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首页 新闻动态 最新期刊 文史图书 往刊阅读 组织机构 征稿启事 学习园地
2015年第1期 总66期
臧克家为“燕喜堂”题字的往事回顾
  我国著名诗人臧克家为燕喜堂饭店题写店名一事,已过去近30年了。如今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件事。而有人虽从道听途说中知道一点,但却往往跟事实不符。有鉴于此,作为此事的牵线人或经办者,有必要对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作些必要的说明。
  始建于1932年的燕喜堂饭店,是济南著名的“老字号”,以经营正宗鲁菜闻名于世。它原址在济南市芙蓉街的金菊巷,1982年又在泉城路上重建。1985年5月,该店负责人马经理想请名人题写店名,想到了对家乡怀有深厚感情的我国著名诗人兼书法家臧克家先生。他又听说我跟臧老有些交往,便托同在饮食业工作的我的一个亲戚刘金瑞先生来找我,让我代他们向臧克家先生求字。并说臧老如肯赏光,他们派人带上礼物,去北京酬谢臧老。
  这件事让我有些为难。一是作为一个刊物编辑,我只是采访过臧老,写过他的专访,但跟臧老并无很深的交情,我去求字臧老肯赏光吗?再说臧老一向很忙,找他约稿、写序以及求字的人太多,我不愿过多地打扰他,让他为难。况且当时向名人求字,有些人动辄索价成千上万……像臧老这样一位世界知名的文化名人,能屈驾为一家地方饭店题字吗?但朋友之托又难推辞,却之不恭。我只好抱着试试看的心情,给臧老写了封信,委婉地提出为“燕喜堂”题字的请求……没想到信寄出后,过了不几天,我便收到臧老的回信。信是这样写的:

永夏同志:
  久无消息,突得赠书及热情的信,甚高兴。写我与萧军的二文,已读了,文字很好。
  这几年,我依然忙乱。去年患了两场大病,今年八十,一般说来,身体还可以。可是,体弱身衰,而工作繁多,有点吃不消,每月为人题词、写书名、写字至少30份,甚至还多些。案头摆着河南黄河游览区“碑林”“李太白楼”、……约写字的有好几份。
 
\
燕喜堂牌匾

  “燕喜堂”,可以答应,但有条件:1.不来京、不受礼!2.为了你的关系,我试写写,实际上,我不擅长。3.如果写大字恐力量不及(勉强也行),而且怕写不好。如果随手写小点的,放大了用,可以效果好些。你与主人商量,今年10月山东7单位为我搞了个“讨论会”,我挣扎去济南。
  好!
  克家
  85.6.17

  收到臧老的信,我异常高兴,赶忙将这一消息转告燕喜堂饭店的马经理,大家都为臧老这种认真负责、一丝不苟而又清正廉洁的精神所感动。
  又过了些日子,我怕臧老事情多,将题字的事忘记,就又给他写了封信。信发出不久,便收到了他的又一封回信。打开一看,竟是十几幅“燕喜堂”题字!跟题字同时寄来的信却写得很简短:

永夏同志:
  数月前,得来信后,即一再地写了多幅,均不甚满意。
  我,太忙,你未来信催,我就放下了,今奉上,请择一而用之。
  写得不好。
  匆匆
  好
  克家
  8.14

  一位世界知名的大诗人,一位素享盛誉的书法家,为一家地方饭店题字,竟“一再地写了多幅”,还感到“不甚满意”、“写得不好”,这种认真而又谦逊的态度,若不是亲历亲见,真使人难以相信。
  当时我还不懂得复印。尽管我知道臧老的字十分珍贵,仍然毫无保留地将这十几幅题字全部交给马经理选用。
  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我始终未得到臧老题字见用的消息。1986年3月的一天,忽然有位朋友告诉我,燕喜堂的新门匾挂出来了,不过用的是另一位书法家武中奇的题字。我听后心里一愣,顿时有一种受骗上当之感。我好不容易把字求来了,臧老也认认真真地给写了,他们却出尔反尔,十分轻率地将臧老的字弃之不用,这让我如何向臧老交待?我越想越感到不是滋味,便骑上自行车,直奔燕喜堂饭店,找到马经理问个究竟。这位马经理见我找上门来讨说法,也有些不好意思,支支吾吾地说:有人说臧老的字写得不太好,他们便重新找了武中奇先生题写了门匾……我一听,更加生气,他们“有人”竟如此轻率地贬损一位德高望重的大诗人书法家,如此出尔反尔,不讲信用,便气冲冲地直言告诉他:“好吧,过几天臧老就到济南来参加会议,你就当面直接告诉他,说他的字写得不好,又另找别人写的。你解释清楚了,我也就没有责任了……”这位马经理一听,似乎认识到他们这种做法的不当之处,于是猛然醒悟,当着我的面连忙喊来工作人员,下命令似地说:“某某,立即把新挂上的牌匾撤下来!”并当面向我表示,很快换上臧老题字……几天后,我又去看,果然在正门上方挂出了臧老题写“燕喜堂”门匾,而把武中奇的题字做成竖匾立在一侧。臧老题写的门匾为红底金字,字迹秀丽飘洒,熠熠生辉,为这座“老字号”饭店增光不少。
  这年4月,也就是挂匾风波发生一个月后,由山东大学等七个单位联合举办的臧克家学术讨论会在济南召开。年已81岁高龄、阔别济南多年的臧老,不顾年老体弱,在夫人郑曼的陪同下,亲自来济南参加讨论会。会后,他要设宴答谢省市文艺界的一些老朋友。在我跟另一位文友郭树荣的主动联系下,宴会就安排在燕喜堂饭店。在那天晚上的宴会上,老诗人兴奋异常,兴致勃勃地谈了他故地重游的感受,也谈了他对诗歌和文艺的一些精辟见解,并欣然命笔,为饭店题字留念。饭店领导为感谢臧老,决定不收餐费。但臧老和夫人郑曼却坚决不答应,按照标准一分不少地付了餐费。为表达心意,店方只送给臧老两双象牙筷子作为纪念……
  如今,泉城路上的燕喜堂饭店早已没了踪影,那么臧老的十几幅题字到哪里去了呢?有一次,几位朋友相聚,无意中我听一位餐饮业的朋友说:臧老给“燕喜堂”的多幅题字,已经被有的人卖了,每幅字卖了5000元……我听了心里一愣,意识到臧老当年给济南“老字号”的赠品,已成了个别人获利的商品,肥了个人的腰包。猛然间,我感到过去自以为的“荣耀”,变成了一种羞辱!我想,臧老能慷慨地为一家饭店题字,是对济南充满深情,是想为济南的历史文化添砖加瓦。这些珍贵的墨宝,理应作为文化遗产,留在单位或博物馆的柜橱中,供后人观瞻,永远珍存。而某些人把珍贵的公共资源据为己有,为己谋利,这既有违职业道德,也违背了臧老的本意。如果当年我能预料到这种结局,我是不会去向臧老求字,为别人数钱的;同样,如果臧老预知他的字会有这种遭遇,也决不会为某些人发财提供商品。
戴永夏
·全国政协 ·山东政协 ·济南市政协 ·市中区政协 ·历下区政协 ·槐荫区政协 ·天桥区政协 ·历城区政协
·长清区政协 ·章丘市政协 ·济阳县政协 ·商河县政协 ·平阴县政协 ·济南市政府 ·济南市人大 ·中共济南市委
        
您是第:位来访者
济南市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  版权所有 ©  CopyRight 2005
电话: 0531---66601529
海右天泰传媒公司  技术支持