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铭记历史烛照未来——济南抗战启示录
   王 音
  趵突泉千古流淌,如岁月之河奔流不息。
  然历史行进到 19世纪末至 20世纪上半叶,镌刻在齐鲁首府济南这片苍穹之下的历史记忆却是刀光剑影,腥风血雨。
  甲午海战,泱泱大国败于“蕞尔倭奴”,赔款之重,割地之巨,并由此开启了帝国主义瓜分中国的狂潮。《马关条约》是侵略者强加给中国最沉重的政治、经济、精神枷锁,由此也使华夏民族从沉睡中醒来,《马关条约》的签订,促使中国人第一次喊出了“救亡”的口号。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日本悍然出兵山东,10月 6日,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踏碎了济南的和平与宁静。日本侵华步步紧逼,民族危机迫在眉睫。1916年,毛泽东在与友人的信中大声疾呼:“思之思之,日人诚我国劲敌!……二十年内,非一战不足以图存。而国人犹沉酣未觉,注意东事少,欲完自身以保子孙,只有磨砺以待日本。 ”自“五四运动”风卷泉城,济南各界群众积极投身反帝爱国运动,为争回山东主权奔走呼号,展示了济南人民披肝沥胆、不屈不挠的高度爱国热情。爱国—救国—革命,成为济南共产党早期组织建立的历史必然。
  1928年 5月,日本借口“保护侨民”,出兵山东,在济南野蛮屠杀手无寸铁的民众和中国战俘,并公然践踏国际法规,肆虐凌辱驻济中国外交人员,蔡公时等17名外交人员惨遭杀戮, 6000多名济南军民被害,制造了震惊中外的济南“五三惨案”。
  1937年日本发动全面侵华战争,山河破碎,神州陆沉。灭绝人性的日本侵略者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其行令人发指,其罪罄竹难书。
  中国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武装,“愿与人民同患难,誓拼热血固神州”。济南共产党人响应中共中央“脱下长衫,到游击队去”的号召,分赴全省各地,发动组织、参与领导抗日武装起义,点燃了齐鲁大地的抗日烽火。各界民众万众一心、同仇敌忾,以血肉之躯筑起钢铁长城。
  在人民的拥护和支持下,济南周边的抗日根据地从无到有,抗日武装力量从小到大,在机智灵活的游击战中,给驻济南的日伪军以无处不在的威胁和打击。济南地下党组织创造了依托根据地开辟城市地下斗争的工作模式,在日本侵略者统治的心脏地区进行了艰苦卓绝的斗争。
  在中国共产党倡导建立,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下,千千万万爱国志士义无反顾,前仆后继,同仇敌忾,为拯救民族危亡血荐轩辕,经过 14年浴血奋战,终于取得了近代以来中国反抗外敌入侵的第一次完全胜利。
  今天,在两甲子,百《马关条约》《二十一条》周年,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特殊年份,再次直面中国历史那场旷日持久的反侵略战争,意义重大而深远。
 
历史的拐点——屈辱中觉醒

  1931年 9月 18日,沈阳城外南满铁路柳条湖段一声爆炸,整个东北三省相继沦陷。在蒋介石“不抵抗”的命令下,20万东北军撤回关内,3000万东北同胞开始了长达 14年的亡国奴生涯。
  “九一八”事变消息传来,中国共产党发表宣言,号召全国各抗日力量团结抗日。中共济南地方组织在白色恐怖下担负起了唤起民众、抗日救亡的历史使命。在党组织领导下, 1931年 12月,省立高中、省立一师、省立女师和正谊中学等校学生 2500余人赴南京请愿,蒋介石被迫接见请愿学生代表。济南各界民众通过集会游行、通电请愿、抵制日货等各种途径,掀起了声势浩大的反日爱国运动。
  东北沦亡后日本步步紧逼,侵略矛头直指华北,国民政府妥协退让使华北局势更加危急。中国民众的反日情绪日趋高涨,1935年 12月,北平爱国学生在中共北平临时工委领导下,冲出书斋,走上街头,要求国民政府“停止内战,一致抗日”,掀起“一二 ·九”爱国运动,之后,全国各地的抗日救亡运动风起云涌,抗日救国的呼声深入人心。济南党组织先后建立和发展了济南(山东)学生救国联合会、各界救国联合会、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战地服务团、抗敌后援会等抗日救亡团体,抗日救亡活动和革命群众运动再次兴起,为举行抗日武装起义打下了坚实的群众基础。
  1937年 7月日军侵占平津后,大批流亡学生到达济南,根据中共中央北方局和山东省委的指示,“民先”山东省队部组织了声势浩大的抗日宣传活动,并转运流亡学生到全国各地,留在山东的“民先”队员在创建山东抗日根据地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为推动山东地区的合作抗日,中共中央先后派红军将领彭雪枫、张经武、张友渔来济南,与中共山东省委共同开展对韩复榘的统战工作。大敌当前,双方很快达成了包括释放“政治犯”在内的三项协议。前中共山东省工委和省委负责人张晔、李林、赵健民、张北华等约400名中共党员干部先后出狱,随后被省委派往各地,成为领导各地武装起义的骨干。
 
历史血泪——国破山河在

  1937年 7月 7日,卢沟桥枪声拉开了全面抗战的序幕。事变第二天,中国共产党向全国发出通电,呼吁:“平津危急!华北危急!中华民族危急!”,指出“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
  平津失守后,气焰嚣张的日军更是有恃无恐,长驱南下。8月至 10月,日军主力第十、十六师团沿津浦线南下,先后攻占静海、马厂、沧州等地。沿津浦线作战的中国军队虽艰苦奋战,但因装备劣寡,突面强敌仓促应战,加之高级将领为保存各自实力,作战敷衍,一路溃退,兵员损失惨重。10月 3日,德州失守,山东门户大开。
  11月,南下日军相继占领无棣、阳信、惠民、高唐、夏津,山东省政府主席兼第三集团军总司令韩复榘率部过黄河迎战日军。13日,在济阳与日军遭遇,缺乏重武器的手枪旅抵挡不住日军的猛烈进攻,败下阵来。15日,韩部退守黄河南岸,炸毁了泺口黄河铁桥,与日军隔河相持。
  12月 23日,日军第十师团两万余人自齐河与济阳渡过黄河,兵分两路包抄济南;24日,畏敌如虎的韩复榘命令所部纵火焚烧省政府、日本领事馆、火车站、进德会及市内一些重要建筑物,在冲天大火中弃城逃遁。26日,日军自泺口渡河,韩部断后部队不战而逃,一夜之间,济南沦陷。韩复榘临阵撤兵,令日军喜出望外;济南失守,山东危急,华北、华东战区危如累卵。28日,耀武扬威的日军在济南举行了占领军入城式。国民党军队仓皇撤退的情景,逃避敌兵杀戮举家逃亡的流民,武装到牙齿的日军踏上济南街头的刺耳马蹄声,成为当时经历者一生无法抹去的阴影。
  1.济南喋血。日寇铁蹄所到之处,血流漂杵,黎庶涂炭:1937年 11月 13日,日军攻进济阳城,屠杀了中国政府征集的 1800多名壮丁和200多名逃难百姓。在城内 7日,日军又杀害居民 402人,重伤19人,奸淫妇女102人,烧毁房屋550余间,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济阳惨案”。11月15日,济南北郊鹊山村 140余名村民惨死在日本侵略军刀枪之下,史称“鹊山惨案”。1938年 1月 14日,数百日军在长清县大彦村残杀无辜群众百余人,烧毁房屋数百间,掠走大批财物,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大彦惨案”。4月 5日,200余名日伪军包围历城县田庄村,纵火焚烧房屋, 74人被杀害,史称“田庄惨案”。
  2.虐杀无辜。
  灭绝人性 ——济南 “731”。“731”是一个至今提起来还令人毛骨悚然的代号,是日本法西斯灭绝人性的代名词。1938年,日军在济南组建了继七三一细菌部队后当时在中国的第二支细菌部队,即日军“济南防疫给水部”,研究和培植伤寒、霍乱、副伤寒血清等,并在中国战俘身上进行活体实验。仅“新华院”关押的战俘被用作细菌活体实验而致死者就达数百人。
  杀人刑场 ——琵琶山万人坑。济南西郊的琵琶山(现济南试验机厂厂址)是日本侵略军屠杀山东抗日军民的刑场之一。自 1940年冬至1945年秋,日军在琵琶山下多次成批屠杀中国军民,有的被当做练习射击的靶子,有的被当做拚刺刀的对象,有的被浇上煤油烧死,有的被活埋,有的被日军养的狼狗咬死,有的在死前被挖去双眼、心肝……每隔几天就有成批的中国军民在此被害,尸首被投入坑中,上面撒上一层石灰。这样一次又一次,一年又一年,尸骨托尸体,尸体盖尸骨,一层又一层,数以万计的中国人惨死在这里,当地老百姓称此地为“万人坑”。
  人间阎王殿 ——新华院。1943年,驻济侵华日军在济南官扎营街(原济南幼师校址)建立了一所奴役残害山东抗日军民的集中营“新华院”。专门收容和关押被俘、被捕的中国人,是日军在济南设立的最大的集中营。在那里,战俘被用作细菌试验、抽血试验,被当作刺杀的活靶子。身体强壮者则被送到日本国内或东北去当劳工。在“新华院”关押的犯人先后有3.5万余人,被杀害的就有1.7万余人。老百姓把“新华院”称作“人间阎王殿”。
  3.公馆魔影。沦陷时期,济南是日伪在华北重点控制的城市。日本侵略军与山东伪政权共同组建了庞大的特务网络,分属四大系统:日本军部系统、宪兵队系统、新民会系统和伪警察系统,共20多个组织,分工极其细密,其触角伸向济南的各个领域,其中尤以“十大公馆”最为臭名昭著。这些特务组织屠杀了成千上万的爱国志士和无辜民众,他们将被捕的中国人施以种种酷刑,其手段惨绝人寰。当时济南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公馆阎王殿,活人进去尸不见!
  4.巧取豪夺。伴随着军事进攻的烽火狼烟,日本侵略者为达到以战养战的目的,对沦陷区进行了赤裸裸的经济掠夺。日军侵占济南的第三天,就派兵进驻成记、成丰、丰年、宝丰、华庆、惠丰等6个面粉厂,以及成大纱厂、电灯公司、电话公司、致敬洋灰公司、山东打包公司、兴华造纸厂等10余个工厂,实行“军管理”。所谓“军管理”就是由日军委托日本三井、日清等企业进行经营,原企业主及主要负责人多被驱逐出厂,许多工人也被迫离厂。如成丰面粉厂“军管理”后只留用职工7人,其余均予遣散,对原主偶尔给点不值钱的伪币即作了结。劫收工厂后,日本侵略军把工厂生产强行纳入战时经济轨道,实行法西斯统治,驱使工人奴隶般地劳动,视人命如草芥,任意打骂甚至虐杀。对沦陷区金融垄断及掠夺更是吸骨敲髓。大量日钞、军票充斥中国市场,1938年日伪“联合准备银行”在烟台、青岛、济南等地设立了分支机构,发行“联银券”,代替中国货币,用以控制沦陷区的经济命脉。铁蹄之下,济南百业萧条,民众苦不堪言。
  5.奴化与毒化。在占领区,日军遇到的不仅是中国军民的武力反抗,而且还有来自中国民众思想意识上的抗拒。为泯灭中国人的民族意识,日本侵略者在占领区大肆推行奴化教育,开展奴化宣传,将其作为“以华制华”的重要内容。1938年7月,日军参谋部和特务机关一手炮制的汉奸组织——“新民会”山东指导部在济南成立,其主要职能是通过奴化宣传推行日本的治安强化运动,加强对占领区的控制。1940年4月,日本侵略者为统一指导华北汉奸活动,将“新民会”与日军宣抚班结合,成立新民会山东省总会。“新民会”还成立各种专业分会,建立诸多外围团体,不择手段掌控在民间有一定实力的帮会,从事各种亲日反共活动,同时,采用报纸、广播、讲演、集会等形式,不遗余力对民众进行奴化宣传。
  日本侵略者不仅通过鸦片专卖榨取巨额利润达到以战养战的目的,而且通过毒品对中国人民进行精神和肉体的毒害摧残,削弱和瓦解人民的反抗意志。1939年初,济南全市烟馆多达500余家,每家灯枪不下20余盏,日夜“吞云吐雾”中戕害了无数中国民众。
  6.劫掠劳工。抗战期间,山东是日本劫掠劳工的重点地区。济南作为山东省的省会,又是日本在山东地区劫掠劳工的重点地区之一和重要的集散地。山东内地及周边的江苏、安徽、河南等地的劳工往往先在济南集中,然后,通过铁路被运往东北、蒙疆等地,或者从济南运往青岛再通过海运转运出去。为此,日本帝国主义在济南设立了完备的劳工掠夺机构。济南劳工被掳往东北、蒙疆及日本国内,他们被繁重的劳动、残酷的折磨和非人的虐待致死,能活下来的极少。
  7.摧残妇女。作为沦陷区,日本侵略者对济南城乡妇女的性暴力、性奴役犯罪非常普遍,无辜妇女遭到强奸、轮奸、凌辱和杀戮。她们或被日军掳掠而沦为日军发泄兽欲的工具;或被日军集体凌辱、强奸,摧残致死;或被日军奸污后又遭杀戮……这些善良无辜妇女的地狱噩梦,是中国历史上屈辱惨烈的血泪记忆。
 
历史怒吼——众志筑长城

  1.漫天烽火举义旗 在日军大举进犯、山东国民党军纷纷溃逃之际,中共山东省委根据中央“在敌后放手发动群众,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指示,以及北方局“共产党员脱下长衫到游击队去”的号召,制定了分区发动抗日武装起义的计划。当时,刚从国民党屠杀血泊中站起的中共山东省委重建仅一年,党的力量极为薄弱。在这种极端困难的条件下,中共山东省委义无返顾地发动了徂徕山、冀鲁边、鲁西北、天福山、黑铁山、泰西、湖西等10余次重大抗日武装起义,组织民众投身到抗击日寇的洪流中。
  济南共产党人根据省委的统一部署,分赴全省各地,发动群众,组织领导抗日武装起义。其中,原济南市委书记赵健民赴鲁西北,济南市委代理书记于文彬赴鲁北,济南市委书记白学光及济南学生党员梁仞千、高启云等到鲁西南,济南市委委员赵明新、济南党员姚仲明与红军干部廖容标等赴长山,原济南市委书记林浩到淄博、后赴泰安……抗日的烽火在泰山、沂蒙山,在黄河两岸,在微山湖边和渤海之滨熊熊燃烧起来。
  抗战初期全国的敌后抗日根据地,大都是由八路军、新四军进入后发动群众建立的,但山东抗日根据地却是在八路军主力到来前,由地下党领导武装起义而创建,“这在全国各根据地中是独一无二的”。当时,这些起义的抗日武装力量几乎都无枪支弹药,即使是山东省委领导徂徕山起义时也只有三支枪,其中还有一支打不响,收容了五名溃散的国民党军士兵后,才增加了五支步枪。陆续加入抗日队伍的农民、学生,大都扛着土枪、长矛、大刀等原始武器。
  “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共产党领导的这些抗日志士,在武器严重不足,没有八路军主力支援,党政干部军事斗争经验不足的情况下,广泛发动和依靠群众,建立抗日武装,坚持独立自主的游击战争,在敌后广大农村建立了一片又一片抗日根据地,汇成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山东抗日根据地成为共产党领导的十几块抗日根据地中惟一一块以省为战略区的抗日根据地。
  2.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 在中共济南地方组织的宣传发动下,济南周边抗日根据地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大峰山抗日根据地、平阿山区抗日根据地、章历北抗日武装起义、邹长抗日根据地、历城南山根据地……济南周边各县抗日根据地位于鲁中、渤海和冀鲁豫三大战略区交汇处,地处驻济日军大本营与各大抗日战略区对峙地带,战略地位特殊,斗争环境险恶。各县抗日军民在日伪顽三面夹击中顽强坚持斗争,积小胜为大胜,抗日武装力量不断壮大,有力地牵制了日伪军,成为山东抗日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
  由于山东抗日武装力量相对弱小,且队伍缺乏战斗经验,1938年4月,时任中共山东省委书记的黎玉到延安汇报工作,向中央请求派八路军一个主力团到山东。1938年 9月,在中共六届六中全会上,毛泽东作出“派兵去山东”的指示,1939年初,八路军 115师主力挺进山东。
  115师主力挺进山东,与山东纵队并肩作战,局面为之一新。为解决军需经费,根据地群众“有钱出钱,有人出人”,为部队筹集了相当数量的资金和被服。各级抗日民主政府积极为部队筹集粮款,发动群众参军参战。1939年 11月,长清县被泰西地委授予“抗日模范县”称号。
  在广泛发动民众的基础上,济南周边抗日民主政权先后建立。1939年 6月,长清率先建立起泰西地区第一个抗日民主县政府,张耀南任县长。7月,商河县抗日民主政府建立,李逸民任县长。10月,平阴县抗日民主政府建立,熊善隆任县长。县政府建立后,济南周边各县先后成立了各级工、农、青、妇等群众组织的领导机构,选拔培养了一批群众工作干部,使抗日根据地的政权建设有了广泛的群众基础。
  在共产党的组织带领下,真正形成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党领导下的农会、妇救会、青年救国会、武委会、儿童团等抗日群众组织,动员和带领广大人民群众,积极扩大抗日武装,开展游击战争,破坏敌人交通,捣毁敌伪政权,镇压和惩办汉奸,根据地的每个村庄都是坚强的堡垒。仅 500余人的济南南高而村,就有 300多人参加了抗日组织。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信念:“头可断,血可流,就是不当亡国奴! ”抗日战士伤病员大部疏散在群众家中,敌人来了,群众就佯称是自己的亲属,就这样不知掩护了多少同志。敌人“清剿抉剔”的时候,严刑拷打群众,要他们供出谁是党员,谁是干部,何处埋藏着物资,群众宁肯慷慨就义,也坚决不吐露。伪山东省省长唐仰杜惊呼:“平阿山区已经红了!”
  有了群众支持便有了真正的后方,抗日军民积极开展游击战争。1938年 8月,大峰山独立营在长清下巴村伏击日军,是役击毙日军 90余人。1939年 5月,平阿基干大队和村自卫队发动了伏击日军的战斗。1941年 1月,平阴县独立营在东阿城东北亭山头成功伏击日军汽车队。1940年,八路军东进挺进纵队先后在商河、济阳组织了 5次较大的对日战役,歼灭日军 500余人。1941年 5月下旬,日军独立第六混成旅少将旅团长土屋兵驻,指挥日伪军在长清县黄河西部“扫荡”时,被长清县十区队在十里雾村击毙,这是山东抗日军民在 8年抗战中击毙的 4名日军将级军官之一,为此,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特通电嘉奖。同时,各地抗日军民还不断粉碎国民党顽固派、土匪制造的“磨擦”和破坏,开展了对伪军的分化瓦解工作,不断巩固和扩大抗日根据地。
  3.艰苦卓绝的沦陷区斗争 在沦陷区,有着铮铮铁骨的爱国志士表现了毁家纾难、宁为玉碎的民族气概。日军侵占济南后,召集工商界代表人物成立伪济南市商会,为日军提供物资,时任济南商会会长的辛铸九不愿为虎作伥,躲在洪家楼天主教堂不露面。日军多次强令出任伪职被拒后,以“通匪”为名将其抓入日军宪兵队,遭受了 37天的残酷折磨,后经朋友奔走营救才魔窟逃生。济南东元盛印染厂创建人张启垣在济南沦陷后告诉诸经理人:“闻知日军要对一批重要工厂进行军管合作……东元盛染厂宁为玉碎,不为瓦全,宁可全被掠夺,也决不与侵略者合作。 ”拒绝把自己的实业绑在侵略者的战车上。即使在日本宪兵队逮捕其长子、次子后,仍断然拒绝日人的“合作”建议。忧愤成疾,在其弥留之际嘱咐家人:“日人必败,中国必胜。决不与日人合作,诸子好自为之。”
  共产党领导的沦陷区抗日斗争也异常艰苦卓绝。在开展武装起义的同时,党组织派遣陈隐仙等党员打入济南,建立起中共济南工作委员会,并很快建立起两个支部:徐家花园支部和北大槐树支部。此外,还以北大槐树支部为核心建立了党的外围组织“抗日大同盟”。正当工委工作逐步展开之时,遭到了日寇宪兵队的破坏。1939年2月,陈隐仙、徐连城被捕牺牲,“抗日大同盟”成员也无一幸免。
  中共山东分局在得到济南工委被破坏的情报后,为了不使济南城市地下工作中断,决定成立新的济南工委,任命山东分局敌占区工作科科长王见新为济南工委书记,再次打入济南。1940年9月,由于工作暴露,王见新撤出济南前,组建了新一届中共济南工委,辛树声任书记。1942年1月,辛树声被捕。工委委员徐维中临危受命接任书记,提出“将计就计,稳住敌人,相机撤出”的斗争策略。工委组织部分党员及群众关系撤出市内,徐维中、于寿亭等数十名党员群众被害。
  1942年后,济南周围的鲁中区、冀鲁边区、冀鲁豫边区、清河区等抗日根据地逐步壮大,形成了农村包围城市的新局面。中共山东分局决定依托根据地开展对敌占城市的地下工作。各区党委都设有城市工作领导机构,在根据地物色城工关系,不断派遣干部打入市内,开创了城市工作的新局面。1943年山东分局决定由张洪涛筹建中共济南工作委员会,武中奇、商景才任委员。同时建立济南市抗日民主政府办事处,由武中奇任办事处主任。工委和办事处设在泰山区章历边抗日根据地内,受鲁中区党委和山东分局双重领导。鲁中工委依托抗日根据地开展城市地下工作,把开辟抗日根据地、开展武装斗争与开展城市工作有机地结合起来,济南的城市地下工作出现了积极稳妥发展的局面。
  4.战胜严重困难,坚守抗战阵地 作为中共领导下的五大根据地之一,连接华北、华中的山东抗日根据地具有重要的战略价值。身处其中的齐鲁儿女,为保家卫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抗日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后,日本侵略者对抗日根据地进行空前残酷的反复“扫荡”,实行残暴的杀光、抢光、烧光“三光政策”,大肆屠杀抗日军民,妄图彻底消灭共产党及其领导的抗日武装。1939年后,日军集中了大部侵华兵力和伪军,对敌后抗日军民开始了更为凶狠毒辣的“扫荡”。1939年至1942年,山东日军进行千人以上规模的“扫荡”90余次,其中万人以上的11次。
  进入战略相持阶段后,大峰山、平阿、邹长、章历泰、齐济临商等济南周边抗日根据地斗争环境更为艰难。1941年6月18日,日军集中泰西各地日伪军5000余人,对大峰山区、平阿山区进行大规模“扫荡”。此后,日伪军又多次推行治安强化运动,对根据地进行残酷“扫荡”,并逐渐“蚕食”根据地,在根据地内建立伪政权,修据点碉堡,推行“保甲”、“连坐”。到1942年,仅济阳、商河、长清、平阴4县就建有157个据点。由于日本侵略军的“分割”、“蚕食”,有的抗日根据地小到被老百姓形容为“一枪就能打透”。
  由于国民党顽固派始终坚持消极抗日、积极反共的立场,在战场上很难专心对抗日军,以至屡屡受挫,军心涣散。抗战进入相持阶段后,国民党军大批部队成建制投敌,如新编第四师师长吴化文、新编第一师师长于怀安、第一一二师三三四旅旅长荣子恒、山东保安第二师张步云、鲁西保安司令宁春霖等先后率部投敌,这直接导致山东地区伪军数量大增。1940年山东国民党军约18万人,投敌人数为1941年4万, 1942年 6万,1943年 3万,3年投敌 13万。山东伪军数量 1940年8万,1941年 12万,1942年15万,1943年 18万,除了战损 3年还增加了 10万。到1943年,山东国民党部队只剩下东北军 51军于学忠部以及地方少量部队,总数只有3万。而国民党顽固派仍然固持对共产党领导的敌后抗日根据地进行军事进攻和经济封锁,有些地区形成了日军、伪军、国民党顽军三方夹击八路军的严峻局面。
  1941年至 1942年的罕见旱灾、水灾、虫灾,更加剧了根据地的困难。在困难的时候,根据地部队每人每天口粮不到 1斤,只好以野菜、树皮、草根为食,由于严重营养不良,不少人得了夜盲症、水肿病,战斗力严重下降。
  面对困难局面,各根据地相继开展精兵简政、减租减息及大生产运动,加强根据地的经济建设,化解日军的经济封锁,帮助根据地军民渡过难关。为了促进劳动生产力的发展,根据地军民不断探索,调整生产关系,创造了适应抗战时期生产发展的多种形式。济南周边地区抗日根据地军民响应党的号召,掀起了大规模的生产运动。各地坚持“劳动与武力结合”,“战斗与生产结合”,一面战斗,一面生产,连游击队也在战斗的空隙从事生产。大生产运动的广泛开展,对于克服严重的物质生活困难起了决定性的作用。
  1942年 1月,中共中央发布了《关于抗日根据地土地政策的决定》,开展减租减息运动。济南周边各县解放区通过减租减息运动,使广大农民群众参加抗战的积极性进一步提高,群众组织有了明显发展。历城发展党员 209人、工会会员 403人、农会会员 1639人。章丘建立群众组织的村庄 136个,发展农会会员 4481人、工会会员403人。
  从 1942年春到 1943年秋,山东各抗日根据地进行了三次精兵简政,党的机关精简人员52%,政府机关人员精简约 46%。通过精兵简政,缩减了机构,充实了地方基层和连队,提高了工作效率和部队的战斗力,减轻了人民负担。到1943年秋,根据地渡过了严重困难,形势有了根本的好转。
  5.开展整风运动,夺取抗战胜利 抗日战争初期,党组织吸收了大批出身农民和小资产阶级的新党员。为加强党的组织建设和思想建设,纠正党内的各种非无产阶级思想,从1942年起,反对主观主义以整顿学风,反对宗派主义以整顿党风,反对党八股以整顿文风的整风运动在全党展开。从 1942年到 1945年,济南各解放区根据形势,分批学习整风文件,联系个人思想和革命工作,开展批评与自我批评,破除了教条化思想,逐步取得思想认识的提高,增强了党的团结,为夺取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奠定了思想基础。
  1943年下半年,济南各抗日根据地形势开始好转,抗日力量得到充实,并由此开始转入局部反攻,主动出击消灭敌人。1943年,泰西地委、军分区组织泰西各县向日伪发动了强大的秋季攻势,峰山县抗日军民配合主力部队连克广里、孝堂山、东障、辛庄伪据点,周围据点的伪军龟缩在“乌龟”壳里,惶惶不可终日。1944年,峰山县委又组织抗日军民向日伪军发动春季攻势,连克四台寺、圣佛站、黄崖、茂山、张家庄、双山 6个据点。抗日军民节节胜利,日伪军则节节败退。地下党组织对日伪军的分化瓦解工作也进一步加强,部分伪军携枪来投奔八路军。
  遵照中共中央指示和朱德发布的大反攻命令,山东军区于 1945年 8月兵分 5路,向敌占城镇和交通要道展开反攻。军区部队大部编成野战兵团,山东各地由 10万余名民兵组成数十个“子弟兵团”,开赴前线配合主力作战,同时动员10万余民工,支援前线。1945年 8月,长清、平阿、章丘县城收复。9月,济阳、商河县城回到人民手中。
  从共产党人为国为民的行动纲领中,人民认识了共产党;从共产党人不屈不挠的浴血奋战中,人民选择了共产党。抗战 8年间,济南地区党组织带领人民群众向敌人展开了艰苦卓绝的抗日斗争,济南周边各县抗日民主根据地的创建和发展,有力地牵制了日伪军,成为山东抗日民主根据地的重要组成部分。8年中,历城、长清(峰山)、平阴、商河、济阳、章丘各县抗日军民共发动对日伪军作战近千次,毙、伤、俘日伪军 3万余人,缴获大量武器、弹药及军用物资,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付出了巨大牺牲,作出了重大贡献。随着抗日根据地的不断发展壮大,济南地区党组织还以根据地为依托,成功地开辟了敌占城市地下工作。在抗日斗争中,共产党得到了人民群众的真心拥护,党组织进一步发展壮大。抗战初期,济南周边只有历城、章丘一带有少数党员活动,到抗日战争胜利时,济南地区已有党支部 900多个,党员 8000余名。济南共产党领导济南人民为中国抗战史、为城市地下斗争史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历史余响——和平祭国殇

  1945年 8月 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消息传来举国欢腾。在济南街头,曾经不可一世的日本侵略者偕同全家跪在地上,痛哭流涕地听着裕仁天皇的《终战诏书》。12月 27日,济南沦陷8周年纪念日,山东战区受降仪式在山东省立图书馆“奎虚书藏”楼正式举行。近代以来,饱经外敌入侵灾难的中华民族,终于以巨大的民族牺牲换来了期盼已久的胜利,抗日战争终于以侵略者宣告无条件投降而告终结。
  “和平未到绝望,决不放弃和平” ——这是中国纪念抗日战争胜利标志建筑“芷江受降纪念坊”上的碑文。和平是需要争取的,和平是需要维护的。数千万人牺牲换来的胜利绝不容丧失。腥风血雨的悲剧灾难虽成渐行渐远的过去,但日本军国主义死灰复燃却在警醒世人,“国虽大,好战必亡;天下虽安,忘战必危”。我们回望历史,不是为了延续仇恨,而是为了牢记血的教训,避免战争灾难重演。
  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其中不仅有烛照未来的精神,更能汲取开拓未来的力量。70年前,救亡图存的历史重任已由先辈们在血火交融的时空中完成。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 69周年座谈会上,将这种精神概括为: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爱国情怀;视死如归、宁死不屈的民族气节;不畏强暴、血战到底的英雄气概;百折不挠、坚忍不拔的必胜信念。今天,无论面对什么样的艰难险阻,我们始终坚定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不断增强团结一心的精神纽带、自强不息的精神动力,以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断前行的新成就,来传承伟大的抗战精神,告慰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献出生命的所有先烈。■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