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2015年第2期 总67期
六十年前我入党的故事
韩进英

  我是1950年抗美援朝入伍的老兵,于1956年入党,是中共七大时期的老党员,屈指一算距今近60年了,但我入党前后点点滴滴的往事仍清晰地印在我的脑海里。
  我在北京参军后不久,就被选送到大连海军学校指挥系学习舰艇指挥。大连海军学校是海军的最高学府,是培养舰长的摇篮,我勤奋努力地学习着,毕业后准备参加解放台湾的战斗,为党立功。经过一年的学习,1951年11月,海军要组建航空兵,在全军选拔飞行员,我又被选送到海军第一航空学校学习飞行,从此我进入了海军航空兵的战斗序列。1955年3月,根据我国和苏联签署的协议,我们部队奉命去旅顺口接收苏军防务,并奉命就地改装喷气式轰炸机,由苏军带飞。1955年底,我们胜利地完成了改装任务。这时又要在海军飞行员中选拔尖子飞行员组建“海军独立侦察机大队”,这支部队在当时可谓是特种兵里的特种兵,直接归海军情报部领导,平时接受海军和海军航空兵的双重领导。组建时要求飞行员政治上对党绝对忠诚,技术上一定是拔尖的,年龄不能超过25岁,心理素质要好,能临危不惧的处理各种险情。全大队共27名飞行员,但在审查到我时,却出了问题,主要是我家庭出身不好,是旧官僚,我父亲曾是民国时期冯玉祥部下的中将师长,但抗日时期和我八路军能密切合作,深得一二九师徐向前和杨得志的称赞,如今父亲又是无党派民主人士,后经过组织反复研究,我还是被选入侦察机大队,但我进入大队后发现在全体飞行员中,唯有我不是中共党员,每当党员活动时,我只能在宿舍里学习党章,真不是滋味。不久组织上派政治干事找我谈话说:“组织的大门,是永远开着的,你只要先写一份入党申请书,就让你听党课。”我一听高兴极了,连夜写好申请书,第二天一早就交上,没过几天就确定我为培养对象,并开始上党课,由于只有我一个人听课,那政治干事就说,咱就谈心吧!于是每周我们俩在一起,他讲我听,按如今的说法是:一对一教学了。这位干事还真有学问,他从猴子变人,到党内的几次路线斗争,讲得头头是道,最后讲到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只有毛泽东主席,才能领导我们从胜利走向胜利。我每次都听得热血沸腾,恨不得立即奔赴前线,战死海疆,我说:于干事你别讲了,我今后永远跟党走,决不怕流血牺牲,就看我的行动吧!
  1956年7月,全党都在轰轰烈烈准备中共八大的召开之际,我们部队的政委找于干事问:“小韩入党的事,怎么样了,最好八大前给他解决。”
  第二天,于干事找我谈话说:政委很关心你,你可以填《入党志愿书》了,我说:不是写过了吗?他笑着说,这是要在支部会上宣读的,支部会上,同志们要讨论通过才行。我听后作了难,我怕写不好通不过,于是请他给我找份参考。他拿来一份别人的志愿书给我,我如获至宝,快速抄下来。他立即带走并说,我给领导先预审一下,再填表。没想到政委看后很不满意,找我谈话说:小韩,你的志愿书是抄的吧?这可不对,入党是一件很严肃的事,要把真实的感情、愿望写出来,你这份申请书,连我都通不过,你要重写,这件事我还要批评于干事。我回来后,连夜坐在飞行准备室里认真思考,当我想到我的一位年轻的党员战友在海滩遇难,真可谓爆燃使他尸骨无存,只能找一段他的肠子入殓时,不禁掉下了眼泪,于是我奋笔写下:我要为党的事业流尽最后一滴血,粉身碎骨,在所不惜!
  我在宿舍填表时,同志们都来鼓励我说:小韩你快入党了!一位好心的老同志,把我拉到一边说:小韩,人们都知道最不虚心的人一生也会虚心一次,入党的支部会上,别人给你提什么意见,你都要接受,我连连称是。不久,在支部会上顺利通过我为中共预备党员,预备期为两年。会后,政委找我谈话。说:七大党章上,关于预备期规定是,地主、资本家、官僚、军阀出身的人,入党的预备期是两年,我们是按党章执行的。我心中不服,但不敢说,我想那是指的本人,俺爹是旧官僚,我应算是学生、小资产阶级,应当是一年,但当时我不敢说。
  1956年7月,八大开幕后,邓小平同志在修改党章的讲话中指出,今后预备期全部改为一年,我没有主动找组织提这件事,直到1957年组织审干时,才找我谈话,给我改为一年,并承认当初是理解上的错误,这是组织上第一次向我承认处理错了。
  我光荣入党后,干劲更足了,每次都圆满地完成侦察任务,1957年我两次荣立三等功。1958年,炮轰金门之战打响后,我们大队奉命飞往前线开始海上侦察,多次与美军飞机擦肩而过。每次起飞前,政治委员都要我们每人宣誓一次,大意为下定决心,不怕牺牲,永不叛党。我每次总是泪流满面,从内心深处再加一句,为党的事业愿意流尽我最后一滴血……
  1964年我转业回到济南。66年“文革”爆发,68年我被关入牛棚,红卫兵小将们把我打得死去活来,一定要我交代是如何混入党内军内的,说:就你这样的出身,也配当飞行员。我理直气壮地回答,我是经过组织的严格审查,正式履行手续加入中共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组织上再次到我原部队对我的入党进行了确认,并为我彻底平反,恢复原级别待遇,使我再次感受到党的温暖和伟大。
  时光悠悠,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但每当我回忆起入党前后的经过,我仍然会热血沸腾,激动不已。这份珍贵的记忆,将和我的入党誓词一起伴随我一生,直到我的心脏停止跳动……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