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平阴县打击日寇的辉煌战斗
木广仁

  平阿山区抗日武装按照毛主席“打持久战、游击战”的要求,采用敌进我退,敌退我进,敌住我扰,敌疲我打的战略战术,与日伪军开展了殊死斗争。最有影响的战斗有:
  黑山战斗。1940年2月,六支队二营在司令员何光宇,营长胡循武、政委何诚、总支书记吴志笃的带领下,在平阿山区的南毛峪、石板台一带开展抗日工作。12日早晨,正当800多名官兵进行军事操练时,突然一阵枪响,子弹由黑山顶向南毛峪村飞来,何光宇司令员与作战参谋李雪立即断定,来犯敌人是盘踞在东阿城的日伪军,妄图乘春节之机对我军实施突然袭击,以报多次遭我打击之仇。估计敌人有30多名日军、300多名伪军,与我对比敌人实力并不占优。为此,决定集中兵力,抓住机遇,吃掉这股敌人。接着,部署5连从正面强攻,6连、7连从两侧助攻,8连为预备队。战斗打响后,全体指战员摩拳擦掌,像出山的猛虎,利用地形地物迅猛跳跃前进,从山根冲到山腰,恰巧下起大雪,负责主攻的5连战士反穿皮袄进行伪装,很快迂回到敌人背后,冲上黑山顶,山头的敌人猝不及防,被迫与我军展开了肉搏战,战士们胸怀仇恨的怒火,见到鬼子杀红了眼,刀光剑影,英勇搏杀,半小时就结束了战斗,击毙日军中队长山吉、汉奸队长泊德山等20多名日伪军,缴获机枪1挺、子弹3箱、三八式步枪6支。我军夏树林等8名同志壮烈牺牲。黑山战斗,使平阿山区的群众认识到共产党、八路军是真正打日本的,而且有力量打击日军,从而赢得了群众的拥护。
  黄坡战斗。黑山战斗后的第三天,我军二营驻在大黄坡、小黄坡村进行休整。日伪军借大雪大雾天气,纠集东平、东阿、平阴、长清、肥城等5县的千余人,包围了大、小黄坡村,企图把我军歼灭在深山野沟之中,以报黑山战斗之仇。我军对来犯之敌科学判断,果断决策,号召全体指战员坚守阵地,利用有利地形杀伤敌人,保存自己,坚持天黑组织突围。并明确战斗任务,由5连阻击北面黄坡村向我攻击之敌,7、8连分别阻击西、南、东三面山上之敌,形成环形防御,确保不失阵地。战斗从早晨8点打到晚上6点,敌人组织了5次进攻,我军实施灵活的作战方式,有时远距离反击敌人,有时近距离与敌人开展肉搏战,坚持10个小时,守住了阵地。傍晚敌人停止进攻,准备明天再战。正当敌人疲惫之机,我军一声令下,夺路突围,取得成功。黄坡一战,我军以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以有我无敌的英雄气概,以远不如敌人的武器装备,粉碎了敌寇的报复“扫荡”,消灭日伪军200余人,其中日军大队长渡边少佐被击毙。我军亦遭受了重大损失,承担主要作战任务的五连牺牲50多人,负伤30多人,指导员徐宝信、副连长孟乾牺牲,正副排长6个只剩下两个,10个班长伤亡大半。
  拔除夏沟、营子据点。1939年冬,刘绪安二次投降日军后,在夏沟安设了据点,率领百余伪军驻守。据点周围修筑了围墙,墙外又挖了一圈3米宽、2米深的壕沟,据点里面筑有地道、哨楼和暗堡。刘绪安常率伪军出动,配合日寇对附近地区进行骚扰破坏,奸淫掳掠,当地老百姓的日子不得安生。为狠狠打击日伪军,1940年9月7日,鲁西特务营(亦称陕北营)和泰西军分区部队,由军分区司令员刘贤权、政委李冠元率领来到平阴,在平阴县独立营和民兵自卫队的配合下,袭击了汉奸刘绪安设在夏沟的伪据点。是役击毙伪军50余人,生俘80余人,缴获步枪200余支,迫击炮1门,刘绪安化装越墙逃跑,侥幸漏网。此役不久,刘又返回夏沟重新安上据点。
  1939年9月,在日军的诱降下,原国民党三区区长兼三营营长田桂印率部进城投靠了日军。1940年3月,田桂印随日军由平阴城跑回营子,在敌人卵翼之下,把营子建成了日伪在平阿山区南半部的第一个重要据点,与东平县的商庄(现平阴县孝直镇商庄)、肥城县的演马庄等伪据点遥相呼应,成为根据地内的一颗钉子。该据点长约400米,宽约300米,有10多米高的围墙,北、西、南三面临河,东面紧靠公路,围墙四周设有6个炮楼,据点内驻有500名日伪军(以后了解只有1名日军),整个据点易守难攻。1940年9月,第一一五师晋西独立支队(亦称陈士榘支队)第一团开赴鲁南,途经平阿山区,在根据地党政军民的要求下,部队决定攻打营子据点。此次战斗从15日下午2时开始,至6时结束,共毙伤敌人30余名,俘敌100余人,活捉了田桂印,押解途中恐生变故将其枪决;缴获轻机枪1挺、各种步枪120多枝、短枪15枝、弹药若干。拔除营子据点,等于拔掉了敌人安在平阿山区南大门的一颗毒钉,使这一地区对敌斗争的紧张局势有了好转。
  亭山头伏击战。1941年1月1日,住东阿城的鬼子要向济南运送物资,平阴独立营营长刘子仁得知信息,立即带领130余名指战员于早晨5点埋伏在东阿城东北的亭山头上,由于天气寒冷,战士们冻得嘴发青,手发木,但为了歼灭敌人,指战员们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等到太阳冒红的时候,日军的6辆汽车像乌龟一样慢慢地进入了伏击圈。刘子仁营长指挥枪一响,战士们居高临下,把一个个手榴弹掷向敌人,接着又用机枪、步枪扫射。战斗进行了20多分钟,敌人除l辆汽车逃回东阿外,其余5辆均被炸毁,击毙日军军官1人、日本兵3人,翻译官被活捉,缴获大批枪支弹药等军用物资。亭山头伏击战的胜利
  ,有力地打击了日伪的嚣张气焰,鼓舞了平阴人民的抗日热情。受到了泰西专署和军分区的表彰。在三区(孝直)野场村召开的祝捷大会上,张耀南专员讲话,并为战斗胜利书写了中堂、对联。中堂:古战将,功谁高,当年卖马树英豪,侯封万里,不让班超。上联:屯军亭山,论功大树;下联:练兵海水,遗爱甘棠。泰西军分区还授予独立营“战无不胜”的锦旗一面和部分奖品。
  黑虎庙遭遇战。1940年10月,鲁西军区部队被统一整编为第一一五师教导三旅,仍兼称鲁西军区。1941年1月,泰西军分区所辖陕北营调教导三旅编为第七团,运河支队四团(原六支队)被编为第九团,同时肥城、平阴县独立营升级,编入第九团。亭山头伏击战后不久,县独立营营长刘子仁、教导员安铮、总支书记田化一率队到湖西归属整建。当部队行至昆山县境内黑虎庙(今属梁山县)一带时,恰遇日军到湖西“扫荡”,独立营与日伪军遭遇,遭受重大损失,战斗中刘子仁营长牺牲,队伍被打散。后由田化一收拢起130余人,辗转于馆陶、郓城,历尽艰辛,直到2月才回到平阴,此时独立营仅剩下32人,在地方党组织的配合下,重新吸收青年入伍,两个多月的时间独立营发展到近180人。4月,独立营改建为县抗日基干大队,之后由于日军频繁“扫荡”,环境更加恶化,县大队又由最多时的400人减少到100余人。
  反“清剿”战斗。1941年5月初,伪山东省省长唐仰杜窜到东阿视察,看到军民的抗日情绪高涨十分震惊,叫嚣“平阿山区已经红了!”回去后立即筹划对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清剿”。6月18日,日军三十二师团奥中大队及宾野部队和泰安、济南、长清、平阴、东阿、东平、汶上、肥城等地的日伪军5000余人,西起东平湖的东岸,南起东平的茶棚、二十里铺,北由平阴,从四面向平阿山区抗日根据地合围而来。开始清剿时,平阴与东阿两县的县大队及县政府机关同驻在湿口山、罗圈崖一带。为了保证安全,部队先是派出一部分人员到亓集堵截敌人,准备打开缺口,向泰肥山区突围,结果因敌人力量强大未能奏效,遂撤到西南部的大寨村,打算从刘庄转向东平方向。但因东平之敌已抢先占领了通往东平的刘庄山口,只好改变方向转移到李山头、任庄西的尖山顶。此时,东阿日伪军已进入东阿一区周河、洪范池一带,我机关部队被迫就地掩埋掉文件及笨重物资,处决了随队押解的5名日特,然后向西突围。突围中首先解决了屯村铺、王古店两个伪据点的敌人,然后由屯村铺西过东平湖抢渡小清河,于当天下午冲出包围圈,转移到东平县的银山和斑鸠店一带,未突围出去的县、区干部化整为零,钻山洞、住堰屋、转山头,暂时隐蔽,彻底粉碎了敌人“清剿”阴谋。
  徐向前途经平阴。1940年7月,八路军第一纵队司令员徐向前一行去延安途经泰西,从肥城衡鱼来到平阿山区,先住在晁峪村,后到县委驻地王楼村。在平阴停留期间,徐向前听取了县委书记王玉珍、县长熊善隆的工作汇报,就平阴县党的建设、政权建设、扩大武装斗争和统一战线等方面工作做了重要指示,并指出了泰西地区前段工作中存在的某些不注意政策的过火行动,强调今后要注意克服“左倾”,防止“右倾”,扩大抗日武装力量,巩固抗日根据地。随后,县委根据徐向前的指示,在东阿一区李山头村召开了县委会议,对克服“左倾”、扩大武装等问题作了认真研究,之后在罗圈崖、刘庄一带召开了全县活动分子会议进行传达贯彻。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