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2015年第2期 总67期
出席联合国成立大会的中国解放区代表董必武
孟昭庚


  联合国诞生整整七十周年了!它的诞生,是当代国际关系史上一件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事件,对战后国际政治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影响。
  1944年8月21日至10月7日,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反法西斯同盟国即将取得胜利的时刻,美苏英三国和中英美三国代表,先后在华盛顿附近的敦巴顿橡树园举行会议,根据全世界爱好和平人士的愿望,为避免人类再罹世界战争的灾难,拟定成立一个国际性机构,来负责维护世界的和平与安全,并建议机构的名称叫联合国。
  1945年2月,苏美英三国首脑斯大林、罗斯福、邱吉尔在苏联克里米亚半岛雅尔塔举行会议,发表联合声明,决定4月25日在美国旧金山举行“联合国国际性会议”,讨论和制定《联合国宪章》。3月5日,由东道国——美国出面,代表美、英、苏、中四大发起国向其他国家发出了参加会议的邀请。
  中国是联合国的发起国之一,理所当然要派代表团参加会议。但当时国际国内形势错综复杂,国民党当局试图一手包办中国出席联合国成立大会的一切事宜,独占中国代表团的全部名额。这当然是中国共产党、民主党派和全国人民所不能接受的。
  那时的中国,抗日战争已打了七年多,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力量正在飞速成长壮大。当时,美国驻华使馆的一些外交官员在写给美国国务院的备忘录中,也承认“中国共产党已成为最活跃的力量”,抗日战争“是成功的”(谢伟思:1944年10月9日备忘录)。
  1945年2月18日,周恩来代表中共中央致函肩负“调停”国共关系的美国驻华大使赫尔利,强调指出:“决不能仅由国民党政府的代表参加会议”,“设若国民党独占代表名额,将不仅为不公平与不合理,并将表示他们的见地是要分裂中国”。经过几次艰难交涉,加上美国总统罗斯福写信给蒋介石,要求中国代表团必须有中共和其他方面的人士参加。国民党最高当局慑于美国和中国各界人士的压力,才不得不允许中国共产党和解放区军民派代表参加中华民国代表团,但仅给了一个名额。中共中央经过周密的研究之后,决定派党的元老、德高望重的董必武同志作为中国解放区代表参加代表团赴旧金山参加联合国制宪会议。
  董必武(1886~1975年),中国共产党创建人之一,参加过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长期担任中共重要领导职务,与林伯渠、吴玉章、徐特立、谢觉哉并称“中共五老”,在党内外享有很高的威望。再加上他在陪都重庆协助周恩来领导中共南方局和八路军驻渝办事处工作,与国统区各界人士和驻重庆的各国外交人员都有广泛而友好的交往,口碑载道。中国共产党推出他作为解放区代表出席旧金山国际会议,称得上是理想人选。3月7日,国民政府发给董必武特派状,写有“特派董必武为中华民国出席联合国大会代表,此状(派字第十八号)”,由国民政府主席兼行政院长蒋中正和代理行政院长宋子文签署。
  1978年2月,董必武夫人何莲芝将此特派状捐赠给国家,现由中国国家博物馆收藏。
  中国代表团团长及首席代表为国民政府代理行政院长兼外交部长宋子文,代表团成员有:驻美大使魏道明、驻英大使顾维钧、前驻美大使胡适,中共代表董必武,国民参政会主席王宠惠、李璜、吴贻芳,国民参政会参政员(议员)张君劢,大公报总经理胡霖共10名正式代表。
 

  4月6日,董必武及其随行人员从延安乘飞机前往重庆,受恶劣天气的影响,7日才到达。
  中国代表团的10名成员,其中胡适、顾维钧、魏道明三人已在美国,身在重庆的另6位代表,便搭乘中国代表团团长宋子文的私家豪华飞机直接飞往美国。而解放区代表董必武及其随行人员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们经过简短的准备,于12日,在重庆珊瑚坝机场搭乘一架小型军用飞机飞赴美国。小军用飞机在空中颠簸不断,先要飞越喜马拉雅山到印度加尔各答,然后转机赴中东,跨越非洲,横飞大西洋,到拉丁美洲的巴西,最后才飞到美国纽约的莱加弟机场,此时已是21日,前后飞行了10天。年逾花甲的董必武一路之劳顿,可想而知。
  4月25日,联合国成立大会在富丽堂皇的旧金山大剧院隆重开幕,包括中国在内的50个国家(后波兰加入)的282名代表出席大会,共同讨论和制定《联合国宪章》。董必武和中国代表团其他成员一起出席了大会,这是中国共产党高级领导人首次在国际政治舞台上亮相。从5月3日起,各代表团成员分成4个专门委员会审议联合国宪章草案,董必武被安排在第三专门委员会,即负责审议联合国关键部门安理会的有关条文。这个专门委员会讨论时,因为涉及安理会的权限和否决权等问题,争论最为激烈,成为整个会议的中心之一。
  会议期间,董必武固有的庄重而平和的政治家风度,给中国代表团代理团长、民国著名外交家顾维钧留下了难忘的印象,他在其回忆录中对董必武的言行作了重要介绍,他写道:“会议期间,我同董必武作过多次讨论,他是中国代表团最年长的,是个读过古书的人,为人和蔼可亲,但颇机敏。”他还写道,“我和董必武先生交谈过,觉得他和众人也没有多大不同,他年事稍长,但通晓国际事务,这使我顿感惊奇。”
  6月25日,与会代表一致通过了《联合国宪章》,并于26日举行签字仪式。因为中国代表团在发起国中按英文字母顺序列于首位,按照大会所商定的程序,中国代表团第一个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中国政府首席代表宋子文回国,胡适在哈佛大学讲学,二人均未参加签字仪式,实际到场签字的中国代表仅为8人。代理首席代表顾维钧第一个签名,其中吴贻芳成为在《联合国宪章》上签字的第一位女性。签字仪式在肃穆的气氛中进行,董必武以中国代表之五的身份,庄严地代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中国解放区人民、也是代表全体中国人民,用毛笔在《联合国宪章》上签上了“董必武”三个刚劲有力的楷体字。这是历史上不同寻常的镜头,又是激动人心的时刻!董必武的毛笔字潇洒飘逸,别具一格,至今这一珍贵历史记录还保存在纽约联合国总部三楼的一个别致的玻璃柜中。当晚,董必武和中国代表团其他代表一起出席了会议的闭幕式,至此,联合国成立大会圆满结束。
 

  董必武来到美国,是中国共产党高级领导干部第一次以公开身份在美国活动,他知道自己能作为一名中国代表团的成员来到旧金山参加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盛会,那是经过一番不小的斗争才得以实现的,因而他非常珍惜这一机会。他利用出席会议的难得机会,为打破国民党历来对解放区情况的新闻封锁,扩大中国共产党的影响,搞国际统战和宣传工作。他要他的助手章汉夫、陈家康和在美国工作的共产党员徐永瑛等同志一道,利用当时的有利条件,用英文撰写并发表了《中国解放区实录》一书,在联合国的各代表团、新闻记者以及美国人民中广为散发,向全世界系统地、全面地介绍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根据地在政权建设、经济和文化建设方面所取得的伟大成就,介绍八路军、新四军抗击日寇的战绩和中国共产党的政治纲领。一家华侨报纸还在显著位置刊登了董必武的讲话——《中国共产党的基本政策》的全文(见《董必武选集》)。
  联合国大会闭幕后,董必武携章汉夫、陈家康一行离旧金山赴纽约,首先拜访了中国人民的朋友史沫特莱、史迪威将军的女儿和著名女作家赛珍珠等。然后便广泛地会见当地的华侨代表,美国友好人士、新闻记者及部分美国社会上层人物,向他们介绍了中国解放区情况和中国共产党的方针政策,揭露了国民党法西斯独裁的本质,争取了华侨和各国人民对中国抗日战争的同情和支持。
  美籍华人邝治中先生曾撰文写道:“1945年联合国在旧金山成立,当国民政府出席成立仪式的代表宋子文前来访问纽约时,他住在一家豪华的旅馆里,拒绝去唐人街发表演说。相反,出席联合国会议的中共代表董必武(他那时在旧金山)却在华侨主持的许多集会上讲话,这给纽约的华人留下深刻的印象。所以后来在考虑中国在战后世界中的前途时,华人中间几乎没有人认为国民党的独裁统治继续下去会有什么好处”。(见《纽约唐人街》第151页)
  总之,董必武不愧为中国人民的真正代表和使者,他卓有成效地完成了中国共产党、民主人士和解放区人民亦即全国人民所赋予的重任。根据党中央的指示,他结束在美工作,于11月20日乘飞机回国,26日抵达重庆。
  1985年10月24日,在纪念联合国成立40周年大会上,时任国务院代总理的万里高度评价了董必武旧金山之行的伟大意义。他说:“中国共产党代表董必武作为当时中国政府代表团成员参加了制定《联合国宪章》的旧金山会议,并在宪章上签字。这表明中国共产党从一开始就支持战后国际安全组织的建立。”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