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济南彩石东西王坟与珍贵唐碑
李金凤 侯登义

  清河房氏在魏晋南北朝至隋唐时期是山东地区的名门望族,其家族一脉房谌于南燕慕容德时期,由清河东武城(今山东武城县西)南迁至东清河绎幕(今济南历城东),遂在济南生根散叶,相继涌现出了房法寿、房豹、房玄龄等20余位贤臣名将。据史料记载,房氏故址和墓地均在历城区东部,至今其地名仍叫“房家园子”。济南邢村立交桥东行约3公里是历城区彩石镇驻地,在经十东路南侧有片农田,古代称此地为赵山之阳,这里也曾是房氏一处家族墓地,至今已历经千年风雨洗礼,目前尚存两座唐代古墓,两者相距千米之余,在当地都习惯称为“东王坟”和“西王坟”,“东王坟”是市级文物保护单位——清河太夫人墓,“西王坟”是省级文物保护单位——房彦谦墓,根据房氏族谱推算,两位墓主人是婶侄关系,身份异常,属唐代贵族,均得到过唐太宗李世民的慰问与奖赏,因此死后墓前均树立丰碑,勒石铭记,并由当时名家撰文书丹,至今二通唐碑仍屹立于墓前,是研究隋唐历史及书法艺术的重要史料,也是济南地区唐代碑刻的珍贵文物。
 
  房彦谦:子显父尊

  房彦谦墓紧邻309国道,南向,现存封土高5米,直径17米,上植数株松柏,墓前现存石碑两通,一通为大名鼎鼎的唐代《房彦谦碑》,另一通为清代同治八年重立的墓碑,墓侧尚有石羊、石虎二件石像残存于附近农田,系唐代雕刻。
 
\
房彦谦墓

  据《隋书·房彦谦传》记载,房彦谦(547-615年),字孝冲,贞观名相房玄龄之父。房彦谦早孤,其兄彦询教其读书,后又受学于博士尹琳,遂通涉五经,博览诗书,“善属文,工草隶,有词辩”。18岁时,北齐齐州刺史、广宁王高孝珩辟其为齐州主簿。在此任上,房彦谦清简守法,使境内肃然,莫不敬畏,旧时积习一扫而空。北齐灭亡后,房彦谦一度归隐于家。
  隋开皇七年(587年),经齐州刺史韦艺推荐,房彦谦任奉承郎,不久迁监察御史,开皇九年(589年)迁秦州总管录事参军,期满后又迁为长葛县令。在长葛,他居官勤勉廉正,多有惠政,百姓称其为“慈父”。仁寿年间(601-604年),隋文帝遣持节使者巡行州县,考察官员政绩,“以彦谦为天下第一”,因此破格提拔为鄀州司马,长葛百姓听说后,都恋恋不舍地哭着说:“房明府今去,吾属何用生为!”房彦谦离任后,长葛百姓为其立碑颂德。赴任鄀州司马后,该州久无刺史,州务皆由他一人处置,但却处理得井然有序,故有“异政”之名。
  隋炀帝继位后,开始营建东都,穷极奢丽,怨声鼎沸,房彦谦见朝纲已坏,辞官归里,将家中产业及俸禄多半用于救济亲友,所剩无几。虽家资屡空,但安然处之,他时常对儿子房玄龄说:“人皆因禄富,我独以官贫。所遗子孙,在于清白耳。”不久,朝廷因置司隶官,盛选天下之名士充任。房彦谦素以公正著闻,众望所归,被征为司隶刺史。他任职之后,精神重振,决心革除用人弊病,澄清吏治,凡是经他举荐之人,皆堪称表率,即使被他弹劾过的官员,也无怨言。其后,随着朝政腐败,大臣们纷纷屈从于荒淫无道的隋炀帝,或曲意逢迎,或失身变节,而房彦谦“直道守常,介然孤立”,不愿与他们同流合污,因此为当权者忌恨,被贬出任泾阳(今属陕西)县令。隋大业十一年(615年),房彦谦病卒于泾阳任上并葬于当地,时年69岁。
  《隋书》成书于唐太宗贞观初年,由魏征主持编修,房玄龄时任宰相兼修国史。房彦谦生前官职并不大,最高仅为州司马、县令,且无重大功绩。因缘于宰相之父,故为其立传,多少有点拍马屁的嫌疑,并且给以长篇累牍,甚至竟将房彦谦生前的书信全文抄录进去,这被有些史学家所诟病,北宋赵明诚就曾在《金石录》中直言:“泾阳县令卒官,不大显,而隋书立传二千余字,考盖修史时玄龄方为宰相故也。”
  贞观三年(629年)十二月,唐太宗下诏追赠房彦谦为“使持节都督徐、泗、仁、谯、沂五州诸军事徐州刺史”;贞观四年(630年)十一月,又追封其为“临淄公”,食邑1000户,谥号“定”。唐太宗贞观四年(630年),房玄龄被封为尚书左仆射,改封魏国公,兼修国史,随后奏请唐太宗恩准,将父亲的灵柩由泾阳归葬齐州亭山县赵山山麓(今济南历城彩石镇西彩石村北赵山南)房氏祖茔,并请“才行世显”的李百药撰写碑文,由欧阳询书丹,勒石树碑,归葬之日盛况空前,排场巨大。
  尘归尘,土归土,经历千年后,房彦谦墓最终回归了自然朴素,甚至有些萧条。千百年来“近墓樵采,侵占地基”时常发生,至清代同治初年时已“马鬣残损,螭首仅存”,景慕昔贤者过而心恻。同治八年(1869年)章丘知县蒋庆第令本地乡绅置田护墓,建楼庇碑,并亲笔题写了墓碑置于茔前,这就是保存至今的“隋监察御史房公彦谦墓”碑。1977年,山东省革命委员会公布其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1978年,历城县为保护历史文物遗产,修建了砖砌碑楼,但碑身仍裸露在外。1999年历城区文化局将此碑的阴阳两面用砖简易封砌,以待今后投资连同墓地一起整修,进行保护性开发。

  清河太夫人:子贵母荣

  从房彦谦墓东行约1000米,就是“东王坟”——清河太夫人墓,墓主人是唐代大将军房仁裕之母李氏,其夫是隋代常州别驾房子旷。房仁裕与房彦谦同为房谌第七代孙,房彦谦为六世祖房裕之后,属长支,房仁裕为六世祖房坦之后,属二支。两支其同出一脉,属同族远房兄弟。
  房仁裕一生功勋卓著,封赠优渥,历官潾州刺史、陕州刺史、左领军大将军、金紫光禄大夫行扬州都督府长史,封清河郡公,赠幽州都督、兵部尚书,谥曰“忠”,陪葬昭陵。其后代也大都身份显赫,长子房先忠历官银青光禄大夫、宋州刺史,赠左金吾卫大将军,房先忠之女为章怀太子李贤之妃。
 
\
清河太夫人墓

  房子旷早亡,因此房仁裕是“弱冠而孤”并“孤仔一身,终鲜兄弟”,靠母亲李氏抚养长大,从小受到良好的家庭教育。房仁裕18岁时才华横显,经常出入将相之家,谈吐言语间常流溢出鸿鹄之志。时逢隋炀帝暴政,天下纷扰,群雄并起,房仁裕便投靠了王世充,被授龙骧将军。后来房仁裕见王世充非明主,便与裴仁基等人改投唐军。唐武德四年(621年),高祖李渊苦于长期征战不胜而缓以绥抚政策,与王世充划界割据休战,不久,秦王李世民率房仁裕等将领大败王世充、窦建德。高祖李渊因军功授房仁裕潾州刺史,后来房仁裕又立功无数,寻迁太州刺史,又特迁使持节都督潭道。贞观九年(635年),李氏因“禀哲明敏”“终擅母仪”而“藉甚朝野,流形内外”,荣授清河太夫人。永徽二年(651年),李氏病故于长安长兴坊之宅第,时年82岁。在李氏患病期间,唐高宗李治多次派遣御前宠臣李绩亲赴府上探视慰问,甚至连饮食药物都全部御给。
  永徽三年(652年)二月十五日,房仁裕还乡济南,葬母于先父房子旷旧茔,唐高宗降诏官给全部丧事所须,并赠大量布绢、珠玉、米粟。“宗亲豪族道俗,不远千里而至者二千余人”,葬礼场面壮观隆重。李氏安葬后,房仁裕亲赴润州江宁县(今南京江宁)采石造碑,雕刻石像生送至坟茔,命其长子房先礼安放树立。早在贞观年间,房子旷墓前已先树石碑,故在显庆元年(656年)只能“重刊贞石,纪述太夫人绩德遗诫,并叙重叠天恩、安厝年月”,这就是《唐陇西李氏清河太夫人之碑》。
  清河太夫人墓现存封土一座,带碑亭唐碑一通,封土占地130平米,1979年被公布为市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房彦谦碑:初唐书法珍品

  《房彦谦碑》,又名《唐故徐州都督房公碑》,立于封土西南侧30米处,碑额、碑身较完整,碑趺早已沉埋地下。该碑现已原地砌砖封存,仅能窥见部分碑额和碑侧三行刻字。碑文由初唐四大书家之一欧阳询隶书,是书法艺术中的一支奇葩,蜚誉世界。碑高3米,宽1.3米,厚0.4米。额篆为“唐故徐州都督房公碑”3行9字。碑阳36行,满行78字;碑阴亦隶书15行,185字;碑侧隶书题字3行,一为“太子左庶子安平男李百药撰”12字,一为“太子率更令渤海男欧阳询书”12字,后行为“贞观五年三月二日树”9字,由于撰书人及刻石时间均刻在碑侧,古拓本一般不拓碑阴、碑侧,因此书丹者一直不明确,至清代乾隆时期始拓时才最终认定为欧阳询书丹无疑。
  李百药(565-648),字重规,安平(今属河北省)人。因小时多病,其祖母以“百药”名之。初仕隋,后归唐。唐高祖时不被重用,而唐太宗则重其才名,召拜中书舍人,赐爵安平县男,受命修定五礼及律令、撰《齐史》。贞观二年(628年)授礼部侍郎,贞观四年任太子左庶子,翌年侍讲于弘教殿。李百药据父旧稿,兼采他书,历时10年撰成《齐书》五十卷(二十四史之《北齐书》),贞观二十二年(648年)卒,终年84岁。
 
\
《房彦谦碑》碑阳拓片,现存济南市博物馆

  欧阳询(557-641年),字信本,潭州临湘(今湖南长沙)人。曾任太常博士、给事中、太子率更令、弘文馆学士,封渤海县男,唐代著名书法家。张怀瓘在《书断》中评论他时说:“询八体尽能,笔力险劲,篆体尤精,飞白冠绝,峻于古人,犹龙蛇战斗之象,云雾轻笼之势,风旋雷激,操举若神。真行之书出于大令,别成一体,森森焉若武库矛戟。风神严于智永,润色寡于虞世南。其草书跌宕流通,视之二王,可为动色,然惊其跳骏,不避危险,伤于清雅之致。”由此可知,他不仅兼擅诸体,而且个性鲜明。
  欧阳询的隶书作品存世极少,《房彦谦碑》以隶法入碑,对于隶体之书写形态,于自觉不自觉之中糅合入楷法,骨力挺拔,笔意不凡,为欧阳询隶书作品之稀有代表,更是欧书珍品之一。
  据传此碑树立后,招来历代文人墨客瞻仰观摩,拓文摹帖者轮蹄麇集,络绎不绝,周围田地被严重踩踏,于是当地乡人欲将石碑焚裂,弃置荒野。后在官府干预保护下,石碑虽经嵌合,但裂纹仍清晰可见。此碑经1300多年风雨侵蚀、人为损坏,存字较少。特别是下半部分漫漶、泐损较多,字口模糊,加之历代棰拓不绝,拓后又遭无良之人剜凿,故几乎没有完整拓本存世,但对照各种拓本和古文献来阅读,大体内容基本可以解读。
  碑阳碑文分序和铭两部分。序从《易经》的“天道”“人道”入题,以“君子居则观其象,动则观其变”作为立论,以“贾生董相”作为例证,引出了碑文所要写的主人公房彦谦的家世,从性情气质、治学属文、仕途经历、高尚品德及重要业绩等几个方面介绍了房彦谦的生平,记叙了房彦谦在贞观初年所得到的殊荣。铭采用传统的四言句式为房彦谦歌功颂德。碑阴记载了归葬盛况及朝廷对房彦谦的“恩荣褒赠”。
 
\
《清河太夫人碑》拓片(局部)

  清河太夫人碑:缺憾之美

  《清河太夫人碑》,全名《唐陇西李氏清河太夫人之碑》,碑身高2.9米,宽1.2米,碑额右边螭首为清同治年间建庇碑亭时补刻。碑额篆书12字“唐陇西李氏清河太夫人之碑”,碑额高75厘米,宽1.15米,字径9厘米。碑阳隶书23行,满行44字,字径3厘米,碑阴15行,字数不等。
  此碑早年即被毁损,清道光十四年至十六年(1834-1836年)间,济南知府王镇编撰《济南金石志》时曾多方寻访,仅得遗落碑石七块(一块碑额,六块碑身),虽经粘合,但仍缺失严重,碑文已不能贯通文意,以至于现存文献及收藏未见全文著录或完整拓本,甚是可惜,篆额、撰文、书丹之人信息全无,实为最大遗憾。
  唐代隶书字形方正,风格大多类同,人称“唐隶”,从书法艺术角度说,其成就远不及汉隶。从现存的几块残碑看,是碑书法风格,有血有肉,富有活力,纵横挥洒,毫无滞碍,绝非凡手所书,以当时房仁裕的地位分析,应是大家书就。
  清道光《章丘县志》记载:“撰书名字应在左侧上层,是以阙然无存,详玩笔意与房定公碑阴相类,或亦欧阳率更遗迹與?”然而细细揣摩《房彦谦碑》与《清河太夫人碑》之笔法与笔意,两者实在是大相径庭,前者字形明显呈纵势,楷味浓厚,书势单薄单调,千篇一律;后者结体近方,多取横势,中敛旁肆。欧阳询卒于公元641年,清河太夫人碑刻立于公元656年前后,所以,该碑绝非欧阳询作品。
  济南彩石唐代贵族古墓与唐碑,能够历经1300多年保护至今,非常难得,它们不仅对济南人文历史研究提供了实证,也是古人留下的珍贵文化遗产,更是济南市重要的文物古迹。2014年,文物部门对两座唐墓加强了保护力度,在房彦谦墓安装了监控设备,对清河太夫人墓进行了重新修缮,昔日沉寂的荒野焕发出了新颜与生机。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