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济南想念徐北文
宋遂良

\
徐北文在书房

  倏忽之间,徐北文先生离开我们已经11个年头了。自他走后,我常常会有某种文化空白感。例如,济南要开全运会,我们坐下来商拟宣传词;大明湖扩建、新建超然楼要写一篇赋;山东要承办全国第十届艺术节;济南要评选新八景,要保护古建筑;要复修文庙,建历山院、黔娄洞、宽厚街,要征文,哪里又发掘了古墓,出现了文物要鉴定,等等,我自然就会想起徐先生,要是他还在,我们就可以依傍大树好乘凉了。徐先生是济南市政府的文化顾问,是一座活着的济南博物馆,是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市宝。罗荣桓死后,毛泽东伤感喟叹说:“君今不幸离人世,国有疑难可问谁?”(《七律·吊罗荣桓同志》)对于济南而言,徐先生走后,也是如此啊,济南想念他。
  北文先生是个性情中人,热情耿介,爱憎鲜明,快人快语,无遮无拦。我因为认识他比较晚,没有师承关系,虽然比他小十来岁,却还可以开开玩笑,介乎亦师亦友之间。(近读徐行健先生整理刊出的他父亲的日记摘抄。有徐北文先生1993年5月8日记他参加“诗之夏”座谈会的事。说那天“予御白色套服,领带、腰带、鞋、袜皆白者,惟衬衣为淡土红耳。宋遂良拉我出位,向大家云:徐教授年龄最大,衣服最年轻,因而在哈哈笑声中开场……”)现在回忆起我们交往中的一些事情,仍如一池吹皱了的春水,波纹潋滟后,越来越清晰起来。
  我们山师有一位年逾百岁的女老师王泽惠先生,退休后致力于济南泉水的研究,写了上百首咏泉诗,辑集出版时,要我写几句话。我于旧诗词,并无修养,写了一首小诗,怕贻笑大方,便在一次会议间隙,请徐先生指教。原稿是:“寻踪觅胜访名泉,诗人苦乐不知年。泉水会心拂杨柳,春风化雨满人间。”徐先生拿过我递去的笔来,随手就把“化雨”圈掉改作“泽惠”:春风泽惠满人间。把王先生的名字自然地加进去了,真有点石成金之妙。这大概是上世纪80年代末的事,后来泽惠老人出版第二本诗集时,北文先生就给她写过一篇序。
 
\

  1998年春节正月初五,徐先生约我去大明湖参加新修复的藕神祠揭匾仪式。那天下着小雪,湖风凛冽,吹得拿不出手。仪式草草结束。大明湖有过一座藕神祠,又叫水仙祠。此事在《老残游记》中也提到过,老残看到的那座“古水仙祠”前有一幅破旧对联,写的是“一盏寒泉荐秋菊,三更画船穿藕花”。看来这藕花与李清照的“误入藕花深处”又有关联。于是人们都以为这水仙就是藕神也就是李清照了。徐先生说,在没有可靠的史籍证实前,我们还是模糊一点儿好。他建议藕神塑像保持宋代风格,两侧立头顶荷花的仙女一尊。弄得朦胧一点,也许更有诗意,更富想象。他为此在祠前撰写了这副浪漫的楹联:
 
是也非耶,水中仙子荷花影;
归去来兮,宋代词宗才女魂。

  这个对联很妙:是“宋代词宗”抑或“水中仙子”,是实有抑或虚无,是历史还是现实,“是也非耶”,似乎都不必在意,但这荷花的倩影,这清照的诗魂,却是我们济南人永远珍重和向往的美丽。“归去来兮”,都回到我们的身边吧。这种以今鉴古的思路,便是徐先生与众不同之处。他好古敏求,却从不泥古。在他写的《大舜传》中,驰骋着他对古代古人多么丰富的想象啊。遗憾的是,那个藕神塑像塑得很俗气,徐先生摇头苦笑说,“不忍熟视”。
  济南修建泉城广场,随之要建一个文化长廊,安放济南和山东的一些名人塑像。园林局请了以徐先生(还有董治安先生)为首的专家开会商议,拟定名单。我亦敬陪末坐。领导的意思是塑造像焦裕禄、孔繁森、王杰这样一些英雄模范人物。此意一出,大家都沉默起来,良久无语。会议主持人便请徐先生发言。徐先生笑着说,枪打出头鸟啊。气氛一下活跃过来。他说,我们建的是文化长廊,还是要以文化为主。山东是儒家文化的发源地,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主干,有许多世界级的文化巨人。我们先从古代做起,现当代的留待第二批、第三批陆续再建。大家一致同意,从善如流的领导也欣然批准。待到提入选人时,出现了30多个,其中有晏婴、鲁班、扁鹊、邹衍、闵子骞、房玄龄,还有铁铉,秦琼、程咬金,甚至还有人提王莽。经过几次讨论,最后在对“济南二安”这两个同是宋代且成就影响都不相上下的词人的取舍上,出现了一些争议。但大家还是遵从徐先生以李清照是唯一女性为由,将辛弃疾割爱。于是有了现在的以大舜为首,包括管仲、墨子、孔子、孟子、孙子、诸葛亮、王羲之、贾思勰、戚继光、蒲松龄在内的12位历史文化名人,他们的塑像将永远矗立在那里,让山东人自豪,让外地旅游参观者肃然起敬。徐先生曾对我透露,他原想用舜帝的两个妃子娥皇、女英的塑像作为泉城广场的标徽,但领导已看好西安设计的泉标,他就没有再提。
  “城北徐公美,济南名士多”(诗人孔孚为徐北文先生的集联)。一个城市的文化往往是因为这个城市驻足过多少文化名人而积累的。黄州、惠州、儋州、永州、常州、合浦、潜山和我们山东的诸城、蓬莱都是一些小城市,但因为有了苏轼的足迹如今都成了文化胜地,瞻仰者络绎不绝。上个世纪中叶以来,由于频繁的运动、斗争,我们缺少培育成长文化名人的环境。徐先生的学术事业大多成就于他55岁以后,耽误得太可惜了。北文先生的学术成就生前就得到过钱钟书先生、任继愈先生的赞誉。钱先生说北文先生的《先秦文学史》“于古书源流正变,了然胸中。穷而究之,有余师矣”。热爱故乡的季羡林先生曾在给北文先生的信中说:“羡林生于清平,长于济南......故乡有人才如先生者,竟无所知,真愧对桑梓矣。”前辈学者这样看重徐先生,我想就在于他的独特性。徐先生博古通今,涉猎宽泛。他开拓和倡导的舜文化、泰山学,以及关于哲学、宗教、诗学、方志的思考,他撰写的小说、散文、诗词、楹联、书信,还鲜有继承研究者。徐先生对于宗教日益侵蚀千佛山甚为忧虑,力主恢复舜耕山的旧名,有他长远的考虑。他有许多想法和未完成的心愿,还需要有志于弘扬传统文化的年轻学者研究发扬。每念及此,耿耿难安。
  最近,为纪念北文先生逝世11周年,行健将他父亲的书法作品编辑出版《徐北文书法集》,这是山东书法界的一件盛事。我想借此机会,谈谈徐先生的书法艺术。北文先生是一位书法家,但他生前却从不以书法家自居,几十年来,应社会各界之约,他书写了大量的碑版、楹联,镌刻在趵突泉、大明湖、千佛山、舜耕山庄以及泰安、商河、章丘、诸城等地的名胜古迹。先生喜爱书法,自幼受过名师正教,对书法艺术的追求终生不辍。他继承历代书法之精髓,在“技”与“道”两个方面都有自己独特的思考和实践。这就使他的作品富有强烈的个人特色和新奇的审美趋向。他书写的大都是自己创作的诗、词、文章,或飘逸,或端庄,乘兴使性,行止随心。那种刚健洒脱,儒雅静谧的风骨,是书卷气和金石气的完美结合,有很高的学术和艺术价值。相信会有更多的读者和书法爱好者去欣赏和继承发扬。
  谨以此文纪念徐北文先生诞辰92周年。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