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2015年第1期 总66期
龙洞古石刻遗迹撷英
  展开济南地图,在龙鼎大道南向尽头有一片浓绿之处,传说大禹治水时,追赶蛟龙于此山溶洞之中,故名“龙洞山”,又叫“禹登山”。
  龙洞景区四季各异,有奇山、甘泉、邃洞、古寺佛塔、摩崖石刻与佛造像,它集自然景色、人文古迹、神话传说于一体,是济南市的游览胜地。锦屏崖纵横百米,像一面天然屏风,崖上翠柏悬生,荆榆点洒,山花缀饰。崖壁上有“金瓶”、“银瓶”两洞,每逢立春这天,便会有阳气从洞中冲出,并发出悠长的吟啸,似乎春天的到来,锦屏岩首先知道,故被称为“锦屏春晓”,曾被誉为古“济南八景”之首。到了秋天,漫山红叶,丹霞点缀,石塔穿云,苏轼、苏辙、范纯仁、张养浩、赵孟頫、边贡、李攀龙等历代文化名人都曾来此游览,并留下了多篇优美的诗文。
 
\
龙洞内穹窿石室的东魏天平四年(537年)佛造像系一佛二菩萨主题

  景区内至今尚遗留有近百处古代石刻艺术珍品,主要有佛造像、摩崖题记与碑刻,雕刻时间自东魏孝静帝天平四年(537年)至民国二十六年(1937年)间,主要集中在锦屏岩、独秀峰、诚应崖、龙洞、寿圣院遗址、黑龙潭、黄龙潭、白龙潭等处,得益于驻地部队的精心保护,这些石刻今天仍然焕发着昔日神采,独具神韵。
 
石窟佛像:艺术瑰宝,历经沧桑

  龙洞造像是济南市1979年公布的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共有100余尊,最早雕凿年代可追溯到东魏,其余大部分为隋唐时期作品。位于龙洞内穹窿石室的7尊佛造像系东魏天平四年所造,具有南北朝时期鲜明的面目清瘦、褒衣博带、神采飘逸的“秀骨清相”风格,表情安详柔和,但因风化剥蚀,多半残损,其中3尊主佛高达4米,十分罕见。在洞口侧有东魏、隋唐、元代遗留下来的多尊石窟造像,其中有一尊隋唐时期作品至今保存完好,此像通身施金,双手禅定,结跏趺坐,头顶螺发,面相圆润,修眉细目,双耳长垂,身穿圆领通身袈裟,衣纹呈U字形下垂。雕凿于元延祐五年(1318年)的一铺七尊释迦佛龛窟,七尊造像虽略有残损,但面部表情依然鲜活生动,雕刻手法高超,是难得一见的元代佛造像精品。二百余字的造像记详细记录了元代三代帝王崇佛礼教、印经勅僧的盛况,对研究元代佛教文化有较大的佐史作用。龙洞造像群现有三处造像记,分别刻于东魏天平四年(537年)、隋大业三年(607年)、元延祐五年(1318年),、、《山左金石志》《济南金石志》《历城县志》等古代地方典籍中均有记载。
 
\
龙洞口侧的东魏天平四年(537年)龙洞造像记,其中有车骑将军、左光禄大夫乞伏锐的题名。黄石崖曾有其东魏元象二年(539年)佛造像及题记
 
\
龙洞洞口侧的一尊造像保存完好,具有明显隋唐时期风格

\
元延祐五年(1318年)僧普光造像为一铺七尊石窟造像

摩崖石刻:镌石翰墨,历史印痕

  摩崖石刻是一个风景名胜最主要的人文景观,最能体现其文化内涵。在龙洞诚应崖、独秀峰、锦屏崖上布满了宋元以来拜谒龙神、游览胜迹的摩崖石刻,共计50余处,大部分为记事题记、咏景诗词等内容,均气韵生动、书文俱佳。锦屏崖上凿刻的“白云无尽”、“锦屏春晓”等擘窠大字气势磅礴、雄浑朴茂,其中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济南名士柳文洙所书的“壁立千仞”,仅笔划内就可容纳一人,堪称济南的“榜书之宗”。诚应崖在龙洞东崖口,由时任齐州知事韩铎命名于元丰二年(1079年),何洪辰篆书,此处有摩崖题记五处,其中三则为北宋元丰初年记录祷雨祈雪之事,一则为北宋崇宁二年(1103年)题记,一则是明代嘉靖壬子年(1552年)题记,虽经历近千年的沧海桑田,均保存完好,字口清晰如新。
\
清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柳文洙书“壁立千仞”
 
  独秀峰孤标雄拔,石壁上现存摩崖石刻10余方,“大乘师演老岩”六字端庄古朴,深蕴禅意,北宋元丰年间范纯仁(范仲淹次子)、元溥二则题记对研究当时济南的地方官职设置、佐史补乘均有极大文献参考价值。
 
古寺碑碣:史海钩沉,尘封记忆

  龙洞峪内原有一座寿圣院,又名龙洞寺,相传始建于西晋时期山神庙的遗址上,后来规模越来越大,到了宋代已初具规模,香火盛极一时。有明确文献记录的是司马光所撰《稽古录》,记载着宋英宗治平四年(1067年),降诏赐名“寿圣院”,故至今在临近的崖壁上尚有“勅龙洞寿圣院”六字摩崖石刻。乾隆版以前的《历城县志》曾认为此六字为苏轼于熙宁年间所书,然而却拿不出可信的证据,至今仍是一桩文化疑案。寺内祀龙王、龙子、龙女、金龙等神像,香火曾极其兴旺,天旱“祷雨必应”,故宋神宗元丰二年(1079年)七月,封此处龙神为“顺应侯”。金皇统年间,再次晋封为“灵惠公”。如今寺院早已倾圮,然而两株高大的银杏树却依旧枝繁叶茂。遗址处保留下来的7通石碑均完好无损,分别刻立于宋、元、明、清、民国时期,形成了一个小碑林。
 
\
诚应崖摩崖石刻,共有五则题记,最早为北宋元丰元年(1078年),最晚为嘉靖壬子年(1552年)
 
\
龙洞寿圣院遗址碑碣
 
  其中北宋元丰二年《敕封顺应侯牒碑》是一通难得一见的宋代敕封碑,与北宋熙宁三年(1070年)的长清灵岩寺《敕赐十方灵岩寺碑》属同一类型,但是前者更具传奇色彩,朝廷勅牒下于元丰二年(1079年),而在20年后的元符三年(1100年)才刻石立碑,李元膺在碑阴中详细描述了其中原委:元符三年,欧阳大椿任历城令时,梦中与龙洞龙神顺应侯相见,龙神抱怨没有见到神宗二十年前对他的敕封文书,后来欧阳大椿在州军资库中发现了“尘埃敝坏”的朝廷勅牒,于是“制书于庙且购大石刻之”于碑阳。该碑篆额“敕封顺应侯碑”六字,碑文前列太常礼院奏状十一行,首行“中书门下牒”五字和牒文内的两个“牒”字皆作大行书,“中书”二字以一直贯,“门下”二字合为一体,间隔两字后为“牒”字,这是当时勅牒的特有格式。敕文后列有三位职衔:“右谏议大夫参知政事蔡,礼部侍郎平章事王,工部侍郎平章事吴”,这三人分别是蔡确、王珪、吴充,都是北宋末年的宰相,《宋史》中均有记载。《苏洲菩提传碑》,又名《雪蓑子游龙洞诗文碑》,刻立于明嘉靖三十六年(1557年),由苏洲撰文,李开先额题,张一厚书丹,其文有韵,非诗非词,多不可解,草字不狂,极富个性,额题“碑额”二字双钩奇拙,与碑文类似,故后人疑为整碑均为苏洲所为,李、张二人实为托名。

\
北宋元丰二年敕封顺应侯牒碑及碑阳、碑阴拓片局部,1964年夏,陈毅元帅和著名作家王统照同游龙洞,曾共赏此碑
 
\
建于北宋政和六年的报恩石塔
 
\
《报恩塔记》拓片
 
北宋古塔:栉风沐雨,青石印心

  寿圣院遗址东侧有一高崖,名叫鹫栖崖,在崖巅矗立着一座七级石塔,高10米左右,名报恩塔,建于北宋政和六年(1116年)。塔身呈四方锥形,塔刹的刹座、刹身均为片石叠置,檐角凿有风铃圆孔,刹顶为宝珠状。塔身佛龛内早先供奉着观音像,塔下舍利室中有舍利数十粒,塔身正面镶嵌有宋代王澄书《报恩塔记》。根据碑文记载,此塔为讲经僧宗义倾囊出资所建,因“崇礼佛教,回向报恩”,遂命名此塔为报恩塔。塔之南侧,有一断垣石屋,内有一残像,面塔结跏趺坐,双手禅定,右侧为金皇统癸亥年(1143年)《白云庵主庆八十礼塔会碑》,此碑是为庆祝宗义80寿辰而立,碑文介绍了宗义的身世和功德。宗义俗姓杨,棣(惠民)人,宋元祐三年(1088年)为僧,目前该碑字迹漫漶严重,乾隆版《历城县志》金石考中收录了其部分文字。
  龙洞古石刻艺术遗迹,除因历次“灭法运动”被毁坏较严重的佛造像外,大部分的摩崖刻石、题记、碑碣等基本保存较好,它们不仅对济南历史文化研究提供了实证,也是古人先贤留下的艺术瑰宝,更是济南市文物古迹的重要组成部分。随着近年来户外游的升温,因为交通便利、风景独特,龙洞景区成了最热景点之一,于是伴生了诸多不和谐现象,如生态破坏、环境污染、误入军事禁区等,笔者谨提醒广大游客们加倍珍爱环境,文明出游。

李金凤 侯登义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