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章丘军民抗战纪实
翟伯成 明兆乙
 
  1937年“七七”事变以后,日军更是以百倍的疯狂向中国发动进攻。至12月13日,他们登上章丘的黄河南岸。烧杀抢掠,残酷至极,铁蹄所至,血迹斑斑,财物一空。勤劳勇敢而不甘外侮的章丘人民怒吼了,他们喊出了“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誓与国土共存亡”的口号。从泰岳北麓到黄河之滨,从“卧看晓月”的嵖岈山到平陵城遗址,在方圆1855平方公里的大地上,到处燃起民众抗日的烽火。

  黄河堤岸烈士血

  1937年日寇进抵山东黄河北岸,韩复榘急令谷良民的22师布防章丘、邹平一带的黄河南岸。部队与民夫一起,日夜抢修工事并伐树遍设置鹿砦。12月12日日寇开炮轰击,一时之间弹如雨下,驻守在范家园村前沿阵地的22师某部,在班长石焕银的率领下,进入作战工事,严阵以待。时交子夜,日军的舢船和帆布艇在炮火的掩护下,向南岸进犯。是时,谷良民火令守军南撤。身卧战壕的石焕银,目视敌军进入自己的射程,岂能放弃杀敌报国的良机,他立即让民夫撤出战壕,然后对战士说:“敌人就要上岸了,咱们不当孬种,我们一定要和日寇决一死战!”民夫王化正被战士们的豪壮感动了,主动要求留下来,与战士们共同杀敌。
  敌人下船了,石焕银一声令下,步枪、机枪一齐射向敌人,日寇一批批倒下去了,但是紧接着一批批又涌了上来。子弹打光了,战士们将一颗颗手榴弹投了过去……激战时许,其中5人身负重伤。就在这时,发疯似的敌人冲了过来,全班战士同仇敌忾,有的拖着流血的身躯,跃出战壕,与敌人展开了惊天地泣鬼神的白刃格斗。终因敌众我寡,12位勇士壮烈牺牲。
  万里巍巍长堤为凭,九曲滔滔黄河作证。12位抗日英雄,不愧是黄河母亲哺育的好儿女,他们理当名垂青史。

  石峪寺张帜抗日

  日军在章丘的暴行,激起60万章丘人民的愤怒。到处响起“工农学商,一起来救亡”“不把鬼子赶出国去不还乡”的歌声。霎时间,抗日救国军、抗日义勇军、抗日民众义勇军、抗日游击队、抗日自卫团等组织纷纷成立。其中,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由进步知识分子李曼村、宋乐生为首成立的“章丘人民抗日救国军”是一支真正领导章丘人民抗日救国的武装力量。
  1937年12月底,时在天尊院小学任教的李曼村与同仁宋乐生,目睹了日寇的横行霸道,人民的痛苦,在京津流亡学生的抗日宣传的影响下,开始与被迫停课的教师讨论“国难当头,我们怎么办”的问题。他们共同的志向是决心抗战到底,并为此写下了“国破家何在,城陷焉安身?中华热血儿,岂惧东洋人”的悲壮诗句。1938年元旦刚过,他们联络了十几人,在宋乐生家中开会,仿照“全国抗日救亡总会”章程,成立“章丘人民抗日救国会”。当联络到六七十人的时候,他们约时张帜举义。恰在这时传来廖容标、马耀南、姚仲明在邹平成立“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五军”的消息。姚仲明是李曼村在济南读乡师时的要好同学。他与宋乐生立即赴邹平。
  战乱之即,同学相会,别有一番情意。廖容标、马耀南听了李曼村的汇报,便鼓励他们脱下长衫,拿起武器,拉起队伍打日本。1938年2月16日,“章丘人民抗日救国军”在石峪寺成立。4月3日,“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五军将“章丘人民抗日救国军”改编为“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六支队第二十一中队。李曼村任中队长,宋乐生任指导员。
  改编后的二十一中队,为了进一步唤醒民众抗日,震慑日寇汉奸,积极散发传单,指出抗战必胜,日本必败,并以黉山前乡为根据地发动群众和各界爱国人士,齐心协力,共同对敌。几天以后,这里的群众就视战士为亲人,积极为部队筹集钱秣,迅速出现了联合抗日的新局面。
 
\
抗日战争时期的李曼村
 
  约在5月中旬,二十一中队根据第五军司令部的指示,统一行动夜袭普集镇日寇据点。二十一中队出色地完成了破坏胶济铁路普集镇车站以西路段、切断日军东西交通线的任务,给日寇以极大打击。此次战斗的胜利,显示了二十一中队的实力,大大鼓舞了章丘人民抗日救亡的士气。二十一中队犹如一盏明灯,出现在云遮雾障、妖霾弥漫的章丘大地上,引导着章丘人民向着胜利大踏步前进。
  6月初,二十一中队奉命去邹平,参加八路军山东人民游击队第三支队成立大会。会后被改编为三支队特务营第三连,直属支队司令部领导。从此,这支章丘抗日武装离开了故乡,转战于淄博、泰沂等战场。

  鏖战相公镇

  参加过“石峪寺起义”,时任“抗日义勇军”第十三支队队长的翟毓蔚(北京师大学生),已拉起2000多人的队伍,驻在章丘城(今绣惠镇),翟毓蔚任城防总指挥,而李维汉(东北军出身)任副总指挥,驻守相公镇。1938年4月25日凌晨,驻守普集镇的日军突然包围了相公镇,李维汉率部迎敌。血战一昼夜,杀了三进三出,双方伤亡惨重。此时兵困马乏,而杀红了眼的李维汉,愈战愈勇,手握战刀,立于城墙之上,指挥若定。在他打死了几个带队冲锋陷阵的鬼子之后,群敌又发疯似地涌了上来,李维汉跃入敌阵,拼杀到最后一息。日寇被李维汉的气势给吓倒了,遂下令不准损坏李维汉的尸体。当翟毓蔚赶到的时候,战火已熄。

  日军扫荡长白山

  1938年4月24日夜,也就是相公庄战斗的前夜,在普集镇西南的栗家峪村,另一支集中在胡山的抗日武装(程学通)和日寇展开了激战。结果程学通败北。几天后,程的部下王连仲(后被国民党委任山东挺进军第二十八军副司令兼军统局鲁中特务组长)带少数人夜袭胶济铁路章丘段涧溪桥和杲毕桥的日军守敌,均获得成功,并割下日军两颗脑袋献于程学通。此事激怒了驻扎章丘的日军头子石田,他歇斯底里地叫嚣要进行报复。
  8月16日,日军集结2000余兵力(包括汉奸),进攻章丘城,血战竟日,城陷,翟毓蔚带领部分军队转移毕村、三德范、南曹范一带,余部由其兄翟毓蕙率领,坚持战斗在城北及东山(长白山)各村。9月13日,急于消灭章丘抗日武装的日寇,又以3000兵力,包围了正在东山(丁庄、腰庄一带)休整的翟毓蕙四团。山沟作战,土生土长的翟军武器虽差,但凭借地理熟悉,善于爬山的优势,神出鬼没、出其不意地打击了敌人。战斗进行到第三天,翟毓蔚取胜心切,试图主动出击,打掉敌人的指挥部,不幸督战中中弹身亡。部队一时乱了阵脚,败了下来。
  日寇精心组织的两次战斗,都没有达到彻底征服章丘抗日力量的目的,于是开始了一场惨绝人寰的东山大屠杀。1939年3月17日,日军闯进黉山区(今相公镇),狂吼乱叫,兽性大发。仅在黉山前、小康、相公、桑园4个村庄,就烧死31人,刀挑29人,狗咬致死4人,枪杀78人,轮奸丧命11人。凶残暴虐,惨不忍赌。
 
\
抗日战争时期章丘县示意图
  向高村保卫战
 
  1942年冬,西路日军(驻历城)纠集300余人的兵力,向李悦仁(时在翟毓蔚部任营长)部驻地向高村袭来。李军守卫在圩墙上,居高临下,以逸待劳,与日寇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保卫战。向高村几易其手,李悦仁率军几进几出,最后与敌人血刃相搏。战斗中两名排长阵亡,李也挂了彩。共打死日寇10多人,汉奸死伤甚众。日寇为了报复,继这次战斗之后,又纠集了100多人的兵力卷土重来,战斗从拂晓开始,一直打到下午2点多,当敌人的援军到来时,我军才奉命撤出阵地。

  抗战之中流砥柱

  1939年5月,八路军山东纵队四支队特务大队(队长武中奇,政委王建青)进入章(丘)莱(芜)边境活动,组织民众,开展抗日宣传,加强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教育,建立抗日政权等等。11月,中共章丘县委、县政府宣告成立,全县人民如拨云见日,精神振奋,斗志昂扬,抗日运动更加如火如荼。
  在中共坚持团结抗战、反对分裂摩擦的正确主张,和章丘人民拥护抗战、铲除汉奸卖国贼正义呼声的感召下,在翟毓蔚部任营长的李阅仁、任直属司令部特务大队长的焦其炳等,秉于民族大义,矢志抗日,不惜牺牲。1940年秋,驻扎在旧军镇的日军在联队长朱谷的率领下赴章丘城开会,途中,被李阅仁部袭击,打死日军6人,伤9人,朱谷险些丧命,狼狈逃去。1941年夏,一支150余人的日伪军队伍,由张家林移防章丘城,当他们路经回村镇时遭到埋伏在街巷中的李阅仁部再次袭击。击毙鬼子、汉奸44人,缴获枪支弹药一宗。
  1943年3月,盘踞在邹平县的汉奸张景南,引日军来章丘刁镇一带劫掠骚扰,被焦其炳率部赶跑,追到邹平薛家道口,焦其炳马快,一枪击日军中队长小银龙于马下。战士奋勇追杀,不料日寇援军赶到,焦其炳部陷入重围,恶战两小时,开始白刃格斗,焦其炳率领战士枪刺、刀砍20多个鬼子后,中弹身亡,时年21岁。壮哉,惜哉,青年英豪。
  5月2日,泰山军分区司令员廖容标带警卫连、十团三营到章丘南部山区活动,得知日伪设在垛庄的据点,成了敌人插在章丘南部抗日根据地的一颗“钉子”,日军借此扫荡、袭击、抓捕抗日军民,对抗日工作造成了极大的威胁,决定拔掉这颗“毒牙”。4日晚,廖容标率领三营,胡寅带领县大队,两军配合作战。晚上8时发起总攻,至次日中午,全歼驻据点的日军、汉奸第十五中队。这时期由于日军推行“强化治安运动”,疯狂进行扫荡,各派伪顽势力,矛头指向了八路军和共产党,章丘南部和东北部山区抗日根据地处境恶化,但经过章丘人民顽强不屈的斗争,终于迎来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