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丹心烁烁卫中华——记辛铸久一家的抗日事迹
长 霞

  济南大明湖南门,正对着一座三层小楼,屋顶高低错落,风格别致。进得大门,便是一个花园,假山、水池、花草,布置精巧,清幽雅致。这便是开明人士辛铸九的公馆,俗称“辛公馆”(已于2008年拆除)。日军侵占济南前,辛家三世同堂就在这里居住。
  抗日战争爆发后,辛家人都表现出了大无畏的民族精神。辛铸久誓死不任伪职;辛葭舟则捐献万贯家产,携其次子辛树民、两个女儿辛锐和辛颖一道奔向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抗日战争时期的辛家用行动演绎着民族的力量,用热血谱写了壮丽的爱国篇章,让今人无不敬佩与感动!
 
辛铸久——誓死不就伪职

  辛铸久(1880—1965)是山东省章丘市辛寨乡辛寨村人。19世纪末,举家迁至济南。他自幼聪颖敏达,曾就读于章丘县优级师范学校,毕业后回乡教私塾。1915年任益都师范校长;1919年被选为山东省议会议员;1923年任峄县县长,曾妥善处理了震惊中外的临城劫车案。后又担任清平县县长。他涉足商海,曾入股丰年、惠丰面粉公司,担任过裕兴化工厂、仁丰纱厂董事长,创办了经文绸缎店,1930年出任济南商会会长,在商界声望很高。
  1937年“七七事变”后,抗日战争全面爆发。日本侵略军占领平津后,兵分三路,一路沿津浦线进攻山东。而当时南京国民政府主政山东的韩复榘不事抵抗,望风而逃,山东大半河山迅速沦陷。
  1937年12月27日,济南沦入敌手。当时的济南市面极度混乱,少数人还砸抢银行、仓库、车站货场等。日商贩卖毒品更加有恃无恐,进城日军的肆意胡为更加重了秩序的混乱。市民要求组织维持会,暂时维持市面秩序。于是大家选定济南商会会长辛铸久、济南道院统掌何素璞、亲日派军阀马良出面向日寇交涉。辛铸久以不当维持会会长为条件,参加了交涉。依当时情形,对日军方面来说,出面组织维持会的最合适人选莫过于辛铸久,但辛却予以拒绝。此次交涉后,辛铸久不愿为虎作伥,避居济南东郊洪家楼天主教堂,坚决不露面。何素璞又不便在军政界露面,马良便成了伪济南维持会会长的最终人选。1938年1月1日,“济南治安维持会”正式成立。马良虽然忠心为日军效劳,但日军仍然对其不满,因为马良在山东臭名昭著。面对风起云涌的山东抗日活动,日伪政权推进缓慢,因此日军就想另找一位更合适的人选。于是,日军再次盯上了辛铸久,但辛仍“以年老多病不能任事为辞”。1938年底,日军又派伪省公署秘书邵锡忱劝说辛接任伪省长职(1938年3月5日成立了伪“山东省公署”),并威胁说:“若不服从,全家性命难保。”然而,辛铸久仍坚辞不就,并声色俱厉道:“国破家亡,我子孙男女十人逃出城外参加抗日,设若当上伪官,将来有何面目见自己的子孙?”日军见他不肯就范,1939年正月初十晚,便派特务以“通匪”之名将辛铸久“请进”日军宪兵队,数次的审问、吊打,残酷折磨了37天之久。后在朋友的奔走营救下,才得以逃生。
  友人在营救他时,曾对日寇表示,只要放他出来,保证叫他做事。辛铸久出狱后表示只能办慈善教育。后经多方调处,他担任了山东省立图书馆馆长,兼山东红十字会会长。辛铸久就任后,不但没有给伪公署服务,而是想方设法利用图书馆掩护了许多地下工作的革命志士。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为保存海源阁藏书立下了大功。1942年,聊城海源阁杨氏后人将存在济南杨宅的50箱古籍运往北平出售。消息传回济南,辛铸九与苗兰亭、张蔚斋深恐本省宝藏流于日人手中,遂募集巨款300万元,三次亲赴北平,历经波折,将书悉数买回,运到济南,藏于麟祥街道德总社楼上,因恐被日本人夺去,秘而不宣。直到抗战胜利后,才拿出并全部捐赠给省立图书馆。这批藏书共计32000余册、2500余种,其中善本590种、9802册,可谓无价之宝。他还积极投身到慈善救济事业中,对孤儿院、寄良所及各地灾民,经常救济抚恤,并数次亲自押车运送救济粮款。他还多次捐出自家的钱款救助灾民,深得民众赞扬。济南解放后,他被选为山东省人大代表,还曾任山东省政协委员。
 
辛葭舟——爱国者的人生抉择

  辛葭舟(1898—1966),1915年考入青州省立第十中学,后转入济南省立一中就读。后考入北京朝阳大学法律系,1924年毕业。先后担任江苏淮安关分关主任,山东建设厅、财政厅科员、视察员,山东官钱局滕县、潍县分局局长等职。
  济南沦陷后,父亲辛铸久担心自己对日本人的态度,可能会牵连家人的安危。他就让儿子辛葭舟带着家人先撤回家乡避风头。于是,辛葭舟肩负着父母的重托,带着一家老小惶惶出城。然而,章丘老家也已被日本人霸占。一家人又改向临沂县城奔去,谁知日军正血洗临沂城。辛家人又仓皇往枣庄方向逃去,枣庄也被日军占领。经历了几个月朝不保夕的逃亡生涯,目睹了侵略者的惨无人道,辛葭舟认识到,躲避鬼子不是办法,只有打鬼子才有希望过上安稳日子,作为一名中国人,应该加入到抗击侵略者的队伍中,做出自己的贡献,因此必须做出一个新的选择。
  辛葭舟经过一番思考,毅然给时任中共山东省委书记的郭洪涛写信,表达了他决心投奔共产党、参加抗日斗争的迫切愿望。信件辗转到了郭洪涛手中,他立刻回信,请辛葭舟携家人立即启程到滕县八路军的后方。与此同时,郭洪涛派出一个八路军小分队,接应辛家。辛葭舟将随身携带的一笔巨款捐献给八路军,全心全意支持并投入抗日斗争。他安排夫人带着其他家眷回济南照料父母。辛葭舟与二女儿辛淑荷、二儿子辛树明及小女儿辛颖加入八路军部队。
  在部队,辛葭舟和他的子女都很快成长为出色的抗日战士。辛葭舟历任八路军山东纵队财委会委员、山东纵队贸易局局长、山东省战时工作推行委员会委员兼山东省贸易局局长、山东省参议会参议员、山东省行政委员会委员兼商业指导专员等,为抗日战争贡献了自己的才智和力量。
 
辛锐——从大家闺秀到巾帼英雄

  辛锐,原名淑荷,1918年春天出生在济南大明湖畔的辛公馆。她天资聪慧、文静优雅,酷爱绘画、书法。1936年,她的祖父辛铸久在济南民众教育馆为她举办了个人画展,在当时产生了很大影响。辛锐受家庭的熏陶,思想进步,她将卖画所得全部捐给了东北抗日将士及东北流亡同胞。如果没有战争,淑荷的画家梦定会实现,但日本侵略者的铁蹄踏碎了这位少女的梦。
 
\
辛锐
 
  1938年春,淑荷跟随父亲来到沂蒙山抗日根据地。同年底,她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并改名辛锐。这意味着她与过去的资产阶级大小姐的生活彻底断裂了。过去那个喜欢在温室里静心作画的倩俏女子,不得不面对残酷的现实。令人敬佩的是,她们迅速适应恶劣的战争环境,不怕苦不怕累,满腔热情地投入工作中。辛锐和她的妹妹辛颖在沂蒙山的日子里,以其独有的才华,被根据地军民喜爱地称作“大辛”和“小辛”。每逢集会和行军休息,战士们欢迎她们唱歌,辛锐姐妹就大大方方地为大家演唱。不久,辛锐被任命为山东省妇联秘书,1938年底又派她到《大众日报》沂蒙工作团工作,在这里充分发挥了她的绘画才华。辛锐奋战几个昼夜,为山东根据地第一份党报的创刊设计了报头。后来她又木刻了毛泽东的画像,并刊发在《大众日报》上,使山东根据地的人们第一次认识了自己的领袖。她发现部队行军、作战非常需要军用地图,于是找来一份旧地图,并按当时敌我区域做了修改补充,然后复制若干份,送给部队。她还不知疲倦地宣传演讲,绘制宣传画。1940年秋,她创作了一幅题为《我送哥哥去当兵》的宣传画,人物生动,形象逼真,得到军民的交口称赞。
  为了丰富根据地的文化生活,中共山东分局决定建立一个文艺团体。1941年3月8日,姊妹剧团正式成立,辛锐任团长。她自编、自导、自演,工作十分忙碌。剧团经常编演小型曲艺、歌舞,也排演像《血路》、《雷雨》这样的大型戏剧,大力宣传抗日救国,发动群众抗战,深受部队和群众的欢迎。《什么花开放向太阳》,这首至今仍流传在沂蒙山区的民歌,也是当年辛锐和她的战友们创作的。辛锐同她的战友们以精彩的创作和热情,振奋了广大指战员和群众的斗志,坚定了千百万沂蒙人抗战必胜的信念。
  1941年党组织送她到党校学习。学习期间辛锐认识了当时担任山东战时工作推行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的陈明。共同的理想和信念使他们连在了一起。是年春,辛锐与陈明喜结连理。
  1941年,中国的抗日战争进入了最艰苦的阶段,日军把进攻的矛头主要指向了敌后抗日根据地。从1941年3月起,日本侵略军又采用了“铁壁合围”的毒辣战法,进行了三次“治安强化运动”,对山东抗日根据地进行了数次大“扫荡”。特别是11月初第三次“治安强化运动”后,对鲁中区沂蒙抗日根据地发动了长达两个多月的残酷“扫荡”。在这期间,日军集中4个师团、3个独立混成旅团和临沂、费县、蒙阴、沂水、莒县的县守备队等伪军共5万人,向沂蒙山区突然发动多路、多梯队的“铁壁合围”,而后采取分区“清剿”和“辗转抉剔”的战法,企图消灭共产党山东党政军领导机关,彻底摧毁沂蒙山区抗日根据地。沂蒙抗日军民在罗荣桓同志亲自指挥下,在武器装备、兵力数量处于绝对劣势的情况下,先后经过留田突围、马牧池突围、大崮山保卫战等一系列血战,保卫了山东抗日首脑机关,粉碎了敌人的图谋。在这次反“扫荡”斗争中,辛锐夫妇以及她的兄妹始终战斗在第一线。11月30日,陈明在大青山突围战中不幸遇难。此时辛锐的分队在大青山东的猫头山与日军遭遇,为掩护同志们撤退,她小腹部中弹,紧接着两个膝盖骨受重伤,右膝盖骨全部被打掉。当晚,她被抬到山东纵队第二卫生所驻地——火红峪村。二所同志将辛锐抬到地下党员聂凤立家,剧团小演员徐兴沛来护理她。为了安全起见,徐兴沛和二所同志将辛锐送到距聂家半公里远南面的鹁鸽棚洞隐蔽。辛锐在鹁鸽棚洞住了16天,伤势渐好,但双腿已残疾,不能走路。12月17日,一股日军突然来火红峪一带搜山。辛锐在去二所换药途中被敌人发现。二所同志抬着辛锐准备突围,但是山路崎岖,行走非常艰难,敌人眼看就要追上来了,机枪不断扫射过来,辛锐见形势危急,担心二所同志抬着她会受连累,大喊:“放下我,你们快走!”抬担架的同志坚决不肯。辛锐急了,厉声命令:“我用手榴弹掩护你们突围,要执行命令!”她朝敌人扔出第一颗手榴弹。二所的同志忍痛放下她,趁着硝烟向东南方向突围了出去。鬼子发现了她。辛锐咬紧牙关,一甩手扔出第二颗手榴弹。辛锐正要回身拿最后一颗手榴弹时,日军的一颗子弹射进了她的胸膛,她忍着剧痛站起来,靠在一块大石头边,怒视着敌人,待他们靠近时,用力拉响了最后一颗手榴弹,一声巨响,年仅23岁的辛锐,还有腹中五个月的胎儿与敌人同归于尽。辛锐,这个才华横溢的大家闺秀,在抗日战争中迅速成长为一位巾帼英雄,并英勇地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辛锐、陈明夫妇现合葬于临沂华东烈士陵园,青山有幸,英魂长存。1992年8月,她的家乡章丘辛寨乡建成了以烈士名字命名的中学——辛锐中学。1994年4月5日,辛锐烈士塑像在学校揭幕。她永远是家乡人的骄傲!
 
\
辛锐、陈明烈士墓
 
辛树声——艰难曲折中成长
 
  辛树声,又名赵辛,辛葭舟的长子,辛锐的弟弟。辛树声从小受家庭的影响,思想进步,早在济南正谊中学读书时,就积极参加读书会和抗日救亡活动。1938年春,参加中共领导的抗日大同盟,并于同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39年任中共济南工委委员;1940年9月任济南工委书记,领导济南市内30名党员进行地下斗争。1942年1月7日,辛树声不幸被日特逮捕。日特对其软硬兼施,威胁利诱,轮番审讯,辛树声终于供出了自己是中共济南工委书记,并交出了一些党的文件和地下党员的名单。日特为了进一步诱捕中共山东分局城工部负责人,从而破坏整个山东省的中共城市地下工作,就施展了“放长线,钓大鱼”的阴谋,密嘱辛树声不要暴露被捕身份,继续领导市内地下党组织。辛树声自首后,十分后悔,极力想找一个补救过失的办法,千方百计与山东分局联系。他先是写信给山东分局,汇报自己自首的情况,请求山东分局赶快采取急救措施。但这封信因送信人途中生病而没有送达。辛树声又找到工委委员徐维中,说明了自己自首的情况,请组织立即把济南市内的党员全部撤出。徐维中辗转跋涉,到中共山东分局驻地,汇报了济南工委被破坏的原因及经过和日特的阴谋。中共山东分局经过慎重分析和研究,提出“将计就计,稳住敌人,相机撤出”的方针。辛树声严格执行了山东分局的方针,于同年9月将市内18名党员及工作关系撤出,打破了敌人的阴谋计划。辛树声撤出后,山东分局经审查,给予他开除党籍的处分。后来,他历任山东省北海银行秘书,滨海区工商管理总局统计调查室秘书、副主任等职。
  在艰苦卓绝的抗日战争中,像辛铸久一家这样不畏日寇、坚决抵抗的还有很多,像辛锐这样为国捐躯的中华民族的好儿女无处不在。正是由于各个阶层的中华儿女合力抗争,不屈不挠,顽强拼搏,才取得了抗日战争的最终胜利。他们为捍卫民族生存,挽救国家危亡,英勇战斗,以生命和鲜血谱写了惊天地、泣鬼神的壮丽诗篇,用自己的血肉之躯捍卫了中华民族神圣不可侵犯的尊严。他们的爱国热情和浩然正气,他们所表现出的伟大的民族精神将永远激励着后人不断前进!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