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从齐鲁大学飞出的抗战王牌飞行员——中国空军四大金刚之一乐以琴
耿龙武

  乐以琴(1915—1937),原籍四川芦山县。1931年,中学即将毕业,投奔在山东齐鲁大学执教的大哥乐以勋,考入齐鲁大学理学院。1933年乐以琴投笔从戎,考入中央航空学校第三期,毕业后历任驱逐机飞行员、分队长。抗战爆发,乐以琴在与日寇空军初战中一举击落敌机4架,名震中外。后在淞沪战役、拱卫南京空战中屡立战功,共击落敌机8架.与高志航、刘粹刚、李桂丹被誉为民国空军四大金刚,成为王牌飞行员。
  2014年9月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公布首批300名抗战烈士名单,乐以琴位列其中。

巴山蜀水 齐风鲁韵

  1915年11月11日,乐以琴(原名乐以忠)出生在四川芦山县一个富裕殷实的大家庭。父亲乐和洲(字伯英)是清末武举人,为人豪直,富有正义感,经商重诚信,在家乡芦山和雅安、成都等地经营“义丰全”老字号水烟和茶叶生意,同时还是著名爱国华侨陈嘉庚在成都开办的“四川天然橡胶公司”的董事会成员。乐以琴母亲是康定48家锅庄中地位显赫的邱家锅庄庄主的女儿,是当地的大家闺秀。父亲兄弟三人一直没有分家,组成了一个多子多女的大家庭。乐家虽然经商,可非常注重子女的教育,乐以琴的几个哥哥姐姐先后被送往美国、英国、加拿大、日本等留学深造,学有所成,日后成为了国内外著名专家、学者。乐以琴大姐乐以成曾担任华西医院院长,是20世纪三四十年代妇科巨擘,当时有“北有林巧稚南有乐以成”之说。
  乐以琴天生聪颖,中学毕业即投奔在山东齐鲁大学执教的大哥乐以勋,考入齐鲁大学理学院。开始了他在齐鲁大学的学子生活。性情开朗随和的乐以琴很快便和北方同学融合在一起。
  齐鲁大学坐落在济南老城南门外,北有天下第一泉——趵突泉,南望苍翠逶迤的千佛山,校园红砖青瓦,绿树掩映。乐以琴在这平静的大学里,在大哥的关照下,刻苦努力地学习,追求着自己的理想。
 
国难当头 投笔从戎

  乐以琴从内地巴蜀来到黄海之滨的山东,深受齐风鲁韵熏陶,被山东人豪爽、侠义、诚实、倔强的性格感染。他十分同情山东人民多年来对外国侵略者不屈不挠的反抗,特别痛恨德国、日本帝国主义对山东的侵略、掠夺。1931年暑假,乐以琴到上海探望从事版画创作的三哥乐以均,期间发生了日本侵占中国东北的“九一八”事变。上海的大中学校师生和广大爱国志士举行声势浩大的示威游行,坚决反对日寇侵略罪行,呼吁中央政府立即出兵抗日。乐以琴满腔热血加入到游行队伍中,并参加了学生们组成的赴南京请愿团。在南京,乐以琴见到从山东济南来京请愿的数千名大中学校师生,会见了齐鲁大学的校友。乐以琴和同学们与全国来京请愿的三万多名大中学校师生联合起来,举行浩大的抗日救亡游行活动,到国民政府门前静坐、绝食,要求政府立即抗日,收复失地,要求面见委员长……
  乐以琴回到齐鲁大学,再也不能平静地坐在书桌前了。他对同学们说:“国难当头,何以学为?”为了抵抗侵略,不做亡国奴,乐以琴决定投笔从戎。他写信给父母说:“父母生我,祖国养我,此时此刻,我唯有投笔从戎。”1932年底,中央航空学校在北平招生,乐以琴闻讯前去报考。招生50名,报考者500多。乐以琴以体格强健、理工科知识扎实的优异条件被高分录取,进入杭州笕桥中央航空学校第三期飞行班学习。1933年春,乐以琴接到航校报到通知,他怀着依依惜别的心情,告别给予他知识、见证他人生转变的齐鲁大学,告别朝夕相处的老师同学,也告别了父亲般关怀自己的大哥乐以勋。在济南火车站,乐以琴对前来送行的学友表示:为争取民族生存,我要直接去战斗,直到生命最后一息!
  中央航空学校位于美丽的杭州东郊笕桥古镇,是民国空军飞行员摇篮。航校学制3年,分为初、中、高三梯段。每梯段如技术考试不合格,或身体等出问题都要遭淘汰。乐以琴学的是驱逐机(歼击机)专业,技术难度更大。幸运的是,乐以琴的教官是留学法国、原东北空军技术拔尖的高志航。高志航是“九一八”日本占领家乡东北后,不甘当亡国奴,连夜进关投奔中央航校的。共同的心愿,相似的性情,让高志航对这位弟子分外地爱护和关照。乐以琴在高教官的严格要求、悉心教导下,加上自己的勤奋努力,刻苦钻研,按照训练章程,一步一步地掌握了各阶段的飞行技术,并完成一定的战术科目训练,成为一名驱逐机初级飞行员。1935年7月,乐以琴通过严格的毕业考试,从中央航空学校毕业,被授予空军少尉军衔,分配到空军第四大队。
 
笕桥激战 威震南天

  1936年,为了对日备战的需要,中国空军在南昌进行整编,组建了9个飞行大队和数个独立中队。以中央航校历届毕业生编成的第四大队成为空军主力,装备当时中国空军最先进的美制霍克—3型驱逐机。高志航任大队长,乐以琴被任命为四大队二十二中队的分队长。整编后,各大队立即展开临战训练。面对日寇强敌,四大队高志航大队长对部下训练要求近乎苛刻:空靶——命中率100%,缠斗——勇上加狠,登机——跑步,争分夺秒。乐以琴深谙大队长严格要求的用意:现在多流汗,战场多胜算。备战中,乐以琴事事处处从实战出发,身先士卒,带头飞行。对部下飞行员的技术战术动作绝不迁就,不合格就重新做,他一遍遍作示范,飞行员一次次演练,直到达标合格。从春天到夏日,从黄昏到拂晓,乐以琴所在的四大队的备战热火朝天。空中格斗、地靶投弹、长途奔袭、夜航穿云。飞行员们个个热血沸腾,摩拳擦掌,只待一声令下。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中日全面战争爆发。乐以琴随四大队转进至周口机场。8月14日,空军总部下达一号作战命令:四大队立即进驻笕桥。这时笕桥已不是中央航校的所在地,不见飞行员摇篮的影子,机场到处是紧张、忙碌的战备气氛,这里将成为华东(淞沪)会战的空军前线。接到紧急转场命令,正在南京参加作战会议的大队长高志航命令二十一中队中队长李桂丹带队,率领四大队立即飞赴笕桥。午后13点,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中队依次起飞。乐以琴所在二十二中队因一架飞机地面故障排除,中队编队在机场上空等待了30分钟才出航,怕油量不够中途又在广德机场加油,这使乐以琴及二十二中队到达笕桥比二十一、二十三中队晚了近一个小时。
  就在乐以琴中队飞向笕桥的同时,驻台湾松山机场的日本鹿屋航空队接到淞沪战场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司令官长谷川清中将命令:立即出击,轰炸笕桥、广德机场。原来,13日淞沪战役打响后,14日一早,中国空军各轰炸大队对日本吴淞口日本军舰,上海日军特别陆战队司令部,公大纱厂、汇山码头、白龙港等日军阵地进行连续轰炸,给其沉重打击。为报复中国空军,摧毁中国空军主力,日军长谷川清司令不顾当天台风肆虐的恶劣天气,强行命令鹿屋航空队派出18架“九六”攻击轰炸机出击轰炸。
  鹿屋航空队的18架攻击轰炸机分为两个空袭队,一个是由浅野男太郎少佐带领9架陆攻组成的广德空袭队,另一个是新田慎一少佐指挥的9架陆攻组成的杭州笕桥空袭队。两队飞越台湾海峡后,经青田过温州,在永康兵分两路,各自飞向预定目标。
  李桂丹带领二十一、二十三中队以单机前后跟进队形,冲破云雨迷雾,越过颠簸雷闪,在异常恶劣的天气状况下,经过长距离飞行,终于到达笕桥机场。李桂丹放下起落架着陆后,飞机还没停车,只见先期到达笕桥的大队长高志航急匆匆迎面跑来,两手交叉挥动,嘴里一面大喊着:“不要停车!立即起飞!立即起飞!”。高志航已接到敌机马上来袭情报,他要带领四大队立即起飞迎敌。这是一场遭遇战。李桂丹告诉大队长:“飞机油量不够了,要加油。”高志航坚定地说:“敌机就要临空,油不够也要起飞!我已计算过,飞机剩油还可打40分钟!”李桂丹带领二十一中队再次起飞了,有几架剩油太少的飞机还是关了车,在停机线紧急加油。随后到达的二十三中队同样落地就起飞,惟飞行员曹士荣从周口驾驶来的高大队长Ⅳ—1号座机没有再起飞,他要把座机交给大队长。曹士荣刚刚滑行到联络道,高志航便急奔过来,一下一上,刹那间,高志航驾着Ⅳ—1号战机腾空而起。
  笕桥上空云高仅300-500米,伴有小雨,能见度很低。日机空袭编队到达机场后已疏散队形,各自为战。高大队长率机群爬升到4000米云上后,没有发现敌机,随即又到云下,在杭州湾上空终于发现3架敌96陆攻机。高志航和分队长谭文立即对其进行攻击。但是,谭文缺乏经验,加之歼敌心切,远在射程之外便开火,没对敌机形成威胁。技术高超的高志航从高处俯冲而下,先将日机尾后的机枪手击毙,然后毫无顾虑地逼近敌机,一直到贴近敌机时他才双枪齐发,两串子弹射向敌机左发动机,敌机左侧当即起火,旋转下坠,机上有人跳伞逃命,这个庞然大物的敌轰炸机落在机场附近的半山,油箱、炸弹爆炸冲起的浓烟烈火足足有几十米高。这是中国空军击落的第一架日机,高志航立了首功。
  乐以琴及22中队在广德加满油后径飞杭州。飞到溧阳上空,乐以琴在云堆中依稀发现有9架日机,日机通身银白色,身上涂着血红的膏药机徽。他便向中队长黄光汉摇晃摇晃机翼,请示要求攻击(当时飞机之间没有电台通话设备)。黄光汉因未奉上级命令,不敢下令攻击,命令全队继续飞向笕桥。乐以琴眼看着9架敌机从身边溜走,无比气恼。这9架日机是空袭广德的浅野编队,他们返航中偶遇我机群而未遭攻击,侥幸躲过一劫。
  笕桥上空,空战还在继续。中队长李桂丹带领柳哲生、王文华发现一架双发双尾日轰炸机,他们三人据高临下,轮番攻击。敌机也不甘示弱,拼命还击。最后,李桂丹使出抵近狠射一招,将敌机击落于钱塘江畔。高志航首开记录后,继续寻找战机。当他发现敌第三小队的2号机时,便一推机头,英勇的驾机贴近到敌机尾后,猛扣机枪扳机到底,将所有子弹倾泻到敌机上,敌机受伤,晃晃悠悠向南飞去。这时,高志航座机燃油告罄,发动机停转。他冷静的操纵着座机滑翔回降笕桥机场。
  22中队到达笕桥上空时赶上了空战的尾巴。乐以琴看到笕桥地面火光重重,估计敌机离开不远,他立即掉转机头带领僚机张光明去搜寻拦截逃跑的新田机群。但是一架敌机也没发现。分队长郑少愚也不甘心这样空手而归,他朝钱塘江口飞去,想在那里搜索到敌机。功夫不负有心人。郑少愚没找到袭击笕桥的新田编队,却遇上乐以琴在溧阳上空看见而被溜走的广德空袭队的浅野编队。真是应了那句老话: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郑少愚抖抖翅膀,咬住了飞在后面的二小队2号机,猛加油门上前开火,击中了敌机右发动机和油箱。日飞行员驾驶受重伤的轰炸机狼狈逃跑,后在台湾基隆外海坠落。
  “8·14”首战,四大队大胜,取得了5∶0的“八·一四”战果(当时宣传6∶0,日另有2机自己失踪)。乐以琴因客观情况首日未击落敌机,但他为战友的战绩而高兴,为全大队的胜利而自豪。他默默立下誓言:明天看我的!
  第二天一早,不甘失败的日空军派出34架89舰攻飞机直扑杭州,敌人要报昨日之仇。5时30分,乐以琴分队跟随着高志航大队长起飞迎战。四大队起飞21架霍克—3战机,编成V字队形出战。马达震天,士气高昂。高大队长率领编队爬升到云上1000米,在笕桥之南钱塘江口搜寻敌机。乐以琴将与日机首次交手,心中有着别样的情感,他多年的企盼就要实现!
  突然,乐以琴的僚机张光明不断摇动机翼向他示意:发现敌机!发现敌机!在张光明发现敌机的正南方地平线上,乐以琴也看到由远而近由小变大的4架大型敌双翼机。他立刻爬升占据高度优势,并对敌展开攻击。这时,四大队各中队、分队也陆续发现了后续敌机并展开空战。乐以琴占据了对敌攻击位置后,敌机小编队织成的火力网对他造成很大威胁。乐以琴沉着、机智、敏捷、果断地操纵着飞机,一面躲避着交叉射来的子弹,一面抓住稍纵即逝的瞄准机会。只见他的2204号战机在敌群中左拐右转,上腾下钻,犹如蛟龙穿梭。终于,乐以琴将瞄准点稳稳压住敌机,瞬时,一串串枪弹倾射过去,敌机应声冒烟下栽。乐以琴旗开得胜,打下第一架敌机。
  笕桥上空,钱塘江口,双方60多架飞机打成一团。大队长高志航、二十三中队梁天成已分别击落敌机一架。乐以琴打下第一架敌机后,信心更足了。他望着四处飞窜的敌机,挑选新的攻击目标,瞄准——开火!又一架敌机被他击中,他眼看着这架飞机空中爆炸坠落下去。
  大规模空战,敌我几乎都不能保持住编队作战。乐以琴僚机张光明也独自击落一架日机。中队长李桂丹,飞行员柳哲生、郑少愚都有斩获。日机在四大队奋力攻击下已溃不成军,个个无心恋战。乐以琴则越打越勇。他又搜寻到两架敌机,咬上后紧追不舍。从西湖上空一直打到曹娥江,攻击时把所有子弹都打向敌机。日机一架当即坠入江中,一架(编号271)落在庵东海滩上。机上3人,驾驶员阿世辛当场死亡,无线电员坠机后逃窜被自卫队员击毙,机枪手被生擒。
  空战归来,四大队又获大胜,共击落日机18架。乐以琴一个人击落敌机4架。创单人单日击落日机最多纪录。战友们纷纷向乐以琴祝贺、学习。乐以琴似乎仍有些不解气,他对战友王倬说:“他妈的!我打下一架日机后,怒火未息,我摸摸自己的脑袋还在,身上也没出血,反正自己已经够本了,于是又向第二架、第三架追去,并瞄准开火,直打到第四架往下掉的时候,两挺机枪里的子弹都打完了,汽油也快用完了,只好放其他敌机逃生。”乐以琴一战打出威风,打出霸气。之后,日机只要见到乐以琴2204号座机,就仓皇逃窜,不敢接战。
  中国空军大捷,乐以琴一战击落4架日机。消息一时振奋全中国,震惊世界。
  ——美国报纸称:高志航首建奇功。
  ——苏联通讯社报道:乐以琴一口气击落敌机四架。
  8月21日,乐以琴奉命率队去淞沪战场支援中国地面部队抗登陆作战,阻击日军增援部队在吴淞口、张家浜一带登陆。在战区,乐以琴看到地面上的敌兵凭借海空优势疯狂进攻,想一举突破国军防线,占领全上海,他怒不可遏,率全队从高空一个俯冲下来,打入敌机群,左右开弓,击落敌机两架。接着,他超低空飞到敌人阵地,对正在进攻的敌人连续往返地轰炸、扫射,敌军顿时人仰马翻,死伤无数。
  乐以琴自“8·14”空战以来7天之内击落敌机6架,成为空军第一个王牌飞行员(非官方约定击落5架敌机称王牌飞行员)。他作战中身先士卒,勇猛顽强,战绩辉煌,乐以琴同高志航、刘粹刚、李桂丹当时被誉为中国空军“四大金刚”。
 
拱卫南京 以身殉国

  笕桥激战后,乐以琴及四大队移师南京大校场机场;担负着前出支援淞沪会战和拱卫首都南京的重任。乐以琴带领分队枕戈待旦,几乎天天出击,他敢打敢拼,屡立战功。在南京,乐以琴又击落敌机4机。一时成了日本空军的杀星,敌人对他又恨又怕。有一天,一个被乐以琴打下来的日本飞行员不服气,被俘后他用日语嘟囔说:“要不是美国人帮你们,我还能被你们打下来?”听懂日语的大队长高志航招招手,将在不远处的乐以琴喊到面前,对日军俘虏飞行员说:“你看看,是谁把你击落的!”
  被俘日军飞行员看到站在眼前的乐以琴,看到那张目光炯炯充满英气的娃娃脸,只得无奈地垂头服输了。
  中国空军在抗战初期取得伟大胜利,粉碎了日寇一举消灭中国空军的狂妄计划。然而,随着战争的推进,残酷的现实让中国空军战斗力日益减弱。由于中国没有航空工业,不能制造飞机,一切航空设备都来自外国,加之当时的西方各国在中日战争中奉行所谓“中立”政策,从而使中国空军飞机战损后无法得到补充,飞机数量越来越少。11月底,空军能上天的作战飞机已不足20架。而日本航空工业发达,国内制造的飞机源源不断补充到前线,且性能更先进的战机陆续投入到战场。面对优势敌人,乐以琴和他的战友们坚决地表示:敌人可以凭借优势的武器取得一些暂时的胜利,但他们永远不能磨灭我们抗战的坚强意志。我们要战至一兵一卒。
  12月3日,首都南京城郊,敌我双方陆军在进行着南京沦陷前的最后鏖战。一早,日空军派出30多架轰炸机、攻击机直扑南京。大校场机场上,中国空军耗损几乎殆尽,只有乐以琴、董明德两架战机能够出动。看到敌人在南京天空里的骄狂、嚣张。乐以琴、董明德满腔怒火地驾机起飞迎击而去。这是一场极不对等的空战!然而乐以琴毫不畏惧。接敌后,他一头插入敌群,看到乐以琴孤机一架,多架日机立即包围了他,乐以琴以娴熟高超的飞行技术与敌周旋,寻找击敌之隙。他时而左右盘旋,时而上下飞翻,一会儿超低空擦着树梢疾飞,弄得围攻他的敌机晕头转向,操纵动作变形,一不小心,轰!两架敌机撞在了一起,双双栽了下去。乐以琴以他极其漂亮的动作甩开了敌机的包围,躲过敌机一次次攻击。接着,乐以琴发现前方有三架敌轰炸机,自己正好处于有利攻击位置。向来以猛打猛攻著称的乐以琴立即对敌开始攻击瞄准。但是,早已隐藏在乐以琴身后的3架96舰攻一起向他扑来。敌机的一串串枪弹像火舌般喷射到乐以琴战机上,飞机油箱被击中,机舱起火,机翼打断,飞机即刻失去操纵,旋转下坠。危机中乐以琴果断跳伞,只是因离地太近,降落伞尚未完全打开,乐以琴的身体已不幸重重摔到地面,英勇牺牲,时年22岁。
  乐以琴,这位从齐鲁大学走出的抗战空军英雄、王牌飞行员,为了捍卫祖国领空,实现抗敌救国的伟大理想献出了年轻宝贵的生命。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