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2015年第1期 总66期
我的良师益友陈龙飞校长
  陈龙飞对我来说,首先是师,其次才是友。而且是良师益友。
  我认识他是在山东教育社召开的会议上。他当时是山师地理系主任、副教授,兼山东师范大学地理科学研究所所长。后来,成为山东师范大学校长、教授。由于我对地理有着浓厚的兴趣,所以会间休息时,交谈得很投机。他是福建漳州漳平县人,山师大地理系毕业后留校。以后又见过几次面,但没有进一步的交往。
  1983年秋冬之际,我完成了论文《延伸小清河与京杭大运河的设想及其效益的分析》,近两万字。当时我是教育社的数学编辑,编辑职称。我深知靠我个人的力量是难以推动这件事:使“设想”从纸面变成山东大地上的现实。
  教育厅教育社的数学编辑搞小清河研究的论文,首先是“师出无名”。别人会认为我是一个好高骛远、不务正业的人。这样的研究课题在教育厅科研处根本无法立项。
  我想必须“靠一棵大树”,才能把这件事推动并深入下去。靠我个人的力量,是很难的。这时,我想起了陈龙飞。我带上写好的论文,登门拜访。
  我递上论文,请他指教,希望他能与我合作,共同进行这项研究。由他牵头,我做他的副手。让我背靠他这棵大树好乘凉。把与他合作的过程,当作求学和争取指导的过程。
  他看完论文后,很满意,觉得可以在《山东师范大学学报》上发表。他可以推荐,但合作与牵头他认为不妥,他说他对小清河素无研究,所知甚少。他的想法我可以理解,他说的话也是发自内心的实在话。
  他是一位正直的学者,从他的角度讲,论文是我写的,他坐享其成,显然不合适。我说,我的想法不是只发表一篇论文,而是真的能够把小清河延伸出去,并与京杭大运河沟通,彻底改变小清河孤立一线的闭塞局面,为济南及山东的内河水运,开拓一个全新局面。
  完成论文只是开始,大量的工作还在后面。这是一件重大而艰难的事,需要一个有足够社会地位和声望的人来牵头。以我目前的实际状况,这个“头”我是牵不起、也牵不动的,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文章我可以写,具体事我可以做。但牵头的事,非他莫属。我诚恳地希望他不要推辞,权当收下一个学生。
  见我的态度极其诚恳,他沉默良久,最后答应与我合作,把我写好的论文留下。这是我与他合作的开始。
  这一合作,一晃就是二十多年。对我而言,以下几点特别难忘:
  一是取得了一些学术荣誉,在地理这个学术圈子里,初步为人所知晓,有了一席之地。
  大约二个月后,论文《延伸小清河与京杭大运河沟通的设想及其效益的分析》,几乎一字未改地在《山东师范大学学报》全文发表。当然,我是第二作者。一个教育社的数学编辑,能够在一家重点大学的学报上发表近两万字的学术论文,自然算是一个小小的成就。如果没有陈龙飞的参与,以我国目前学术界的实际状况,怕是难以办到的。师范大学学报也不会发表我这个在学术界毫无声望的无名小卒的学术论文。
  但是,论文发表了几个月之后,并没有引起任何社会反响,没有任何一个政府部门关注这件事,这与我的初衷,显然相距甚远。
  经过反复考虑,我决定直接写信给省长梁步庭,陈述上述设想可能给济南及山东带来的六大效益,希望能得到省长及省领导的支持。没想到我1984年2月8日发出的信,梁省长2月26日就批复让常务副省长李振及马世忠、朱奇民、宋一民、卢洪五位副省长运作此事,并让李振牵头。由此引起了一系列大动作。包括把论文提出的延伸小清河与京杭大运河沟通,正式列入我省“七五”建设计划。
  大概正因如此,这一成果,获得了1984年山东师范大学自然科学一等奖、山东省教育厅社会科学进步一等奖。金光闪闪的获奖证书,送到我的手里。一切都是山师大做的。从申报、填表、送材料等等,我一点没参与,实际上我也插不上手,可以说是坐享其成。
  这一项目,又获得了1985年山东省科技进步三等奖。据内部可靠消息,这一项目原是山东省(软科学组)科技进步二等奖,在获奖项目公布的前一天,有人做了手脚,通过“暗箱操作”,将原来一个三等奖的项目改为二等奖。我们的《延伸设想》变成了三等奖。
  其实对我来说,得奖从来就没有想过,只是想做点事情而已。
  这期间,我还接到省委组织部一个奇怪的电话,让我到省委组织部知识分子工作处去一趟。我按要求去了,一个姓段的处长找我谈话。这位段处长说:这次评选享受国务院津贴的拔尖人才(即后来享受国务院津贴的中青年专家),从严掌握,一定按照硬杠杠卡。也就是得到过国家三等奖以上,省部级二等奖以上,并有获奖证书。你虽然做出重大成绩,但是还不够硬杠杠,所以,这次拔尖人才就不安排了。希望你能理解,不要有情绪,继续努力,云云。我听了以后,感到“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是怎么回事。我从来没有申请过拔尖人才,也没有想过。大概也没有人会给我申报。山师大不会为我申报拔尖人才,因为我不在他们的管辖之下。省委组织部知识分子工作处怎么会知道我?至今是个谜。
  正是由于与陈龙飞合作,才得到省教育厅科技进步一等奖,山东省科技进步三等奖。因为参加评奖的所有工作都是山师大做的,我不仅没做任何工作,而且得奖前毫不知情。拔尖人才的事,或许与山东科技进步二等奖改为三等奖有关系。改奖项级别据说是在公布的前一天,也许在改奖项级别以前,已经上报到省委组织部知识分子工作处去了。改以后又上报了一次,谁知道呢!
  梁步庭省长批示、《延伸小清河与京杭大运河沟通论证会》、《论证会纪要》、后来该项目列入我省“七五”建设计划、获奖,这一切,可能已经在学术界,特别是在地理学界传开,使我在这一圈子里,有了一点小名气。
  以后,我又与陈龙飞一起鼓动过重开胶莱运河的事。我先写了《明代重开胶莱运河的始末及给予我们的启示》,后又以两人联名的形式发表了《重开胶莱运河及其效益的分析》,先在水利厅水利史志的学术研讨会上宣读,后又在《山东水利史志》上全文发表。后来,由我执笔,由陈龙飞、我、山东经济学院副教授郭松海加工修改,三人联名在《山东师大学报》发表了《试论东平湖管理体制与综合开发的几个问题》。后一论题是与小清河延伸工程的配套文章。
  二是协助建立“资源与环境学会”,创办《资源与环境》杂志。
  陈龙飞在哪年评为教授已经记不得了。1990年,他接替数学家管梅谷担任山师大校长,并兼任地理科学研究所所长。张林泉教授是副所长,李荣升是支部书记。鉴于资源与环境问题在世界上越来越重要,陈、张、李等主张成立一个“资源与环境学会”把国内有关专家组织起来,开展有关问题的研究。陈要我参与协助组织筹划。我对大学的情况不了解,联系各大学及有关部门的学者、专家主要由张林泉、李荣升负责。
  大约半年后,组织起学会,参加成立大会的有三四十人。张瑞凤副省长,因为资源与环境都是他分管的,应邀参加了成立大会。上头挂靠在哪里我已经记不清了,办事机构设在山师大,我是理事。常务理事都是国内知名专家教授,我资格不够。陈龙飞、张林泉都是常务理事。
  对我而言,由于陈校长给我提供了一个机会,使我有幸参加这方面的活动和工作。主要收获是认识了有关资源与环境方面的一些知名专家,知道了一些有关资源与环境的情况。学会决定由山师大负责,创办一份叫做《资源与环境》的杂志,我参与其事,对我来讲主要是学习。
  值得一提的是请国务委员、国家科委主任宋健题写刊名,陈校长让我与张林泉去办。我们两人一起去北京。先到国家科委,后到五机部宿舍宋健家(宋原是五机部部长),我们以山东老乡的身份(宋是荣成桑沟湾人)请宋主任给刊物题写刊名。宋爽快地答应了我们的要求。秘书拿出笔墨纸砚,宋主任边写边说:“我的字实在太拿不出手了。”他一气写了四幅。我们提醒一定要落款,写上宋健题。他笑了,又认真地写上落款。他把四幅题字交给我,说:“看能用就用,不能用扔到字纸篓好了。”事已办完,我们起身告辞,说:“宋主任很忙,谢谢宋主任支持,我们告辞。”宋主任送到门口,秘书把我们送到独院大门。最后用了一幅作为刊物封面,另外三幅至今还在我家保存着。
  三是协助创办《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杂志。
  杂志创办以后,作为资源与环境学会的会刊,这份季刊办了一段时间,但很不景气。有人建议陈校长将杂志由学会办,改由国家科委社会发展科技司与山师大联办。既提高了刊物级别,扩大了社会影响,又可有科委出经费,减轻山师大的经济负担。陈校长认为此议很好,要我跟张林泉教授一起去北京办这事。这自然是对我的很大信任,也为我提供了一个扩大视野的机会。
  为了这份杂志,我与张林泉先后到国家科委和社会发展科技司司长邓楠(他们司分管资源与环境)谈判四五次。谈判基本顺利,由于涉及到的问题很多,有些问题我们无权决定,当时(上世纪90年代初期)手机还远远没有普及,我们决定不了的事项只能回济南请示,然后再回北京继续谈判。涉及到的问题大致有:刊物的名称,组织管理、人员、经费、编辑部设置、稿件的审查、周转、刊物的发行等。名称问题,邓楠说,社会发展科技司管辖着人口、资源、环境三大块,把人口扔了怕不合适。
  最后确定刊物名称叫《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由国家科委社会发展科技司与山东师范大学联办。组成编委会,主任委员由邓楠担任,陈龙飞任副主任委员,另外有委员若干。编委会及编辑部不再另外增加人员。编辑部设在山东师大地理科学研究所。经费,每期科委向师范大学拨给一定经费,专款专用(包括稿费)。编辑部工作人员由山师大地理研究所解决。关于稿件流程、组稿、审稿办法,双方的责权利以及刊物的发行办法等都做了相应明确规定。最后,因陈校长事太多,无法去北京在最后协议书上签字,由张副书记代陈校长签字。
  《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很快创办起来。编辑部设在山师大地理科学研究所,张林泉担任主编。稿件主要来自国家科委、北京的各个著名大学,审稿由专家外审。我只是该杂志的编委,基本不参与日常的编务。刊物装帧很大方,内容有着较高的学术性。其中也有邓楠的文章。发行量听说一直不大,这是在意料之中的。但由于经费有国家科委邓楠那里支持,刊物一直在正常运转。
  四是调我去山师大担任《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杂志的主编。
  后来,张林泉调离山师大地理科学研究所,到学校科研处担任处长。陈龙飞找到我,希望我担任《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杂志的主编,把我调到山师大来。我想,主持一份国家级的学术刊物,而且人口、资源、环境都是当前世界各国最关注的热点课题,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对我个人而言,也是一个难得的学习机会,我同意了陈校长的邀请。
  山师大人事处派人到山东教育社征求意见,听了山师大的安排,认为是件好事,也同意了,后又征得了教育厅人事处的同意。陈龙飞听了以后很高兴。
  某日,山师大地理科研所的商波带着山师大的正式调人公函,到我家找到我。当时我家属和两个孩子都在场。商波将山师大要调我去主持《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的事说了,并说学校给我处级待遇。希望我能尽快到山师大去上班。
  没想到,老伴、孩子都激烈反对我去山师大,朋友们也劝我,不要离开教育厅。都说在大学工作的,千方百计往机关调,你反其道而行之,何苦呢!至于处级,更不足惜,没听人说:“大学里厅级干部一走廊,处级干部一礼堂,科级干部一操场,多你一个处级又能怎样?”
  在里外一片反对声中,我只好放弃去山师大的念头,只感到对不起陈龙飞校长的一片苦心。后来,我专程找陈校长,表示歉意。陈校长说:“你能来师大,帮我忙,我自然非常欢迎;你不来,我很理解,一点也不埋怨你。我再找人就是。”大家风度令我折服。去山师大主持《中国人口资源与环境》杂志的事,就此结束。
  以后凡是有关小清河的事,只要我去找到他,他总是全力支持,从没有推辞过。
  陈龙飞是一位学识渊博的学者,教育家。他的学生不少成为省内外地理学界的中坚。他是一位著述等身,却非常谦逊的人。
  回顾与陈龙飞校长20多年的交往,我深深感到:他首先是我的恩师,是我一生中难得的良师益友。他不善言辞,口头讲的不多,但他以行动表达了对我发自内心的信任,为我创造了很多机会。是他,开拓了我的视野,使我逐渐成熟起来,在学术研究上取得了一定的成绩。
  陈龙飞校长是我终生不忘的良师益友。
路延捷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