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忆抗战烈士侯筱章同志
蔡文江 范 辉 郭哲生 张润德口述 郭洪声 王乃岷整理
 

\
 
  侯筱章,原名侯承寿,1921年6月29日出生于山东省历城县洪家园村。1936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9年,在泰西六支队二营六连任政治指导员。1940年下半年调峰山县(现长清县)独立营任总支书记。1942年底,任峰山县委书记,兼县大队政委。1944年8月,调茌平县任县委书记兼县大队政委。1945年8月,在冀鲁豫边区第一军分区组建六团,任团政委。1945年12月29日,他率部于茌平城北攻打蛮子营伪顽据点时牺牲,年仅24岁。

  编者语:201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为此,3月20日,历城区政协文史委专程来到华山街道洪家园村拜访了抗日英雄侯筱章的后人,听他们讲述了侯筱章的事迹,并拜谒了烈士的墓地。这次采访,历城区政协文史委还获得了一份宝贵的史料,那是1986年侯筱章的战友们为纪念他,在北京召开的座谈会的内容。历城区政协文史委根据这份资料,又联系长清区政协文史委,收集了相关史料,核实整理了本文。
  每当回忆起抗日战争的往事,我们就想起了在大峰山革命根据地与日寇斗争的日日夜夜,想起了与我们一起并肩战斗的老战友侯筱章烈士。
  侯筱章同志是山东省历城县洪家园人,他在济南师范读书时就参加了革命。抗日战争爆发前,他奔赴抗日根据地参加了革命队伍。在部队中他历任战士、班长、排长、游击队长、连指导员、营教导员、县大队政委、团政委等职务,并先后担任中共峰山县(现长清县)、茌平县县委书记。1945年,他与敌人作战中英勇牺牲。我们与侯筱章同志相识于1941年的大峰山抗日革命根据地。
 
受命于危难之际

  大峰山抗日革命根据地位于泰山西部,它的北面和西面是黄河,东面是津浦铁路,南面与肥城、平阿、泰安三县相邻。抗日战争时期这里的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向东它直接威胁着济南市和津浦铁路一线的盘据之敌,向北向西连接着鲁西北和豫东抗日根据地,向南则与鲁南、沂蒙山抗日根据地相呼应,这里既是济南通往兖州的交通要道,也是冀鲁豫抗日根据地通往鲁南、胶东抗日根据地的必经之路,它就如一把尖刀直插在敌人的心脏,时时威胁着敌人。
  从1941年夏开始,敌人聚集了几万之众的兵力,向我整个泰西抗日根据地(主要是平阿、肥泰、大峰山三个根据地)发动了空前残酷地疯狂大扫荡,整个斗争形势急剧恶化。几经战斗,由于敌强我弱,军事力量对比悬殊,革命力量损失很大。在反扫荡的战斗中,我大批党员和干部在作战中英勇牺牲,很多抗日积极分子、抗日游击战士和群众惨遭日寇的屠杀。一些立场不坚定和意志薄弱者脱离革命,甚至有人叛变投敌。到1941年末,整个泰西抗日根据地的三个主要根据地(平阿、肥泰、大峰山)都相继变成了反复拉锯的游击区,我中共泰西地委被迫撤到黄河以西坚持斗争。峰山县我抗日武装也缩小了,面对多于我几倍,有时(指大扫荡时)甚至十几倍强敌,大峰山区整个抗日斗争形势更加严峻。至此,大峰山抗日根据地的斗争进入了最艰苦、最困难的岁月。就在这个时候,侯筱章同志奉上级指示来到了大峰山抗日根据地,任中共峰山县县大队政治委员。面对敌碉堡据点林立、强敌数倍于我的严酷形势,大峰山抗日根据地还能不能坚持下去?怎样坚持下去?这确实成了摆在每个人面前的一个严峻问题,县委书记尹笠夫和侯筱章政委、宋泮池大队长、张立信副政委等大队领导紧密团结,密切配合,坚持把毛主席抗日游击战、持久战的军事思想与大峰山地区的实际情况相结合,坚决执行上级提出的“县不离县、区不离区”的方针,在艰苦的斗争环境中,进一步深入发动群众,坚持武装斗争,带领我县大队和各区小队广泛开展游击战,与敌人展开了一场生死大博斗。几经艰苦奋战,我县大队不仅没有撤出根据地,而且越战越强,逐渐在大峰山区站稳了脚跟。
  在这些艰苦的战斗中,皇姑井战斗就是很关键的一仗。1942年夏季,敌人发现我县大队在皇姑井一带活动的迹象后,便立即聚集了500多兵力向我扑来,当时在这里活动的我县大队只有100多人,加上区小队,整个兵力仍不足200人。面对着三倍与我的敌人,侯政委在认真分析形势后,果断地指挥部队转移到皇姑井西面的山上,凭借三面山势的有利地形,利用敌人尚未搞清我军实际兵力时机,狠狠地痛击了敌人。侯政委亲自指挥部队,采取正面顶住,侧面迂回出击的战术,一次又一次粉碎了敌人的疯狂进攻,战斗从午后一直持续到傍晚,我们县大队以血的代价,有力地杀伤和消灭了敌人大批有生力量。天黑前,敌人不得不抬着死尸灰溜溜地撤出了战斗。这一仗不仅狠狠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取得了以少胜多,以弱制强的胜利,而且也以铁的事实有力地告诉了全县人民,我县委和县大队在艰苦的环境下依然和全县人民在一起,一步也没有离开根据地。这一仗鼓舞了根据地广大抗日军民的斗志,为在根据地坚持斗争奠定了一个有力的基础。
  在艰苦的战斗中,侯政委总是身先士卒冲杀在前,他的模范行动时时激励着广大的干部和战士。在平时,他平易近人,总是深入班、排了解情况,有针对性地做好思想工作和动员。在作战中,他总是坚持站在前沿阵地,亲自指挥作战,越是在艰苦危险的时刻,他越是站在最前沿,冲在最前面。1942年秋,我县大队在大桥一带与敌人遭遇,敌人当时约有两千余人,并有骑兵,敌人对我县大队实施了快速包围,面对敌人重兵包围的险境,侯政委挺身坚持站在最前沿,沉着地指挥作战,掩护我部队转移,在枪林弹雨的激战中,侯政委肩部和大腿两处中弹负伤,仍坚持带伤指挥作战,直至带领县大队突出了重围。在那种极其险恶的战争环境中,他的这种身先士卒,英勇顽强,临危不惧的精神对鼓舞队伍士气,坚定同志们战斗的决心,确实起着一种巨大的作用,显示了一个政治委员在艰苦战争环境中的模范表率。他那种勇猛果敢的战斗作风深深地印在老战友的记忆中。
 
在艰苦岁月中的苦战

  1942年,在敌人的反复清剿扫荡,碉堡据点林立(当时在整个峰山县敌人的大小据点多达52个)的恶劣环境中,斗争是异常艰苦的。日寇的烧光、杀光、抢光的“三光”政策,使根据地人民的生活异常困苦,加上连年大旱、蝗虫等自然灾害的袭击,整个根据地的人民更是吃糠咽菜苦上加苦。在这种艰苦的环境中,县大队的活动和给养都是十分困难的。队伍频繁地转移,常常是长距离的夜行军,有时还要风餐露宿在荒山野岭。弹药补充严重不足,当时每一发子弹、每一枚手榴弹都是来之不易的,都要靠从敌人的手中去夺取。服装也很困难,每逢换季,同志们的衣服很长时间都换不下来,不得不冬着单,夏穿棉。正经的粮食当时也很少,常常是和群众一起吃野菜。在艰苦的环境中,侯政委制定了以主动性、灵活性、计划性相结合的对敌斗争方针,根据中央指示,带领县大队开始了小部队活动。一是把县大队以连为单位分散到各区去活动,在敌人的最要害之点和薄弱之点积极出击,这就犹如数把钢刀直插敌人的薄弱地区。部队像疾风和流水一样,迅速移动位置,忽南忽北,声东击西,神出鬼没地迷惑、钳制敌人,及时抓住战机狠狠地消灭敌人的有生力量。在这个阶段,县大队在侯政委的指挥下打各种伏击、埋伏30多次,拔掉敌人大小据点七八个,有力地打击了敌人。二是带领县大队深入到各区乡、村,从政治上有计划、有组织地深入发动群众,积极宣传抗日思想,进一步激发广大群众的抗战热情。在这一阶段,我们粉碎了敌人几次“强化治安”运动,而且还发展了大批党员,新建立了许多党的基层组织,加强了抗日“三三制”政权。同时,各区、乡、村的民兵组织也有了很大的发展,全县形成了全民皆兵局面,构成了对敌人所盘据据点的反包围。三是在部队中深入加强了思想政治工作,从普遍提高广大干部、战士的政治觉悟和阶级觉悟入手,加强了教育。在这一阶段,侯政委亲自组织队伍进行了多次整顿,有力地提高了整个部队的政治素质,培养了广大干部、战士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在恶劣的环境中,我们的广大干部、战士视死如归,艰苦奋战,这是和当时深入的政治思想工作分不开的。像在水泉峪、郭家峪的恶战中,我们的队伍始终没有溃散,这都充分显示了政治工作的巨大威力。四是与县委政工部密切配合,积极对敌伪军开展了政治攻势,有力地瓦解和动摇了敌人的军心。在这一阶段,侯政委曾亲自带人去做对伪军的瓦解工作。同时,侯政委还带领县大队在全县广泛开展了除奸反霸工作,对那些死心塌地的地主汉奸坚决杀掉,使坏人不敢再为非作歹,这样就有力地封住了敌人的眼睛和耳朵。并且广泛地在敌占区、游击区建立了抗日的两面政权(即表面上支应敌人,实际是我们的地下工作站),这样就更使敌人变成了瞎子和聋子,有力地掩护了我们队伍的行动。我们还采取了制造假情报的方式来迷惑敌人,使敌人常常陷入判断错误和行动错误、被动挨打的困境。这些做法都取得了很大的成效,公粮一直征到了县城关,部队可以到敌人据点村活动。五是积极地领导广大群众在根据地和游击区开展减租减息的活动,组织群众进行生产自救渡过灾荒。我们的部队还有力地狠狠打击了从据点出来抢粮的敌人。除此之外,侯政委还领导县大队积极组建了小被服厂、小军工厂,基本上解决了部队的给养,减轻了人民的负担。
  由于采取了上述各种有效而正确的对敌方针,在艰苦的环境中,县大队不仅在根据地站稳了脚跟,而且还巩固发展了根据地,使革命力量不断壮大。到1943年秋,县大队已由原来的100多人发展到了六七百人,加上各区的区小队,全县武装力量发展到了1200多人,并有了6挺机枪,在当时整个泰西地区县大队发展得很快,战斗力是强的。
  在这个时期,我们不仅发展壮大了革命力量,巩固发展了根据地,而且还多次配合八路军大部队打了许多胜仗。1943年夏,敌人对我军区所在地潘北地区再次发动了残酷的合围扫荡,为了打破敌人的合围,军区司令员刘志远亲自手令县大队在敌人的背后打击,以钳制敌人。侯政委接到命令后,当即亲自带人深入敌后侦察,随即率领县大队三连跨过津浦铁路,快速奔袭直插敌后,迅速包围了位于济南市郊区的敌七贤庄据点。在侯政委的亲自指挥下,战斗打得干净漂亮,仅用半个小时全歼据点守敌,有的敌人还在睡梦中便做了刀下鬼,有的敌人在被窝里便糊里糊涂地当了俘虏,这一仗共俘敌80余人,缴获手枪20余支、步枪70余枝、子弹5000余发。待济南之敌派重兵赶来救援时,我们已烧了敌人的据点,押着俘虏迅速转移了。为此,敌人非常惊慌,惊呼是八路军主力拿下了七贤庄。紧接着,侯政委又迅速调集县大队和各区小队的兵力,布置指挥了强攻敌古城据点的战斗。敌古城据点是位于济兖公路上的一个重镇,距济南只有几十里。战前侯政委亲自派县大队一连连长郭哲生等三人对敌人据点的四个城门做了侦察。并及时派人在通往济南的公路大桥埋了炸药,在战斗打响的同时炸掉大桥,以延缓济南之敌的增援。在制定了详尽的作战计划后,侯政委带领县大队急行30里赶至古城,在午夜前后迅速包围了敌据点,凌晨两点钟,战斗打响,按照作战方案,首先由三连长张润德带领三连在敌据点的西门发起佯攻,掩护主力突破,随后一连长郭哲生按事先选定的突破口对敌据点南门猛攻,20分钟后,占领南门,侯政委带领县大队从南门杀入.整个战斗只用了50分钟,全歼守敌100多人,还缴获了敌两挺机枪。当济南之敌派援兵赶来时,我部已烧了据点,撤出了战斗,这两仗打得迅猛漂亮,10天内连克敌两个据点,有力地打击和钳制了敌人,配合我军区部队粉碎了敌人的合围。
 
扩大发展根据地的斗争

  随着一个又一个的胜利,我们的力量不断壮大,终于度过艰难困苦的岁月,迎来了黎明的曙光。到1943年秋,我峰山县整个斗争形势转入了扩大发展根据地的阶段。这时,侯政委也担任了峰山县县委书记,并仍兼任县大队政委,这时的县委工作主要是由侯政委和县委副书记张立信主持。这个时期的主要任务是进一步组织发动群众,巩固扩大根据地。从1943年秋开始,在侯政委的领导下,我全县武装力量纷纷出击,开始了扩大根据地的斗争,在这一阶段的战斗中,更充分显示了侯政委机智过人的指挥艺术。如我们攻打敌寺台山据点时,侯政委亲自来到前沿观察地形后指出:敌据点建于高地之上,碉堡和寨墙凭借地势而修,据点周围都是平坦和低洼的开阔地,敌虽兵力不多,但易守难攻,如果强攻必遭不必要的伤亡。侯政委当即命令以区小队和民兵对敌据点围而不打,同时对敌采取一断粮,二断水,三加强政治攻势的措施。由于采取了正确困敌于死地的方针,这个据点的敌人不得不在敌大部队掩护下,丢弃据点仓皇逃窜了。再如攻打敌小汤山据点时,侯政委制定了先瓦解后强攻的两手作战方案,由县委敌工部的同志将敌据点伪军小队长诱出据点,侯政委面对面地对这个小队长进行了教育,侯政委从历史典故讲到了民族气节,从政治形势讲到了日寇必亡的趋势,一席话只讲得那个伪军小队长心服口服,他带领伪军小队60余人全部投降,我军没费一枪一弹智取了这一个据点。
  在这一阶段,侯政委还带领大队打了许多硬仗,像高家崖战斗等,都是很关键的。高家崖据点位于大峰山山区中部,是山区中最大的一个据点。1944年春,侯政委决定拔掉这个“硬钉子”,他做了充分的战前准备,集中县大队的兵力,趁夜迅速包围了敌高家崖据点,实施了强攻。战斗打响后,日寇凭借工事负隅顽抗,侯政委指挥部队英勇冲杀,实施连续爆破,经40多分钟的激战,全歼守敌150余人,一举拿下了这个“硬钉子”。消灭敌高家崖据点后,整个山区根据地连成了一片。1944年夏,侯政委又指挥县大队拔掉了位于峰山县西部济兖公路上的敌广里据点,整个战斗在侯政委的指挥下打得干脆、利落。战斗中,他一直站在突击连的前沿,指挥战士们架云梯登城,经一小时的激战,敌据点守敌200余人无一漏网全部被歼。广里据点打掉后,我县大队基本上控制了全县局势,切断了敌济兖公路交通线。高家崖、广里战斗后,敌人不得不龟缩在县城和几个残余的据点中,再也不敢轻易露头。
 
\
侯筱章烈士墓(现位于济南历城区华山街道办事处驻地西面,卧牛山南侧)

  1944年夏,我峰山县的斗争形势已处于战略转攻的态势,这时,侯政委奉上级指示前往黄河以西出任中共茌平县县委书记。1945年,侯政委在与敌人的一次作战中英勇牺牲了,年仅24岁。得知他牺牲的消息,我们悲痛万分!
  侯政委虽然过早地离开了我们,但是他那刚毅果断的战斗作风,坚定、豁达的胸怀,机智、从容的指挥作风,质朴、细腻的工作作风,都永远深深地印在我们的记忆中。他的英名和他在抗日战争中所做出的巨大贡献将永载史册,他永远活在大峰山地区几十万人民的心中。侯政委牺牲已经40年了(到1986年),在此之际,仅凭着我们不完整的记忆,写下这篇短文,以表达我们这些老战友对革命烈士侯筱章同志深深的悼念。

  注:1986年2月28日,侯筱章的战友为纪念他的英雄事迹,在北京召开了座谈会。参加座谈会的有第二机械工业部的范辉(原县委敌工队长),公安部的郭哲生(原县大队的参谋长),北京宣武区的张润德(原大队的一连连长),北京市工商局的蔡文江(原县委宣传部长)。侯筱章的外甥郭洪声参加了座谈会,会后由郭洪声执笔整理了初步材料。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