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怀念魏启后先生
朱树松
 
  已经是三十多年前的事了,记忆有些模糊。可这几天脑袋里一下子清晰起来,有点像透了明似的。上世纪80年代初,去魏府拜见启后先生的事,就像过电影一样在脑海里反复地播映——这缘于“魏启后展览馆”馆长李德生先生发起组织的“纪念魏启后先生诞辰九十五周年”活动的刺激。别说,刺激或可能使人恢复记忆。
  那是上世纪80年代初,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家里结识了一位在金融机构工作的胡姓朋友,我叫他胡叔叔,胡叔叔为人很热情。那时,我已从沂蒙山区调到泰安美术公司担任领导工作,虽然年轻才三十多岁,但从六岁就临习毛笔字的我,在当地已经是小有名气的书法家了。每逢周末,我就会抽空回到济南家中,不几周,我也就认识了胡叔叔。
  胡叔叔见我喜欢书法,又有些功底,且年轻有志,就说:“树松,我领你去见一个人,他是我的同事,一位很有名气书法家。”我问他是谁,他说是魏启后。我一听很兴奋,这可是我崇仰已久的书法前辈了。胡叔叔见我那兴奋劲,又说:“别急,等我和人家约好,你下周回来再去。记住,带着自己的书作,请教一下。”
  好不容易等到又一个周末,我急匆匆上了火车,只嫌车轮转得慢。
  胡叔叔来了,我拿起早已准备好的作品,和胡叔叔并肩骑着自行车直奔县学街1号。那时魏启后先生已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他精神矍铄,和蔼谦恭,微胖白润的圆脸上罩着略显稀薄花白的头发,嘴角总是挂着微笑。记得先生住的是一所济南老式院子的堂屋,一进屋冲屋当门就有一张方桌(也是书案),上面摆放着笔墨纸砚。进门的左边并排摆着两把深颜色有些老旧的太师椅,我们一进门先生就把我俩让在椅子上落座,看来先生是早有准备。胡叔叔坐在里面那把,我坐在靠门边的那把,屋门敞开着,外面的光线直射在方桌上。先生和胡叔叔客气几句后,直奔主题,问我拿没拿作品来。我从先生语音的清润干脆中觉察到,先生有一股不可逆转的力量。我立马站起来,从口袋里拿出一幅折叠整齐四尺三开行书写好的毛主席诗词《咏梅》,恭敬地铺在桌子上站在那里,静静地等先生发话。先生迎门站着,微低着头,笑眯眯的双眼透着闪电般的光芒,直扫在我的作品上,我的心嗵嗵直跳。先生几缕清晰的鱼尾纹,从眼角均匀地扩延在他饱满的天仓处,慈祥之气充满着整间屋宇。先生抬起头来,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又好像是在和胡叔叔说,“后生可畏。”随即又指出了我书作的几点不足,并告诫我:“一定不要死写。”——这句话,一直指导着我的书法之路,至今不忘。先生接着轻松拈管,濡墨挥毫,提按顿挫,一气呵成为我书写了“蓝田日暖玉生烟”这幅气贯长虹、自在挥洒的神品。目睹先生疾徐稳重、行云流水的畅快地挥洒,我的心灵被震撼了,这是深厚文化积淀的“博观约取,厚积薄发”,非有与生俱来慧根者而不能。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亲睹先生挥毫,也真真地体会了“字如其人”的妙处。那时先生的书法,早已誉满书坛,我曾自撰过一幅对联,颂先生的书法——
 
删繁就简,结出者全是硕果;
领异标新,绽放之尽皆奇葩。
 
  望着墨宝上“树松同志正腕”的题款,我受宠若惊。我,一介平凡后生,怎敢去“正”自在之神“腕”。先生的谦恭让我全身涌动着热流,我毕恭毕敬地双手接过先生所赐的墨宝。我想,这是先生对我的激励与期望吧。
  纵观历史,没有哪一位专为写字而成为书法家者,大家更无从谈起。每一位书者,无不是沉浸在古往今来文化、思想、精神的海洋里,汲取百家之精华,融于血液,奠基城府,铸就异域,为了表达自己的理想抱负、天地谋略、文化情感等而振腕奋笔。其不为功利所趋,舍己之小,为大天下,一抒胸臆。其作品呈现的是书者内心至善阔大的独到世界,点墨之间散发着书者浓厚的书卷气息。其书优秀、破窠臼而独树者脱颖而出,被后人称其为书法家。天赋灵至,人品与书绝胜者人颂大家,之书便成为法书,以供后人效法临摹。魏启后先生便是当今大家绝胜者!不能破窠臼而独树者,再“优秀”,不过是一介书匠而已。至于那些心底不静,专为“书法”而书法者,心胸无机,于文化无缘,无从言慧,更无天赋,唯一涂鸦之徒尔。
  魏启后先生的作品是超然脱俗的心画,堪称神品。品赏先生的墨迹不要像评论普通书法作品那样,看他临王,还是摹米,先生就是先生;也不要看他获得了什么奖项,奖项的评比往往带有评委的功利、好恶和水平;更不要看他身上有什么职务,职务在很大程度上是官权意志、自诩技巧和僭夺的标识。欣赏神品应先读懂主人,先生之所以能出神品,全赖他的天赋和勤奋。天赋给予先生灵慧自在和清正豁达的品格;勤奋让先生获得了坚厚的文化积淀。二者相融,神品便出。自在之神品,非常人所能为也!我常思,书坛历史上第一位书法家是怎么出现的,第一之前是不会有临摹之范的,只有天赋和勤奋相融的“独创”而已。先生即可为当代书坛第一者也。瞻前顾后,看先生的书法历程,“课余兼习书画”,后虽“从事金融工作”,依然“广结墨缘,以书画自娱”。先生于书法,可谓自起于青萍,腾跃于苍穹,能有如此恢宏之成就,不是天赋和勤奋,又能是什么?
  而今,先生仙逝已有6年了。作为文化艺术界的一位跋涉者,我一直寻觅探索在漫漫的书途上,穿行在“玉生烟”中,寻觅超越者,探索创新人。可思前想后,这些年里,齐鲁书坛至今却未能有出先生其右者。呜呼!在纪念先生九十五周年的日子里,回想起与先生的往事,我的心里依然是热乎乎的。思绪翩翩,举首望远空,先生就像一座丰碑,矗立在神州大地,直入云端,引领着墨坛一支浩浩荡荡的队伍……倏地,一个激灵,顺口吟成一绝(新声韵)——《魏启后先生诞辰九十五周年纪念感吟》:
 
神州墨苑有英豪,飞舞青毫树异标。
虽作云天仙鹤唱,遐音一样起狂涛。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