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一代名家 丹青流芳
——怀念挚友吴传麟先生
 
吴泽浩

\

  齐鲁大地孕育了中华文明中许多令后人称道的精彩,诸子各家,蔚为大观,其中给与丹青一道的滋润,使得中国绘画以独特的文化内涵而成为世界文化之林中的一朵奇葩。吴传麟先生作为齐鲁的后嗣,青年时期即北上求学,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广受现代名家的哺育,因此,具有较厚实的艺术基础。在几十年的艺术发展中,吴传麟先生勤奋努力,兼收并蓄,终成当代名家。
  吴传麟开始读书的时候,正好是我们建国后对教育相当重视的那个阶段。他之所以能够进入山东省实验中学读书,除了他爱好画画,更主要的是他的学习相当优秀,学业相当好。山东省实验中学是全省最顶尖的一个学校,在那个学校里面学习,说明传麟肯定是优秀的。那个学校有最好的文化课老师,也有最好的美术老师,传麟在中学阶段始终刻苦地学习、刻苦地画画,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后来他又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我们国家重点美术院校,就是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这个学院在当年、在现在都是咱们国家最重点的几个美术学院之一。在那个年代没有今天这么多人学画画,那个时候除了一部分老画家、大画家之外,院校的学生并不多,所以在20世纪60年代那一批进入高等院校学画画的人,在今天可以说几乎个个成名,个个都是一方面的领军人物,都是带领了很多学生,教授了很多优秀的人才。
  传麟这一段历史恰好和我有共鸣。我比传麟兄小三岁多,1961年进入广州美院学习,在美院读了五年大学,毕业之后正好碰上文化革命,就把我分配到了山东济南从事美术工作。来了之后我就感到应该向我们山东的老画家们学习,向我们山东的老画友们,包括梗桥兄、登堂兄学习,这时候我就知道了我们济南市还有一位在北京工作的、国家重点院校毕业的吴传麟。因为传麟的父母兄弟姐妹都在济南,他经常回来,我们很快就认识了。当时我还没结婚,有时间就经常到传麟家走一走,看看他的父母,甚至过年都在他家里一起吃水饺,有时候他家里有些大米就煮给我们吃,在那个时候很快就融洽成为了兄弟。我们观点一致、学历一样、年纪差不离,而且又都姓吴,他待我就和家里的亲人一样,在那个时候我就感觉到传麟是一个对中国艺术、对中国文化相当熟悉的学者型的书画家。那个阶段正逢“文化大革命”,用“臭老九”骂知识分子,目的就是把你的文化、把你的知识给毁了。在那个年代,我们年纪轻轻就戴着“臭老九”这样一顶怪帽子、破帽子。传麟在北京工厂里,我在山东的文化馆工作,我们都是抱着被改造的这种态度在工作,但是我感到我们之间的来往没有悲观,没有认为自己是“臭老九”,而是在抓紧时间学习创作。传麟兄和我有个共同特点,就是不参与社会的那种所谓“造反”、“保皇”糟践文化的那种行动。他是一位非常老实、非常务实、心里对自己非常有数的这么一位知识分子,他的全部精力都用在研究、用在绘画、用在书法、用在探访。当时有些老先生被打倒成为黑帮分子,传麟兄到了济南就经常去他们家里看一看、坐一坐;我到北京去,他也陪着我去看望那些老画家,人情味很浓。他的这种情谊,这种学习的态度,这种对文化的尊重,是十分难得的。这种对我们国家的前途非常担忧,但是又非常抱有信心,坚持到现在来看,成大事不是偶然的。他是真正把几千年的文化,把我们中国的艺术,把我们自己的责任,把我们今后应该对社会做什么事,都安排得非常井井有条、心里有数。所以他成功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
画家的故事录制现场

\
吴传麟在北京奥申委艺术经典名人大讲堂

  再说一件事,我当年在济南结婚想买一个木头床,市场上没有,只能两条板凳搭上一条铺板。正好北京有那种简易的有床头有挂板的,七八块钱那样一种木头床,我给传麟写了一封信,请传麟兄帮我想办法订到那个床,我才能成家,不然连这么一个床都没有,我成什么家嘛!那个时候买床还要票,传麟兄就想办法跟别人借了工业券之后,夜里四点来钟到商店去排队,买到之后通过火车发到济南。现在我们家这床还放在一间小屋里面。我老婆说,咱们什么都可以不要,咱们结婚的时候传麟从北京排着队买的这个床必须留着。所以我对传麟、对大嫂很感谢,他家里当时都不一定有这样一张床,却想尽办法把这样珍贵的东西买了给我寄来,铺板背面还写着寄济南市什么地方、北京吴传麟寄于什么地方,这永远是我们家的文物,记载着我们的兄弟情义。我们当年作为“臭老九”抱着坚定的信念,现在成为艺术家这样一种人生轨迹,取得今天这样的成绩绝不是偶然的。这一点可能对现在的年轻人、对以后的人,都能够有所参照、有所参考、有所借鉴吧!
 
\
习仲勋廖汉生出席吴传麟画展开幕式

  关于传麟绘画的民族性和艺术性的结合,我认为可以从两个角度去谈。我们都知道中国近代有很多大家都是从国外学习归来再发扬光大,比如刘海粟先生、林风眠先生、徐悲鸿先生,后来还有吴冠中先生等等。那个年代洋人并没有把我们这些大师当回事儿,如果说他们当时被送到法国去很受欢迎、很受注意,这样讲就不对了。当时这些大师是在很艰苦的情况下认真地学习了很多西洋的东西,把科学的东西带回来教给我们。当时在中央工艺美院的几位好的老师都是留英的、留法的,有个别留苏的,传麟很得益于这些老师从国外带回来的先进、科学的艺术理念和技巧。所以看传麟的画,你可以看到很多因素,除了笔墨好、意境好、文学性强,画面的构图还有很多构成、色彩的元素,往前看很多老画家是不这么画的。为什么传麟能够有所突破呢?就因为他接受了那些老师从西洋带来的很多好的理念,再加上传麟的的确确不是食古不化、食洋不化的人,他一切都能融化,这是其一。第二,为什么现在世界洋人都比较重视我们呢?因为我们已经不是东方弱国、不是“东亚病夫”了,改革开放以后我们国家经济发展迅速,艺术家也被洋人另眼相待。现在不管是在国内还是国际上,中国优秀的艺术作品都会受到洋人的关注,和头些年人家洋人看都不看你的不一样。传麟的画,我觉得下一步还要继续研究一个方面,就是在他的艺术得到西方的接受的基础上,如何在世界上让他的艺术得到各方面的研究,这一点,我们还要下点功夫。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