了当年冀鲁豫支队司令部在县城内开会的旧址,还亲自到牛王寺凭吊了八路军指战员,并特别称颂了张明堂。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