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我所经历的日寇暴行
王新民口述 王丙录整理
 
\
王新民近照

  1930 年,我生于掖县(现莱州市)城东崮山区西朱盘沟村一户贫苦农民家庭里。8 岁时,家里虽穷,但父亲毅然送我到本村小学念书,希望将来改变家庭穷苦命运。
  在学校里,老师经常给我们学生讲述东洋日本鬼子不断侵略我国的时局。他们早已侵占了我国东北,进而不断向关内进犯。“七七”事变后,他们又大肆向我华北和中原地区侵略,妄图侵占全中国,把我们变为亡国奴。鬼子所到之处,烧杀淫掠,无恶不作。我们幼小的心灵已感受到我国已处于民族危亡的严重时刻,有了鬼子随时侵犯我山东胶东地区的思想准备。
  1939 年冬,北风呼啸,滴水成冰,天气格外寒冷。有天深夜,我们全家都已睡下,突然村里传来阵阵狗叫声。父亲急忙起来披上破棉袄出门探望,很长时间才回来。他沉痛地说,村里几户人家在城里的亲戚逃难来了,鬼子已攻占了掖县城。他们丧心病狂地见人就杀,街上血流成河,房屋被烧……这些人家侥幸才逃出来。后来,我们才了解到,1939 年1 月16 日,日本头目大岛仓谷率鬼子一部,伙同汉奸土匪头子刘桂棠(外号刘黑七),带领伪军二鬼子共2000 多人,突然侵犯掖县城。掖县抗日民主政府的革命武装力量进行了顽强抵抗,终因寡不敌众,被迫撤退。鬼子们占领掖县城后,见商店就抢、砸、烧,他们以搜寻“八路”为借口,挨户抓人。被捕的抗日军民,集中关押,施以残酷刑讯,灌辣椒水、钉竹签、烙铁烫…无所不用其极。在四五天内被抓的所谓“八路”共440 余名,最后被分批集体枪杀。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掖县屠城大惨案”。鬼子侵占掖县后,伙同汉奸二鬼子,把侵略魔爪伸向各乡镇农村,建起一座又一座炮楼,挖封锁沟,拉上铁丝网,三天两头出来扫荡,实行“三光”政策(即杀光、抢光、烧光)。当时我们掖县流行这样几句顺口溜:抬头见炮楼,处处听枪响,村村都带孝,家家闻哭声。这是当时敌占区悲惨景况的真实写照。日本鬼子在我县还制造了桩桩令人发指的大惨案。
  在我村东北有个车栾庄,1941 年8 月12 日,日寇纠集200 余名日伪军,于清早6 时许,包围了这个村。村里共百余户人家,多数人听信后已撤离。鬼子进村后,让人敲着锣,呼喊村里未来得及撤离的群众到村头关帝庙前集中。然后把他们驱赶到庙堂大屋里,关上大门。鬼子向屋内投入火把,一时屋内烈焰熊熊,浓烟滚滚,顿时屋内喊声、骂声、哭声响成一片,男女老少在烈火浓烟中挣扎,惨不忍睹。个别人砸窗逃出来,鬼子又用刺刀捅死。这次共烧死无辜群众40 余人,500 余间房屋被烧毁,鬼子制造了惨无人道的“车栾庄大惨案”。
  日寇的桩桩罪恶,激起广大群众的仇恨,也认识到只有组织起来和敌人斗争才是唯一出路。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各村都成立了农救会(农民抗日救国会)、青救会、妇救会、儿童团等各种抗日群众组织。各村都挖有隐蔽的地窖。得知鬼子要来扫荡,就把粮食等物品都藏在地窖里,人们带上简单行李,牵着牲口进山躲藏。我也参加了儿童团,并当了儿童团长。经常和儿童团员在村头站岗放哨,长杆子顶上,结上草把做标记。发现敌情,即向村里发出信号,使群众作躲避撤离准备。在紧张的时刻,我们24 小时都轮流值班。毛主席所倡导的游击战术和人民战争思想已深入人心。
 
\
1956 年王新民与夫人周忠媛

  1942 年,抗日战争进入最艰苦的阶段。这年春节前后,群众都无心过年,随时准备迎击鬼子扫荡。阴历正月二十八这天,漫天大雪,天寒地冻。我正和两名儿童团员在村头放哨。忽然见一个人影从村东玉光山(距村约2.3 里)山坡踏雪急忙走来。我们三个端着红缨枪警惕地看着他,原来是村里的周大叔。他惊恐地说,咱村三个青年在山上庙门前杀了个鬼子,敌人一定来搜寻报复,快通知乡亲们。我们听后,急忙跑回村里通知。全村人听说后都带上吃食和简单行李,奔向七八里外的山间躲起来。原来,驿道据点的鬼子到相公等村清乡扫荡,回据点时,一个鬼子小头目,因喝多了酒,倒在玉光山坡的庙门前,嘴里还叽里哇啦说着醉话。这时我村的张灵新、周九鼎、王某(忘记其名)三个小青年正躲在山上,看到这一情况。三人急忙商量了一会儿,就一跃而起扑向鬼子。周九鼎、王某两人死死扼住他,张灵新抽出鬼子的刀,刀起头落,结果了他。三人用鬼子的军大衣把他裹起来,抬到山沟里掩好,便带着从鬼子身上卸下的武器投奔了武工队。后来他们三人在武工队不断杀敌立功,有的还被上级评为杀敌英雄。
  不出所料,鬼子们回到据点,发现一名鬼子掉队,四处寻找未果。他们最后断定,失踪人员与东西朱盘沟两村有关。他们调集县城、驿道、平里店等据点的鬼子,于正月二十九日深夜,包围了两村。他们枪上刺刀,手牵狼狗,挨家逐户搜寻“凶手”。结果是人去“楼空”,只抓到三名未撤离的老人。鬼子对三位老人严刑逼供未果,其中两位被刺刀活活捅死,另位被鬼子按到猪栏粪水里淹死。鬼子捉不到“凶手”,气急败坏地把两村180 户近千间房屋全部烧毁,片瓦未留,连场院里草垛也全部被烧。家家户户的石磨、石碾被烧红、烧裂,触目惊心。两村群众都无家可归,只好四处投奔亲友。我们全家投奔到北相公村三姨家暂住。1944 年,鬼子已是强弩之末,只龟缩在几个重要据点里不敢轻举妄动。八路军、区政府组织人力,调集木料等建筑材料,给东、西朱盘沟村群众盖起了简易住房,我们家和其他群众才搬回村。
  1945 年,抗日战争进入反攻阶段。几个重点据点的鬼子,仍在作垂死挣扎,不断出来抢粮、抓人。年初,正是青黄不接之时,鬼子强迫群众交粮。家家早已断顿,无粮可交。有一天,我父亲和几名群众被鬼子抓到驿道据点里,迫使他们交粮,毒打折磨,关了八天。伪保长(“两面”保长,主要为八路军办事,也伪装为鬼子办事)送了点粮食,才把他们赎回来。父亲腰和腿被打伤,躺在坑上达四年之久。后来勉强起来下地了,却成了瘸子,落下终身残疾,也留下日本鬼子残害我们百姓的终生印记。
  现在日本右翼分子妄想攫取我国领土钓鱼岛,参拜靖国神社,并不断发表否认侵略罪行的无耻言论,就使我想起日本鬼子在我县犯下的滔天罪行,给我县、我家带来的灾难,感到无比愤慨。
  2014 年2 月27 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经表决通过两个决定,分别将9 月3 日确定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12月13 日确定为“南京大屠杀死难者国家公祭日”,我表示坚决支持拥护。这两个决定,其意义在于让我们不能忘记日本侵略者给我国人民造成的空前大灾难;不能忘记今天幸福生活来之不易;不能让悲惨历史重演。我们应勿忘国耻,强我中华,圆我伟大祖国强国之梦。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