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张学思:从大帅府走出来的共和国将军
叶介甫
 
 

\
张学思
 
  张学思是人民军队的优秀将领、中国人民海军的创建者之一,爱国将领张学良之弟。1916年1月6日出生于奉天(今沈阳)“大帅府”,为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的第4个儿子。他1933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历任八路军冀中军区参谋处长、平西军分区副司令员、辽宁省政府主席、省军区司令员、东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新中国诞生后,先后担任大连海军学校副校长,海军司令部副参谋长、参谋长等职。1970年5月29日在林彪、“四人帮”迫害下含恨病逝。
 
背叛剥削阶级 寻求革命真理

  张学思的少年时代,正是中国军阀混战,日寇入侵,内忧外患日益深重的时代。他出生于大军阀的家庭,但对官场里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的现象非常反感。他通过阅读进步书籍,逐渐产生了民主、自由、反帝、反封建的思想。
  1933年,17岁的张学思在北平参加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反帝大同盟”。接着,由王岳石介绍加入了共产党。不久,党为了扩大武装力量,派他到国民党军队里去做“兵运”工作。张学思坚决执行党的指示,在那里做了很多艰苦的争取工作,但是,由于国民党加强了对其军队的控制,“兵运”工作未能取得胜利。
  “兵运”工作失败后,张学思又节衣缩食,把省下来的钱资助进步刊物——《黑白导报》,以揭露国民党统治的黑暗,宣传我党的政治主张。
  当时,北平的地下党计划筹买一批武器,派张学思去搞一些钱。他接受任务,到了天津,家里人不让他走,但他想办法,还是从家里溜了出来。不久,为在东北军中开展工作,党决定利用他哥哥张学良的关系,派他到南京国民党中央军校学习。正在这时,发生了“西安事变”,张学思被国民党软禁起来。南京一些国民党要员想拉拢张学思,要介绍他到胡宗南部队中去“练达练达”。张学思坚定地回答说:“我不能上圈套,我不去胡宗南那里。”此后,他冲破重重阻拦,到了济南,与党取得了联系。
  “西安事变”后,蒋介石继续奉行对外消极抵抗、对内积极反共的政策,扣留了主张停止内战、团结抗日的将领张学良和杨虎城。周恩来副主席指示张学思到国民党上层人物中,进行争取释放张学良和杨虎城的工作。在这几年间,他遭到一些挫折,但这个封建军阀家庭的叛逆者,立志为共产主义奋斗到底的革命青年,并没有动摇,他的心中像一团火,越烧越旺!
 
毅然放弃去美国定居 投入抗日救国烽火中

  1938年初,张学思的全家都办好了出国手续,母亲特意留在香港,要说服最心爱的小儿子与她一起去美国。然而,深明大义的母亲更为儿子对祖国的赤诚之心所感动,把生离死别的痛苦埋藏心中,亲自把儿子送上飞往武汉的飞机。张学思望着机窗外伶俜而立的老母,暗暗流下了泪水。
 
 
\
毛泽东接见张学思(1956年)

  10月下旬,在周恩来的亲自安排下,张学思从武汉经西安抵达延安。
  在杨家岭,张学思受到毛泽东的亲切接见。毛泽东操着浓重的湖南口音问道:“你就是张学良的弟弟吧?”
  张学思回答:“是的,我是张学良的四弟张学思,现在改名叫张昉。”
  毛泽东赞许地点点头说:“你能来延安,不简单喽!”他亲切地端详着张学思那清秀的面孔问道:“你二十几岁啦?”
  “报告主席,我已经22岁了。”
  “你还是个娃子嘛!”毛泽东慈祥地笑了,他点燃一支烟,吸了一口问道:“你感觉怎么样啊?能过得了这里的生活关吗?要不要钱花?”
  张学思的脸唰地一下红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着急地说:“主席,您可别把我当成小孩子呀!”
  “哈,哈,哈”毛泽东爽朗地大笑起来,他亲切地对张学思说:“你是少爷公子出身,过去的生活条件那么好,初到延安来,我担心你生活受不了哟!”
  毛主席亲切的关怀,使张学思感到格外的温暖。他已毫不拘束了,爽快地回答:“主席,我能受得了。好多同志都是这么过的,过得很愉快。他们都行,我也能行!”
  张学思觉得有许多心里话要向毛主席讲,他说:“延安虽说艰苦些,我觉得这里的生活比什么地方都好。在家里,衣食住行是都很优越,但那个家庭,只有享乐的自由,没有革命的自由。我像被关在笼子里一样,再好的东西吃着也不香。我要革命,要抗日,延安能革命能抗日,再苦我也不怕。”
  “讲得好,讲得好喽!”毛泽东非常高兴,满心喜欢面前这位热情进步的青年。他惬意地吸了一口烟,像唠家常一样,亲切地给张学思讲起了革命道理和共产主义的世界观。他说,人的世界观不同,对事物的态度也截然不同。有些人把像你家里的那种富贵的生活享受,当作人生的最高目的,千方百计地去追求。而你却把它看成是罪恶,千方百计地摆脱它,跑到延安来受苦。因为你把救国救民,在中国实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当作自己的最高目的。但是,要达到这个目的,遇到的困难会很多的,付出的代价将是很大的,肯定比你我所能想象得到的,要大得多。所以,我们共产党人,为了实现自己的崇高理想,需要不断地学习,积极地锻炼。你现在很年轻,正是锻炼自己的好时候,在艰苦的环境里更能锻炼人。延安就是一座锻炼人的革命大熔炉,也是一所增长才干的革命大学校。毛泽东鼓励张学思:“好好学习,好好工作,将来为中国革命做出更多的贡献。”
  延安学习结束后,党派他到敌后去工作。1940年,他带领一支队伍开往冀中军区,在司令员吕正操直接领导下进行战斗。他作战勇敢,不怕牺牲,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1945年日本帝国主义投降后,党中央任命他担任辽宁省人民政府主席兼省军区司令员、东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当时,国民党反动派为了争夺东北人民抗战胜利果实,重新启用一些旧东北军的上层人物,并给他们以“高参”、“参议”、“特派员”之类的头衔,派到东北与我方搞所谓“和谈”。实际上蒋介石妄图利用东北人劫收东北。和谈中,国民党的代表对我方提出,东北两个政府合并起来为好,要张学思当主席,国民党派副主席,现有人员一律不动,不足人员由双方协商补充。对这个重要原则问题,张学思及时向党组织汇报,坚决站在党和人民的立场上,彻底撕破国民党“和谈”的假面具。国民党的阴谋失败后,南京军统局准备再派人到东北找张学思“策反”。军统局东北区给南京回电说,张学思在青年时期就参加了共产党,他的思想早已被共产党赤化了,你们再派人来谈也是白搭!
  张学思在东北工作期间,面对这种错综复杂的尖锐斗争,以一个共产党员的坚定立场,无情地揭露和打击了敌人。在解放战争时期,他为党的统战工作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周恩来点将担当海军学校创始人
  1949年初。正当辽沈、淮海、平津各大战役接连告捷之际。又一个振奋人心的喜讯传来:国民党最大的王牌军舰——重庆号光荣起义,开赴解放区!从此中国人民解放军有了自己的军舰。中共中央决定,组建人民海军。
  创建人民海军首要任务是增养干部。周恩来建议,由张学思负责这项工作。4月,张学思赴北平中央组织部报到,领受创建人民海军学校的任务。
  此后,张学思把整个身心投入到创建人民海军的神圣事业之中。他奔波于沈阳、安东(今丹东)、大连、葫芦岛之间,组织力量做打捞重庆号的准备工作。1950年2月,大连海校正式开学。
  1951年初夏。周恩来和邓颖超乘大连海校炮艇,巡视大连海湾。周恩来高兴地表扬张学思说:“在这么短的时间里,你不仅办起了海军学校,而且已学会亲自操船,能带领学员海上实习,干得很好嘛!”
  张学思谦虚地说:“我对海军业务还不熟悉,有许多东西自己不懂。”
  周恩来微笑着勉励他:“知难而进,边干边学。”
  1953年3月,张学思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副参谋长,带职赴朝鲜战场见习。1954年底,为巩固海防,中央军委命令华东军区部队攻占一江山岛。这是人民解放军陆、海、空诸兵种首次联合渡海登陆作战。张学思作为海军方面负责人被派往联合指挥部,协助华东军区副司令员张爱萍指挥这场战斗。11月14日凌晨,我雷达观测站发现蒋军太平号护卫舰目标,张学思亲临岸上指挥所指挥。我鱼雷快艇奉命出击,在夜幕掩护下占领最佳攻击阵位,在太平号尚未察觉时,“轰”的一声巨响,我鱼雷已命中舰首,国民党那艘1400多吨的护卫舰葬身海底。这是人民海军史上第一次由鱼雷快艇击沉敌舰,同时也为解放一江山岛战斗夺取制海权创造了条件。
 
 
 
\
张学思和周恩来

  1955年18日晨,张学思和张爱萍在联合指挥部再次检查潮汐、水文、气象等情况,与轰炸机、岸炮、舰艇部队不时紧张联络。总攻时间到了。顿时,在浙东辽阔的海域上,织成了海、陆、空立体战网,一江山岛在我三军协同作战下很快被攻克。战后,美国合众社不得不发布消息承认:“中国的第一次陆海空联合作战是经过周密策划而且执行得很好。”
  张学思为这个作战方案的制订和战斗的组织,倾注了心血。
 
“为了案徇情编造事与实违愿 身殉共产主义万死如归”

  然而,正当海军建设事业蓬勃发展,张学思为之竭力奋斗做出贡献的时候,前进的航道上骤起狂澜。在一次中共中央军委会议上,担任国防部长的林彪突然发难,批评海军没有把“四个第一”摆在第一,而是变成了“四个第二”,对海军工作予以全盘否定。接着,他又派其亲信李作鹏等人到海军,拉帮结伙,扩充势力。
  为了树立林彪在海军中的地位,李作鹏一伙对海军建军以来的各项工作进行全面否定,如“不突出政治”,“技术第一”,“单纯军事观点”等等。在1965年海军党委会议上,他们秉承林彪黑旨意,对海军主要领导同志进行攻击和污蔑。当时,张学思正在天津农村搞“四清”,他看了会议“简报”后,愤然不平地说:“海军是在毛主席亲切关怀下成长起来的,成绩是主要的。他们把海军的工作说得一团漆黑,太不像话了!”
  1966年春天,在海军党委召开的全会上,林彪一伙更变本加厉,猖狂进行非组织活动,急不可待地夺取海军领导权,公然提出要撤换海军领导。张学思顶住林彪反党集团的压力,对林彪的两个死党及亲信的阴谋夺权活动,进行了面对面的揭露和斗争。会上,他拍案而起,十分尖锐、明确地指出:“在党中央、毛主席直接关怀、领导下,海军广大指战员发奋努力,成绩不容抹煞,海军建设不能否定!”“如果说海军主要领导同志有错误的话,首先要分清是‘延安’还是‘西安’。我就是‘延安’!”
  林彪的死党和亲信心惊肉跳地私下议论说:“没想到他那么厉害,首先提出要抓我们黑帮。”在斗争的关键时刻,叶剑英代表中央军委来到海军,一针见血地指出林彪死党及其亲信是“黄袍加身”,搞地下活动,沉重地打击了他们的反动气焰。
  张学思坚持党的原则,反对搞阴谋诡计,林彪反党集团对他怀恨在心。1965年,他们就妄图把张学思同志排挤出海军,受到了周总理的批评和制止。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他们利用篡夺的一部分权力,加紧了对张学思同志的迫害。1967年7月21日,林彪指使他的老婆叶群给在海军的死党李作鹏打招呼:“张学思在东北时是反对林彪的,以前他和国民党有勾结。”李作鹏两天后搞出一份《关于张学思的严重问题》的材料,罗织了两条“罪状”:一是张学思在东北工作时,与彭真、林枫等关系很好,来海军后忠实地执行了资产阶级军事路线;二是张学思有特嫌。
  7月24日,李作鹏及其亲信,阴谋炮制了一个陷害张学思同志的黑报告。但他们不敢按正常渠道上送,而是由林彪在海军的一个亲信的老婆,偷偷摸摸地直送林彪和江青。
  9月11日凌晨4点钟,张学思家里的电话铃突然响了,对方说:“你是张参谋长吗?要开个紧急会议,让你马上来。”
  张学思同志哪里知道,这是一个精心密谋的电话啊!就在他接电话的时候,在海军第一招待所的一个房间里,林彪的亲信正坐镇指挥。张学思一走进招待所,几个陌生的人马上恶狠狠地围了上来。张学思看到这一切都明白了。他昂着头,双目怒视,轻蔑地嗤之以鼻。张学思就这样被非法抓走了。但是,他们却无耻造谣,说张学思是“特务”,“正在发报时被抓住了”。
  张学思被捕后关在北京北郊某营区的一间阴暗潮湿且不通风,只有10平方米的房子里。他内心充满了屈辱和愤怒。
  10月5日,他写信向周恩来申诉,但信被扣压,根本没有向总理呈交。一个月后,他被提审时,察觉到林彪一伙要借诬陷他达到诬陷、攻击周恩来的目的。为了挫败林彪一伙的阴谋,张学思不说假话,不出假证。他忍受着精神和肉体的痛苦折磨,给林彪一伙的“供词”竟是响铮铮的誓言:“为了案徇情编造事与实违。愿身殉共产主义万死如归。”
  一天,有几个人鬼鬼祟祟地去找张学思的司机黄国清,要他说出张学思所谓当“特务”的电台藏在什么地方。黄国清没好气地回答:“我给参谋长开了八九年车,在他家里从来没见过什么电台。”来的人训斥说:“你还不老实交代,电台就藏在你车轱辘的轮胎里,你开车,他发报。”黄国清火了,大声责问:“你们试试看,什么样的电台能安在轮胎里面?你们这是无耻的造谣!”
  像“特务”这样的帽子,被林彪反党集团一顶又一顶地扣到张学思的头上。所谓“证据”呢?也都像轮胎里面藏电台一样,荒谬透顶,不值一驳。
  林彪反党集团伙同江青迫害张学思,包含着一个极大的祸心。因为他们知道,张学思参加革命以来,得到过周总理的许多亲切教诲,他的成长,浸透着周总理的一片心血。他们妄图给张学思加上种种莫须有的罪名,然后再诬陷和攻击周总理。张学思看透了他们的险恶用心,不管怎样逼供,他都坚持原则,拒绝回答。
  他们从张学思嘴里,得不到任何关于周总理的情况。1968年的一天,有几个人突然闯到张学思家中,对他的爱人谢雪萍说:“我们是上级派来的专案组。你和张学思1961年参加‘西安事变’25周年招待会,是哪里通知你们的?什么人主持的会?讲了什么话?有什么活动?”谢雪萍一想,“这不是要调查周总理吗?”满腔怒火涌上了她的心头。
  原来,林彪反党集团和江青一伙要调查的,正是周总理主持的那次招待会。张学思夫妇和杨拯民夫妇,应周总理邀请出席。席间,周总理代表毛主席和党中央,表达了对张学良、杨虎城两位将领的怀念之情。张学思因当时台湾发表了经国民党反动派篡改过的所谓《张学良西安事变回忆录》,感情异常激动,在给总理敬酒时竟泣不成声。总理也难过得流下了热泪,深情地对大家说:“我的眼泪是代表党的,不是我个人的。25年了,杨先生牺牲了一家4人,张先生还囚禁在台湾,没有自由,怎能使人想起他们不落泪呢?”张学思因伤感过度,未能终席。散席时,周总理还专门去看望张学思,安慰备至。这就是林彪反党集团要张学思及其爱人交代的所谓“问题”。谢雪萍愤慨地说:“要调查,你们到总理办公室去,那里有记录!”
  张学思不屈的斗争,使“专案组”一筹莫展,李作鹏气急败坏地说:“你们搞不出问题来,是不是还要把张学思请回来当参谋长!”
  从此,张学思遭受到更残酷的摧残。1970年2月18日晚。他被送进医院,医生诊断为全身血行播散性结核,肺原性心脏病,重度营养不良。周恩来得到消息后,立即指示抢救,但已病入膏肓。5月29日,张学思含恨离世,享年54岁。临终前,他愤然疾书“恶魔缠身”4个大字,表达他对林彪、“四人帮”反革命集团的深仇大恨。
  1971年9月13日,林彪叛国出逃,葬身戈壁,林彪反革命集团垮台了!张学思夫人谢雪萍心潮难平,她决心向毛主席上书,为丈夫鸣冤!一连几个晚上,她坐在灯下,一篇字字血、声声泪,愤怒声讨林彪反革命集团罪行,详细报告张学思受迫害经过的材料,终于脱稿。
  1972年4月27日,谢雪萍怀揣着呈毛主席的信,径直步行至中南海门口,含着泪恳请接待她的那位军人:“请你一定把这封信呈送毛主席亲阅。”当时,毛泽东正亲自抓干部问题,这封信很快就转到了毛泽东手中。4月30日夜毛泽东读罢这封信,流下了眼泪。他对张玉凤说:“在延安的时候,我就认识了张学思,他是一位很进步的青年,长期接受革命培养。想不到,这么一位海军的干才,被他们活活整死了,可惜呀!”毛泽东当即批示:“送叶剑英同志阅处。”
  叶剑英同志立即指示总政:“认真复查,以便正确处理。”
  1975年初,党中央、中央军委批准了海军党委复查的结论。1975年4月8日,海军召开了为张学思平反、恢复名誉大会。4月19日,举行了骨灰安放仪式。张学思骨灰盒被安放在八宝山革命烈士公墓一室的正面。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