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2015年第2期 总67期
瞿秋白的父亲瞿世玮先生的最后岁月
俞黎华
 
\
瞿世玮先生与少年瞿秋白

  瞿世玮(1875~1932),江苏武进(今常州)人。字稚彬,号一禅、圆初。他本是一个普通的画家,但他的长子乃中国共产党的早期重要领导人瞿秋白烈士,就使得他不那么平凡了。
  瞿世玮晚年是在济南度过的,在其一生最后15年的岁月里,留下许多鲜为人知的故事。
 
飘零魂系在泉城

  20世纪初叶,瞿世玮的家境忽遭变故,家道中落,清贫如洗,发妻不堪生活重负而自尽,从此“一家星散,东飘西零”。瞿世玮有五子一女,分别投靠亲戚,而他自己于1917年7月与胞弟瞿世玖一同来到山东平原县。胞弟任县知事,他在胞弟门下充当幕僚。不足一年胞弟卸任,他也无法在平原滞留,只好来到济南,在同乡王璞生家里作了“家馆”。同乡住在大明湖南岸百花洲东畔的娘娘庙街(后来的岱宗街15号)。这里南临市区,附近有贡院、文庙,是当时济南繁华的文化区;其北边则是眺望泉城著名景色“鹊华秋色”的绝佳去处。美似江南的景致对于雅好丹青的瞿世玮,也可略慰其流浪漂泊的痛苦之情。
 
\
纪念馆复原的瞿家的旧貌

  也就是在这个地方,瞿秋白曾两次秘密探望他的父亲。第一次是1920年瞿秋白赴苏联时前来与父亲见面,当时他们父子一同游览了大明湖,并在湖畔一家酒肆共进晚餐。瞿秋白深知此去生死未卜,他的行踪也无法向父亲告白,绵绵的父子深情使他们同榻长谈,彻夜未眠。第二次是1923年瞿秋白归国后又来看望父亲,这次父子分别成为永诀。瞿秋白生前并不知道其父1932年6月19日病逝,当时有瞿世玮五子瞿尧侍其身边,在几个学生的帮助下,葬于济南南郊的江苏第二公墓。该公墓今已不存,瞿世玮之墓1958年被学生王凤年、胡春浦寻到,1966年“文革”时被红卫兵砸毁。而在瞿世玮死后3周年的前一天,即1935年6月18日,其长子瞿秋白高唱着《国际歌》在福建长汀英勇就义。
 
课徒鬻画度余生

  1922年,瞿世玮在同乡的推荐下,到著名画家俞剑华等人创办的私立山东美术学校(1929年改名为私立爱美中学,设艺术专修科)任山水画教师。瞿世玮的山水画效法清初“四王”,最为心仪王石谷,画风古朴清雅,不落陈俗,师承传统,且富于诗情逸趣。他对学生热心传授,待人平和可亲,也很健谈,深受学生的喜爱与敬重,所以不时有学生到他住处请教,他都诲之不倦。在军阀张宗昌督鲁时期,学校并无定所,生源也少,瞿世玮长期是有职无薪,只能靠鬻画为生。尽管生活如此艰辛清苦,他对艺术仍然充满执着与追求。受他的精神的感染,学生都进步很快。如受他启蒙教育的学生王凤年,后来成为全国著名的工笔画家。他为山东培养了一批美术人才。
  1930年瞿世玮被聘到学生王凤年家中专门做家教,因为他们在学校时就结下了深厚的师生情谊,将老师请到家中既便利了学生的学习,也周济了老师的困难,王凤年的这个意见被家境比较殷实的王父所采纳。王家除每月支付学费外,逢年过节倍之。如遇老师生病不能上课,王父必让他携礼品前往探视。王凤年先生晚年清楚地记得:一次瞿师未能来家,他父亲得知老师生病后,亲自写信并附款让他前往探视问候,当时瞿师热泪盈眶,他也跟着哭了起来。
  瞿世玮在王家课徒一年多,直到病故。当时他才55岁,由于长期营养不良,身心交瘁,身体很差。他个子不高,有些驼背,蓄小山羊胡,经常戴一顶瓜皮小帽,身穿长袍,拄一拐棍,显得比较苍老,像六十岁开外的样子。他痔疾很重,常带病上课,但言传身教,毫不苟且。由于王凤年幼时失聪,他就不厌其烦地画给他看,直到学会为止。
  瞿世玮擅长画细笔山水,习惯用嘴舔墨润笔,所以口舌常黑,他的这一习惯也被王凤年继承下来,并效法保持终身。王凤年先生每谈及此,常笑称自己为“近墨者黑”。其实他向老师学到了许多东西,比如瞿世玮对画具材料非常爱惜,剩余的材料、纸边,全都一一收好备用,决不轻易浪费。凡看过王先生作画的人都会深有体会,认为他是一位既精细又节约的老人。
  瞿世玮不仅画风精细,做事也缜密周全。王凤年收藏有老师28幅一尺大小的课徒稿,虽是示范用的,但是事后瞿世玮将每幅都补画完整,钤印题款。1963年王凤年将这些画连同老师的一幅《寻隐者不遇图》和一幅山水扇面,一并交由常州市博物馆转交常州市瞿秋白纪念馆。
 
\
早年的大明湖畔

信奉道教有别情

  瞿世玮流寓济南之后,开始信奉道教。有些知道他的人误以为“圆初”是他的名字,殊不知“圆初”是他的道名,他在济南的人生最后十几年,就是以瞿圆初这个名字行世的。
  瞿世玮信奉道教,除了他对老庄思想的研究外,有两个不容忽视的原因。
  其一,他在济南生活贫困。据瞿秋白的夫人杨之华给王凤年的复信中所云:“秋白先前,开始还与其父保持联系,经常寄钱供养,后来因为白色恐怖严重,才被迫断绝联系,以至不知乃父之所终。”由于后期没了瞿秋白的供养,他的生活更加困难,其早年就经常住在道观或道教团体里,藉以减少生活开支。如他先后在民间道教团体“悟善社”及“正宗坛”暂住栖身。他的五子瞿尧也随其住在那里,侍其左右,瞿尧乃聋痴,一老一少,相依为命,境况凄惨。后来瞿世玮死在济南南门外东燕窝街(今解放阁西侧)的“正宗坛”,以后瞿尧也当了道士,不知其所终。
  其二,他利用道教以隐其身份,不易为外人注意。在白色恐怖时期,国民党反动政府四处通缉抓捕瞿秋白,他深知他们的父子关系一旦被外人所知,其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他处处小心谨慎,例如他在济南十几年的时间从不与人照相。王父明白瞿世玮之所以这样做,不仅仅是为了自身的安全,同时也是为了不给他人增加不必要的麻烦。他在王家做家教时,王父暇时也会陪其聊天,瞿世玮也会谈到自己的身世家庭,他对王家十分感激和信任。有一次他对王父透露了他与瞿秋白的父子关系,王父在感谢他信任的同时,嘱咐他千万要注意保密,从那之后他们两人对外从没有谈起瞿秋白的事情。王父深知他内心深处的苦楚,也会故意找一些轻松的话题给他安慰。
  瞿世玮去世几十年后,王凤年并没有忘记老师的教诲之恩,他常向笔者谈起这些难忘也不应该忘记的往事。笔者认为瞿世玮在济南的这段岁月,对于研究瞿秋白烈士,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21世纪的第一个春天,来自瞿世玮家乡的江苏省大型文献纪录片《瞿秋白》摄制组专门来到济南访问王凤年,拍摄了他深情怀念老师的动人情景,以及他带领摄制组在百花洲畔寻觅当年瞿世玮父子相见时的踪迹。瞿世玮这位普通而又非凡的老人,不仅为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贡献了长子瞿秋白,而且他的四子瞿景白、六子瞿坚白也为革命事业而先后献身,人们应该记住他的名字。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