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2015年第2期 总67期
中国罕见的德国钢枕
于建勇

  胶济铁路是中国第一条使用德国钢枕超过300公里的铁路。后来,随着钢枕逐渐被木枕、混凝土枕代替,许多退役的废旧钢枕“回炉”,存世量越来越少,淡出了世人的视野。

  许多人见过木枕、混凝土枕,却很少见过钢枕,对其历史更是鲜为人知。
  从1825年铁路问世以来,最初都是使用木枕。当1884年法国提出钢枕方案时,钢枕就第一个成了与木枕竞争的对手,当时在欧洲发展最快。使用钢枕最多的有德国、法国、瑞士及南美洲。德国最多时钢枕线路占所有线路的40%,而世界钢枕量占铁路的10%左右。
  胶济铁路是中国较早大规模使用钢枕的铁路。说起钢枕在胶济铁路的使用,还要追溯到德国高级工程师盖德兹。他在1898年对山东铁路选线进行考察时,就明确提出了使用钢枕的设想:“全部轨道材料都用钢”,“轨枕长2.5米、重50公斤,为低碳钢枕。”(《近代铁路技术向中国的转移》王斌著,下同)
  这一设想与同年勘测这一线路的德国工程师锡乐巴不谋而合。锡乐巴基于在中国工作多年的经验——此前他参与修建的大冶铁路,使用的就是钢枕。坚持采用钢枕而不是木枕,在他看来:“木枕在中国的气候条件下不能持久。”
  金士宣、徐文述在其专著《中国铁路发展史》中认为:德国之所以全部采用钢枕而非木枕,是“由于木枕须向他国购买,而钢枕可由德国运来。”
  对此,中国科学院自然科学研究所铁路专家王斌并不认同:“事实上,德国那时也生产枕木”,继胶济铁路之后,“建于1904~1907年的正太铁路(今石太铁路)也使用了钢枕”,而且使用效果很好。
 
\
1904年6月胶济铁路全线通车

  在铁路发展的早期,钢枕曾在木枕容易被白蚁和腐蚀类侵蚀的热带铁路上广泛使用。如澳大利亚,就广泛使用钢枕。
  钢枕的主要优点是:不怕火烧;不担心蛀虫;生产过程简单;承受荷载大;可提供较大的纵、横向阻力,牢固保持轨距;可通过电焊进行破损修补;回收率高,废钢回收高达70%。
  不过,钢枕也有明显的缺点:与其它轨枕相比,造价高;在有绝缘需要的线路上不能使用;容易被酸性土壤、工业气体、阴湿和空气中的盐分侵蚀;列车通过时产生的噪音较大;到冬季容易出现裂痕甚至折断。胶济铁路就出现过这种情况,1926年,在原有轨枕之间增加9根钢枕,折断情形才完全终止。
  据王斌介绍,胶济铁路“除在海口附近所用的钢枕易被海风侵蚀外,其平均效能年限达30年或更长”。
  如此算来,1904年全线竣工的胶济铁路,钢枕寿命起码能够维持到20世纪30年代。考虑到1914年德国因日德青岛战争战败而退出,部分后期更换的钢枕能够撑到四五十年代。所以听老铁路讲,建国初期,在胶济铁路某些地段,还能见到这种钢轨。
  待德国钢枕退役后,胶济铁路上的轨枕逐渐被木枕、再后来被混凝土枕所代替。那些退役的钢枕因为超出了使用寿命,许多被当作废铁出售,化作了钢水,以至于钢枕存世量越来越少,淡出了人们的视野。
  不过,钢枕的形制,却留在了历史文献上。在1904年胶济铁路全线通车老照片上,可以看到它的具体形状:两端弯曲,呈燕翅形。对于这些老照片,许多人只关注上面的人物,却忽视了这些人脚下的钢枕。出于惯性思维,可能还以为是普普通通的木枕呢。
  2013年胶济铁路陈列馆筹建时,作为筹备组的工作人员,我们特别希望能够见到德国钢枕,但因年代久远,线路几经改造,轨枕几经更换,相信不少钢枕已经“回炉”,所以根本不敢有此奢望。
  出乎意料的是,就在胶济铁路陈列馆附近,德国钢枕竟然破土而出。出土地点就是离此馆不远的一个大院内,这个院子现在的单位是山东中铁济南旅游广告集团有限公司。
 
\
胶济铁路陈列馆复原的德国钢枕路基

  2013年6月,该公司组织工人翻修院内花坛,无意中挖出了埋在地下锈迹斑斑的异形钢材。施工人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于是逐级上报。筹备组人员得知后前往查看,这才发现,原来这就是梦寐以求的德国钢枕。它在地下不知被埋多久,想必期待着有朝一日重见天日。
  恰值胶济铁路陈列馆筹建期间出土,我们不禁感叹:仿佛冥冥之中与它有个美丽的相约。
  经过除锈、核桃油涂覆等专业手段处理后,百年钢枕露出金属般的光泽和质感。它把我们带回了那个遥远的年代。它从德国来,是飘洋过海而来,见证了百年历史的沧桑巨变。
  回头再看文献中记载的德国钢枕尺寸:“长2.4米,高80毫米,底宽184毫米,重50公斤。”测量比对,果然不差。
  随后,这组百年前的德国钢枕被安置到胶济铁路陈列馆,引领着参观者穿越历史的时空。
  目前,超过百年历史的钢枕,在中国存世不多。中国铁道博物馆、云南铁路博物馆、沈阳铁路陈列馆均藏有钢枕。前两馆展示的是滇越铁路的钢枕,沈阳铁路陈列馆展示的是南满铁路制造的钢枕。
  滇越铁路由法国主持修建,1910年全线通车,晚于1904年全线通车的胶济铁路。南满铁路的钢枕由鞍山制铁所制造。鞍山制铁所成立于1918年,那时,胶济铁路已经全线通车14年了。由此可以看出胶济铁路德国钢枕历史的久远。
  目前,大冶铁路博物馆也藏有两根德国钢枕。大冶铁路全部采用德国技术和设备,1893年6月动工,1894年12月27日通车。光绪十九年(1893年)正月23日的《益闻录》记载:“其路横木以铁代之,排作燕翅,铁轨即钉横铁之上。”这里的“横铁”即钢枕。它和胶济铁路的钢枕乃是“兄弟关系”。
  大冶铁路由德国工程师时维礼主持勘测设计和施工,后来主持胶济铁路勘测设计和施工的锡乐巴,也参与了大冶铁路的修建。因为同样全部采用德国技术设备及工程师,大冶铁路与胶济铁路颇有渊源。
  不过在规模上,大冶铁路与胶济铁路不可同日而语。大冶铁路全长仅20多公里,胶济铁路全长近400公里。如果说大冶铁路是中国第一条使用德国钢枕的铁路,那么胶济铁路就是中国第一条使用钢枕超过300公里的铁路。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