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老档案工作者“眼”中的日寇侵华罪行种种
孙嘉焯

  我于1938 年1 月出生于山东即墨县,由于距青岛市较近,家乡受到日寇的残害更深重一些。但当时年龄幼小,了解的情况不多,后来才听说,我刚出生不几天,听说来了鬼子,我母亲抱起我越墙抄近路就往村北山岭处躲藏。我记事后,曾亲眼看到日伪政权逼迫村民拍照片,办良民证,老百姓到哪去,都要查良民证。我还看到我村一个地痞流氓当了伪军,骑着大洋马回村,耀武扬威,村民们都叫他“二鬼子”。更多的是后来听说日本鬼子经常下乡,抢粮、杀人、放火,我的一个亲戚家中的老人就是被日军杀死的。日军还在我家乡附近村庄制造了“毛子埠惨案”,残杀村民140多人。
  我虽然目睹的日寇侵华罪行不多,但建国后,我是唱着抗日战争的歌,看着抗日战争的电影和小说《铁道游击队》等成长起来的。特别是我长期在档案部门工作,直至退休,至今已50 多年。这当中我除结合工作收集、查看日寇侵华史料外,我个人也一直在收集、积累这方面的档案史料,这使我对日寇侵华罪行有了更全面的了解。今年在纪念抗战胜利70 周年之时,我对以往积累的大量抗战材料进行了系统整理,特别是从宏观方面进行了全面梳理和分析研究,从中看出日寇在整个侵华战争中确实犯下了灭绝人寰的、罄竹难书的罪行,其中最主要的我将其归纳为八大方面。
  根据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深入研究抗日问题,要“让历史说话,用事实发言”的要求,下面就让我们从有关档案史料记载的事实,看看日寇当年是怎样丧尽天良、丧心病狂地侵略我们中华大地吧!

  一、日寇侵华及挑起“二战”,是有纲领、有目的、有计划、蓄谋已久的侵略战争,是日本军国主义发展的必然结果

  大家都知道,日本是一个岛国,资源贫乏,很早就有向外扩张的野心,并逐步走向军国主义道路。1894 年发动的甲午战争就是明治维新后,日本第一次大规模向外侵略的战争,并由此迫使清政府签订了《马关条约》,割取了中国领土台湾,掠夺了2.3 亿两白银的巨额赔款等。
  1927 年,时任日本首相的田中义一,又将其主持召开的“东方会议”上策划炮制的《帝国对满蒙积极根本政策》向昭和天皇上奏,这是一份日本军国主义侵略中国和亚洲、进而吞并世界的秘密计划书,它确定了日本侵华的总方针,就是日后被揭露出来的“田中奏折”(存辽宁省档案馆)。
  “田中奏折”全文约四万字,其核心内容是确立以满蒙为侵略扩张基地,进而征服东亚和世界的战略,它体现了日本的基本国策,是日本侵略者的自供状。
  这就是说,“奏折”中确定了要征服中国,吞并世界,必先征服满蒙。为此,他们极力否认中国对满蒙的主权,不断地扩大日本在满蒙的利益。其方法、步骤是先夺取东北三省和内外蒙古,掠夺大量的资源为扩大战争做准备,进而占领全中国。同时,确定以美、苏为阻碍日本征服世界的假想敌国,“将来欲制支那,必以打击美国势力为先决问题”,“将来在北满地方必与赤俄冲突”等等。后来,日本军国主义正是按照这一侵略目标侵略我国、攻占东亚,并偷袭珍珠港,与美国交战,发动了太平洋战争。

  二、制造事端,寻找借口,全面发动侵华战争

   日本对外扩张、侵略,首先是靠军事进攻。“田中奏折”上报天皇,得到支持后,第二年,即1928 年,日军就以保护侨民为借口,出兵济南,于5 月3 日制造了震惊中外的“济南惨案”,杀害我军民6000多人。
  1931 年9 月18 日,日本关东军又以他们建的南满铁路被炸为借口,嫁祸于中国军队,炮轰沈阳北大营,制造了“九一八事变”,进而迅速占领了全东北,实现了他们侵占全中国的第一步目标。
  1937 年7 月7 日,日军又在卢沟桥附近,以一士兵失踪、要求进宛平县城搜查、遭我军拒绝为借口,炮轰宛平城,再次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七七事变”,从而开始了日本军国主义的全面侵华战争,这也正是“田中奏折”中所计划的。
  “七七事变”后,日军很快占领了北平、天津、华北、山东等地区,继之攻占上海、南京,制造了更为惨烈的屠杀我30万军民的“南京大屠杀”;接着又占领武汉等地,并对重庆、成都、延安等许多后方城市,实施狂轰滥炸。
 
\
 
\
\
\
  据日本防卫厅的资料记载,8 年侵华战争中,日本投入的陆军兵力,1937 年占其总兵力的88%,1938 年占其总兵力的94%,1939 年占其总兵力的83%,1940 年占其总兵力的78%。1943 年美军开始在太平洋地区反攻,日军还有56%的陆军和二分之一的空军在中国作战,直到1945 年日本投降时,日本在海外还有358 万兵力,其中在中国兵力186 万人,占其海外总兵力的50%以上。
  日军在8 年的侵华战争期间,占领了中国城镇总数的47%,占领了大城市80%(齐鲁晚报报道)。其所到之处,常常实行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日军制造的一次性平民伤亡800 人以上的惨案就达173 个。从国家档案馆、山东省档案馆等处保存的日本战犯的笔供录中就可看出,他们屠杀中国军民的手段非常残忍,兽性十足,除枪炮残杀外,斩头、剖腹、石砸、火烧、活埋、电刑等各种屠杀方法无所不用。
  据我国权威部门全面调查统计,整个抗日战争中,造成我国军民伤亡总数达3500 万以上,其中军队伤亡380 余万人,人民群众伤亡2000余万人,其中山东伤亡600万人以上。
  当然,中国军民也不是好欺负的,8 年抗战中,我国军民对日军进行重要战役就达200 余次,大小战役近20 万次,歼灭日军达150 余万人,占日军“二战”期间伤亡人数的70%(《齐鲁晚报》、《山东工商报》等报道)。最终日本军国主义只能落个无条件投降的可耻下场。

  三、宣扬殖民统治谬论,建立伪政权、伪军,从政治、政体方面上进行侵略

  日本国小、人口少,自然知道要完全靠自身的力量,对中国这样一个大国,实行殖民统治是行不通的。于是在军事占领后,大肆制造“中日亲善”、“东亚共荣”等殖民统治舆论,先在东北建立了伪满洲国,扶植溥仪当傀儡皇帝,后又策反汪精卫投降当汉奸,在南京建了伪政权,并支持各地区建立伪政权机构,组建伪军、警察,收买汉奸,致使伪军、特务多如牛毛,无处不在。
  据齐鲁晚报等报刊报道,1938 年伪军数量已达78 万人,汪精卫投敌后,大批国民党部队加入伪军序列,使伪军数量迅速上升到145 万人,日本投降时尚有伪军146 万人、伪警察40 多万人,加上伪满洲国军、伪满警察等,总数至少300万人以上,总数量比侵华日军还多。
  伪政权、伪军、汉奸、特务组织,除维持占领区统治外,更直接与我抗日武装力量作战,并给日军搜集、提供情报,破坏我地下党组织,杀害抗日军民,抢粮筹款等,完全成为侵略者的打手和帮凶。如在南京保卫战中,本来晚上全城宵禁,可一些汉奸竟用火把、手电筒引导日军飞机轰炸弹药库、兵营等重要目标,加快了南京的沦陷。中共济南地下工委及其外围组织“抗日大同盟”也是由汉奸特务组织告密被破坏的。就是说,当时我抗日军民不仅要与日军浴血奋战,还要与这些民族败类作斗争,给当时的抗战工作造成极大困难。如在抗日战争初期,常有百十名日寇就能侵占一个县城,甚至省城,依靠的就是伪军、汉奸、特务。
 
\
\
  为此,我抗日军民理所当然地要对伪军、汉奸、特务,坚决地给予打击。抗战期间,仅中共抗日武装就歼灭伪军将近120 万人(《中国档案》报等报刊报道)。

  四、掠夺资源、财富,从经济方面进行侵略

  日寇发动侵华战争的主要目的之一,就是为了掠夺资源、财富。为此,他们采取的手段,也达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早在一次世界大战时,日本就乘德国战败之机,攻陷青岛,胶济铁路全线也落到日本手中,把胶济铁路改成军用铁路。从此,日本控制胶济铁路长达八年之久,大肆掠夺沿线的各种矿产资源,并对山东各种矿产资源全面调查、摸底,收集资料,为日后进一步掠夺做好准备。
  日军全面发动侵华战争后,特别是攻占上海、南京、武汉等大城市后,先对民间钱财、设备等,大肆抢掠,运回日本,其中仅在南京就从民间抢走黄金6000吨。
  再是全面掠夺矿产资源,仅在东北,1932 年至1944 年就掠走煤炭22300 万吨,生铁1100 万吨,钢580 万吨。在山东,从招远金矿1939 年至1945 年间,就掠走富矿石20 万吨,金精矿5 万吨,纯金16.5 吨,白银38.4 吨,铜6626 吨;从中兴煤矿7 年多时间就掠走煤炭1337 万吨(《中国档案报》、《齐鲁晚报》报道);甚至对济南历城柳埠镇的一个偏远农村的小镍矿也不放过,尽将其富矿掠夺式开采,运回日本。
  对我民族企业进行军管,强迫“合作”,以至直接破坏,是日寇经济侵略的另一重要形式。像日军占领济南后,几乎对所有的较大的、较好的纺织、面粉、印染企业都实行军管或强迫与其“合作”,实际上是利用我们的资本与劳力,更直接地为其侵华战争服务,更廉价地赚取金钱,凡不与其“合作”的企业都会遭到残酷迫害。
  日寇还通过大量移民,侵占民间土地,进行经济侵略。沈阳“九一八”历史博物馆等处保存的档案史料记载,早在1937 年,日本内阁就把向满洲移民250 万户计划,确定为日本侵略扩张的“七大国策”之一。日本战犯笔供材料说,仅从“九一八事变”到日本投降,就先后14 次向东北移民10.6 万户,计31.8 万人。对移民者,按日本政府政策,每户给土地300 亩,这样已移民的10 万多户就至少侵占民间土地3000 多万亩(有的史料统计的数字更多)。
  总的说,我国有关部门调查统计,抗日战争使我国财产的直接损失达1000 亿美元,间接损失达5000亿美元。

  五、推行奴化教育,掠夺文物,从文化、思想方面进行侵略

  文化、思想方面是日寇侵华的另一战场。
  首先是大肆掠夺、破坏文物。有关的统计资料显示,日寇侵华期间掠走我国各种文物约400 多万件,又据国家二史馆史料记载,战前全国1848 座图书馆,50%以上遭损毁停顿,南京大屠杀时被掠夺图书89 万7 千多册;《齐鲁晚报》报道,山东省立图书馆“七七事变”前藏书21 万8 千册,战后只残存7560 册。还有大量文物、古迹在日军炮火中惨遭破坏或毁灭。
  再是极力推行奴化教育。日寇侵略中国的方针是: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中华民族的人心,达到“以华制华”、“以战养战”的目的。
  奴化教育不仅是日寇侵华的“思想战”,而且比军事占领、经济掠夺更狡猾、更毒辣、更具欺骗性,危害也更严重。其目的是泯灭中国人民的民族意识和国家观念,培养服从日寇侵略、殖民统治的顺民,用日本军国主义文化取代中华文化,妄图使中国永远成为日本侵略者的殖民地。
  为此,他们一方面采取种种手段,利用舆论工具,大肆宣扬“日本先进”、“中日两国同文同种”、“中日亲善”、“中日提携”、“共存共荣”、“保卫圣战”、“建设东亚新秩序”、“帮助中国搞建设”等,以愚弄中国人民,顺从其殖民统治;另一方面是建立伪教育机构,开办学校,兴办日语培训班、讲习会,更换教科书,极力推行日语教育,规定大、中、小学,都要把日文列为主课,学时占据首位,并要挂日本国旗,唱日文歌,甚至还建立“宣抚班”之类的教育组织,从娃娃抓起,重点培养一批青少年,使其成为更高层次的奴化人才等。另外,还以尊孔为名,借孔子做招牌,宣传“忠君”、“礼让”,企图用封建忠孝思想束缚民众,磨灭中国人民的反抗意识,维持其殖民统治。

  六、进行细菌战,毒气战,用非常规战争手段进行侵略

  国际公约明确禁止使用生化武器,而日寇的侵华战争中,明目张胆地制造和使细菌武器和化学武器,进行细菌战、毒气战,更是犯下了反人类的逆天罪行。
  日寇侵华后,为了更残酷地屠杀中国人民,在哈尔滨建立了731 部队,大量繁殖鼠疫、霍乱、伤寒、炭疸和赤痢等传染细菌,应用于研制杀人武器,并以爱国人士和普通老百姓为对象,进行惨无人道地人体试验。
  据《中国档案报》报道,仅在1939 年至1945年,就至少有3000 人被当作试验材料惨遭日军杀害。又据《齐鲁晚报》报道,从1940 年10 月4日,日军731 部队在浙江空投带菌的麦粒、小米等物品,拉开细菌战的序幕后,不断地扩大使用范围,使中国20 余个省区、63 个大中城市、200 万百姓长期遭受病菌无穷的摧残和折磨,有的肌肤溃烂,有的患“烂脚病”,不得不截肢,甚至致死,仅浙江义乌崇山村就有405 人死于鼠疫。国家档案馆资料统计,日军的细菌战致死中国无辜平民达27 万人,加上中国军队死于细菌战的人员,总数约达30 万人。日军也在济南搞过细菌战试验,约有1000人被折磨致死。
  另外,日寇使用毒气弹杀害中国军民的事例,也在多种报刊作过报道。

  七、建立慰安所,强征“慰安妇”,实施性奴隶制度

  日军“慰安妇”制度起源于1917 年的日俄战争,日军占领西伯利亚后,对俄国妇女大肆施暴,淋病、梅毒等性病迅速在军中蔓延,影响了部队的战斗力,同时日军的兽行也受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于是,日本政府不得不考虑后果,便指示日军参谋本部,凡是日本机关驻地都要设立慰安所,在军队中配备“慰安妇”。由此,“慰安妇”制度开始了它罪恶的历史。
  “慰安妇”制度是日本军国主义违背人道主义、违反战争常规的制度化的犯罪行为,充分体现了日寇的野蛮和残暴。
  根据国家档案馆等部门公布的“慰安妇”材料,及中、日、韩等国家学者的调查,整个二战期间,日军“慰安妇”人数有40 万以上,“慰安妇”主要来自中国、朝鲜、日本及东南亚一些国家。其中中国“慰安妇”人数在20 万左右,她们都是被强迫或被骗至慰安所的。
  世界上第一处日军“慰安所”就设在中国的上海,达14 年之久,是世界上存在时间最长的“慰安所”。从武汉市档案馆馆藏档案中发现,《汉口慰安所》等两本日本出版的日文书籍,共40 万字,详细记载了汉口“特殊慰安所”的始末,其中记载该所共有“慰安妇”280 人。台北发现的战时档案显示,1939 年武汉地区有记录的“慰安所”有20 处,最多时达60 处。山东高密也设有多处“慰安所”,被捉去或骗去的“慰安妇”100 多人,还霸占了三处妓院补充“慰安所”的不足。
  又据吉林市档案馆等处保存的日本投降时遗留下的日军自己留存的档案记载,日军在南京屯兵人员概数25000 人,“慰安所”妇女数141 人,“慰安妇”一人所应对的士兵数178 人。还有日军购买“慰安妇”向上级报账的材料,日军上级部门则以军用款支付,更表明日本国家和军队直接控制和有计划地推行“慰安妇”制度。
  日军的“慰安妇”制度,使大量的妇女惨遭日军的蹂躏、凌辱和摧残,不少人死于虐杀和疾病。绝大多数遭受这类摧残的妇女都不愿再提这一段血泪史,现在中国大陆已经确认、公开身份的原“慰安妇”幸存者仅有20 人。
  在整个侵华战争中,日军的上述暴行从未停止过。但日本右翼势力至今对“慰安妇”制度及其罪恶一再抵赖、掩盖,就在安倍最近的讲话中仍然仅仅以“不能忘记在战场背后存在名誉与尊严深深受到伤害的女性们”做遮掩,再次暴露了其否认历史的丑恶嘴脸。
  然而,日军“慰安妇”制度的残暴、丑恶罪行,早已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1996 年和1998年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通过有关报告指出:“慰安妇”制度是现代社会有计划的强奸、性奴隶行为,是战争犯罪,日本政府对此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2000 年,在东京举办“妇女国际战犯法庭”,对日军二战期间“慰安妇”制度进行了公开审判。2007 年,美国、欧盟、加拿大、荷兰及韩国议会纷纷通过谴责日本推行“慰安妇”制度、敦促其谢罪道歉的决议。2014 年3 月,我国国家档案局已将《“慰安妇”——日本性奴隶档案》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世界记忆名录。
 
\
 
  八、强掳、残害、奴役中国劳工

  日寇侵华期间,抢掳、残害、奴役中国劳工,是其侵华罪行的又一重要方面。
  据吉林省档案馆、《齐鲁晚报》等公布的档案资料记载,日军侵华期间,首先在中国境内强征摊派使用大量中国劳工,为其修碉堡、建工程、采矿、办工厂等做苦工。据有关方面不完全统计,仅1941 年就强征使用中国劳工195.3 万人,加上死亡者,至少200 万人以上。被征用的劳工们在极其恶劣条件下被强迫劳动,吃不饱,穿不暖,一天要干十几小时活,不少人被折磨致死。其中在东北死去的劳工最多,已发现有众多万人坑。仅山东宁阳煤矿日伪占领期间就有1 万人丧生。日本人控制的鲁大公司淄川煤矿,除使用1000 多童工外,一次透水事故就死亡536 人,震惊全国。1941 年日军从德州、平原抓走400 多人当矿工,不到两年,活着的仅剩下5人。
  再是强掳中国劳工到日本强制劳作,补充其劳力不足。据《中国档案报》等报刊报道,二战期间日军强掳了4 万多名中国公民到日本本土13 家公司充当劳工。其中3765 人被送至三菱矿业株式会社及其承包公司,在极其恶劣的条件下劳动,死亡722人。
  在4 万多名劳工中,山东就有9800 多人。
  泰安市岱岳区被掳到日本当劳工、现年90 岁的焦继统控诉说,他们一起被掳去的800 多劳工,两个月的时间死得只剩下300人。
  高密的刘连仁被掳掠到日本后,实在熬不过其残酷凌辱,逃到深山老林过了13 年的“野人”生活,1958 年被发现,回国时,日本政府当局不但不给任何补助,反而企图加上“非法滞留日本者”的罪名,实在无耻荒谬。对中国的劳工问题,有关方面一直在奔波斗争,仅刘连仁的儿子刘焕新就耗费25 年、共58 次往返日本,奔走呼号,至今仍未得到彻底解决。
  日寇的侵略罪行罄竹难书,受篇幅所限,不再一一列述。

  几点启示:

  其一,历史经验证明,一切侵略者,最终都是要失败的。因为他们是反人民的,而人民的力量是无穷的。面对穷凶极恶的日本军国主义,中国军民众志成城,同仇敌忾,前仆后继,浴血奋战,最终打败了日本侵略者,再次证明了侵略者必败的历史规律。
  其二,日本军国主义是其发动侵略战争的根源。日本作为一个小岛国,之所以敢于侵略我们有4 亿人口的大国,并侵占东南亚,与美国这一大国、强国作战,其根本原因是日本军国主义发展,并掌握政权的结果。所以我们通过纪念抗战胜利70 周年,必须加强与一切爱好和平人民的团结,包括与日本爱好和平人民的团结,继续揭露日本右翼势力妄图复活军国主义的罪恶行径,与其做长期的不屈不挠的斗争。
  其三,日寇之所以敢于侵略我国,与我国当时贫穷落后、反动派挑起内战等密切相关。为此,我们必须首先办好我们自己的事,增强我们自己的国力、军力。要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坚决走社会主义道路,加快经济建设,团结各民族人民,努力实现伟大的中国梦,为人类进步和世界和平做出新贡献。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