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我曾是舒同体的超级“粉丝”
师占一

  2015年12月25日,是著名书法家舒同先生110周年诞辰。我对自成一家的“舒同体”书法艺术的热爱、追捧和习练,迄今差不多已一个甲子了。作为舒同的一个超级“粉丝”,现将我与舒同先生的交往故事回忆如下,以为纪念。
  回溯上世纪50年代后期,我还是中学生的时候,偶见时任山东省委第一书记的舒同为报刊和学校或机关题写的名头,立即为他那遒劲有力,雍容大方,具有独特墨韵的字体所深深吸引,十分佩服,并由此开始了最初的习练临摹。
  尽管自己的书法功底浅薄,所见舒老真迹少之又少,只能对所见不多的字照葫芦画瓢,临形摹状而已,但个中热情却十分高涨,以至于痴迷。
  1961年8月,我从一处高级中学应征入伍到空军某院校。其间,我仍旧习练舒体字。1963年底,我受一位战友之托,为其写了一张小斗方。内容为时任总参谋长的罗瑞卿大将的四句话:“办事要认真,工作要落实,经得起考验,不要翘尾巴。”他饶有兴趣地将其悬于案头。一个偶然的机会,被校政治部干部科科长见到,当场夸奖了一番。不久,我便被抽调到政治部,专门书写罗总长的四句话,以张贴在机关和学员队各办公室(当时毛主席语录尚未普遍上墙)。月余,任务完成,我随之从校务部调到政治部。由此开始了我从事宣传文化工作的生涯,可谓是:一张字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1965年9月,我的一位习练何绍基书法且造诣颇深的副校长在京学习时,得知舒老也在北京,便急令我赴京拜见。我的这位副校长曾于战争年代在山东胶东和舒老相识。令人沮丧惋惜的是,当我登程赴京时,舒老已在离京返陕的途中了。擦肩而过,良机痛失,我只得抱憾而回,可我心中油然升起的求教舒老的欲望却越发地强烈了。于是我尽其所能,斟词酌句,用毛笔仿舒体字,冒昧给舒老写了一封情真意切渴望拜师求教的信,寄发西安。
  两个月后的1965年12月31日,收发员亲自送我手上一个由“北京复兴路23号舒办”寄来的圆筒状邮件。我小心翼翼地将其拆开来。随着一股扑鼻而来的浓郁墨香,那潇洒飘逸,敦厚遒劲,一气呵成的舒老亲笔书写四尺对开四扇屏,跃然眼前。四扇屏的内容为毛泽东词《水调歌头·游泳》。获此墨宝,激动兴奋的心情无以言表。不久,我又荣获堪称舒老书法精品乃至极品的四尺对开对联,内容是“欲知今古事,须读马列书”,然而不幸的是在“十年动乱”中不慎被毁。至今每每想起,无不有切肤之感。
  由于我所在军校同样卷入“文革”潮流,在极左思潮的影响下,被横加多个罪名,扣上多顶帽子的舒老及其墨迹,命运自然多舛。为保住舒老这4幅难得的墨宝,我顶住重重压力,想方设法转移藏匿,方幸免被毁。随着全军军事院校的相继解散,我回到了原籍。
 
\
1965年舒同为笔者所写的《水调歌头·游泳》

  1982年底,我从报纸上得知舒老已任解放军军事科学院副院长的消息,喜出望外,急不可待地赴京拜见。一个星期二的下午,我赶到军科院,向门卫表明要拜见舒老的请求。当时我没有任何关于我身份的证明,无法进入军事单位,更不要说见如此高级别的首长了。我告诉门卫我带有舒老写给我的四幅字。负责任的门卫立即将此情转告了舒老秘书。很快秘书便传来本星期四下午舒老接见我的佳音。同时还让秘书解释了当天不能接见我的原因,是他要为明天接见日本书法代表团做些准备,抽不出更多时间。我既惊喜将被舒老接见,又感动舒老如此高位的领导,还这样不吝下顾我这个从偏僻县城来的普通人。
  届时,我如约而至。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舒老,一边笑容可掬地握着我的手,一边示意我坐在客厅茶几旁左首边沙发上,近在咫尺,像对待家人一样地和我亲切交谈。舒老说:“看到这4幅字,就想到了当年给我写信的那个年轻人,有些文字功底,字写得也不错。”还说:“我给你写字的时候,离我倒霉、被批斗不远了。”我不忍由此而引起舒老过多伤感,便转换话题,谈起1958年他任山东省委第一书记时,曾为我县题写过“鄄城县国营第一园艺场”的场名。舒老马上问我:“现在是否还有存?”我说:“回去后马上查找。”不知不觉中,很快到了身边工作人员限定的15分钟接见时间。舒老对他们说:“不忙,不忙,到北京见一面不容易。”就这样,舒老从山东谈到陕西,又谈到“文革”中,他写的大字报,白天张贴,夜里被人偷偷揭去收藏。见舒老谈兴这么浓,工作人员从舒老的健康考虑,示意我向舒老辞行。我先后两次欲起身告辞,均被舒老拉着衣袖,抓着手臂,留了下来。眼看一小时将近,我虽心有不舍,但还是对舒老说:“等您老方便时,我再来看望您。”这时舒老问我还要他写什么字。尽管我很想再求墨宝,但又实在难以开口,只是说我县新建了影院和剧院两个大型文化场所。说着我用手在茶几上写了“鄄城剧院”,“鄄城影院”的字样。舒老起身让我随他走进书房,在四尺对开的宣纸上欣然挥毫写下了“鄄城剧院”、“鄄城影院”八个苍劲有力的大字。
  就在这次拜见舒老时,他十分中意为我写的那几幅字。他让其工作人员私下跟我商量,想以现在的多幅字作交换。我当即表示,舒老既然有意,我听从舒老安排。但工作人员却说:“您不要误会,舒老说过,他写给谁的字,就为谁所有,决不任意换回,更不强行收回。”这就是舒老,一位德艺双馨、被誉为“党内一枝笔”的书法大师的风范。我怀着对舒老肃然起敬的心情,带着舒老赠我的墨宝,依依不舍地告别了舒老。
  也是在这次拜见舒老时,舒老不无遗憾地对我说起,他一生的书法作品相当多地遗散在全国各地,尤其是上世纪60年代的作品散失较多,现正准备出他的书法集或舒体字帖。或许是基于我对“舒体”的痴爱,抑或是看我这个当年给他写信的年轻人有点文字功底,总归是他对我有好感的原因,提出要我来京帮他收集并整理他的书法作品。我当即十分爽快地答应了下来。然而,回到原籍后,由于种种主客观原因,更多的是自己目光短浅,没有胆识,不敢丢掉“铁饭碗”,有悖于自己的诺言,辜负了舒老的期望。从此,我再也无颜去见舒老,也没勇气和他联系了。迄今,虽然三十几年过去,但每当想起仍旧悔恨不已,抱憾之极,成了终生难以忘却的痛苦回忆。
 
\
1982年底,舒同先生与师占一合影

  虽然如此,拜见舒老的动人情景,舒老的音容笑貌,和对我亲如家人的温馨、惬意感,尤其是舒老坚持一定要亲自送我到他家门外,并以当时十分珍贵的彩色胶卷挽臂留影的感人场面,恍若昨日,犹在眼前,定格于幸福自豪的记忆中。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