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话说济南趵突泉水厂
魏敬群

  济南号称泉城,遍地泉涌河流,吃水自然无虞。1904年,济南开埠,遇到的难题却是用水问题。1914年出版的《济南指南》说:“至其(商埠)地势,通为平冈,而少源泉,每遇亢旱,涓滴非易。一遇火警,扑灭维艰。殆美中之不足耳。”于是,在上世纪20年代初,有人建议建设一套供水系统,需要经费200万元,一半由私人筹集,一半由公用经费提取,得到当时政府的特许。但是,直到上世纪20年代中期,倡议人仍未能筹集到足够资金。这项计划最终因为时局变换,资金筹集困难等被迫停止。到了上世纪30年代初,这种情况仍无改变,“商埠距城较远,地势高而凿井难,运水感觉困难,不但攸关市民饮水,及消防方面堪为可虑。”(罗腾霄《1934济南大观》)
  1930年9月,韩复榘出任山东省政府主席,他很想有一番作为。梁漱溟对韩复榘的评价是:“韩复榘作战英勇,又比较有文化,方深得冯玉祥的重用和信任,一步步提拔,而成为冯手下的一员大将。后来他离冯投蒋,去山东主政八年,曾试图做出一些政绩。”他对省城济南的市政建设颇为重视,大张旗鼓地修桥铺路,浚湖疏泉,将趵突泉旧有泉池挖深一米,并凿新泉六眼,喷水高出池面0.8米,增加水量每秒0.4立方米。“工务局在江家池、趵突泉等处附近建设水塔、安设龙头以供市民汲取,此为临时一种过渡补救办法。关于自来水之筹设着手测试,以趵突泉水源尚足供给,刻已组织筹设自来水委员会,分划路线,积极进行中。”(同上)
  1934年3月,韩复榘命刚刚上任的济南市市长闻承烈组织济南市自来水筹备委员会,并委派省参议葛金章、辛铸九为顾问。韩复榘与闻承烈、葛金章同是西北军冯玉祥手下的“十三太保”,生死弟兄,将这样一件关系百姓生活的大事交与闻、葛办理,他慎重且放心。而让辛铸九参与,乃是借助其社会名望。这个由闻承烈任会长的筹委会4月2日成立后,下设技术、总务两股,先是在市政府内办公,随后迁至趵突泉吕祖殿。经过一个月的调研,筹委会提出了《济南市自来水计划概略》,报省政府审批。整个工程共需30万元。韩复榘指示:“要尽量招商募股,筹集资金,以应急需。”并先行拨款6000元。同年5月,济南市第一个水厂趵突泉水厂开始兴建。自来水筹委会的技术组先行开凿两眼深井,因水量不大,未用于供水。7月,由天津东方铁工厂承包,在趵突泉池内开凿两眼水井,分别深9.7米和13.3米,水量丰富,成为济南自来水水源。元陆泰义记营造厂中标承建所有建筑物,在泉池以南至趵突泉南门的大片土地上,建起东西对称的圆形沉砂池和长方形清水池各两个,在清水池东南建起东机房,西南建起变电室。机电设备和管材均由日本三菱公司提供并承包施工。东机房内有75马力电动抽水机3组,供水能力为每日2.2万吨。水厂与泉池之间,以一道花墙子相隔。同时,铺设两条直径为0.4米的干管:一条沿剪子巷北去,通估衣市街;一条从围屏街、西青龙街、杆石桥街、经七路向西,并在经七纬四路修建容量500吨的蓄水塔。
  1934年底,作家艾芜携新婚妻子王蕾嘉来济南小住,正好看到趵突泉水厂建设情形:“池前有工人从事挖掘,据说是在动工装修自来水管,水源便以趵突泉为根据地。吕祖殿上挂有自来水筹备会技术组的招牌,警察立在门前,禁止游人进去。想来,在不久的异日,这第一泉即将以其本身的实惠施及于济南居民了,但不知那时候,来自远地的游人可还有一览的眼福么?”
  1936年8月,由官商合股成立济南市自来水股份有限公司,马千里任董事长,曹鸣凤任经理。同年12月15日,趵突泉水厂建成正式供水。供水区域为城关和商埠的部分地区,用水户多是官府、军队、商号、货栈、洋行、医院、工厂及私人公馆等。管道38.13公里,用水户1700户。另有40多处公用水站,零售自来水。
 
\
1935年建设中的趵突泉水厂

  1937年七七事变后,日寇南下侵入山东。12月下旬,韩复榘撤离济南时,实施“焦土抗战”,下令焚毁山东省政府及各厅局、中央银行、省图书馆、广播电台、国货商场、民众教育馆、日本领事馆等,连他主导创设的趵突泉水厂也不例外。12月26日,趵突泉水厂的厂房、机器及水塔被炸,全市停水。次日,日军占领济南,对趵突泉水厂实行军管。1938年1月,水厂机组修复,恢复供水。2月1日,伪济南市公署将自来水股份有限公司改名为公署水道管理处,处长为前经理曹鸣凤,顾问为山本八十七。所有商股悉数收归市公署。当时用水户2500户,每月供水量5.7万吨。据山东省档案馆所藏档案记载,1939年,水道管理处向伪济南市公署呈请扩大趵突泉水厂工事,市署转呈伪山东省政府,省长唐仰杜交建设厅处理。建设厅厅长庄维屏派第四科技正秦锦,会同济南水道处处长曹鸣凤和山本顾问及常工程师前往实地查勘。并在提案中特别提出:“该厂以趵突泉为水源地,名胜、水源同在一处,保住名胜一层,实属难于兼顾,拟令饬市署关于水厂一切建筑,对于趵突泉旧有古物及吕祖庙等处,格外保护,勿得任意泯毁,以存古迹。”经省政府会议批准后,1940年5月,水道管理处实施第一期水道扩张工程,增建西机房,扩建清水池,增添部分机组。嗣后,又实施第二期工程,修筑机器房,添装抽水机及蓄水池,并铺设通向白马山日军兵营和南商埠日人聚居区干管8000多米。同时,为提高供水能力,水道管理处将趵突泉三股水用铁盖封闭一股。此举引起公众不满和议论。城外西区区长姜复丞等8人上书市政府,要求另择水源。水道管理处第二期扩张工事竣工报告书中说:“水厂迤北,即为济南市之名胜:趵突泉及吕祖祠。每日来此进香游览者络绎不绝,故本处为增加美观及保护水源地起见,故将水厂内种植树木,修造庭园,并将厂内一切不整观及不清洁处均加工整理之,混凝土储水池顶上加铺黄土一层,土表面均植以芝张草,并植美丽之小松数十棵,分布园内。所有旧墙壁之不整齐,均外布以洋灰砂浆皮,面如破坏者均以新砖垒砌之。自该项工事完竣后,水源地俨然变为一美丽而雅观之小公园矣!”整修环境的同时,却将名动天下的三股水破坏,真是匪夷所思。市长朱桂山训令水道管理处:“尽量设法保护名胜。”于是,水道管理处又撤去铁盖,重新恢复三股水景观。1941年8月,扩建工程竣工后,用水户已达3500户,每月送水量达31万吨。其后,又陆续增凿水源井3眼。抗战胜利时,趵突泉水厂已有5眼井。
  国民党1945年接管水厂后,再未进行任何扩建,供水情况亦不乐观。《济南市政之一年》中说:“水厂送水本年度(1947年)一至三月份全日送水,每月总量平均37万立方公尺,至四月份因受电力限制,送水日减,至八月份由于煤炭极度缺乏,供电缩至最小限度,迫不得已,一面加开二台柴油机,协助送水,一面实行分区间日供水,以解决本市严重水荒。”1947年12月18日《山东新报》之《自来水管理处访问记》说得更为清楚:“该处最大的缺陷是自己没有动力,完全仰赖电业公司供给电力,所以常因战事影响运输,而煤源断绝,电力枯竭,遂间接地让自来水管像僵硬血管一样枯干了。”
  这一年的春末夏初,作家谢冰莹与丈夫来济南探亲,先到了位于商埠的泰丰楼和华北新闻社,又来到趵突泉。她看到趵突泉的水流得很急,响声也很大,像瀑布,像急滩,心里觉得很痛快。然而,想起在商埠缺水的见闻,她不由得十分感慨:“谁也不会相信,在水都的济南,会闹水荒,而且比任何城市都严重可怕。自来水公司因燃料缺乏的缘故,所以有名无实,有时济南两三天只能供给一两小时的水。住在趵突泉、黑虎泉、大明湖附近的居民,自然不致感到水荒;那些远的居民,像住在商埠一带的,可就太不方便了!”
  济南解放后,趵突泉水厂又建成一座新机房,并安装了3台机组,供水能力达到每日5.5万吨。文化路、普利门、饮虎池、解放桥、泉城路等水厂也相继建成,供水管网逐渐覆盖全市,进入千家万户。为保护名泉奇观,上世纪80年代,趵突泉水厂停止供水,完成了它的使命。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