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配合八路军 开展破袭战
韩多峰(已故)
 
  抗日战争爆发时,我为国民党第五战区李宗仁部中将高参。台儿庄战役后,受司令长官李宗仁的委派,通过当时国民党山东省政府主席沈鸿烈的委任,去山东任第四区专员兼保安司令。
  台儿庄战役后,沿津浦线各城镇均被日军占领。由于日军战线过长,兵力不足,为了确保其陆上南下的铁路运输线,日军重点占领山东的大城市和津浦线、胶济线各据点。较大的火车站均有日军守备,小车站驻有伪军。山东虽处敌后,但大部分县的政权归我山东省政府掌握。
  当时范筑先将军是山东第六区专员兼保安司令。我们是相邻的两个专区,所辖区域为鲁西和鲁西北共20多个县。我和范筑先将军是老相识,友情较深。我们研究了当时的形势,一致认为:八路军129师一部入鲁开创了敌后抗日的新局面,像北伐战争一样,发动群众、组织抗日队伍要靠共产党。
  1938年 5月底,我去河北省南宫八路军 129师师部,商谈划分防区。徐向前副师长和东进纵队宋任穷政委接见了我。一见面我就说:“你们八路军都是游击战专家,现在敌后打鬼子,我是来当学生的。 ”徐向前同志谦虚地说:“听说你是冯玉祥西北军的老将,西北军练兵打仗有一套,我们八路军还要向你学习哩! ”徐向前副师长陪我参观了八路军刺杀操练,并合影留念。在交谈中,他强调不能搞单纯政府的片面抗战,一定要发动群众实行全面抗战。毛主席的关于游击战十六字方针“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我第一次就是听徐向前同志讲的,并当即让副官记下来。
  我回临清后,范筑先将军把赵效三、朱穆之等八位中共青年党员介绍给我,组成了政治部,赵效三任政治部主任。我委任中共党员吕仲华任专署组织部长兼作与八路军联络代表。在我的专员公署内,有不少共产党员和民先队员。他们会同八路军129师东进纵队工作团和战委会,先后组织了工人、农民、青年、妇女、少数民族等各阶层的抗日救国团体,在抗日战争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1938年约6月初,国民党第五战区长官部命令:为了保卫武汉,要求华北各部队立即组织对日军占领的铁路线进行破袭。这一命令也同时传达到八路军129师。我立即决定同129师所属陈再道司令员领导的东进纵队密切配合,共同打好这一仗。为此陈再道也从临清搬过来,我们共同研究作战计划和方案。原来设想炸毁黄河大桥,破坏鹊山至德州全部铁路,但侦察的结果表明,黄河大桥两岸日军均有重兵把守。考虑到我们兵力不足,只好改变计划,破袭禹城至德州100余里的铁路。在这之前,范筑先将军亲自派他的公子范树民带领抗日挺进大队,对济南郊区的日军进行了一次遥袭战。结果由于孤军深入、地形不熟和缺乏作战经验,这支小分队在济南以南长清县被日军围困,范公子等全部壮烈牺牲。面对这次惨痛的教训,我决定要更周密地准备。为此,我派副官长高铁乔通过了日军的封锁线,弄回来一套铁路专用工具,其中主要是一把大扳手和起枕钉用的工具。我立即命令部队仿造。我原设想扒铁路完全由部队承担。当时陈再道考虑到工作量巨大,坚持一定要发动铁路沿线的各村群众,并提出:“一扒、二抬、三埋”,即第一步要将铁路扒掉,然后再把铁轨、枕木抬走,凡来不及抬走的就地埋在地下,以造成敌人修复铁路的困难。实践证明,陈再道的意见是完全正确的。
  为了统一指挥、统一行动,我同八路军东进纵队代表卜盛光和6区专员范筑先将军商定,临时指挥部设在武城。当时提出一个口号:“四六八合作,打好破袭战”(四是指4专区,六是指6专区即范筑先的部队,八是指八路军)。
  各方的联络人员是:四区专员代表吕中华,六区专员代表是一位姓王的同志,范筑先指挥的六区部队负责阻击济南、长清方向的来犯之敌。由于这一段铁路完全在我辖区,因此我命令所辖11个县各派1个独立团(或独立营),按照分工首先攻克各车站,然后组织群众对铁路进行破坏。
  这次破袭战是1938年7月13日凌晨打响的。7月12日夜间12点,德州至禹城的电话线已全部被八路军和我部割断。战斗打响后,德州的日军曾派装甲火车南下增援,被八路军东进纵队迎头痛击后,感到势头不妙,一直龟缩在德州。济南之敌也派装甲火车开到禹城企图北犯,但在我军迫击炮的袭击下也退回济南,沿线各大小火车站随即迅速被我军攻克。惟禹城、平原车站战斗激烈异常。守在禹城车站的日伪军多次发起冲锋,与我部反复争夺车站,双方伤亡惨重。我清平县独立营营长一只手臂被炸掉,仍坚持指挥战斗。
  平原车站汉奸维持会长刘某,在我军割断电话线后,还企图派人去济南向日军报告。此次被我军生俘后,这个死心踏地为日军卖命的汉奸还咬伤两名卫兵并企图夺枪逃跑。在场的我军官兵和八路军代表,再也按不住心头的怒火,一致要求:“韩司令,毙了他! ”我怀着不可遏制的愤怒心情,一步一步向他逼近。这个出卖灵魂的汉奸,终于向我双腿跪下,哭喊:“司令,饶命啊! ”我上去一脚把他踢倒,随即命令:“砍了他! ”左右警卫人员立即把他的头按在铁轨上,用刚刚缴获的日本刀把他的头砍下来。在场的官兵纷纷鼓掌,高呼:“打倒日本帝国主义! ”“打倒汉奸! ”
  此时早已红日高照,看看手表是上午 9点20分钟。自凌晨 3点算起,战斗整整打了 6个小时。举目向北望去,场面更是壮观动人。沿线百姓男女老少齐上阵,纷纷用镐头、铁棍扒路基、卸枕木、抬钢轨。为了抗日,人们把对日军的仇恨全部发泄在这条铁路上。
  这次破袭战破坏津浦线北段 100余华里,致使敌伪 1周未通火车。华北之日军为之震惊。当时天津日伪报纸惊呼:“鲁西国民党残军同八路军实行配合,津浦线又被破坏……”
  1个月后,即 1938年 8月 20日,美国驻华海军武官卡尔逊,由“延安文艺工作组”的刘白羽、欧阳山尊陪同,来到河北省南宫。129师政委邓小平同志请他到山东临清、聊城观察。卡尔逊来临清后,我宴请了他们一行,3次长谈均至深夜。他称赞我和范筑先将军是同八路军合作抗日的模范,并说我们两个是中国敌后抗日的“双星”。他怕欧阳山尊翻译有误,又动笔写下了TWO STARS给我看。我因不懂英文,顺手给了副官,当时在座的欧阳山尊再次口译了“双星”一词。
  在临清举行的欢迎卡尔逊的万人大会上,卡尔逊讲话时说:“武汉有报刊说,中国北半部都成为日军的占领区,地图都变了颜色。我走了冀、鲁、豫 3省边界之后才知道,那全是谎言!原来华北敌后有大量抗日军队、抗日政府和抗日人民! ”卡尔逊临行前,我将此次同八路军合作的破袭战的工作报告,托他转呈蒋介石委员长、冯玉祥副委员长和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不久受到李宗仁的嘉奖,并称“此次战役是继台儿庄大捷后,我战区的又一胜利。 ”1938年12月底,我因左肩中弹,在山东阳谷一个天主教会医院治疗,又接到冯玉祥将军从重庆托人带回的信。信中写道“秀岩吾弟,敌后抗战,为民立功,再接再厉,铲除倭寇,收复失地,打回东北……”。
  此次破袭战虽然取得胜利,但还没有达到预期目的。由于群众组织得不够好,一些地段的铁路虽然扒了,但铁轨、枕木未抬走或埋掉,致使日军出动了大量兵力,又强迫工人修复,津浦路 1周左右后又通车。
  这次战役,暴露了我军的实力。日军接着又出动骑兵进犯我夏津县,县长李桂岭带领县大队据城死守,终因寡不敌众,以身殉国。

  (韩多峰将军,山东籍爱国抗日将领,原系冯玉祥“十三太保”之一。)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