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回忆谭启龙书记的关怀
 张心侠

  谭启龙同志(1914~2003)在山东工作十多年,曾任中共山东省委第一书记、济南军区第一政委;从四川省委第一书记职位上离休后,于1986 年来山东定居,直到逝世。他德高望众,平易近人,是山东人民群众最敬仰的已故老领导之一。他晚年对山东二野军政大学校史研究会的关心和支持,使原二野军大的同志们铭记在心。
 
组建校史研究会
 
  1949 年5 月,我在南京考入由刘(伯承)邓(小平)首长亲自创办并直接领导的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军事政治大学(简称“二野军大”)。同时入学的有12000 多人,加上第二野战军三个兵团分别在江西、浙江、广州组建的三个分校招考的学员,共约两万多人。经过几个月的学习,便随二野部队进军大西南。半个多世纪里,他们为解放和建设大西南作出了积极贡献。随着时间的推移,社会的变迁,工作的调动,这批人已遍布全国各地。到上世纪八九十年代,他们陆续达到离退休年龄,从工作岗位上退了下来。他们对决定他们人生命运的在二野军大学习的那一段生活刻骨铭心。在老领导刘华清(时任二野军大党委书记兼政治部主任)、张衍(时任二野军大宣传部长)等的支持下,纷纷倡议成立二野军大校史研究会,编写军史校史。二野军大在山东的校友人数不多,从1999年开始联络并着手筹备,到2001 年共联系校友100 多人,经省民政厅社团办批准,成立了山东二野军大校史研究会,我任常务副主委兼秘书长。
 
联系谭启龙书记
 
  山东校史研究会成立后,有同志建议,如果能在省委省政府或济南军区主要领导同志中找到曾在第二野战军任过职的老首长,请他们给予支持,更有利于工作的开展。经过多方询问,在上述领导机关的新老领导中,没有在第二野战军中工作过的。后来研究认为,能联系上在第三野战军(即华东野战军)任过职的老领导也行。于是我们首先就想到了谭启龙书记。谭启龙同志在部队和地方都担任过重要领导职务,解放战争期间曾任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政委、华野第七兵团政委;建国后先后在浙江、福建、山东、青海、四川等省担任主要领导职务。他在山东工作10 多年,对山东有感情,如能联系上他,会给我们一些帮助和支持。于是我们通过熟人先找到谭启龙书记的秘书李进友同志,说明我们的情况,希望能拜访一下谭书记,求得谭书记的指导和帮助,李秘书答应帮我们联系。几天后,李秘书给我打电话说谭书记同意接见我们,并约定了具体时间。
 
关怀和指导
 
  2001 年12 月5 日,我们山东二野军大校史研究会四位同志,按约定的时间于上午九点半到省委二宿舍谭书记的住所,李秘书将我们引进会客室,谭书记和夫人严永洁(曾任山东省委宣传部副部长)已在那里等候了。谭书记和夫人与几位同志一一握手并连声说欢迎大家的到来。落座后我说:“我们几位同志代表刚组建的山东二野军大校史研究会和在山东的校友来看望老领导,并汇报一下我们的工作情况,请谭书记给予指导和帮助。”接着我简要介绍了当初二野军政大学的创建和发展过程,近几年全国各地成立校史研究会开展的几项工作,以及在山东的二野军大校友的情况。最后我说:“谭书记是参加过长征的老干部,在部队和地方都担任过重要领导职务,对我党我军的历史比较熟悉,希望能给我们编写军史校史作些指示,并希望能为我们校史研究会的成立题个词留作纪念。”
  当时谭书记已88 岁高龄,仍然是耳聪目明,思维敏捷,神采奕奕,谈笑风生,还不时询问我们一些情况。他听完汇报后并翻阅一下我们带去的材料,然后说:“我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后,小平同志和我谈话说,你为党为人民工作了大半生,现在从工作岗位上退下来,应当很好的休息一下了。你可以留在四川,那里是‘天府之国’;或者留在北京,这里是首都;你也可以定居杭州,那里是‘天堂’嘛!”谭书记接着说:“应当说这几个地方都很好,但最后我还是决定来山东。我在山东工作十几年,对山东有感情,这里的山好水好,人更好。战争年代山东的父老乡亲支援前线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小平同志同意我来山东定居,并题写了‘人间重晚晴’送给我作纪念。”
 
\
谭启龙(右一)书记与张心侠亲切交谈
 
\
谭启龙(左三)与二野军大校史会的同志合影

  在谈到编写军史校史时,谭书记说:“这是件很有意义的事,我很赞成,希望你们把校史写好,你们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可以来找我,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积极支持。”在谈到做好关心下一代工作时,谭书记说:“我退下来以后,什么社会职务都不担任了,就是关心下一代的工作我还参与,这是培养下一代,造就事业接班人的大事。”关于请他为校史会题词的事,谭书记愉快地接受了请求。我们向谭书记赠送了“二野军大山东校友纪念章”和会刊《鲁讯》,并祝谭书记和夫人健康长寿!临离开之前,谭书记和夫人与我们四人在小平同志的题词前合影留念。
  几天之后,李秘书给我打电话,说题词写好了你来拿吧。我如约到了谭书记住所,谭书记和夫人都在家,将题词展开,“继往开来”四个浑厚的大字展现在眼前。谭书记谦逊地说:我不擅书法,写得不好,给你们留个纪念吧!我说,谭书记写得很好,苍劲有力,这几个字对我们这些老兵也很有意义,我们把谭书记的题词在会刊《鲁讯》上刊登,校友们看到一定很受鼓舞。说到会刊《鲁讯》,谭书记说:你们带来的几期《鲁讯》我看了,刊物办得很好,给大家开辟了一个写作的园地,交流思想的平台,可以促进老年人的身心健康,希望你们把会刊办得更好。我说我们一定努力把刊物办好。说话间又有客人来访,我遂带上题词告别了。
 
\
谭启龙书记为山东二野军大校史会的题词
 
  以后的一两年里,我又数次去谭书记家送材料、取材料。每次去都受到热情接待,并对校史会的工作提出指导意见,对我们开展工作帮助很大。
 
不幸逝世
 
  2003 年的春节是2 月1 日,山东校史会决定节前走访年老体弱的校友,并给包括谭书记在内的几位老领导拜年。元月20 日我给李进友秘书打电话,说我们要去给谭书记拜年请他安排。他说,你们明天上午来吧。21 日上午9 点,我们四位同志来到省委二宿舍传达室,门卫拨通了李秘书的电话,按往常李秘书告诉门卫让我们进去就可以了。但这次李秘书让我接电话,李秘书说:非常抱歉,谭书记身体有点不舒服,正请医生来给他看看,今天就不能接待你们了,让你们白跑一趟,很对不起,过两天再联系吧。我一听谭书记身体不适,心想这时就别去打扰他了,便对李秘书说,没关系,过两天我们再来。万万没有想到,第二天谭书记就与世长辞了。22 日下午我听到消息后不敢相信,前天还好好的,昨天只是身体有点不适,怎么今天就去世了呢?我急忙拨通了李秘书的电话,李秘书说,真是没有想到的事。昨天只是有点不舒服,请医生看看,吃点药在家休息,晚上一起吃饭时还很好,今天早晨五点钟突发心脏病逝世了。听后我十分难过和痛惜。党和国家失去了一位久经考验的好干部,我们失去了一位好领导。遗憾的是昨天我们已到了门口,只差几步之遥,没能最后再见谭书记一面。
 
\
严永洁(右二)同志与山东二野军大校史会的同志合影
 
  谭书记的遗体告别仪式于元月26 日下午在济南殡仪馆举行,省党政军领导、各方面代表以及谭书记生前友好和亲属近千人参加。山东二野军大校史会我们三位代表前往殡仪馆参加了告别仪式,并对亲属表示慰问。在谭书记逝世三周年之际,为表达我们对他的怀念,2006 年元月20 日我们山东校史会的三位代表专程到省委二宿舍看望夫人严永洁同志,祝她新春愉快,身体健康,并对谭书记的回忆录和纪念文集出版表示祝贺。严永洁同志拿出几本《谭启龙纪念文集》,并一一签上名字,赠送我们三人每人一本。我们将校史会出版的纪念文集《鲁子情怀》赠送给她,请她指正。最后她与我们抱着互赠的书籍合影留念。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