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百年沧桑说“华庆”
朱晔

  天桥区宝华街原有两家面粉厂,一家叫“宝丰”,另一家叫“华庆”,这条街道就是以两个厂命名的。如今宝丰早已踪迹无觅,而华庆经历百年风霜仍然存在,它就是今天的民意面粉公司。
 
兴顺福的掌门人

  华庆面粉公司于1921年建成投产,投资发起人是民初实业家张采丞。张采丞(1868—1934)原名克亮,寿光县柴庄村人,行四,人称张四爷。少时随兄在家种地,后去羊角沟其父开设的兴顺盛粮行学做生意。父亲去世后他接管粮行并改名“兴顺福”,后又开办“兴顺福”酱园,兼营海鲜品,并通过小清河贩运至济南。1900年张采丞携3000大洋举家迁来济南府,在济南经二路纬三路一带购地15亩,相继办起了均以“兴顺福”冠名的木料厂、铁工厂、榨油厂、酱菜园,从而刮起了“兴顺福”旋风,其中兴顺福酱园所腌制的咸菜享誉遐迩,长达数十年。他的铁工厂没有技术人员,只有一位德国人担任描图,全靠几个能工巧匠按照图纸制造锅炉、动力引擎等设备配件,铁工厂最多时工人达150余人,是那时济南的大企业。他曾研制小型轮船在小清河上试航,又仿照试制汽车在市内试运行。他还在洛口开办了粮栈经营粮油。他买到小清河航运局的一台旧的小火轮,就用其发动机改装成汽车。过去他乘黄包车巡视企业,有了自制汽车就鸟枪换炮了。他是济南首个拥有私人座驾的老板,好不风光。总之,张采丞颇具商业眼光,善于开拓经营,在多个领域里都有建树,是个敢做敢为的企业家。他善于学习,曾亲赴上海拜访民族巨贾荣宗敬,参观荣氏企业,学习管理经验。他当之无愧地成为济南商界的头面人物,是民国企业家中的佼佼者,出任了商业研究会首任会长、红十字会会长、商会理事。由于时代所限,他所创办的企业大多寿命不长,仅留下华庆和兴顺福酱园,但是他大胆探索、不断进取的精神却令人尊敬。如今,经三纬三路上还保留着他的故居,算是留给后人的一个念想。
 
张采丞创办“华庆”

  张采丞曾于1913年开办了一个小型面粉厂。这个厂采用四部石磨,日产面粉400余袋,尚未脱离作坊式生产,因而实业界并不认同是济南现代面粉厂的开始。其实,雄心勃勃的张采丞自己也并不满意这个小厂,于是联合蓬莱人冷振邦于1918年发起筹办现代化的面粉厂。筹办初期,山东督军田中玉、财政厅长周笑如等入股,投资者170户,募集资金30.87万元。张采丞是第一大户,冷振邦次之。厂子按股份有限公司组成,起初叫“兴顺福西记”,最后定名“华庆面粉股份有限公司”,商标是“梅花五蝠”,张采丞任总理,冷振邦任协理,下设经理、副经理掌管具体业务。
 
\
张采丞故居

  面粉生产原料产品运输量很大,厂址选择必须有良好的运输条件。张采丞在官扎营西面购置土地,这里不仅地势低,用水排水方便,而且距离市区近,紧靠济南火车站,运输货物十分方便。他们从上海购买美商鲁滨逊公司制造的磨粉机6部,购买张采丞自己厂制作的锅炉1部、引擎1台,招用工人80名、办事人员30人,于1921年8月投产,日产面粉1500袋。由于自制的锅炉、引擎效能低煤耗高,严重影响生产,只好于1924年重新购买一台英国马旭尔厂制造的360马力引擎一部和英国拔贝葛锅炉3部,同时趁机扩大生产规模,新增磨粉机6台,日产面粉达到2400袋。后来又修建了铁路支线直通厂内,不仅方便原粮和产品运输,而且费用也大大降低。
  在建厂后的十几年中,济南面粉业正处于鼎盛时期,成丰、惠丰,丰年各厂均盈利多多,赚得个盆满钵溢,唯独华庆虽然正常生产,却从无一次盈余。巧的是公司的商标恰好是“梅花五蝠”,即图案由梅花和五只蝙蝠组成。于是工人们私下纷纷传言说五蝠不就是“没福”吗,太不吉利了,甭想赚钱。公司经营不利,管理层面也矛盾重重,上层分成了张冷两派。董事袁瑞卿联络在济股东展开了倒张活动。起初,张采丞把自己厂生产的的锅炉、引擎卖给华庆,结果锅炉、引擎都不能用,最终报废造成重大损失,成了一大罪状。反对方攻击张采丞以权谋私,还指责张用人不当、管理不力等,最终召开股东大会把他拉下了马,另选冷振邦上台。此后张冷两派互相争斗数十年,影响了企业发展,这是后话。再说冷当上董事长后,取消了总理制,改为董事会制。改组后的新班子采取措施,加强管理,启用新人,建章立制,果然使得生产经营大有改观,出现了盈利。1937年春,从企业盈利中提出9.13万元,作为股东增资,股东纷纷表示满意。
 
杨竹庵拒不与日本人合办

  1937年12月27日日寇侵占济南,29日就急不可待地朝着苗杏村的企业下手,先是实行军管,后又逼迫成丰、成记两家面粉厂实行“中日合办”。驻扎华庆的日军也寻衅滋事,无端逼迫工人上交所谓“枪支”。几天后又来查封账簿、库存产品和原粮,对公司强行军管。此时,董事长冷振邦跑到西安逃难,日军三番五次的折腾让经理赵经舆受惊吓而突发精神病,不久离厂回原籍,公司一时群龙无首。时任公司营业主任的杨竹庵,此时被迫走到前台支撑局面。
  杨竹庵曾是惠丰面粉公司的员工,1928年来到华庆,开始担任文牍,后来兼管会计,任营业主任。当日军迫令合办时,杨竹庵在面粉业同业会上极力反对,明确表示中国人决不能和日本人合办!会后他又找到公司董事袁瑞卿建议召开董事会商议对策。董事会一致反对所谓合办,但是公司无人出头。有人出了个主意,让张采丞(此时张已病故)的儿子张韶采暗中代理董事长,并指定杨竹庵为临时业务负责人负责对外事务,公司总算有人负责了。一天日军传唤杨竹庵到三井洋行楼上,拿出成丰、宝丰等厂签订的“协议”让杨看,还把手枪放在桌子上相威胁,逼迫他在协议书上签字。杨回答厂子有自营能力,不需合作;再说厂里无人负责,自己担不起这个责任。日本人一听大怒,把杨拖进一间小屋关了一夜,第二天让他回去再考虑。几天后又有一个便衣和日本军人携带刑具来厂找杨,当面下“觉书”(即合同),限定时间到特务机关答复。公司董事们到石泰岩饭店秘密聚会,决定仍由杨竹庵出面应付。张韶采对杨说,你尽管去,如果你两个小时不能回来,我就去找关系救你出来。杨竹庵硬着头皮来到日特机关,看到惠丰面粉公司的曹庆三已在那里。一个特务谈合作事宜,曹庆三回答:“华庆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办。”说完哈哈一笑,不作具体回答。这个特务恼羞成怒,接二连三打了曹几个耳光。杨竹庵见事不妙,忙说:“事关重大,回去研究,五天以后,一定来回答。”拖了一段时间后,突然一天一个日本人带着翻译来厂说要推荐两个职员。其实这是日本人的一个阴谋,借此控制企业。杨竹庵便以营业不好,婉言拒绝。第二天宪兵队派人抓走杨,横遭毒打,边打边说:“你的八路,你的不好!”关了一夜才被放回。又过了几天就接到停止营业的通知。事后张韶采向日寇行贿10万元,一年后才允许开工,但处处受限制、刁难,动辄得咎。1943年春,日寇污蔑华庆生产的面粉有砂子,宪兵队再次把公司经理杨竹庵抓进去,严刑拷打。实际是华庆生产的面粉不仅没有砂子,而且质量很好,优于合作厂的面粉,从而引起了日本人的妒忌。杨被抓后,公司派人说情,又送给宪兵队500袋面粉,才把人放了回来。多年以后,杨竹庵回忆八年沦陷时期所受的折磨和屈辱,感慨万千,他说:“我始终没有屈服,没有接受日本人的‘合作’,保持了民族气节,这是我们引以为自豪的。”
  抗战胜利后不久,张韶采病故,冷振邦的孙子冷景阳出任第三任董事长,不久去了台湾,企业面临破产。1948年济南解放后,华庆得到人民政府的支持,迅速恢复生产。张韶采之弟张宇光出任第四任董事长,杨竹庵被任命为经理。1956年公私合营,1966年与北支线粮库合并,成为北山粮库的一个车间。1980年后重新独立,成为济南北山面粉厂,1997年改名济南民意面粉公司。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