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济南老植物园最初是怎么建起来的
孙嘉焯
 
  大凡到美国纽约旅游,一般都会去曼哈顿的中央公园游览一下。曼哈顿岛是纽约最繁华的一个区,高楼大厦林立,著名的帝国大厦、原世界贸易中心、联合国总部等都在这里,整个面积约6000公顷。中央公园位于曼哈顿中心,是一个南北长4公里,东西宽800米,占地超过300公顷的巨大公园。在曼哈顿这寸土尺金的市区,能建有这么巨大的公园,实在不易,充分显示出当年该岛初建时,规划、设计、决策者的前瞻性和超前意识。
  看过曼哈顿的中央公园,也会想到我们济南也有一个相类似的“中央公园”,这就是原先的老植物园,现在的泉城公园。正好今年是老植物园建园30周年,认真调研了解该园建园时的历史过程、艰难曲折实况,对我市今后更好地进行绿地建设,建设美好泉城有重要意义。
 
\
济南老植物园全景

  老植物园在千佛山西侧,经十路以南,南郊宾馆以北,占地46.7公顷,约合700亩,虽然没有曼哈顿的中央公园那么大,但能在济南这地理位置优越,自然环境优美的寸土寸金的地区,建有这样一个公园,也是很了不起的,是我们济南城市建设值得骄傲的一件大事。随着城市的发展及植物园的改名,现今这老植物园也确实变成了济南的“中央公园”。
  老植物园始建于1986年,1989年正式对外开放。公园建成后:
  某年某月某日,中共中央总书记视察济南,当他站到植物园内的一块高地上举目四顾时,不禁赞道:“济南能在这种地方保留这样一片绿地,很不容易!”
  某年某月某日,国务院一位副总理到济南检查工作,当他在植物园内环行一圈后,对陪同的一位领导同志说:“济南的干部很有远见。”
  的确不容易,的确有远见。因为在建设植物园时,并不是一帆风顺的,而是遇到了许多阻力,克服了种种艰难。要不是当时省、市有关领导的重视支持,园林部门采取果敢措施进行抢建,恐怕这里早就被机关、宿舍楼群所占领,很难在这市中心区保留这么一大片绿地,供人们休闲游览、观树赏花了。
  那么,植物园最初到底是怎么建起来的呢?
  说起此事,这当中还真有一段鲜为人知的故事,但济南的绝大多数人对此并不了解,就连已进入耄耋之年的本人最初也只记得这里曾是一片苹果园,周围用铁丝网围着,苹果收获季节还在这里买过苹果;后来看到大片苹果树突然被砍倒,感到很可惜;再往后才看到这里建起了植物园。
  说来也巧,就在我急于弄清植物园的来龙去脉及建园过程时,最近正好看到了中共济南市委党史研究室编著的《改革创新振兴济南——姜春云同志兼任中共济南市委书记期间工作访谈纪实》,以及刘玉民、郭廓创作、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的长篇报告文学《都市之梦》等书。通过书中从不同的侧面所作的介绍或记述,我才对该植物园的建设有了较全面的了解。
  老植物园所处之地,在20世纪40年代还是一片农田;日本投降后,蒋介石发动内战,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济南成了孤城,国民党第二绥靖区司令王耀武将此处辟为备用飞机场,俗称南郊跑道;解放初,在这废址上建起能容纳30多万人集会的人民广场,举行过多次较大规模的群众集会;后来举办集会移到八一广场等处,约在1953年这里又改建为南郊果树园艺场,其后延续了30多年。
  然而随着新时期的到来,这里又重新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其关键是这里今后到底向何处发展?规划师们在这里标上了“济南植物园”的字样;而另外一些人则把他们心目中的办公楼、宿舍楼地址悄悄地瞄准了这块世外桃源。特别是那些有权有势的单位,更是想抢占这块环境好、地价便宜的绿地。
  事实上这样的例子早已有过,如和平路以北、历山剧院以东本来是规划中的公园用地,却在几年间就变成了一片楼群;英雄山、千佛山周围是济南的风景林区,但违章建筑林立,非法侵占不断,几年被蚕食了1000多亩。
  既然以往早有先例,这时有些单位也感到有机可乘,于是也盯上了这片苹果园。正好上世纪80年代初,苹果园中原有的苹果树龄大,品种老,结果少了,每年要赔进一二十万元,市园林局决定把原有的苹果树全部伐掉,换上新品种。可刚动工,就遭到上级某权威单位的指责,新闻单位也奉命进行“曝光”。
  原来,某权威单位指责园林局砍伐苹果树的真正原因,是他们想在这里建办公楼。园林局一听,一口拒绝。某权威单位看到一计不成,又许诺以他们占用的王府大院相“对换”。后经了解,这王府大院的所有权根本不在某权威单位手里,提出“对换”只是借口,于是又遭到市园林局的坚决抵制。
  某权威单位既然有权威,自然不会把小小的园林局看在眼里,于是又四面出击,八面活动,进一步挑明,非要在这片苹果园处建办公楼不可。另一些权威部门本来也有建办公楼、宿舍楼的想法,一看有机可乘,便也把眼珠子瞪得滚圆,认为只要某权威单位得逞,他们也可乘机而入,把这片“世外桃源”变成热热闹闹的前庭后院。
  事关重大,市里咬紧牙关就是不肯松口。于是某权威单位又找省里,一连找了两年,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省里一次会议表示了原则同意他们在这里建办公楼的要求。某权威单位得到省里的支持,腰杆变得更硬。
  消息传到市里,市委、市政府领导感到情况紧急,便赶紧研究对策,决定进行抵制。但面对省里会议支持的巨大压力,要进行抵制谈何容易!
  对此,省委副书记兼济南市委书记姜春云认为,随着城市的发展,人口越来越集中,交通越来越拥挤,城市的环境日益脆弱。建立植物园能使城市环境优美,空气清新,是城市的一叶绿肺。所以他积极支持建植物园,增加绿地和水面,形成一大片绿色地带,让市民游客有个休闲游览的好去处,而不支持有些人想在这里盖办公楼、建宿舍的非分要求。
  市长翟永浡更是亲自打电话把市园林局局长郭元祥叫到办公室说:
  “我摸了一下底儿,省里几位领导都不情愿(指对省里会议研究某权威单位要在苹果园处建办公楼所表的态)”。又问:“元祥,你敢不敢顶?”
  郭元祥本来正憋着一肚子火,回答说:“你市长敢顶,我就敢顶!”
  翟永浡说:“那好,咱俩顶顶试试。”沉思了沉思,又说:“要顶也不能硬来,得赶快把这植物园建起来才行。”他的意思是,只要建起了植物园,那怕只围上一道墙,挂上一个牌子,有人再打主意,那就是关系群众切身利益、甚至会引起民愤的事了。
  郭元祥说:“好,我马上动手。”
  翟永浡舒了一口气,又不无歉意地说:“钱,我只能给你20万,其他的你自己想法吧。”
  郭元祥说:“你放心,把园林局卖了,我也得把植物园保下来!”
  他急忙从翟永浡办公室出来,火速跑到建筑工程部门求援。第二天上午,几百人的建筑队伍就开始围绕果园筑基垒墙,近20台推土机、挖土机也开始了堆土造山、挖土成河的作业。副局长于洪生成了现场指挥。
  某权威单位闻讯后,火速派人找到工地,指着东北角说:“这块地方是我们的,谁也不准动!”
  郭元祥立刻把工地上的推土机、挖土机全部集中到东北角,一阵轰鸣,东北角处就变成了一片丘陵。
  某权威单位来人气急败坏,又指着西南角说:“这一块我们要了,谁再敢动可别说我们不客气!”郭元祥嘴里应承着,第二天一早,却又把推土机、挖土机全部调到了西南角。
  对方更急了眼,一位处长出马找到郭元祥面前,说:“你就是郭元祥吗?我们那儿几位领导可都知道你在这儿当园林局长!”
  郭元祥倒笑了,说:“别说我这一级干部轮不到你们来任命,就是轮到,我快60岁的人了,叫我干我还不想干了呢!”
  就这样,园林部门昼夜突击施工,不久就拉起了植物园围墙,假山、湖河初步成型,“济南植物园”的牌子也挂起来了。
  这时,植树节也已临近,也是天公作美正赶上春雨潇潇。郭元祥找到翟永浡说:“市长,今年植树节,我看就请省里和军区领导到植物园来植树吧!”
  市领导非常支持园林部门的建议,制定了具体方案,到植树节那天,山东省级机关领导和济南军区、山东省军区领导,全部来到植物园参加植树劳动。某权威单位领导人也来了,出乎意料的是,他也对济南建起这样一座植物园,给予了热情评价。
  听着那位领导人的话,翟永浡和郭元祥都会心地笑了。
  就这样,一场抢占苹果园这一黄金地段,是建办公楼,还是建植物园的争夺战终于划上了句号,最终建植物园的意见取胜。
  当时若市里稍一松口或抓得不紧,植物园建设就会泡汤,就会留下永久的遗憾。幸亏市里领导和园林部门有超前的理念,勇于担当,才使植物园建设梦想成真,这也为今后如何建设、保护绿地积累了十分宝贵的经验。
  应当说,市领导和园林部门在这当中是立了大功的,历史不会忘记他们做出的巨大贡献。
  植物园建成后,几经努力,共种植各种植物89科,450种,近20万株,绿地率达81%,是济南的园林品牌,是山东园林建设经典作品,也是20世纪80年代中国新建植物园中很有代表性的。
  为了更便于市民和游客休闲游览,1997年向社会免费开放;2004年市里又投资7000万进行全面改造,新建生态栈桥820米及许多休闲、娱乐设施,进一步增强了植物园的健身、休闲、娱乐功能;2006年济南市政府根据该园功能的变化,将“济南植物园”更名为“泉城公园”。
  植物园建成后,除前面提到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务院副总理等人到此参观外,李瑞环、宋平、贺国强、姜春云、杨得志、胡启立、宋健等中央领导也先后到此参观,给与高度评价;美、德、日、澳等多国来宾到此植树纪念。
  建设与保护绿地是一个长期任务。在建立植物园的同时或其后,我市又先后建成环城公园、泉城广场、各区的广场;近些年来又建了位于章丘的新植物园、位于长清的世博园等,还建了20多处山体公园,在市区周围大力开展了植树造林,现在我市已被国家有关部门命名为森林城市。这些都是我市继老植物园建成之后,继续重视绿地建设和保护绿地的先进典型事例。
  但城市建设在迅速扩展,也应看到我们在绿地建设方面还有不足之处,工作的潜力还很大,如现在的市区已向东西方向大大延伸,却没有或很少看到有新建的公园;许多小区拆迁和企业搬迁腾出的地块,一般都被拍卖,没有留出建绿地之处;有些马路旁边该栽树的也没有全栽上;占有或破坏绿地的现象也时有发生等。
  为此,建议城市规划建设部门今后进一步加强造绿保绿工作,特别是在新建的远离山体公园的人口密集区,适当建一些公园和绿地,为人们休闲游览创造良好环境和条件;同时,要广泛宣传造绿、保绿的重要意义,增强人们的绿地意识,使越来越多的人们能更自觉地参与绿地建设,保护和爱护绿色植物,建设更美好的绿色泉城,为社会做贡献,为子孙后代造福。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