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我的爷爷:一名抗日远征军老兵的传奇故事
 叶介甫

  今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 周年。在这个特殊的年份里,我想起了我的爷爷——一位曾参加中国远征军入缅作战的抗日老兵。爷爷虽然离开我们已经15 个年头,但他在世时给我们讲述的那段难忘的峥嵘岁月,让我们后人了解了中华民族这段悲壮的历史,也了解了他从一名远征军抗日老兵,最终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员,并与胡耀邦同志结下深厚情谊的传奇故事。
 
  远征缅甸抗日 在生与死的险恶环境中抗争
 
  我爷爷原名叶学贤,后改名为叶筱清。1920 年5 月21 日(农历四月四日)出生在湖南省岳阳市平江县安定镇小田村。爷爷5 岁入私塾,读了9 年,15 岁与奶奶结婚。翌年,我的父亲出生。在父亲出生的那年,爷爷在太爷爷的帮助下,开办了自己的学馆,招收当地孩子进学馆学习。刚满16 岁的爷爷开始当起了私塾先生。就这样,开办学馆的3 年时间里,我的叔父也出生了。这时,湖南各地燃起了抗日烽火。在湖南平江这块热土上,许许多多的热血青年报名参军,上了抗日前线。
  一天,太爷爷把爷爷叫到身边说:“虽然你有自己的学馆,但这干不成大事业,我托人把你介绍到长沙去军官学校读书,到那里读书会大有前途。”转而又说:“现在国家需要你这样的年轻人去保家卫国啊!”“后天,你就走吧,我已经安排好了。”
  第三天,太爷爷为爷爷打点好了行装。爷爷在奶奶和两个儿子凄怆的哭声中离开了家。
  爷爷离开家时正是1939 年6 月,抗日战争正处于最艰苦、最残酷的阶段。爷爷这一去就是13 年,期间经历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和平建设时期。太爷爷与爷爷自长沙一别,就再也没有得到爷爷的任何音信,直到身患喉癌于1945年59岁那年不幸去世。
  爷爷到长沙后,进入国民党中央军官学校长沙分校学习工兵指挥专业。在当时,中央军官学校号称是黄埔。在两年学校学习期间,爷爷成绩优秀,1941 年7 月毕业后,进入杜聿明领导的第五军“铁甲王牌”第九十六师部队担任中尉副官。
  1941 年12 月,日本“零式”飞机群轰炸缅甸仰光。英军总司令胡敦请求中国派出援军。1942 年2 月,蒋介石派杜聿明任中国远征军第一路军副司令官,率“铁甲王牌”第五军入缅。就这样,爷爷从军校刚刚毕业就跨过国境参加了入缅作战。
  爷爷讲,入缅作战并不顺利,部队长驱直入,实在是太冒险,听说当时杜聿明是强烈反对的。果不出所料,4 月9 日,日军第三十三师团分兵三路,以重兵摧毁了“曼德勒会战”的远征军“长蛇阵”。但在日军兵力、装备都占优势并拥有制空权的情况下,中国军人克服困难,与日军苦战12 天,歼敌5000 余人,成功掩护英军撤退。这时,为避开日军的追击,部队决定沿着人迹罕至的原始森林,翻越野人山向中缅边境靠近,返回祖国。爷爷所在的担任前卫的第九十六师的炮兵、工兵钻入有毒禽猛兽的原始森林后,很快迷失了方向,与长官部失去了联络。踩着野兽越过的小路,在阴暗潮湿的原始森林里走了10 多天。在那10 多天的时间里,爷爷他们过着惊恐无比的生活。由于上峰犹豫不决耽误了大量时间,远征军进入野人山后便赶上了恐怖的雨季。雨倾盆而来,气温骤降。蚂蝗开始成群结队,循着人的气息随时袭来,无孔不入。森林里的蚊虫,或零零散散而来,或铺天盖地袭来,不但吸血还传播致命的疾病。从来没见过的食人巨蚁、毒蛇不断出没,山洪时而爆发,瘴气到处肆虐……导致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就这惨死他乡。
  据后人计算,进入野人山的远征军平均每天死亡131 人,平均每公里死亡23 人(也就是每43 米就有一个士兵倒下),死亡率高达86%。这也是远征军五条撤退路线中,最艰苦、最漫长、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条路线。
  爷爷还告诉我:“中国10 万远征大军浩浩荡荡开入缅甸,作战不足两个月,而死亡总数高达6 万人,其中作战伤亡仅为1 万人,近5 万人却死在深山密林的撤退中。我在这段非人的生活中,几次病倒,险些死在那里了。也许是年轻,我战胜了死神,最终幸运地逃脱了出来。值得庆幸的是,我们经过极度的困苦,居然来到一处神话般与世隔绝的地方。这里住着几户人家,地图上查不到这个地方,只能判断这是在喜马拉雅山山脚下。我们别无选择,惟有听天由命,在这个世外桃源住下来。我们靠打猎、捕鱼和采集野果,勉强维持半饥半饿的原始生活。幸运的是一个多月后,部队在藏族向导的带领下,翻越白马大雪山,于8 月中下旬陆续经西藏返回国内。我们是怀着满腔热血入缅作战的。虽然我所在远征军只和日军短暂作战,但是官兵奋勇杀敌,给日军以一定打击。部队为什么要那么快撤回来呢,我后来才知道上层发生了矛盾,听说是杜聿明与英军发生了争吵。杜聿明对英国人的欺骗和不忠表示不满,拒绝了时任中国战区参谋长史迪威要他撤往印度的指示,而是执行了蒋介石令他北上撤回云南的命令。”
  爷爷所在的第九十六师工兵团回国后,作了一个月休整。为提高部队战斗力,1943 年,国民党在中国的昆明、大理和印度的兰姆珈等地分别设干部训练团和训练学校,对官兵进行兵器、射击、战术等训练,并配有盟军提供的新式装备,从而使部队的作战能力有所提高。爷爷作为教官,带领部队进行战术训练。
 
  起义后抽调 参加修筑康藏公路的任务
 
  1949 年12 月25 日,爷爷所在的国民党军第三兵团在四川金棠起义,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川北军区中的一员。1950 年2 月,因爷爷曾经学的是工兵专业,为支援第十八军进军西藏,部队选调他到工兵第十团,执行康藏公路二郎山公路段的修筑任务。
  筑路前,爷爷随部队参加了四川邛崃、大邑县的剿匪斗争,经受了一次考验,思想上逐步走向成熟。之后,部队撤回新津进行了以诉苦为主要内容的阶级教育。在此期间,第十八兵团工兵师进行了整编。爷爷随部调入第十团编入第二营,随即开赴康藏公路施工前线。
  作为工兵第十团主要成分的原国民党军工兵第三团,是一个渡河团,有一定的渡河经验,可筑路却是生手。爷爷说:“不过,部队士气很旺,带着一些渡河架桥器材,手工作业的铁锹、十字镐,还有20 多台美式载重汽车和百余匹日本马,行起军来很是气派。这些装备在当时还真让人羡慕哩!”
  爷爷告诉我:这年5 月,我们团第一次施工,就上了二郎山,任务是修筑从二郎山山麓的两路口至二郎山山顶,全长30 余公里的公路。二郎山海拔3400 多米。所修公路两侧,多峭壁悬崖,为原始森林覆盖,少见阳光,晴雨无常。由于天气闷热,植物腐烂后生成的瘴气令人难受,加上轻度高山反应和蚊虫、蚂蝗叮咬,更是让人难以忍受。特别是从团牛坪到山顶的地段,环境更为恶劣。
  生活中的最大困难是吃饭的问题,但是在大家努力下也通过了这一关。由于公路正在修复,运粮汽车不能把粮食送到施工点上。部队就用马来驮,并发动团直机关干部,不顾瘴气和高山反应,为分队送给养。部队没有菜吃,炊事人员和战士就在山上采集野菜来解决。高山气压低,炊事员又没有在这种条件下做饭的设备和经验,部队刚上山时经常吃夹生饭。团后勤部门便发动群众想办法。经过试验,学会了把水烧到气泡翻滚很高时再下米,就能把饭煮熟的方法,部队不再吃夹生饭了。
  尽管环境恶劣,病号增多,但干部战士的施工情绪却十分高涨。在上工时间,驻地看不到病号,医生要看病,只能到工地去找病人。驻地的两个哨兵,还是干部强行留下的病情较重的病号。施工工具缺乏,爷爷他们就就地取材,自己动手用竹子编土筐,用山藤打抬石头绳,积极解决工具器材匮乏的困难。很多战士为抢时间,就干脆用手扒石渣,用棉衣背石渣铺路。对于施工中的难题,通过走群众路线的方法来加以解决。有一段待修路,一边是高耸的悬崖峭壁,另一边是湍急的河流,不论是用石头从河中往上砌垫路面,还是在陡壁上劈石开路,其施工时间和现有工具以及现场条件都不可能完成。于是,团里发动干部战士开“诸葛亮会”。最后采纳了架半边桥的办法。部队立即行动,在悬崖边开出一条车道,在靠河的一边架桥作为另一条车道,从而迅速修好了这条路。汽车驶过时,一边轮子在开出的路基上,一边轮子在桥上,可说是行驶在一种现代化的栈道上了,战士们将这段路取名为半边桥。
  二郎山环境险恶,部队由于营养不足,体力消耗又大,病号越来越多。团里的几位领导都很着急,认为此地不可久留,于是指示一、二营加快施工,缩短工期,然后集中兵力支援三营突击抢修。这一来便提前完成了在二郎山30 多公里的筑路任务,很快转移了施工场地。
  撤出二郎山后,工兵第十团便由泸定桥通过大渡河,驻到了康定,负责修筑大渡河西岸经康定至折多山的一段公路,以后还参加了建谊塔公寺和架设忠烈桥的任务。
  1950 年11 月,工兵十团奉命返回四川新津整训。这个从国民党工兵部队起义的新生部队,圆满地完成了修筑康藏公路的任务,受到了党中央和中央军委的表彰。
 
  胡耀邦点赞爷爷有过硬军事素质
 
  因爷爷在参加修筑二郎山公路期间,表现突出,1950 年11 月,部队保送他进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南军政大学川西分校第一期学习。从一个国民党军起义军官,再到一名人民解放军军事学员,爷爷心里是非常高兴和自豪的。
  在军事学校学习期间,爷爷因有较扎实的军事素质,受到学校领导的嘉奖。3 个月后,爷爷被分配到川北军区警卫营任军事教员,具体负责军区首长的安全保卫和学员的军事训练课目。爷爷在机关负责首长警卫,就有机会与首长接触。当时,胡耀邦同志兼任川北军区政治委员,爷爷就是在这个时候认识他的,俩人还有着一段深厚的战友情谊。
  1984 年9 月,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同志到平江加义镇凭吊新四军驻平江办事处英烈,在听取时任加义镇党委书记的叔父的汇报后,高兴地说:“平江是个英雄辈出的地方,这里的人民养育我们千千万万个革命军人。平江老区是中国革命胜利的摇篮。新四军驻加义办事处的血案,是国民党反动派制造的一个惨案。我们一定要永远铭记那些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作出牺牲的同志。”
  接着他说:“平江有许多的原国民党起义的同志,为我们的解放事业作了许多有益的贡献。我在川北军区当政委时,有位警卫教员就是从国民党嫡系部队任教官时起义过来的。他后来在军区当教员,就是你们平江人。我们还是要好的朋友,他的姓名叫叶学贤。”
  此时,坐在对面的叔父不禁心里为之一动,高兴地回答:“总书记,您提到这位叶学贤就我的父亲!”
  胡耀邦同志听后惊诧地说:“事情就是这么巧啊!”并关切地询问:“学贤同志现在怎么样啊?”
  叔父回答:“挺好的,只是‘文革’期间差点被杀了头!”
  这时胡耀邦心里沉重地说:“那个年代,你父亲身份特殊,可能也难逃一劫啊!现在已经过去了。”接着又问:“你父亲现在住哪儿?”
  叔父回答:“安定镇小田村。”
  “呵,目前不在你的身边生活?”
  “我是大学毕业后分配到这里工作的。”叔父回答。
  他遗憾地说:“我今天公务在身,没有时间去看望他了,请代我向你父亲问好啊!”
  叔父回家把这件事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爷爷。爷爷高兴地说:“老政委他还记得起我来啊!”兴奋之情真是溢于言表。
 
  最后的悲歌与欢笑
 
  1952 年10 月,爷爷响应号召,脱下了军装,转业回到了阔别十多年的老家。回到家乡,已是物是人非。他看到农村的变化,心里无比高兴。转业回家后,在乡领导的动员下,爷爷担任了村文书,这一干就是十多年。
  1966 年,“文化大革命”轰轰烈烈地开展起来了。平江这样一个偏远的山区县也被这股热潮所激荡,爷爷那时作为村文书,带头领着大家背语录,跳忠字舞。正当他热火朝天地带领村民开展运动的时候,厄运也正悄悄地降临到他的头上。
  1968 年7 月6 日晚,爷爷刚从村委会回到家,桌上摆好的一碗饭还未来得及吃,就被几个冲进屋的人抓走了。爷爷走到大门口回头告诉奶奶说:“不要怕,快去告诉书记李漂。”后来,奶奶领着我的父亲抱着衣物,跑到县里、乡里,打听爷爷的下落。
  一天,县里突然来了一群人,当头那个就是邻村的一位表舅,他阴阳怪气地对奶奶说:“知道我们找你干什么吧?!”
  奶奶说:“知道。”
  “他的历史不清白,是国民党的军官。现在需要你们配合调查。县里、乡里和村上都成立了专案组。你们这段时间不要出门,要老老实实地在家等着,配合我们调查。”
  原来,自那天晚上爷爷被抓走后,当作“叛徒”、“特务”一直关在县监狱,代号541。在狱中爷爷经受着政治上的迫害、肉体上的摧残、生活上的虐待、精神上的折磨。他们的目的就是一个,逼他承认从缅甸远征回国后,与人民军队为敌,与共产党军队作战,打死打伤过解放军战士等等罪行。
  无论他们怎么逼迫,爷爷宁死也不承认。他说,我从缅甸回国后,一直在国民党军中当军事教官,没有上过前线,也没有与人民军队打过仗,这个你们可以去查我的档案。
  专案组人员经过反复调查和核实,没有发现任何蛛丝马迹。正当他们很丧气的时候,突然接到一封举报信:“叶筱清曾说过林彪是个高鼻子,这个人很奸猾的。”这封举报信无疑是一根“救命稻草”。他们立即对爷爷进行审讯。爷爷听到他们的讯问后,知道这是自己的侄子去告的密,不得不承认了这是他亲口讲出来的。几个月的专案工作算是没有白费,专案组成员个个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在忍受饥饿和折磨中,爷爷一天天地消瘦,消瘦得连自己的亲人都认不出来了。就这样在监狱中度过了3 个春秋。1971 年9 月初,一纸判决书下达了,爷爷被判处死刑。判决书上这样写道:“抗日战争时期,投靠蒋介石反动派与人民为敌……起义投诚后,假革命,真反社会主义,特别是污蔑攻击林彪同志,罪大恶极,判处死刑,择日执行。”
  得到这个消息,全家人悲痛欲绝。远在加义的叔父回来看望自己的父亲,想到这是看父亲最后一眼,送父亲最后一程,叔叔将身上一件毛衣脱下来穿在爷爷的身上,就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当场晕倒,头被重重地磕在门框上。
  9 月13 日,林彪乘机叛逃,摔死在外蒙古。这个消息很快传遍全中国。判决爷爷死刑的判决书也就成了一纸空文。
  粉碎林彪、“四人帮”反党集团后,爷爷的冤案获得平反昭雪。1978 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党和政府为爷爷落实了政策,以起义投诚人员看待,享受一切应有待遇。县委、县政府按中央有关规定,每月发给一定的生活补贴,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爷爷安享幸福晚年。2000 年10月11 日,爷爷在家中病逝,享年81 岁。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