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仁心济世 德裕活人
——纪念名中医田仁德百年诞辰
 
田道正
 
  今年是先父田仁德先生100周年诞辰。虽然老人家走了26年,但由于他的高尚医德和不凡业绩影响深远,至今许多他救治过的病人还在怀念他,他的同事还在互联网上发文赞颂他的为人和高超医术。田家子孙对老人的养育教诲深情更是铭记心田,难以忘怀,并对他终生敬业无私奉献所获得的崇高荣誉引以自豪。这永远激励后辈们不断进步,争取更好的成绩,不负老人的厚望。为此,撰成本文,谨作纪念。
 
屡遭劫难志更坚

  先父田仁德于1916年2月4日出生在山东省阳谷县张秋镇,汉族,生前是济南市市中区人民医院主任中医师,中国农工民主党党员。
 
\
名老中医田仁德

  他的幼年是在社会动荡、贫穷无依中度过的。由于家乡常遭水灾、旱灾,他随父母背井离乡,逃荒到了梁山县寿张集谋生。龙年第一天出生并没有给他带来好运,尽管取的别名叫兴运。他14岁才小学毕业,上了阵子私塾考上师范学校,又因家贫而辍学。当不成老师的他,目睹旧社会之腐朽、疫疾之流行、民众之痛苦、求医之艰难,治病救人之心油然而生。然而,虽有济世之心,却无活人之术。他遂毅然立志学医。17岁时到中药铺当学徒,走其父的老路,从药斗抓药学起,熟习中药,同时拜师坐堂名老中医唐继仁先生门下学医,历时六年。他刻苦熟读经典医著,时常熬到深夜;密切联系临床实证,每日诊病习医;还常身背医箱,跟师出诊。在严师临症指导下,逐渐掌握了望闻问切医技,熟悉了辨证施治法则。由于他谦恭知礼、勤奋好学,深得师父真传。1939年,他刚满23岁,唐师为避日寇、汉奸纠缠之乱,隐居以度晚年。因此,他只好独立工作,悬壶应诊,仍每日对照医书经典,钻研医术,因救治几例险症成功,一时名噪乡里。
  我祖父田惠民上过两年私塾,精通珠算,在钱庄当学徒又学会了厨艺,靠打零工以养家糊口;加上我祖母给人做针线活、洗衣服,省吃俭用,有了积蓄,生活开始宽裕。祖父在中药铺干活时学了不少中药知识,便自家开了一间中药铺,我父亲也成了坐堂医生。
  可惜好景不长,由于国民党反动派的不抵抗政策,日本侵略军长驱直入,迅速侵占了阳谷、梁山县,给寿张集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由于共产党八路军领导军民重创了日军,济南的日寇敌酋恼羞成怒,调集大队人马对梁山县及其周围地区进行了灭绝人性的大扫荡,父亲全家锁上“万兴堂”中药铺的大门,再次逃难。当战局稍定返回家中时,让全家人都惊呆了:大门倒在一边,桌椅板凳被全部砸坏,药橱柜东倒西歪,到处是破碎的药瓶药罐,中药斗子全被拉出来,药材倒成一堆,上面盖满粪尿,臊臭熏人,充分暴露了日寇的卑劣与恶毒!
  抗战胜利后全家回到老家张秋镇重操旧业,然而又碰上国民党反动派打内战,飞机狂轰滥炸,土匪横行乡里,无法安居生活,只好再次逃难,举家到了省城济南。在乡亲朋友接济与帮助下,租了房子,父亲为人看病,祖父与母亲卖粮食以敷家用。经过多次磨难,父亲的意志更加坚强,经常不辞劳苦,送医送药上门,热情服务,舍药济贫,深得商埠西区居民欢迎。同时他每晚仍坚持熟读医书,精研医技。
 
孜孜不倦探医理

  济南解放后,全家总算过上安定的日子。1949年6月,父亲参加济南市人民政府卫生局举办的中医师考试,成绩合格,在录取的108位中榜示第14名,获取了中医师行医证书。他虽经10年临床实践磨练,尚自感觉功力不足,务求深造,于是考入济南市医务进修学校,承随全国一流名院齐鲁医院的诸位知名教授:内科高学勤主任、外科赵常林主任、临床检验学于复新主任等名师学习现代医学理论知识。经医学部三年、药学部二年,分获毕业考试第一名和第二十六名,由此可见他学习的刻苦及勤奋。
  1953年,父亲积极响应政府号召,放弃个人开业,走集体合作道路,参加了济南市第五联合诊所(即现市中区人民医院前身),并开始与著名中医药专家、所长周凤梧及李乐园等合作共事,共谋医药发展大事。1956年他又到省立二院(原齐鲁医院)进修内科,在高学勤教授身边又学到许多书本上未见的实用知识和临床经验。他努力做到“古为今用,洋为中用”,为继承振兴和发展祖国医药学,推进中西医结合事业而竭尽全力。
  父亲为了通晓中西医理,每天仍孜孜不倦攻读中医和西医书籍、杂志,并善于记笔记以加深印象、熟背牢记,更重要的是善于用在医疗实践中。他很注重整理总结医案资料,积累成册,不断分析临症中的经验教训,形成学术论文在杂志上发表,以交流体会,商榷提高。他不保守,绝无文人相轻意识,很喜欢与同仁研讨,经常利用会诊、参加学术会议之机,向有一技之长者虚心求教,力求择善而从、博采众长,充实自己的医术,使之精益求精,达到团结同道共研医理、发展医学的目的,所以他的诊疗技术提高很快。他不但精通中医传统的望闻问切四诊技法,还运用西医的听诊器、血压表、体温计以及必要的化验、放射透视、超声等现代诊察手段,无不得心应手。他在患者身上搜集到尽可能多的信息后,进行辨证施治,而且在辨证与辨病互参的同时,参照西医诊断,以拾漏补遗,大大提高了确诊率。治疗方面,他或用中药或用西药,或同时用中西药物,择优施药,各采其长,因而治疗效果非常显着,治愈率极高,在群众中享有盛誉,就诊者络绎不绝。每天门诊量他在中医科最高,占全科的三成到五成,经常不能准时下班。此外,他还抽时间出诊,到家庭病房巡诊,送医送药上门,到郊区农村巡回医疗,到水利工地保健服务,上街义诊咨询,为新兵查体等,积极参加社会卫生工作,积累了广泛而丰富的临床经验。
 
\
田仁德(左二)在会诊

  为了培养中医药和中西医结合人才、传承医理医术,他多次承接教学培训任务,为市、区和本院讲授医学基础课与临床课。他被市卫生局特邀参加高级职称的评审工作。他备课和查阅资料大多都是在业余时间及深夜进行,把这些工作当成追求新知识、探求更深医理的好机会,以继续充实自己,锤炼过硬的医术,难怪听课者被他广征博引、深入浅出、结合病例、讲解透彻所折服。
 
遵古而绝不泥古

  他有读私塾熟悉古文的底子,又有名老中医教导,引入医门,十分注意个人修行。他精读了大量中医古籍经典医著,阅览了各家医案医话,把古医先贤的医理、经验学深参透,并经过个人的临症实践加以验证,不断有新的认识和见解。例如古人的经方组方严谨,药简效宏,只要辨证明确,按方服药,效果立竿见影,因而他很遵从古代医圣的经方。然而随着他临证渐多,感到后代医者新创用的时方也有其独到之处。因为时方是在经方基础上发展补充与加强前人所未备,而根据当时环境、生活习俗及疾病新变化组成方剂,对某些病症确有良好效果。因此,他在推广应用经方、时方的同时,“与时俱进”,又针对他所处时代发生的疾病,将古方、时方进行不少改进,屡验屡效。如他用古方的大承气汤加上一味当归,名之“当归承气汤”,增润燥之力,助活血祛瘀之功,治疗单纯性肠梗阻10例,均一剂奏效,在学术刊物发表,被同行引用推广。
  他对中医各科(内、外、五官、妇、儿)杂病、时疫病均能诊治,尤其擅长于儿科的高热惊痫、疳积、顿咳、白喉险症,内科的心肺疾患,神经科的眩晕头痛,妇科的崩漏经带等,均有独到见解,并发扬创新精神,自拟不少新的方剂,均收到良好效果。如他创用的“补肾清眩方”对治疗中老年肾虚眩晕症有很好的临床实用价值,其百例总结分析论文一经发表便获全省优秀学术成果奖。他对中药的性味归经及效用十分熟悉,主要归功于他早年在中药铺学徒所得,再就是多年临床实践的体会和熟读医药经典的理论知识。他还抽空亲自加工炮制中药材,按方配伍制剂,并进行剂型改革,将汤煎剂改成散剂,便于患者服用;进而将中西药参配,自己试服,以研究观察药效药力之变化。他为治疗胃病、眼病、皮肤病等自配的成药,甚至比市售成品的效力还优良。他中西医结合,各取其长,这是他学术思想的核心、灵魂,并成为他的医术特色。学术创新是他的追求,他不但将传统经方和效验的时方之精髓作了归纳、总结,推陈出新,而且将中医与西医贯通,结合自己的临床经验,用了许多综合疗法。例如内治与外治法结合、药膳与食疗配合、药物治疗与体育疗法并行、综合治疗与心理疏导治疗联用等,使许多疑难重症转危为安。博学多才在他身上充分展现。

大医精诚德为先

  他高尚的医德医风有口皆碑,至今在院内外传颂,教育与激励一代代年轻医生奋进。他对本职工作严谨敬业,勤恳细心;待病人情如亲人,态度和蔼热情。检查认真周到,询问与解释病情耐心,有问必答,绝无厌烦;不论群众干部,不分生人朋友,都一视同仁,从不草率应付;对要求出诊的病人,他总在业余时间骑着自行车,不顾自己年老多病体衰,全天候登门诊治,曾因眩晕发作而跌倒;他时常怜贫施药,对无钱吃饭、买药的病人,替其买饭、垫钱购药,还推上自行车在下班时送其回家;对孤寡老人,竟能在自己家里煎好中药送上门亲自喂服。这样的事例不胜枚举,几十年如一日,无不给人留下深刻印象,因而德高望重,“仁德”二字,人如其名,名实果然相符。难怪政府印发的《市中区先进人物事迹选编》中称赞他为“人民的好大夫”。
 
\
田仁德与妻、孙女
 
\
田仁德(中排右三)全家福

  他与医界同道关系融洽、团结无间、共研医道、发展学术。在个人开业行医时,曾无偿帮助一条街上的诊所医生提高业务水平,并主动介绍病人去就诊,实在难能可贵。他行医总以解除病人疾苦为己任,为医生应尽的神圣天职,不图额外的回报和要求,对病家馈赠一无所受。“两袖清风,一心清静”,他认为问心无愧。医院实行经济核算时,他看的病人多,按多劳多得的原则,理应多拿奖金,但当时院里规定奖金封顶,无论病人再多,他也要看好看完再下班。市卫生局请他去当高级职称的评委时,他还不是主任中医师,却毫不计较,把名利看得很轻,仍然带头参加社会卫生工作,多作奉献,以感谢共产党给自己的美好生活。为此他多次被省市电视台、广播、报纸所颂扬。
  他慈祥宽厚的性格特点,同样体现在家庭生活中。他尊老爱幼,是有名的孝子,虽然是独子,祖父母把他视为掌上明珠,但并未娇惯了他。他自幼聪慧,却天性懂事明理。早年家庭的清苦、坎坷,使他过早地体验了生活的艰难,生存的不易,早熟的他一直在走正路。
  在家中,他对子女的教育要求十分严格。他率先垂范,身教重于言教。晚上再忙,也要检查我们的作业,并指教改错。四个儿子中有谁骂了人,他必狠狠处罚;有谁打伤了同学,他就亲自带孩子买了礼品登门道歉,使之不敢再犯;对孙子辈更疼爱有加。逢年过节,儿孙们回家看望老人,17口人欢聚一堂,本应尽孝伺候,他却只让孩子当助手,自己系上围裙下厨房亲自掌勺炒菜,展示他从聚丰德饭庄特级厨师那里新学的手艺,自得天伦之乐,其乐融融。
 
德医双馨得褒奖

  为人民做了好事、善事,人民总不会忘记,党和政府自然也会褒奖、鼓励。他的高风亮节和精湛医技,自打他行医以来即受到老百姓的信任和赞美,受到各级领导的重视和关怀。除了他早年因救患儿一命收到家长送的“儿科神圣”牌匾,和1985年入选中共市中区委、区政府编印的资料,被誉为“人民的好大夫”外,还有许多闪光的记录。
  山东省卫生厅主办的《山东卫生政工》杂志登载《人民的好大夫——田仁德医德医风简介》。中国农工民主党山东省委员会机关刊物《齐鲁前进》刊出《生命不息,奉献不止——记济南市名老中医田仁德》。他的文稿《继中参西,探索医理,造福人民》被国家卫生部收入《全国名中医谱》。
  他曾是济南市市中区人民医院中医科主任、医院红十字会副会长,1983年起连续三年被评为院先进工作者,还历任市中区第一届政协委员、第二届政协常委、五届人大代表、中国农工民主党市中区支部主任委员、济南市中西医结合学会委员、市中区医药卫生学会第一届理事会理事、市中区统战理论研究会会员、济南市卫生技术人员中医高级职称评审委员等众多社会兼职。他于1983年起连续两年获市中区政府科技成果奖,并成为市中区第一次科技大会代表,被中国农工民主党市中区委评为优秀党员;1985年被市红十字会评为先进会员,连续四年被中共市中区委、区政府评为先进标兵;1986年被接连评为市中区、济南市和山东省卫生先进工作者;1988年又被中共市中区委、区政府授予“老有所为精英奖”和先进工作者称号;同年因他“在继承发扬祖国传统医术医药方面成绩卓著”,被市卫生局评定为“济南市名老中医”;1989年被中共济南市卫生局委员会、市卫生局评为“创三优、攻两难、争一佳”活动最佳医务人员。
  他的学术成就研究资料入选《全国中医理论与临床》一书(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印行),其生平事迹和学术经验已载入《全国名中医谱》、《中国当代中西名医大辞典》、《中国名医列传(当代卷)》、《山东省卫生志·医林名人》、《山东省名医论著选录》、《泉城名中医经验选粹》、《济南文史》、《聊城人物大辞典》、《阳谷文史集刊》等辞书和专著;其学术观点和验例被多家期刊和论著所引用,影响遍及国内学术界。
 
永存千古在人间

  由于开院元老、中医科的几位名医陆续高就,周凤梧调任山东中医学院中药学教授,李乐园调任济南市中医医院院长等,五六位老大夫只剩我父亲一人,带领着几名中青年医生,维持着正常诊疗工作。医院领导认为他名气大,多数病人是奔他来求治的,离不开他,不让他走;另一方面,他说离不开常年保健的老病号,已建立了深厚感情,怕伤了他们的心。所以到60岁退休年龄后,一再被拖延办手续,“超期服役”,坚持继续带病工作。
  父亲每天四趟来回骑自行车奔忙于10条马路上下班,基本上没请过病、事假,风雨无阻,因而耗伤了自身,积劳成疾。但他对高血压及颈椎病引起的头痛、眩晕和腰腿痛等早已习以为常,后来对冠心病的频繁早搏和胸前闷痛也不以为然,只是暗自服药,像常人一样工作,而且还是提前到岗,延时回家。医院领导照顾他上半天班,实际上工作量并未减少,而且更为紧张,连口水都没时间喝。有一次感冒发烧达39度,他吃上两片阿司匹林又骑车走了。
  1990年酷夏热的时间特别长,气温很高。领导再三劝他休息避暑,家人也这样说。可是他不听,说句“病人还等着我呐!”又走了,简直是忘我的工作狂!恰恰在济南天气最热的那三天,家居所在的那片楼区因故停电,他每晚冲澡后靠扇芭蕉扇睡觉,但几乎彻夜难眠,白天强打精神照常上班,不料出了大事:父亲突发急性前间壁广泛性心肌梗塞,虽请省级医院心脏病专家会诊抢救,终因病情太重,回天乏术,不幸于7月21日以身殉职,终年75岁。
  噩耗袭来,不仅家人、亲友悲痛欲绝,医院上下顿时如哀云笼罩,一片啜泣。经他治病的病员家属闻讯赶来,也都痛哭流涕。医院领导为这位德高望重奉献一生的老大夫,操办了建院以来最隆重的遗体告别仪式,接待了数千人的祭奠。出殡之时天降大雨,似乎上苍也为送别这位仁德贤士而泪洒泉城!
  他的老朋友也是济南市名老中医的张子端先生代表同行们敬献的挽幛“仁心济世有方永垂千古巨匠,德裕活人无算欲望一代名医”,是对父亲一生济世活人的最典型概括,也是对父亲的中肯评价和恒久纪念。根据政府规定,经市民政局批准,按省级劳动模范待遇,他的骨灰被安放在英雄山革命干部骨灰堂。这一殊荣,是党和人民对他一生奉献业绩的最高褒奖。他确为推动发展祖国医学和中西医结合事业竭尽了全力,确为民众的医疗保健不辞劳苦,奉献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永远活在人们心中!
 
\
田仁德与俩儿

  在纪念父亲百年寿诞之际,全家人口增长一倍,而且父亲的重孙子也即将出世,可谓家族人丁兴旺;家中已拥有优秀共产党员、先进工作者,教授、副教授、高级教师、优秀教师,研究生、大学生,应有尽有,且多人成才,获得丰硕成果;最可喜的是已有了中医师、中西医结合高级医师,决心以老人家为楷模,把老人钟爱的事业继承下来并发扬光大,可谓后继有人。以此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最后,我将无法割舍的思念深情,化作“纪念家父百年诞辰”诗章,恭献于老人灵前:
 
田老先生医道精,
仁心济世建巨功。
德技双馨患者爱,
大医精诚名非空。
夫子善举众人敬,
百里挑一好郎中。
年届七五救病残,
寿卧雄山会群英。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