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2015年第2期 总67期
关松坪手札册页中的老舍
何洪源

  退休之后,可能是出于职业的习惯,每逢周日或因事到外地,总喜欢去文化古玩市场逛逛。
  2013年11月,笔者应邀到德州市参加了一个小会。事毕,遵友之嘱留宿一晚,次日东方欲晓,便兴致勃勃地逛起当地颇有名气的文化市场。在一旧书摊上,随意翻看一堆旧字画和书籍,见一本没有封面并已断为两半的册页。轻轻打开观之,其上仅是剪贴的20余张用毛笔书写的诗稿及日期前后不甚连贯的日记等。但详审其内容,却有不少熟悉的人名与地名映入眼帘。例如,友声、松坪、俞剑华、胡耳山、固源、舒老师、舍予先生等;再如,南关、东关、芙蓉巷、青年会、齐大医院、齐鲁食堂等等。笔者边阅边思,深喜遇合之巧,断不容交臂失之。于是,经与卖主较长时间讨价还价后,乃欣然购归。
  返回济南后,经考证,所淘得的册页是山东现代著名书画家——关松坪先生的手札。深感偶获名家手泽已属不易,而其内容又与济南现代史,特别是与文化名人舒舍予(老舍)颇有关联,似亦不应无文。乃录原稿,记购藏,查资料,核日期,边研读边考证,而成此小文,以广其乐。
  关松坪(1895~1938),原名关际泰,字松坪,一作颂平,济南泺口镇人。家世富有而谦和诚谨,工书善画,书法东坡,画宗四王,以山水名世。20世纪30年代初,他与其弟关友声共创“济南国画学社”,课徒讲艺长达3年,有学生50余人。嗣后又创办“齐鲁画社”,主编《艺术周刊》。关氏兄弟均为山东画坛20世纪上半叶知名并影响较大的书画家。关松坪轻财好义,广交朋友。日本侵占济南后,闭门谢客,郁郁寡欢,于1938年因病英年早逝。
  册页每面长30厘米、宽35.5厘米。现将已断裂分开的册页称为上、下册,简介如下:
  册页(上)共7面,主要内容,一是作者剪贴其毛笔行书诗稿5页,计有题为《小雨》《癸酉七月二十七夜梦游华岳庙》《梅花绝句》《古筑城曲》《湖山》等诗词20余首;二是作者剪贴其毛笔行书日记5页(单面书写)。该日记仅书月日,没有署年,起止时间为11月20日至12月3日,计14天。
  册页(下)共9面,主要内容,一是作者剪贴当时《诚报》《济南晚报》所刊发的有关齐鲁画社即将成立的报道及竹漪(靳怀英,字竹漪,靳云鹗之女)的多篇诗作;二是作者剪贴其毛笔行草日记8页(两面书写)。该日记亦仅书月日,没有署年,起止时间为10月30日至12月18日,计47天。
  据笔者考证,该册页(上)的日记署年应为1933年(民国二十二年),其依据主要是关松坪在日记中所记载的有关与老舍交往情况。
  1930年7月,时年31岁的老舍应聘来到济南,执教于齐鲁大学。1934年9月离济赴青,执教于青岛山东大学。1937年8月,又由青岛重返济南齐鲁大学。前后在济南居住达四年有半。
  老舍在济南任教期间,与关松坪、关友声兄弟关系密切。当时老舍与关友声在齐鲁大学国学研究所共事,而且关友声住在饮虎池前街12号,老舍则居住在南新街54号(该院2006年由山东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2014年辟为“济南老舍纪念馆”并向公众开放),两家相距很近,互访非常方便。老舍有时去关家,有时去芙蓉巷国画学社,或者看其兄弟作画,或者请教书法绘画方面的知识,或者与其对弈、赋诗、小酌。关氏兄弟则时常到老舍住处探望问候,请教一些有关文艺理论的问题。
  老舍曾经这样说过:“我对绘画本是外行,近来略懂得一二,还是从他们兄弟得来的。”老舍专门撰文《介绍两位画家》,赞扬关氏兄弟的真才实学,还为《关友声画集》撰写序言并为其画斋题诗。
 
\
关松坪1933年11月20日手书日记

  在册页(上)所剪贴的仅有14天的日记中,关松坪就用较多的笔墨记录了与老舍的交往及对老舍的赞誉。例如:

  十一月廿日晴:早晨舒老师把介绍文华登录稿子的文,亲自送来。作的实在好,面面俱到,笔下异常生动。真是老师得意杰作。老师走了,我给友声送去。
  ……
  胡耳山也在那里,谈起舒老师在青年会演讲,中外人士热烈欢迎。演词异常精彩,人人感动,他也是鼓掌中的一员健将呢?我说等着吧?过天我给你们介绍一下子。

  日记中间说关松坪到南关请郑伯川誊写文稿,“那里”即指郑伯川处。“介绍文华登录稿子的文”应指老舍写的《介绍两位画家》,刊载于1934年2月《文华》第45期。以前研究者所确知的老舍在济南青年会的演讲,仅老舍初到济南时的1930年10月24日那一次,题为《文学的创造》。日记所提的演讲,据文意应是此前不久的事。胡耳山亦是济南著名书画篆刻家,现已鲜为人知。胡耳山,名涛,字耳山,号耳山外史,祖籍浙江绍兴,1886年生人,20世纪60年代初尚在世。文中两个问号原件如此。
  又如:

  廿三日,阴。
  早晨画了几张兰草。
  ……到了社里,把友声和我作的论文,叫孙长茂拿去,请舒老师标点。

  再如:

  廿五日,半晴阴。
  ……晚间上社,锦章胡耳山都在哪里,谈了一会,他们去看电影。友声上班。舒老师来了,把他著的《离婚》送给胡耳山一本。

  “哪”字亦原件如此。老舍的长篇小说《离婚》是在1933年8月由上海良友图书印刷公司出版单行本。老舍于1934年初秋便移家青岛。上述日记只能写于1933年。
  该册页(下)的日记署年应为1937年(民国二十六年),因为其内容一目了然。关松坪记述了“七七事变”后,侵华日军进犯山东及大好河山相继沦陷的情形,尤以记述老舍离济出走前之情形和南下徐州、郑州与汉口后的来信,真实可靠,弥足珍贵。
  “七七事变”的炮声打断了老舍《病夫》等两部长篇小说的创作计划。1937年8月由青岛重返济南,再次执教齐鲁大学。此时人心惶惶,不少人开始流亡,学校已经无法正常上课。不久,侵华日军进攻山东并逼近济南,兵临城下。韩复榘命军队炸毁津浦黄河大桥,准备弃城逃跑。11月15日夜,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老舍毅然忍痛别妻抛雏,乘火车辗转南下,投身于抗日救国的洪流中,从此开始了一个为民族解放而热情献身的卓越文化战士的生活。
  老舍临行前曾多次与关松坪见面,并托咐关氏兄弟帮助照料困留在济南的妻小。关松坪在11月1日、6日、13日的日记中均记载“舒老师来”。
  11月1日写到:

  舒舍予老师来。……过午与舒老师同饭,由齐鲁食堂叫一元钱菜,菜多,米不能吃,有臭味故也。
 
\
关松坪1937年11月21日抄录的老舍自郑州的来信

  特别在11月20日日记中写到:

  自过午起大雪缤纷。
  ……
  余往舒舍予先生处,唯其夫人子女在,舍予先生已往汉口矣。

  寥寥数语,足见两人交情信任之深。以上两则日记原件均无标点。
  老舍离开济南后,在南下奔波的非常时期,与关松坪保持着频繁的书信联系。关松坪11月21日日记全文如下:
  晚间接到舒先生自郑州来信一封

  弟以情形不妥,匆匆南来,未克走辞,极歉!自济至徐,车上极苦,无座位,无食水者一昼夜。幸天阴无空袭,尚堪告慰。抵徐即换车来郑,今日再搭车南去,明晨可到汉口;如无工作,或即去长沙。舍下一切尚希分神照料,至为激感!
  匆匆,祝吉!
  弟舍予躬 十七
  梦笔先生祈代候

  11月27日星期六又写道:

  “覆舒老师信一封。
  ……
  附舒老师信一通
  松坪先生:弟已安抵汉口,暂住友家,是否即转长沙,尚待决定。此间目下平安,恐亦难持久。济市近况若何?极为关切!匆匆,祝吉!
  弟舍予躬 十九
  汉口平汉路局白励生先生转。

  12月9日写道:“接到舒老师信一封”,惜未抄录。12月12日又写道:“覆舒老师信一封。”
  众所周知,书信、日记往往能够记录下书者当时最真实的想法和心理感受,还有日常起居、天气状况等生活细节,以及最真实的,甚至某些不为人知或未为史所录的历史情况。由于书写并非给别人看的,主要是供个人欣赏、查阅和备忘。因此,本册页充满了个性和随意性,内容庞杂不一,有的还含有隐语代号。
 
\
关松坪1937年11月27日抄录的老舍自武汉的来信

  历史无言,逝者如斯,拂去时光的风尘鉴赏此册,令人别有一番感怀。过去所看到的一些著作文章,对老舍乘火车离济南去徐州的描述,往往是“火车居然走了一天一夜,因为时有飞机不断骚扰或轰炸,火车不得不时走时停”等等。而日记抄录的老舍来信却云:“幸天阴无空袭,尚堪告慰”,由此可以还原当时之真实情况。
  关松坪早逝后,老舍1943年在《四大皆空》一文中予以悼念:“济南有位关松坪先生,是我的好友,也是松小梦的再传弟子。关先生在抗战的第二年去了世,这张画是由他配好了镜框赠给我的!松小梦的画,在山东很容易得到;我伤心的倒是关先生的死去,我未能去吊祭,而他给我的纪念品又是这么马里马虎的丢掉,实在太对不起朋友了。”心情之沉痛,怀念之深切,溢于言表。这亦应了老舍在《吊济南》一文中所言的四个字——“时短情长”。
  中国人讲,文以载道。而书法是文的载体,道亦深藏其中。纵观关松坪手札册页,尤其上册,书写洒脱奔放,功力深厚,体现了行书流畅的真髓,展现了书者的翰墨风采,渗透出文人的修养与气质。当然,字如其人,文如心声。展读册页(下)就能感觉到书写潦草,缺少章法,甚至一天一个样。究其原因,想必是因为书者其时面对日寇侵华、国难当头、山河破碎、亲友逃亡的现势,故他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及心烦意乱跃然纸上。这亦是我们了解那个年代文人的难得文本。
  关松坪不仅是位著名的文人画家,同时也是一位修养全面的艺术家,诗书画弈曲无一不精。其诗词多是即兴而发,无宿构日思之累,平稳冲淡,情真意远。庆幸的是,现在可从该册页(上)他剪贴的5页诗稿中,窥见一斑。
  这件近现代文物负载着沉重的沧桑,传递来80多年前的信息,唤起了我们许多复杂的感情和长久而难以忘怀的思考,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它的史料、文学、书法艺术等价值亦将愈显珍贵。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