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张自忠:用热血洗刷耻辱的民族英雄
魏敬群
 
\
1938年,时任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的张自忠将军

  济南曾有一条张自忠路。这条路就是大观园南面的斜马路,张自忠一家曾在此居住。张自忠上将是抗日战争中牺牲的军衔最高的将领。他忠勇报国,忍辱负重,却遭人误解,一度背上汉奸骂名。最终,他慷慨赴难,用热血洗刷耻辱,以生命矗作丰碑。张自忠殉国之后,时在重庆的国民政府为之举行国葬,蒋介石题辞“忠烈千秋”;延安举行了隆重的追悼大会,毛泽东挽辞“尽忠报国”。
 
求学济南投笔从戎

  清光绪十六年(1891),张自忠(字荩忱)出生在山东临清县义一乡唐园村。张家乃临清望族,一乡首富。他幼随其父张树桂宦游江苏,习读诗书。在他16岁时,廉洁勤政的父亲因脑溢血死于赣榆县知县任上。张自忠返乡就读于临清县立中学,1911年毕业后考入天津法政学堂,同年底,他秘密加入同盟会。翌年,他慕丁惟汾之名,转入济南的山东公立法政专门学校,回故乡参加革命活动。丁是这所学校的校长,著名的革命党首领,山东独立运动的策划人之一。时辛亥硝烟甫散,民国初肇,目睹民贫国弱列强豪横,及革命党人手无寸铁惨遭屠戮的情形,张自忠萌生了投笔从戎的想法。1914年夏天,他把几箱子衣服和用具都送给要好的同学,毅然离开济南,远足北上,投奔时在奉天(今沈阳)的临清同乡,第二镇第三十九旅第八十七团团长车震。后来,张自忠被车震推荐给冯玉祥,成为西北军的一员虎将。
 
喋血长城杀出威风

  1933年初,日军侵占东北后,继续南下进犯,兵临长城。时任第二十九军第三十八师师长的张自忠,受命为二十九军前敌总指挥,率部从北平近郊赶往喜峰口、罗文峪两地救援。当他们日夜不停赶到喜峰口时,日军大队人马也正好赶到,张自忠立即下令予以迎头痛击。近敌厮杀,惨烈至极,血战三天,形成拉锯,双方损失都非常惨重,而胜负仍难分晓。张自忠欲以奇兵制胜,他组织了一支500人的敢死队,每人身背一把大刀,佩一支短枪,再带上手榴弹,摸黑深入敌后,夜袭日军侧背。敢死队人人以命相搏,奋勇歼敌3000多人,迫使日军后撤几十里。这是自日本明治侵华以来,尝到的第一次败仗,日军自视为奇耻大辱。张自忠荣获蒋介石迭电嘉勉,并颁发青天白日勋章。张自忠与二十九军的声誉由此大盛,一首歌颂二十九军将士的《大刀进行曲》风靡全国。
 
周旋平津背负骂名

  1937年“七七”事变后,第二十九军奉命撤离北平,军长宋哲元指定张自忠代理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北平市市长等职,负责与日方周旋,拖延时间,掩护大军撤退。张自忠说:“军人以服从为天职,赴汤蹈火,在所不辞。不过委曲求全,关系个人声誉,恐不能为国人所谅解,事后请代为剖白。”宋答应了张的要求,并亲笔写了委张代理冀察政务委员会委员长兼北平市市长的手谕。之前,张自忠任天津市长时,曾奉命率团访日,日方乘机大作文章,使其在国人眼中变成了“亲日派”。这次,即便有宋的手谕,他也担心真的会名节不保。他流着泪对副军长秦德纯说:“你和宋先生成了民族英雄,我恐怕要真成汉奸了。”秦德纯安慰道:“好兄弟,请多珍重!二十九军所有弟兄的安全,以及平津人民的生命财产都需要你来维护,好自为之。我相信,终会有被全国民众谅解的一天。”宋哲元、秦德纯率二十九军撤离后,张自忠忍辱负重,假意与日军代表洽商入城协议,延滞其军事行动。舆论纷纷报道张自忠卖国求荣,谓其已接受日本人提出的无理要求,成了厚颜无耻的大汉奸。学生们上街游行示威,街头巷尾贴满“张自忠是汉奸、卖国贼!”“打倒张自忠!”的标语。三十八师的弟兄,也因师长“变节”而饱受指责。日军终于发现第二十九军已全部退出北平,转向西南部署,便疑心到张自忠,打算将其逮捕。张自忠得知消息,便密乘英商太古轮船公司的汽车,潜往天津,又搭乘太古公司的轮船,从烟台上岸,转赴济南。他来到珍珠泉省府办公地点要见同是昔日西北军战将的韩复榘,韩的副官进屋内报告,时任山东省政府主席的韩复榘说:“他当他的汉奸,我救我的国,来见我干啥?”张在门外听见这话后,即进屋对韩说:“我给个东西你看看。”他向韩出示了宋哲元写的证明。韩看后说:“明轩(宋哲元的号)不应该叫你背这个黑锅。”韩即给南京打电话,蒋介石接电后,叫韩派人押送张去南京。张自忠电告尚在沧州的第一集团军总司令宋哲元,谓已脱险归来,请示今后行止。宋即派秦德纯先到南京为张说话,后去济南对其表示慰问。秦德纯表示要陪同张自忠去南京,韩复榘不放心,派省府委员张钺同往,负责监视。当火车到达徐州车站,30多个学生冲进车厢要搜查汉奸张自忠。秦德纯忙让张自忠躲进厕所,又向学生解释张并非汉奸,而是有不得已的苦衷。学生搜不到人,只好悻悻离去。到了南京,街上也都张贴着辱骂他的标语,军事委员会还有人主张组织军法会审,甚至有人想乘机收编他的部队。蒋介石接见他时,表示一切情形都已明了,答应让他重回部队带兵。不久,三十八师扩编成五十九军,张自忠出任军长。
 
驰援临沂抛却前嫌

  1938年春,张自忠奉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之命驰援临沂。当时,日军矶谷、板垣两师团分两路南下,企图会师徐州。驻守临沂的庞炳勋部,与号称“钢军”的板垣师团殊死血战,伤亡极大,眼看阵地不保,危在旦夕。庞炳勋连电火速请援,李宗仁无兵可派,只有刚划归第五战区的五十九军。他知道,庞炳勋与张自忠结有宿怨,因而担心张不肯出手相救。原来,庞炳勋与张自忠都是西北军将领,两人关系不错,因庞年长几岁,张便尊其为大哥。庞炳勋一条腿被炮弹炸伤致残,人们都称其为庞拐子。这庞拐子不讲兄弟情义,为了一己之利,曾带兵偷袭张部,张自忠险遭不测。张自此与庞形同陌路。李宗仁在向张自忠下达命令时特别交待:“我希望你以国家为重,捐弃前嫌,即率所部赶往临沂,以解庞炳勋部之危。”张自忠很痛快地表示:
  “绝对服从命令,请长官放心!”不料在召开军事会议,传达李宗仁司令长官的命令时,五十九军的将领们却纷纷提起旧账,表示坚决不救庞拐子。张自忠说:“我们与庞拐子是私怨,与日本鬼子是国仇,庞拐子的第三军团现在打鬼子,我们就得全力帮他!”张自忠率五十九军一昼夜急行军180里,赶到临沂。一见面,张自忠握着庞炳勋的手说:“大哥,你放心,我一定尽力帮你打赢这一仗!”庞炳勋既羞愧又感激,忙拉近乎说:
  “老弟呀,人家说你要在北平当汉奸,我才不相信呢。”两人商定了作战方案,庞部固守临沂城,张部乘夜渡过沂河,袭击板垣师团侧背。历经三天四夜,敌我双方在沂河两岸反复冲杀,伤毙日军6000余人,使板垣师团两个联队完全崩溃,丧失战斗力。师团长板垣征四郎中将也丢掉大衣和手杖,落荒而逃。临沂大捷拉开鲁西南决战的序幕,为下一步歼灭孤军深入的矶谷师团,取得台儿庄会战的胜利,奠定了坚实基础。蒋介石、李宗仁传令嘉奖,张自忠、庞炳勋各记大功一次,张自忠升任第二十七军团军团长。
 
襄河殉国含笑九泉

  其后,武汉会战,他死守潢川;再战随(县)枣(阳),他造就鄂西大捷。膺任第三十三集团军总司令兼第五战区右翼兵团司令的张自忠,统率30万大军,沿襄河与日方大军对峙。他浴血疆场,屡建功勋,想起那些与日寇虚与委蛇的日子,总有一种蒙羞的感觉,极想用热血洗刷耻辱。1938年,张自忠曾在徐州对山东省教育厅移动剧团的同学们说:“看见你们,我心里很难过。日寇进攻北平时,我听从上峰的命令没有抵抗,一直感到有罪。外界人对我有误会……砸开我张自忠的骨头,要是有一点不忠的话,算我对不起中华民国……将来,我一定战死沙场以明心迹。”这次出征襄河他便有一去不返之意,行前他曾向老长官冯玉祥磕头告别。1940年4月,由冈村宁次任总指挥,日寇六个师团及装甲兵团分六路向第五战区防地大举进犯,妄图攻占枣阳、襄阳、宜昌等地,此役称“枣宜会战”。激战20余天后,敌军败逃,张自忠亲率部队渡过襄河追击,务求全胜不可。渡河之前,他给三十三集团军各将领写了亲笔信:“国家到了如此地步,除我等为其死,毫无其他办法。更相信我等能本此决心,我们的国家及我五千年历史之民族,决不至于亡于区区三岛倭奴之手。为国家民族死之决心,海不清,石不烂,决不半点改变。”过河之后,他令人将渡船全部开回对岸,率领七十四师两千多人背水一战。击溃敌炮兵十九联队后,他又奉命截击日军第十三师团。日军伤亡惨重,还击乏力,遂呼救求援。敌总指挥部派来一万名士兵援助,还增配30余门大炮和数十架飞机。我军官兵伤亡过半,被敌军包围在一个小山头上。5月16日,敌人先后发起九次冲锋,张自忠至死不肯后撤一步,他先后身负七处重伤,倒在血泊之中,气绝前对身旁副官说:“我对国家,对民族,良心都平安。大家要杀敌报仇!”
  将星陨落,举世哀悼,当盛载将军灵榇的专轮从宜昌溯长江而上,驶往战时首都重庆时,地方政府官员及民众均列队江岸致祭,队伍迤逦数里,哀声动地,许多当年误认他是汉奸,而贴标语、游行示威对他进行攻击的青年学生,更是情不自禁跪地不起,号啕痛哭。将军有知,当含笑长眠。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