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逃亡的苦难
\
《逃亡 ——童年的回忆》
 
聂振海
 
  2014年 10月 11日,我有幸在山东美术馆参加了著名画家单应桂画展开幕式。展出的 137幅作品幅幅是精品,都非常好看。我走到一幅大型画《逃亡 ——童年的回忆》(宽 3米、高 1.5米)画前,被吸引住了,很多人也被吸引住了。人们在这幅画前,流连忘返,驻足细看,深思。
 
悲惨景象

  画面是表现在日寇的侵略下,人民群众无法生存,纷纷逃离家乡的悲惨景象。时间正值冬天,寒风刺骨。有拄着拐棍、衣衫褴褛的驼背老太。有白发苍苍、飘着长须、躬腰、拄棍的老人。有瞎眼、步履蹒跚的老太。有背行李、扛粮食、挎篮子的大姑娘。有怀抱婴儿的青年妇女。有抱着一个孩子、拖着一个孩子的中年妇女。有老人推着木轮车载着有病的老伴和不会走的小孙子。有挑着儿女、行李的壮年人。有肩扛手拿的农民。有驮行囊的小毛驴。画的中间位置,突出地表现一位背着幼儿、领着小女儿的母亲形象。幼儿戴着虎头帽,穿着虎头鞋,竟酣然趴在母亲背上睡着了。小女孩围着围巾,小手牵着母亲的衣袖,神情恍恍惚惚,而母亲的眼神则流露出无奈。看着画面,似乎让人听到人喊驴叫,看到尘土飞扬的逃难场景。画面虽然只刻画了 20几个人物形象,但使人感觉这只是众多逃难群众中的一小部分。从人物的服装看,作品是表现山东人民苦难的,也可以说是表现中华民族苦难的。
  特别是经历劫难的老年人,看着画面就像记忆闸门被一下子打开,那惊恐、慌张、大呼小叫、扶老携幼匆忙逃难的人流就涌到了面前。宽银幕似的构图,拥挤的人群切入画面,众多形象使画面有胀满感。逃难的人群前拥后挤,让人真切地感觉到恐怖、紧张、急促。画面突出了妇女和儿童的形象,更阐发了在逃生中生命是最重要的。画面墨色上淡下重,既渲染凝重气氛又不失对光明的向往。用多有木刻般的拙涩味,增添了重量和力量感。画幅下部那丛丛的横短线用笔,显示出前行的动感,表达行走的速度感,和急匆匆赶路的心态。此幅画撕开了历史的一角,使观者留下了永恒的记忆。
 
见景生情

  有人在画前合影留念,也有的中老年人见景生情,流下悲痛的泪水。我看着看着,脑海里也浮现了像《逃亡》图中的场景。
  那是 1937年 12月,日寇侵占济南,先是用飞机狂轰滥炸,飞机由北向南飞,在洛口一带扔了几个炸弹,炸死了北洛口黄河渡口正在坐船的 30多人,炸沉了几只船,炸坏了黄河大石坝,城内的阁子楼、三义庙及二七集街的楼房,炸死了一些人。我住的里仁街南头卢德银之父就被炸死了。路上到处是人的肢体,一滩滩血。电线杆也被炸倒了,电线散落一地,绊人跌倒。我也被绊倒了,磕破了腿,我妈不顾我腿淌血哭叫,硬拖我跑。
  日寇飞机飞得很低,人们仰面就可看到飞机上的太阳旗,吓得人们往南跑。洛口镇原是济南的“小济南府”,北面是黄河大坝,东西南面是石砌的城墙,因此只有东南、西南两个城门。城内居住着 4万多人,一时间都蜂涌向东南城门,怎能不堵?人们挤出去就是济洛路。人们外逃的场景和《逃亡》图的场景一模一样。如同《逃亡》图上,妈妈拖一个孩子的那就是我。
  日寇占领洛口后,为防抗日游击队袭击,每年都到长清历城章丘黄河以北去扫荡,实行三光政策:杀光、抢光、烧光,制造无人区。人民群众逃亡的场景和《逃亡》图上一样悲惨。
  这幅作品,首次展览是在 1995年 5月 9日,中国美术家协会与俄罗斯、日本等国在长春举办“正义、和平 ——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50周年国际画展”。观众众多,反响强烈,获得大展组委会颁发的特别奖。人们在这幅巨制面前观察回忆。有个观众,看着这幅画说:
  我想到自己的童年。我生于 1938年,我的家乡 ——苏鲁豫的交界处,也于这一年沦陷了。母亲对我讲起当年逃亡的情景,而我想不那么清楚了,从《逃亡 ——童年的回忆》上我看到了自己的位置 ——我是画面上母亲怀里的孩子,我是画面上母亲背着的孩子!
 
《流民图》的震撼

  早在 1956年在中央美术学院上学时,单应桂拜访了著名画家蒋兆和,她看到了蒋先生两米多高的长卷 ——著名的《流民图》,像被摄去了魂魄一样,惊呆了,忘记了自己在蒋先生的家里。画面全景式地展现了日寇侵华时中华民族的灾难,人民的苦难;敌人的烧杀掠奸,敌机的狂轰滥炸,横尸荒野,饿殍载道。为了保护孩子,母亲们在敌机下以自己的身躯挡住枪弹。那一组组活生生的形象强烈地震撼着单应桂的心。她脑海中浮现和《流民图》中一样的孩子,被鬼子枪弹追赶着,和众多乡亲一起流浪在鲁西平原上的场景,母亲带着姐弟俩一起加入到流民的行列中。那藏在母亲怀中的孩子不就是她吗?光辉的艺术形象放射出巨大的冲击波和辐射力,直冲单应桂的心田,使她透不过气来。她真正认识到艺术作品所产生的巨大力量,这种力量来自画家的亲身经历和创作冲动,来自画家的艺术良心。《流民图》为民写真,为民呐喊,表现那些在日寇铁蹄下,老弱无依、贫病交加的劳苦大众,和在敌人炮火下惨遭蹂躏的同胞们,以激发对敌人的仇恨,激励中华儿女的抗日斗志,作品的巨大威力何止是一颗原子弹!《流民图》成为中国美术史上的伟大巨著和不朽之作。蒋先生的《流民图》给她极大的震动。她决心用自己的画笔记录这不堪回首的往事,让后代牢记这段惨烈的历史。
 
逃亡的苦难

  《逃亡 ——童年的回忆》是单应桂一家逃亡8年的写照,也是对日寇侵华罪行的控诉。
  单应桂出身教育世家,家住大明湖南岸马园子街 9号。1937年“七七”事变后,8月份京津失陷,11月份上海失陷,济南守军韩复榘不战弃城而逃,12月 27日济南沦陷。日寇逼近济南时,其父就到鲁西南参加抗日游击队去了。城里人们怕遭到日寇的暴行,纷纷外逃,其母带着他们姐弟三人,逃难的第一个落脚点是距济南300里的济宁。1937年 12月31日日寇攻陷泰安,威胁济宁,其母带着他们姐弟又向西逃。同逃的人们一家一家的,男女老少,拖家带口,跑在宽阔的鲁西平原上,一阵阵秋风扬起了路上沙土,大人孩子个个蓬头垢面,疲惫不堪。为了逃避鬼子,更好地保护自己,不引起汉奸们的注意,一改城市打扮,改为逃亡当地人的打扮。小桂扎着小辫,穿着粗布破衣,赤着脚,活像一个农村小闺女,其母一改城市女教师的形象,头上梳起发髻,穿起农村大娘一样的大襟褂子、宽腿裤子。其母把大闺女长长的发辫盘到头上,挽了一个结婚的媳妇才有的发髻,并时常在脸上抹上锅底灰,以免被鬼子抓“花姑娘”。其母对孩子们说:这就是逃亡啊!
  从济宁逃走,第一站先到了菏泽县城。战乱之年,本已流离失所,跟着又碰上百年不遇的菏泽大地震。一夜之间天崩地裂,全城墙倒屋塌,地裂了一条很深的大缝,直冒黑水,着实吓人,黑暗中一片哭声。一家家都住露天的草棚子,每到夜深人静,余震未消更觉可怕。一个个群居地相距不远,为了相互传递平安的消息,互喊互应“嘹 ——嘹 ——嘹 ——”的声音,这长长的无奈求助声此起彼伏,听着十分瘆人。
  这时其母常常教孩子们学唱:“我的家在东北松花江上……九一八,从那个悲惨的时候,离开了我的家乡……流浪流浪,何时才能回到可爱的家乡……”唱着唱着都哭了。
  不久,其母带着姐弟又逃到菏泽县冯楼村,住在其父一个同学的院子里。在这里遇到了几次鬼子扫荡。一天晚上,鬼子来了,全村人都往外逃跑,就像那《逃亡》上画的,天黑乎乎地,有人提着马灯,大部分人都摸着黑跑。鲁西南的土地上沙土多,路面上几寸厚的沙土,那么多人跑起来,真是尘土飞扬,呛得人喘不上气来。子弹在头顶上嗖嗖地直飞,人们没命似地逃跑啊!人喊牲口叫,加上孩子哭,真是哭叫连天,这景象非常凄惨。
  有一次,其父回来了,刚刚团聚,可第二天天刚亮,就听到外面炸了锅似地喊“鬼子来了,鬼子进村了!快跑啊! ”一道墙,跳,又一道墙,跳。母亲舍不得这个家,就在后院墙角隐藏起来,说“你们先跑! ”父亲就抱起小弟,领着小桂,也不知道跳了几道墙,前面是圩子墙,有一丈多高,也不知道怎么爬上去的。往下一看,是深沟,跳是危险的,无奈都从圩子墙滚到沟里,爬上来就钻到高梁地里去了。随后,其母也跑来了,孩子们喊也不听,似神志乱了,东一头,西一头乱跑。其父窜出高梁地,一把将其母拽进来。一家人趴在高粱地里哭泣。这高粱地就在村边,村里鸡飞狗叫,鬼子哇啦的声音都能听得很清楚。其父说在这里不行,就又拽着母亲拖着孩子,弯着腰顺地垄往远处跑,跑到一块谷子地里。从早一直趴到天黑,也不敢回村。身边没有吃的东西,饿了一夜,第二天才回家。
  进院一看,一片狼藉。一棵石榴树,鬼子拽下石榴就吃,青涩未熟的石榴根本不能吃,满院子都是被鬼子摔烂的石榴。鬼子将屋里的西瓜砸开就吃,瓜皮瓜瓤扔得到处都是,又把门帘拽下来,擦嘴擦手,包袱里的衣服也扔得满地都是,一家人又吓又累又饿。
 
\
《离乡背井》

  经过这次扫荡,一家人又逃到一个叫八里庙的村。在这里又遇到了鬼子扫荡。鬼子进村,一家人都跑到庄稼地里,等鬼子一卡车一卡车地开走了,这才回了家。为躲鬼子扫荡,一家人又逃到一个叫常屯的村子。父亲回来帮着将一家安排到一个陈家院里住下。有一天,房东正在地里看庄稼,在小窝棚里被鬼子抓住了,鬼子用刺刀逼他带路。他绝不带鬼子去杀人放火。走着走着,他一头就跳到河里去了,鬼子们往河里打枪,把他打伤了,又把他从河里拖上来,吊在树上,仍逼他带路。他宁死不从,鬼子就用刺刀把他的头穿透,流出脑浆。房东奶奶也疼疯了,每天到地里呼喊儿子的名字“回家吃饭! ”
  1942年山东大旱,庄稼颗粒无收,房东连猫也吃了。他们娘四人,吃高粱、地瓜干,没吃的还挖野菜,爬上槐树,摘槐豆吃,吃棉花籽。在村东头场院上来了一帮河南逃荒的,正在卖儿卖女,一个财主死了老婆,他用一个豆饼就换了一个大姑娘给他当媳妇。1943年,其母得知从济南逃回诸城老家的外婆患重病,就又带姐弟逃到高密。高密在胶济线上,是沦陷区,不能久留,母亲又带他们回到鲁西南。
  在逃难数年中,有时父亲送回点粮钱。这一次大歉年,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了,母亲愁得没办法,叫小桂写信。父亲收到信后,大哭一场,游击队员们凑了半袋粮食,父亲连夜送回家。这半袋粮食使母子度过了最困难的时刻。
 
\
《参军图》

  1944年,形势渐渐好起来,八路军经常来活动,抗日的豪情高涨,唱反扫荡歌:“烈火燃烧在鲁西南的平原上,愤怒充满了我们胸膛。鬼子们各路进攻来扫荡,杀人放火奸淫抢掠。山川震惊,林木震荡,到处是救国的热忱,到处是抗日的武装。兄劝弟,儿别娘,前呼后应上战场,同心协力打东洋!开展游击战争,打到敌人后方去,拆桥破路,攻城夺粮,造成犬牙交错的战场,向鬼子们来一个反扫荡。 ”
  有一天,小村又来了八路军,家家户户都成了八路军的驻地。她家也住满了战士,厨房里,门楼下,都住满了人。八路军用绳子做爬墙用的软梯子。住了两天,都准备好了,第三天,就把鬼子驻刘楼的据点打下来了。
  1944年其父在安徽教书就绪,其母又带他们走,找个小推车,母亲只好步行。走到河南商丘,住在一个羊皮商的店里。睡在光板的羊皮上,那个腥味啊,简直能熏死人,憋得受不了,就出去透口气,外边又冷,冻得受不了,还得回来。就这样披星戴月、风餐露宿,母子4人,一路上受尽了辛苦。走了一个冬天,到 1945年春,终于走到了安徽省阜阳地区。
  流亡的山东省政府省长何思源就驻扎在此。父母教学,但生活很困难。小桂去上学,家离学校有二三里远,早晨起来特别是高粱长起来的时候,风刮得呼呼地响,高粱叶子哗啦啦地响,小桂走在这样的小路上,真是提心吊胆,生怕高粱地里窜出个狼来。时常还能看到用草苫子捆着的死孩子,被狗吃肢体。
  1945年 8月 15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人们敲锣打鼓,鞭炮齐鸣,高兴得就像疯了似的。其母说:“咱这个受苦的日子也完了。咱们要回济南了。 ”经过三个月长途跋涉,终于在 1946年的春天回到了济南。
  单应桂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是在日本帝国主义侵略者的铁蹄下度过的。她在那残酷的岁月中,早早地体会到被压迫民族的苦难,和对侵略者残暴屠戮中国人的仇恨。当年的逃亡,饥寒交迫的生活谱写了她童年的历史,永远铭记在心头,促使她创作了《逃亡》《离乡背井》《参军图》《做军鞋》《攻占日伪军碉堡》《常胜将军粟裕》《陈毅过微山湖》《如果敌人从那边来》《我们的朱总司令》《妇救会长》《地雷战》《战地护士》《沂水欢歌》等反映抗战题材的作品。她说:作为劫后的幸存者,有责任将所见所闻,以绘画的形式见证历史,教育和告诫世人。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